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豪从吹牛纳税开始 八刃贤狼

第589章 我不说话,我看戏

    艾和平眉毛一挑,斩钉截铁地应道:“我很介意!”

    贾牛听到后,却哈哈大笑,一点都没放在心上,直接就坐了下来。

    居然还自顾自地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艾和平“唰”的一声,站了起来:“你特么的是不是耳朵聋了!?你给我出去!听到没有!?”

    贾牛冷冷地瞥了艾和平一眼:“在南海市,还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

    贾牛是南大柱集团的公子哥儿,也算是当地一霸了,确实也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事实上,在场的四位姑娘就被吓坏了。

    南大柱,贾牛,这些名号在南海市可是相当响亮的。

    就算没有见过贾牛本人,对这个名字也会相当敏感。

    谁能想到,连贾牛都过来了。

    而且看贾牛气势汹汹的模样,好像不是来聊天叙旧的,倒像是过来找麻烦来了。

    而且艾和平跟贾牛的关系,就像是仇人似的,见了面就分外眼红。

    两人确实有过节,而且还不只一次过节。

    反正富二代之间的关系,往往就是两个极端。

    要么是极端谈得来,就是可以当哥们儿弟兄一样,相互之间非常和谐。

    要么就是极端看对方不顺眼,见了面就像是见到了宿命中的敌人似的,肯定要互怼上一顿,甚至严重了还会干架。

    艾和平和这个贾牛,就属于第二种的关系。

    两人就是互相看不顺眼,极其不顺眼,看对方就像看到一坨大便似的恶心。

    艾和平就曾经在各种各样的场合跟贾牛起过口角冲突。

    当然,艾和平和贾牛水火不容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爱华地产和南大柱集团最近两三年在好几个项目中,都是竞争对手。

    虽然爱华地产集团在国内属于超一线,实力超强的房地产开发商,但是正所谓强龙难压地头蛇。

    南大柱集团在南海省经营多年,在当地根基深厚。

    要人才有人才,要人脉有要脉,要钱,也有钱。

    南大柱集团在南海省规模可不小,少说也有两三千名员工了,确实用不着怕爱华地产这样的外来的和尚。

    爱华地产和南大柱互有胜负,总体来说还是爱华地产集团占了上风,拿到的项目更多,更优质。

    南大柱集团呢,一方面也不是专注于房地产开发上的企业,还有其它事情要做,另一方面,确实在房地产开发资质上不如爱华地产这样的巨无霸硬,所以吃亏也是正常的。

    话又说回来了,南大柱虽然输了几分,但是底气还在,比如现在贾牛,就对艾和平颇为瞧不上。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虽说贾牛和艾和平都是富二代,也都是纨绔子弟,但是艾和平那种不学无术的特征表现得更明显一些,甚至可以说是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了。

    贾牛呢,实际上确实比艾和平强不到哪儿去,也是成天除了吃,就是喝,然后剩下的时间就是玩各种东西,但至少还在南大柱集团总部有份儿挂名的工作。

    贾牛当然瞧不上屁正事儿都没有的艾和平了。

    艾和平也同样瞧不上贾牛,觉得这小子就会装批,真本事等于零,是个庸才。

    艾和平本来今天还挺高兴的,特别是因为把李天宇这尊大佛从帝都弄过来。

    李天宇果然帮了天大的忙,把遗失东螺湾填海批文这么难搞的事儿都给解决了。

    艾和平现在正得意呢,李天宇可是他老大,有这么牛批的老大,以后就更加可以无往不利了。

    可是现在贾牛一出现,多少也会破坏了艾和平的好心情。

    看贾牛这样子,确实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果然,贾牛喝了口茶水,呸了一口:“艾和平,你就拿这破东西招待客人啊?这也太掉架了吧!”

    艾和平大手拍了桌子,发出了“啪”的一声:“要你管!?”

    四个姑娘一看,这是要干架的节奏啊。

    而且这可不是两个小混混,是两个富二代,这要是真打起来事情可小不了。

    所以四个姑娘面面相觑,全都露出了不安的神色。

    她们现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这时,贾牛看向了李天宇,问道:“你是谁?”

    李天宇微微一笑,没有言语。

    说实在的,对于这样的人,现在的李天宇是真不想搭理。

    李天宇现在境界不一样了,贾牛在南海再牛,他也看不上。

    李天宇满不在乎的态度,当然会惹恼贾牛。

    贾牛刚要发作,艾和平就抢先打断他说:“贾牛,这是我老大,你特么给我客气点儿!”

    贾牛也拍了桌子:“你别特么特么的,是不是今天吃屎了!?”

    艾和平:“我特么就特么特么的,我今天吃了你了!你特么怎么着吧!?”

    李天宇瞥了艾和平一眼,轻咳了一声。

    丢人,太丢人了!

    艾和平这素质,真特么太低了,李天宇现在真是羞于与其为伍。

    贾牛指着艾和平的鼻子骂道:“你特么再说一遍,别以为我不敢弄死你!”

    艾和平也上了脸:“来啊,我来弄死我!你特么过来试试!”

