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豪从吹牛纳税开始 八刃贤狼

第544章 又回老家了

    说干就干。

    第二天,李天宇便开上自家的保时捷卡宴往燕云市驶去。

    不过李天宇忘了,今天是周末,一出门就遭遇了堵车。

    好在这堵车还不算严重,至少还可以走走停停。

    李天宇一边堵着,一边给家里打电话。

    结果手机响了半天,一直都没人接。

    看样子李天宇的父母又不知道去哪逍遥去了。

    无所谓,先往那边慢慢挪着吧。

    过了一会儿,路况终于渐渐好了起来,保时捷卡宴终于能跑起来了。

    这时,李天宇的车载蓝牙电话响了起来。

    李天宇看了一眼车载大屏上的来电显示,正是叶翠萍打来的。

    看样子是叶翠萍刚玩了一会儿,终于有时间能看手机了。

    李天宇:“妈,你干什么呢?又跟哪个小老头儿跳舞呢吧?我爸知不知道这事儿啊?妈,我可跟你说啊,你这是在玩火,你最好先跟我爸报备一下,免得到时候冬窗事发,你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多丢人啊,让人看笑……”

    李天宇这一通话还没有说完,叶翠萍就急急地打断了李天宇:“报、报备了,怎么没报备啊?你这臭小子说的什么话啊,你老妈我可是光明磊落着呢,不像你爸,干什么事儿都不跟我说一声,十八棍子都打不出个屁来!你说气人不气人!我跟你说,上周……不对,是上上周……”

    李天宇赶紧推断了叶翠萍的话:“妈,你现在还真跳舞呢?”

    叶翠萍:“废话,我肯定在跳舞啊,我跟你说啊,我现在可是社区的舞蹈明星,舞蹈团的大台柱子。”

    李天宇乐了:“呦,那你们社区舞蹈团要是没有你,还过不了啊?”

    叶翠萍:“那肯定的呀,上次参加全市舞蹈比赛,我们可是拿了第三名的好成绩呢!”

    李天宇:“是不是全市就有三支队伍参加啊?”

    叶翠萍气坏了:“你怎么跟你爸似的,就会打击人,怎么就三支了,我告诉人你,有五六支呢!”

    李天宇目瞪口呆,膛目结舌。

    合着说了半天,叶翠萍他们也就是个中等水平。

    叶翠萍觉得挺神气的:“你爸就是个认死理儿的傻子,我让他参加我们舞蹈团,你猜他说什么?”

    李天宇:“这我哪儿猜得出来啊。”

    叶翠萍:“他说看我们这帮老爹老妈跳舞,真是辣眼睛!”

    李天宇乐了,老爸李国华还是一如继往地不会说话。

    不对,这老爸分明就是故意的,就喜欢气老妈。

    李天宇:“那现在我爸去哪儿了?”

    叶翠萍:“他又跟王双全去喝酒了。”

    李天宇:“王双全?王又全是谁?”

    叶翠萍:“嗨,你早忘了?你爸的战友,之前不是还抱过你呢嘛。”

    李天宇怔了怔,感觉到了股恶寒:“什么抱过我啊?我怎么不知道啊?他是男的女的?”

    叶翠萍:“男的啊,你忘了?那时候在部队,你总追着你一个王叔叔叫爸爸,他抱过你好几次呢。”

    李天宇这才恍然大悟:“嗨,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那时候我才几岁啊,我哪记得住事儿啊!”

    不过,李天宇确实依稀记得父亲李国华确实有那么一个姓王的战友,跟李国华关系特别好。

    那位王姓战友,就是王又全了。

    其实不只是在部队的时候,李天宇七八岁的时候,还曾经见过王又全。

    那时候王友全和李国华都已经复员转业了。

    不过之后李天宇就对王又全这个人没什么印象了,偶尔会听到李国华提起王又全。

    那时候李国华就总说抽时间去看看老王,也不知道去了没有。

    至于王又全现在住在什么地方?是干什么工作的?李天宇完全不知道。

    想不到现在父亲李国华还和王又全保持着联系,现在又聚在一起喝酒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叶翠萍:“小宇,你打电话是要说什么事儿啊?”

