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法兰西之狐 奶瓶战斗机

第二百六十二章,调查

    仅仅让海军部自查自纠,无论是国王还是内阁都不太放心。毕竟海军部不是专业干这个的,而且就海军部被渗透的情况来看,指望他们自己查出来,那还不如指望拿破仑突然得胃癌。

    英国人之所以觉得海军部被渗透得非常严重,那是因为,那个间谍要偷走这些技术资料,何其困难。

    首先,水雷技术虽然在约瑟夫看来,简单得不值一提,一天出图纸,一个月出样品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在那个时代其他人的眼中,却还真的是高科技的东西。和这东西相关的图纸资料什么的数量也不少,间谍要把这些东西都偷出去,那可没那么容易。

    这个时代,是没有间谍专用照相机和微缩胶卷的,因此要偷资料,绝不是打开档案袋,将资料抽出来,然后咔嚓一下就行了的。间谍要么拿出纸和笔,就在旁边照着抄写一份,(这个时代,连打字机都还没发明呢。)要么就得靠着惊人的记忆力,将这些东西都记住,然后回去之后,靠着记忆力背出来。不过,哪怕这个间谍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看完这些内容,也需要不少的时间。

    这样的事情,不是一个人干得了的,它一定是一群人一起合作的结果。所以……

    “威廉部长实在是太乐观了。他居然说‘海军部中出了一个法国间谍’,就这个案件的情况来看,海军部里面怎么可能只有一个间谍?首相大人,如果您告诉我的情况都没有问题的话,那我就敢肯定,那里面绝对有一窝子间谍!”伦敦警察厅的艾辛格·斯坦顿副厅长站起身来,对坐在他面前的阿丁顿首相说。

    阿丁顿首相点了点头道:“斯坦顿先生,您请坐下。你知道,这个案件的严重性。国王陛下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陛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我们现在必须将那一个或者那一窝间谍都挖出来才行。除此之外,我们,我,以及很多的内阁大臣,我们都认为,警察部门并不真正适合处理这类和间谍以及军事机密相关的事情。我们国家需要一个专门的机构,来处理这类事情。”

    斯坦顿副厅长的眼睛一下子就发光了。

    “这个机构,就挂在陆军的牌子下面,就叫做第六调查科,以此来掩人耳目。但是它直接向下院和首相负责,拥有巨大的权力,可以对包括两院的议员,以及政府的任何高官进行不公开的调查的权力,以及非常高的行政级别、薪水和退休金。你知道,这样的一个机构,需要一个真正懂行的人,而不是那帮子除了打官腔,其他的啥都不会的,啥都不懂的人来担任……来担任常务管理的职务,是的,只是常务管理的职务,正职将由一位和王室有关的人来担任,但他不会负责具体的事情。你明白这个意思吧?如果你在这次调查中表现出色,我个人,以及我的一些朋友们都倾向,由你来担任这个职务。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斯坦顿副厅长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这个新机构权力如此重要,权力又这么大,正职当然轮不到他这样的完全靠着个人能力升上来的,出身平民的老侦探。事实上,能够成为这样的机构的副职,已经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了。更何况还是“常务管理”的副职,在他上面,只有一个事实上只拿钱,不管事的正职。这真是……

    当然,斯坦顿明白这不是首相说的最重要的话。首相说的最重要的话是“我个人,以及我的一些朋友们都倾向,由你来担任这个职务”,而不是“祖国”或者其他的类似的词语需要“你的服务”。

    这个话最表层的意思似乎是再说他还有其他的竞争者,所以他在这件事情必须更加努力;但这句话实际上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那就是:“你要站在我们这边。”

    海军部泄密丑闻虽然并没有出现在任何报纸上法国人为了保护自己的间谍,自然不会主动提这件事(其实是法国人根本没想到,这里面还有间谍案和泄密丑闻),至于英国的几家报纸,小报根本没有途径得到这样的消息,有背景的报纸也明白这件事情现在似乎还不是揭露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只是瞪大了眼睛等着而已。

    但这种事情,完全的保密几乎就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这个系统的保密体系还没有形成的时代。对于那些有地位的大人物来说,更是如此。无论是托利党,还是辉格党的大人物,基本上都知道这件事了。