    贾牛刚要站起来,又从外面进来一个人。

    这个人对贾牛说道:“牛牛,别在这儿胡闹!”

    牛牛?

    艾和平一听,“扑哧”一声,就哈哈笑了起来,怎么止也止不住。

    就连李天定地也不禁露出了微笑。

    这名字确实够土,够有劲儿道。

    贾牛的脸色青一块,白一块,但又不好发作,再说他也不敢发作啊。

    为什么呢?

    因为刚进来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是贾牛他爹贾有胜。

    贾有胜也就是南大柱集团的总裁兼董事长,可谓是位高权重啊。

    贾有胜大概五十多岁吧,留着个非常得体的寸头儿,保养得不错,看起来还挺精神的。

    特别是那目光,相当犀利,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贾有胜确实是个人物,至少比他儿子要强很多。

    这是李天宇对此人的第一印象。

    贾有胜的出现,倒让艾和平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艾和平确实是胡闹的性子,但是虽着年龄的增长,也多少会有所收敛。

    特别是贾有胜可以算得上是地方上的“枭雄”,绝对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跟他儿子贾牛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

    艾和平总不能出口去骂贾有胜,让他也滚出这里吧?

    那也太狂妄,不知好歹了。

    贾有胜:“艾总,不介意一起聊聊吧。”

    艾和平怔了怔:“聊什么?”

    贾有胜呵呵笑道:“我们所聊的事儿,你应该不会想让其他人听到的。”

    说着,贾有胜还看了李天宇一眼。

    其实李天宇和艾和平都隐约猜到贾有胜想说什么事儿了,两人不禁对望了一眼,表情各异。

    贾牛:“艾和平,我爸听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

    这次艾和平倒是没生气,摆摆手说道:“有什么不能说的,贾总你随便说,在这里的都不是外人儿。”

    贾有胜怔了怔。

    这个艾和平还真是不识抬举。

    他贾有胜也是为了他着想,也是好意,居然还有脸装批!

    关键在场的可不只有李天宇一个人,还有四个姑娘呢。

    有些话,确实不足以为外人道也。

    既然艾和平自以为是,说不介意,那贾有胜也不想再提醒他了。

    贾有胜没有马上开口,而是坐了下来。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包间属于饭店里的大包,圆桌可以坐十几个人,所以现在就算坐了八个人,也一点都不觉得挤。

    李天宇朝艾和平示意了一下。

    艾和平跟李天宇已经极有默契了,便说道:“贾总,你有什么事儿就赶紧说吧,一会儿东西上来了,咱们就顾不上说话了。”

    贾有胜怔了怔:“顾不上说话?”

    艾和平:“对啊,我和老大是过来吃饭的,现在已经饿坏了,您也不能耽误我们吃东西是吧?”

    贾有胜这才明白过来,这艾和平是逗闷子呢。

    贾有胜也不在意,反正一会儿有艾和平哭的时候。

    于是,贾有胜往后面喊了一声:“老吕,进来吧。”

    艾和平一听,怔住了:“老吕?哪个老吕?”

    贾牛嘿嘿一笑:“艾和平,你别着急,等他进来,你不就知道了嘛!”

    其实不用进来,艾和平也知道是谁了。

    果然,铁人安保的老总吕铁圈进来了。

    这壮汉一进场,现场的气压陡然间就低了好几度似的,把四位美女更是吓得够呛,别说动了,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为什么这么巧呢?

    为什么吕铁圈会出现在这里?

    其实这也不是贾有胜,或者是吕铁圈故意攒的局。

    确实是凑巧,吕铁圈约了贾有胜吃饭,为的就是东螺湾填海批文的事情。

    吕铁圈不仅把事情说给了贾有胜听,甚至还把填海批文的正本亮出来给贾有胜看了看。

    吕铁圈当然不怕贾有胜生抢。

    贾有胜到底是南海省大企业南大柱集团的一把手,董事长兼总裁,闹呢,会干那么下三滥的事情?

    所以贾有胜在看过后,便不动声色地将那价值不菲的东螺湾填海批文,还给了吕铁圈。

    其实贾有胜之前就已经从其它途径得到了消息,艾和平将这填海批文给弄丢了,但他却没想到被吕铁圈拿到了手。

    当然,吕铁圈可不会说是自己找人使用美人计得手的,说辞就跟当初艾和平所说的一样,是那个名叫丽莎贝尔的美女卖给他吕铁圈的。

    贾有胜会信吗?

    当然不信啊。

    但贾有胜肯定也不会刨根问底,或者说破。

    毕竟到了他们这样的地位,有些事情是不需要明说的,相互之间心里明白就可以了。

    吕铁圈也是想通了,既然从艾和平那里换不到想要的东西,那就干脆点,直接就跟贾有胜摊牌,换来的利益没准能更大也说不定。

    吕铁圈和贾有胜刚点完菜,开了个头,正要喝起来的时候,却听到隔壁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不用说,肯定就是艾和平发出来的。

    既然艾和平在场,那贾有胜和吕铁圈就商量着将他一军。

    毕竟爱华地产集团可是他们两家企业共同的“对手”。

    这不,这才有了贾牛先出场,贾有胜压阵的场面。

    贾有胜呵呵笑着说:“艾总,说来也是巧啊,刚才我还听吕总提起你来了呢。”

    艾和平看了一眼吕铁圈,后者一副轻蔑的笑容,显然没安什么好心。

    艾和平:“提我什么了啊?你们别绕关子,有屁快说,有话快放!”