    李天宇这才发现自己被老妈叶翠萍给带偏到不知哪儿去了,真是够可以的。

    李天宇:“妈,你净打岔,我都忘了,我今天要回家了。”

    叶翠萍怔了怔:“今天?你回来?”

    李天宇:“是啊,我都已经在路上了。怎么?妈,听你这口气,不太欢迎我回去啊。”

    叶翠萍:“嗨,那怎么可能啊,不欢迎谁都行,我怎么能不欢迎我儿子呢,我就是在琢磨什么时候回去做饭呢。”

    李天宇:“妈,还做什么饭啊,等我回去,咱们去外面吃不就完了嘛。”

    叶翠萍:“值不当的,去外面吃太贵了,现在饭店的物价涨得太快,上次我跟你爸去吃了一次,唉哟,都没法看了。”

    李天宇乐了:“再贵,那还能贵到哪儿去?”

    叶翠萍:“那倒是,我儿子有本事,特别会赚钱,比你爸可强多了。”

    李天宇:“我爸也有功劳啊。”

    叶翠萍:“你爸有什么功劳?连鱼香肉丝都不值得给我买一份儿。”

    李天宇:“要没我爸,你们能生出我来中吗?”

    叶翠萍“切”了一声:“要没你爸,我跟别人又不是不行,难道还生不出个李天宇?”

    李天宇:“那要是那个男人不姓李呢?”

    叶翠萍:“行了你,净给我在这打岔,姓李的多了,难道就你爸一个?”

    李天宇听得是目瞪口呆,膛目结舌。

    老妈这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李天宇:“我不跟你白扯了啊,反正你们在家等着我吧,别瞎跑了。”

    叶翠萍:“知道了知道了,挂了啊。”

    李天宇叹了口气,老妈最近真是越来越彪悍了。

    挂了电话,李天宇继续开车,争取尽快到燕云市。

    接下来的路程,还算挺顺利的,大约两个半小时之后,李天宇便到了李国华和叶翠萍,还有爷爷奶奶所住的小区。

    之前说过了,这小区应该说是全燕云市最好,最优质的小区之一。

    李天宇把车停在了楼下的露天停车位,锁好车,刚要进楼门。

    这时,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

    李天宇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又是老妈叶翠萍打来的。

    这又整什么幺蛾子呢?

    李天宇按了接听键,那边传来叶翠萍的声音,那边挺嘈杂的,就像是在闹市区似的。

    叶翠萍:“小宇,你来兴隆市场这边吧。”

    李天宇怔了怔:“兴隆市场?去那干什么?”

    叶翠萍:“你爸正在和王又全在这边吃饭喝酒呢,你也一起来吧。”

    李天宇“噢”了一声,就应承了下来。

    李天宇也觉得挺奇怪,兴隆市场附近有什么特别的饭店吗?

    说实在的,李天宇都不记得上一次他去兴隆市场是在什么时候了,应该是在上高中的时候吧。

    反正兴隆市场应该算是燕云市最老的市场了,那边都是一些老房子,老建筑。

    市场里全都是小商小贩,占道经营,交通状况乱得很,李天宇都怀疑他把车开过去,能不能找到停车的地方。

    不管怎么说,老妈既然召唤了,那就过去吧。

    而且王又全是父亲李国华的好战友好朋友,李天宇也确实应该去见一见,叙叙旧。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听老妈叶翠萍的意思,应该不只是王又全在场,还有其他什么人?

    难道是王又全的家人?

    李天宇也没有多想,开上保时捷卡宴就过去了。

    兴隆市场就在一片老街区中间,离着这边不远不近,开车顺利的话,大概二十分钟左右。

    不顺利,遇上堵车的话,那就没准儿了。

    今天还算顺利,很快就到了老街区,李天宇却直接傻了眼。

    这特么全变味儿了啊!

    这附近哪还有一点老街区的样子?