    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程度,但也都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用来打击自己的对手的机会。只需要在调查中,用一些技术性手段,将某些讨厌的家伙牵连进去,就可以让他在政坛上一败涂地。

    所有的人,都希望能抓住这个机会,将一些和他们不对付的,讨厌的家伙牵扯进去;所有的人也都提高了警惕,免得遭到一些阴险的坏东西的无耻的污蔑和陷害。

    阿丁顿首相借着自己还是首相的机会,建立起这样的一个机构,其主要目的当然是为了斩断法国间谍伸向英国的国家机密的黑手;但是附带着搂草打兔子,将那些损害英格兰的渣渣们也顺手清理掉,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因此,斯坦顿副厅长明白,首相先生所说的“表现出色”,不仅仅是指他能迅速地抓出“间谍”这只是基本要求,距离“出色”还远。而要达成“出色”的成就,他就必须能顺手将一些首相需要能牵连进去的人牵连进去。

    做这样的事情,当然是有很高的风险的。那些人可不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他们有自己的力量,他们可不会坐以待毙的。万一首相在斗争中倒了霉,那自己也会跟着倒霉的。

    但是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搏一搏,两轮马车变四轮。为此冒险,还是值得的。

    “首相先生,我明白。我愿意为您效劳。一旦有任何进展,我都会立刻向您汇报的。”刚刚坐下来的斯坦顿副厅长立刻又站了起来。

    “你有什么需要?”

    “首相阁下,我需要您的授权,立刻将‘水雷研究小组’的所有人员,以及相关的服务人员全部带走,协助调查。我还需要一处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用于对相关人员的彻查……”

    斯坦顿提出的各种要求基本上得到了满足,于是他便向首相表示,事不宜迟,他必须立刻行动,免得被人家抢了先。

    “很好,既然这样,我就不留着你了,你还有什么需要,可以向我的秘书希尔伯特提出来,你需要什么帮助,也可以告诉他。如果连他都拿不定主意,而你又觉得非常重要,那么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任何时候,你都可以来找我。现在,去工作吧。”

    “是,首相!”斯坦顿副厅长向阿丁顿首相敬了个礼,然后转身出去了。

    在斯坦顿副厅长看来,这个案子其实并不难破。首先,能够有机会接触相关资料的人,是相当有限的。这就大大地缩小了排查的范围,然后再一个一个地调查他们在这段时间的行动,看他们有没有独立的作案时间,看他们平时都和哪些人有接触,这样慢慢排查下去,只要工作做得细致,就不担心查不出问题来。

    至于达成“出色”成就,那就要看审讯的技巧了。虽然这次他要对付的对象,都是有身份的体面人,一些手段未必好用。但是斯坦顿副厅长觉得,只要在提问的时候,语言上富于技巧一点,就能让犯人说出自己需要他说的话。当然,真的遇到了不识相,不肯自己“体面”的家伙,斯坦顿这里也不是没有能让他“体面”的,不留痕迹地感受到痛苦的办法。

    斯坦顿厅长离开了首相办公室,首相的秘书希尔伯特便迎了上来。

    “希尔伯特先生,我们需要立刻采取行动。您可以和我一起去吗?”斯坦顿说。

    “好的。”希尔伯特说,“我们现在去哪里?”

    “我们现在赶紧去把‘水雷研究小组’相关的人员全部控制起来。”斯坦顿道,“不要让别人抢了先。”

    事实证明,斯坦顿的决定做得非常的及时。就在他们前脚刚刚把“水雷研究小组”的所有人员都控制起来了,把相关资料都封存好,装上马车,带往首相刚刚为新机构在伦敦郊外的划出来的一处庄园之后不过一个小时,另一队人马也来到“水雷研究小组”,但却扑了个空。

    这队人马便是斯坦顿此前很担心的那个可能抢了先的“人家”。他们是同样刚刚建立的直属于国王和贵族院的王家反谍报调查组。

    “可惜,来晚了一步。”带队的那个警官说。

    “长官,现在我们怎么办?”一个警探问道。

    “你们去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们,看他们把人带到什么地方去了。”带队的警官道,“其他人立刻去控制他们的家人。动作要快,这次我们绝不能再落在他们的后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