    “嗤!”

    李天宇还在喝茶水,一听艾和平的冷笑话,差点喷在桌子上。

    李天宇:“你这是没文化,是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艾和平:“老大,你别揭我短儿,都一样!”

    此时,吕铁圈跟贾有胜小声耳语了一番。

    两人还不时看向李天宇。

    很明显,吕铁圈正在跟贾有胜介绍李天宇,是个多么邪门的人。

    贾有胜听完后,不以为意。

    这个叫李天宇的人再牛批,也是个年轻人。

    俗话说的好,姜还是老的辣嘛。

    贾有胜叱咤风云数十载,见过不少这种自以为是,自鸣得意的年轻人,全都是外强中干,嫩得很。

    这个李天宇看上去挺淡定的,而且吕铁圈还在他身上吃过亏,但贾有胜仍然不以为意。

    铁定是吕铁圈太大意了。

    当然,现在贾有胜的心态也是比较大意,只不过他更加自信一些。

    毕竟铁人安保和南大柱集团,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此时,贾有胜说道:“艾总,之前你们拿到了东螺湾的填海批文,现在还在吗?”

    艾和平眉毛一挑:“在啊,怎么了?你有事儿?”

    吕铁圈怔了怔,然后又呵呵笑道:“艾总说笑了,我都在这儿了,你弄丢填海批文的事情,还能瞒得住吗?”

    艾和平摊了摊胳膊:“我瞒什么了啊,填海批文本来就在我手上啊!”

    贾牛站起来大声嚷嚷:“艾和平,你还嘴硬!?”

    艾和平“切”了一声,露出了一副懒得解释了的神色。

    贾有胜冷下了脸。

    虽说爱华地产确实财大势大,但是艾和平如此态度,仍然令人不快。

    如果换成艾保权,倒还说得过去。

    此时,吕铁圈笑着说道:“艾总,既然你说填海批文在你那里,那这一份是什么呢?”

    说着,吕铁圈将一个文件袋放在了桌子上。

    众人都可以看到,那就是装着东螺湾填海批文的文件袋。

    吕铁圈这是要摊牌了,现场打艾和平的脸。

    艾和平却呵呵笑道:“吕铁圈,我告诉你,你那张填海批文已经作废了,我手里的才是现在有效的填海批文。”

    吕铁圈怔住了,忍不住大吼:“什、什么!?你胡说八道什么!”

    艾和平:“我说的是实话,信不信由你。”

    吕铁圈已经无语了。

    他敢肯定,这艾和平是在虚张声势,满口胡诌。

    但是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

    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吕铁圈如果把这东螺湾的填海批文交给贾有胜,那艾和平,不,爱华地产集团就会蒙受巨大的损失。

    三个字来形容,亏大了!

    就算是对爱华地产这样的大企业,也足以伤筋动骨。

    当然,前提条件是贾有胜得给到吕铁圈足够的好处。

    虽说贾有胜拿到这份填海批文,不可能去使用他为南大柱集团备案,倒却可以到有关部门大做文章。

    毕竟这弄丢这么重要的国家级填海批文,可是相当大的错误,甚至可以说是无比愚蠢的错误。

    有关部门必然会重新发放填海批文。

    而这一次,南大柱集团很可能就能够夺标了。

    话又说回来了,艾和平那神态和表情,似乎并不是装出来的。

    小兔崽子,演得还挺像!

    吕铁圈冷冷一笑,表情相当吓人。

    吕铁圈猜测,很可能是那个叫李天宇的家伙给他出的主意,让他死不承认,能拖就拖。

    吕铁圈决定给李天宇和艾和平好好上一课,让他们两个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吕铁圈淡淡地说道:“贾总,今天我正好也请了赵律师过来,看时间应该到了,我打电话让他直接过来吧。”

    贾有胜知道吕铁圈要干什么,便点了点头。

    吕铁圈也不管艾和平同不同意,直接拿起手机就拨通了一个号码。

    也就是所谓的“赵律师”的手机号码。

    按道理说,此时赵律师应该在开车,但吕铁圈也顾不上这些有的没的了。

    “喂,赵律师,您快到了吧?”

    “到楼下了,噢,那挺快的,您直接上二楼的天涯包间吧,贾总和我都在呢。”

    “好,我们等你。”

    吕铁圈挂了电话,一脸笑意地看了看艾和平,又看了看李天宇。

    那表情相当嚣张,就像是在说,你们马上就要玩完了!

    李天宇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说话,就像是在看戏似的。

    吕铁圈:“这份填海批文只要让赵律师检查一下,就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了。”

    艾和平“哦”了一声,没有言语。

    李天宇却突然说道:“吕总,我想提醒你一句。”

    吕铁圈眉毛一挑:“什么?”

    李天宇:“艾总刚才可没说你那填海批文是假的,只是说作废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