    李天宇从上学到工作,这将近十年的时间就从没有来过这边,没想到不知什么时候早就改造得焕然一新了。

    早就听说现在燕云市启动了旧城发行,李天宇还以为寻常几十年见不到什么成效呢,看来还是小看了国内城建部门的工作效率。

    这片老街区改造得这么彻底,想必应该多了不少好一些的饭店。

    当然,也不知道以前的兴隆市场还在不在,弄不好早就动迁到燕云市的哪个郊区去了。

    李天宇想错了,兴隆市场不但还在这边,而且还重新整修了一番,变得异常整洁干净,实现了规范经营。

    当然,这么一搞有利有弊,卫生条件,购物环境是上去了,可是以前熙熙攘攘的烟火气完全没有了。

    而且市场中的商品价格,也比以前混乱的时候上涨了很多,毕竟管理费也上去了,商户经营的成本也高了不少。

    与此同时,在燕云市兴隆市场的南门口对面,几乎开满了饭店。

    这边人流量虽然很大,但是基本上都是平头老百姓,所以也没有太高端的饭店。

    其中有一家名叫老祥平的饭店,有两层楼,每层都有一百多平米的样子。

    这样的规模,在兴隆市场这边已经算是很大的饭店了。

    李国华和王又全就是在这家老祥平吃饭的。

    王又全并不在燕云市居住,远来是客,所以当然是李国华请客了。

    就像李天宇之前猜测的那样,王又全可不是一个人来的。

    跟他一起过来的,还有两个人。

    一男两女。

    其中一个女的很年轻,看样子比李天宇还要小一点点,也许还是大学生,也许大学刚刚毕业。

    这姑娘跟王又全在眉宇间有几分想像。

    也确实应该长得像,因为她就是王又全的女儿,名叫王菊。

    王又全其实是个老帅哥,所以王菊长得也挺好看的。

    而另外的一男一女,都是五十岁左右的年纪,跟李国华和王又全差不多大。

    男的名叫郭玉成,也是李国华和王又全的战友。

    女的名叫徐大彩,跟郭玉成是两口子。

    跟李国华不一样,郭玉成和王又全退了伍,没有留在燕云市,而是在溪田县安了家,都分配进了溪田县的事业单位。

    当时王又全倒还好,没什么意见,但郭玉成就不一样了。

    郭玉成在当兵的时候,就总是和李国华对着杠,属于队伍中的竞争对手。

    当然,李国华虽然不是队伍中最靓的仔,但也一直名列前茅,可能这就是天赋吧。

    郭玉成呢,每次比武都总是想赢李国华,可是事与愿违,一直都是输多胜少,让他十分气闷,难以理解。

    直到退伍,郭玉成又输了一把大的。

    李国华成功留到了燕云市。

    虽然燕云市不是什么大城市,但就算是蚊子腿儿,大小也是块肉啊。

    郭玉成这个恨啊,在部队里总是输给李国华也就算了。

    为什么退了伍,李国华能留在城市里,而自己却要去偏僻的小县城去当差?

    这简直就是欺负人嘛。

    但郭玉成再怎么不愿意,也不行啊,上级的分配,改肯定是改不了的,只能受着了。

    好歹也是分到了一个单位,有工资拿,有铁饭碗拿,总比很多还在等着分配的战友强呀

    可理是这么个理儿,郭玉成就是不甘心,直到现在还耿耿于怀呢。

    前几天一个偶然的机会下,王又全说要来燕云市跟李国华见面,郭玉成就上了心,非要跟王又全一起过来。

    为什么呢?

    因为郭玉成想要报当年的一箭之仇,不对,是很多箭之仇。

    现在郭玉成混得也算是有模有样了。

    早十几年前,郭玉成就把单位的工作辞了,去下海经商。

    卖什么呢?卖箱包。

    包括背包啊,拉杆箱啊,女包啊、钱包啊等等。

    皮的、布的、塑料的,应有尽有。

    反正跟包有关的,基本上都做。

    当时正赶上好时候,那是国内经济发展最快的几年,所以郭玉成很快就把自己的事业发展起来了。

    现在郭玉成是溪田县最大的箱包经销商,掌控着全县的箱包命脉,县里几乎所有卖箱包的商户、个体户都是从郭玉成那边拿的货。

    现在虽然发展势头放缓了吧,但钱也已经赚足了,现在只要不亏,赚多赚少也是赚。

    而郭玉成也听说李国华在燕云市的发展并不太理想,这么多年了,还只是混了个小官儿,几无寸进。

    郭玉成打定了主意,他过来得可劲儿地在李国华面前耀武扬威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