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东京掀起百鬼夜行 踏仙路的冷月

第四百七十七章 这一次我不会再输(大结局)

    果不其然。

    祂与恐怖生灵博弈棋局,便是与过去与未来的胜负来博弈。

    然后未来没有了……

    岁月长河停止了演变。

    祂与恐怖生灵博弈,是以过去与未来的胜负来博弈,未来若是一直持续下去,岁月必然超越过去,这不公平,毕竟未来可以无限,但过去就是那么段时间。

    所以未来结局注定。

    从祂出生的那个最惨烈未来开始,未来不再有未来,时间仿佛暂停,停止在了那个残酷未来,成为了未来结局。

    岁月长河也停止演化。

    这一幕,上川尊想到了未来那六尊无上,他们曾说过去过未来,见到结局已经注定,这才有七尊未来无上逆流过去,要去覆灭祂。

    事实没有错。

    祂让得未来注定,令未来没有了未来,只剩下残酷,结局注定。

    无怪乎七尊未来无上会去覆灭祂。

    这都是祂导致,只是没有人知道那是不得不导致的结果。

    为了棋局博弈,必须做出牺牲,必须要有付出。

    包括无上在内只知未来注定,凡是到了那个时代的生灵注定会毁灭,不知其实未来结局并非注定,只要棋局获得了胜利,未来乃至整个世间将重新开始新的希望。

    不过,不能说!

    过去与未来一方博弈,需要理由,而祂背负下了这个锅,成为了过去与未来大战的关键。

    祂亲手下了这盘棋,亲手开启了这盘棋。

    “祂是在为了众生世间博弈,世间却不知祂的付出,背负了大锅,如果棋局失败,世人也将不知道一切,祂更将成为千古罪人。”

    上川尊说到最后不再言语下去。

    何等重的担子,没有人能帮祂,唯有祂自己,这是真正的背负众生在前行。

    知晓棋局真相。

    上川尊仍旧在这片虚无,事情还在继续着。

    那是祂与恐怖生灵的博弈。

    过去与未来一场博弈。

    未来想要覆灭过去,过去想要覆灭未来,看似是因祂而起,过去只是为了守护,却不知他们的胜负更决定了世间走向。

    上川尊没有看这盘棋局博弈过程。

    他已经知道这场棋局结果,没有必要在看下去,现在该思考的是另一个问题。

    那就是自己。

    祂是他,他也是祂。

    此时若是有人在这里,尤为是逝去在此,必然能发现上川尊气质在逐渐变化。

    不知是见证太多,等于历经了祂所做所过。

    不知是在这片虚无,也就是祂的记忆里待久,潜移默化间,上川尊气质在转变,向着祂趋近。

    如果说之前在祭坛前见到上川尊,祂与上川尊只是相似的花,那么现在上川尊就是祂,一模一样。

    那份沉稳、冷静、决心。

    逝去肯定会认定,祂归来了!

    现在的上川尊是祂,祂找回了记忆。

    但如果上川千绘在这里,她会做出与逝去不一样的看法。

    她看得到,上川尊与祂变得一样没错,可那双深邃的眼睛内光没有变,那份眼神是她所熟悉的尼桑,那个疼爱她,为了她策划了整个初界剧本的尼桑。

    上川尊并没有变。

    确实他找回了祂的记忆,可以说现在的他与祂是没有区别,他知晓祂的想法,知晓祂的经历,知晓祂的一切。

    可也是知道罢了。

    正如上川尊自己所知,不论如何,他就是他,这一点改变不了。

    现在的他等于是多了一份记忆而已。

    就如同他作为王尊,穿越到上川尊身上,成为了上川尊,他只是多了上川尊记忆,内心没变,只是接受了上川尊记忆。

    “这就是你为我所做的吗。”

