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永恒美食乐园 千回转

第353章:正面干碎了

    “完美的炸金黄色。”李严脸庞抽搐,扭头再去自己的盘子,以及盘上的炸虾,光是‘色彩’、‘外观’的较量,他在这里又被正面干碎了。

    一种是黄而明亮,接近朝阳的灿烂。

    一种是暗沉色,如落日余晖的黄。

    这鲜明的对比,固然有没及时除净热油,让油脂残留太多的原因,但绝大部分原因,李严清楚地很,“他的火工,远胜于我!”

    声音中,有着一丝颤栗。

    向恩经常担当黑暗界重要料理对决的司仪主持,同样看得出,这份脆而漂亮的金黄色,有多么难得:“怎么感觉,像是那位天王……”

    “谁?”李严沉声问。

    向恩奇怪瞧他一眼,“爆炎厨师,亚刊。”

    “不,不可能!”李严猛地摇头,“他的刀功,在我看来已经快追上那几位大人了,若是火工还有这等造诣,哪怕不是天王,也是准天王,不可能籍籍无名!从未听说过这号人!”

    向恩貌似也不敢说太多,迟疑一下,拿筷子,对着完整炸虾身躯的中段位置,轻轻夹了下去。

    “咔嚓”一声。

    虾躯由此断开,热雾猛地喷吐出来。

    然后,一股香甜的味道伴随着白色浓汤,迸射在盘底。

    “蛋黄,牛奶。”李严失声,“这就是藏在虾躯里的特制‘浓汤’么,他是怎么办到的,速度这么快,我也有类似的菜品构思,只不过我要搭配炸虾的汤汁,是虾壳鲜汤。”

    “关键在,这样躯里藏汤,下锅油炸,为什么虾身不要在油锅里炸裂?”

    热胀冷缩。

    何况是在油锅里变为酥脆的躯壳。

    向恩筷子夹起尾巴这段,置于眼底观察,顿时瞳孔微微收缩:“酥脆外壳,和浓汤夹层之间,存在一层坚韧的‘膜’!”

    “咦”李严干脆用手拿起头部这段炸虾,小心地撕扯出一片柔韧的皮,送到嘴巴里啃咬味道:

    “是豆腐皮?!”

    “原来如此!”

    向恩双目一样,脑海中,已经构想出‘秦先生’对炸龙虾的处理手法。

    先把虾肉完整剥取出来,在蛋黄、牛奶的调理盆,浸泡,滚上几滚,接着就用豆腐皮把这截虾肉紧紧包裹起来。

    之后,就是碎果核制作的炸酥外壳,将豆腐皮裹住的虾肉,堆得满满,密不透风。

    “好多步骤!”

    “这么短的时间,他就完成了工作量如此惊人的「炸龙虾」?”

    向恩、李严对视,眼中只有震撼。

    既然已经落败,就没顾虑了。

    两人选择亲身品尝!

    “咕噜~”

    一截滚烫的炸虾,嚼咬着,隐隐约约,此前在盘子上所见的游曳虾影,倏地一蹿冲天。

    吼!

    咆哮声响彻海底世界。

    豆腐皮,在混沌之中,碎成了飘渺的云雾,这个巨大化的虾影,长须随风摆荡,头颅高高地悬于外高空,俯瞰着尘世。

    整个异人馆,仿佛处于龙眸的注视之中,空气因为某种威压几乎停止流动。

    “画皮难画骨。”

    向恩和李严齐齐怔住,一种既视感浮于心头:

    “厨师说‘它’是龙,那么它就是龙!”

    “主厨,会让食客在他的菜品之中,尝到‘真实’!”

    那个人,是一名麟厨!

    向恩满脸的冷汗,“放在梁山泊黑暗总部,也是最顶尖那批人,只弱天王一头。”

    “我这次带来的赖贺、杨仕之流,对比这个人,渺小如尘埃啊!”

    她疾步而去,打算飞鸽传书到总部,告诉凯由大人,「神前刀功对决」的渗透工作遇到巨大障碍,需要另外派遣强力麟厨才可能取得【永灵刀】。

    ……

    夏言做完《炸云龙虾》,就拍拍屁股走人,并没遇到异人馆黑暗众的拦路。

    路上没有遇到丁油一行人,他们脚程挺快,居然趁夜回到城内。

    而在路上,夏言也收到了任务结算提示:

    【李严、向恩溃不成军。】

    【你赢得了异人馆的「龙虾三争霸」对决!】

    叮咚一声。

    背包中,多出了一本食谱册子。

    《弱伪·破魔八阵》。

    夏言也不急着回去,丁梅丽的性命暂且无忧,他在城外郊野找了个凉亭,学习和研读这本册子:

    “可惜了。”

    阅读完毕,夏言长吁短叹。

    是原著的殿堂级食谱《破魔八阵》沾上关系没错,但真就是一点点皮毛啊。

    内容,固定死板。

    只能用一套流水线的宴席菜,营造原版《破魔八阵》奥义

    颠倒五行,逆乱阴阳。

    当然,凯由研究《破魔八阵》的终极目标,是掌控整个神州美食界,甚至让紫禁城内所有人变成他的傀儡,因此奥义的实质上是“俘虏人心”。

    然而。

    这本皮毛手册,偏重于食物的五行、相克。

    换句话,就纯粹当一套豪华宴席菜是工具,下毒的工具而已,没有最为核心的奥义。

    “但有册子在,丁梅丽所中之毒就有了解法。”

    城内,阳泉酒家。

    罗添闻讯匆忙感到宅院,上前查看躺在榻上昏迷不醒的丁梅丽。

    “唔。”

    手上握了几枚金针,穴位也找准了,罗添迟疑半晌,也没敢下针,片刻后长叹一口气:“脉象本就不稳,乱下针反倒会让气血加剧紊乱。”

    见罗添都拿捏不定,始终沉稳的丁油,也无法保持从容了:

    “师傅,真的没有办法吗?”

    刘昴星急的一头汗,“救救梅丽吧!”

    罗添满面难色。

    啪!

    夜色中,尖锐的破空声。

    一封手信被钉在门板上,刘昴星吃力摘下,摸黑读道:“银花,茯苓,大黄,防风……咦,怎么都是药材,是某种药汤?”

    手信传阅到罗添这,这位大师惊讶,“解方?!”

    丁油则一脸笃定道:

    “是他!”

    “那个在异人馆,替我们拦住李严、向恩的神秘人!”

    ……

    回来了?

    夜晚,雷府前院,雷花夫人听到门童开门的动静,回头去看,发现从侧门进来的‘秦先生’。

    这位门客不紧不慢地上前,跟她这位东家略微拱手,而后自顾自回房了。

    目视对方消失于夜色的身影。

    雷花沉吟着,很快回到卧房换上一身便于行走的衣裙,打算夜出探上一探,看看今夜广舟城内外发生了什么事,然后从事件推想门客‘秦先生’身份的蛛丝马迹。

    “切断意识。”

    呼,夏言本尊在自己卧室醒来,睁开双眼:

    “哎!”

    他醒来就是歪头扶面叹息。

    “开强力小号,向恩、李严这些人,根本不够打了!不尽兴啊!”

    远在异人馆,向恩和李严,脖子后同时凉飕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