    上川尊轻语,从王尊穿越到上川尊身上,这应该是祂留下的布局之一,目的就是为了今天。

    得到祂的记忆,但上川尊依旧是上川尊。

    祂需要上川尊,需要一个是祂却又不是祂的祂,因为祂已经输过一次恐怖生灵,恐怖生灵了解祂,但上川尊是祂又不是祂,这是一种差异。

    说白了,如果只是单纯重生,找回记忆,祂等于是第二次跟恐怖生灵博弈,而结果可能就是在败第二次。

    需要一个改变,一个扭转这重新开始的棋局变量。

    上川尊正是这个变量。

    “千绘的开光嘴……是你给的布局吗,还是他的布局。”

    上川尊想起千绘的开光嘴,这是祂的布局,还是恐怖生灵留下,用以引导上川尊。

    想了想,更倾向于后者。

    恐怖生灵给与了上川千绘开光嘴,其实是在有意左右上川尊,加速这个过程。

    他可是记得很清楚,逝去与第一圣灵说过,他比想象中的要更早来祭坛。

    恐怖生灵应该是一直在期待再次博弈,这种生灵不能与常人的想法来思考,不过上川尊了解恐怖生灵,因为他是祂,曾与恐怖生灵博弈过。

    一切的真相,一切的谜团都解开。

    也在这刻。

    上川尊看完了祂与恐怖生灵博弈,祂确实要输了。

    只需要最后一步棋落下,将宣告祂输掉这场棋局博弈。

    这最后一步就是阴土世界的最后一战!

    直到输的最后一刻,祂都没有放弃,硬生生从必输局面走出一条生路,没错!就是最后一战祂走入轮回之门。

    这也是为什么那位至高会说不能退,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这最后一战是输定,唯一办法就是拖,拖到祂走入轮回之门。

    所以他们不能退,必须拖着。

    “用心良苦啊,怪不得逝去与第一圣灵会成为头骨,因为他们也是祂的棋局里的棋子,甘愿成为棋子,只是最后一战输了,他们死去了。

    只是他们特殊,无法真正死去,成了头骨,在这里永久庇护着轮回之门,同时为我做出指引。

    真想与你交谈交谈啊,我的上一世。”

    上川尊眸光落在那虚无的岁月长河里,已经演变到最后一战,祂走向轮回之门。

    关注着祂的背影。

    关注着祂迈着轻缓又沉稳的步伐,没有丝毫的慌张,走向轮回之门,明明这一去祂将赴死,世间将不再有祂,可祂却义无反顾,至始至终都不曾恐慌。

    然后祂迈入了轮回之门。

    那一刻,不曾转身的祂转过身,不是为了死前留念这方世间,不是为了在看一遍世间,而是抬起头看向天际。

    那一刻,上川尊与祂的视线对在了一起。

    祂这是在看上川尊!

    隔着记忆,隔着遥远,两者对视。

    “接下来交给你了,我的下一世。”

    祂微微一笑,转身走入了轮回之门,从此这世间再也没有祂。

    ……

    阴土,祭坛轮回之门。

    上川尊走出了轮回之门。

    “欢迎回来,我现在该叫你是什么呢?”黑色头骨漂浮而起,从上川尊气质上的变化判断出对方找回了记忆。

    “上川尊。”上川尊轻语。

    ……

    春去秋来。

    一天又一天。

    距离上川尊找回祂的记忆,已经过去三年。

    三年时间,对于神魔来说不过眨眼云烟,对于普通人来说三年很长,而对于世间来说,三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

    这三年里包括初界在内,发生了太多事情。

    上川尊运用剧本系统,不断计划着剧本,积攒着剧本点提升,又在逝去与第一圣灵帮助下,剧本进展得很顺利,发展的很快。

    如今。

    初界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世间最强世界,诸天万界众生不论神魔还是不朽,乃至是至高都对初界有着敬畏。

    诸天万界也在这三年里实现了大联通,上川尊指引下,有着稷下学宫电视剧剧本,发展的欣欣向荣。

    今天。

    正好是上川尊找回记忆的整整三年。

    此时,他站在函谷关上,身后是上川千绘、璃傀、土御门夏美、逝去、第一圣灵等等他的亲人与红颜知己、朋友。

    “系统,不,应该说是你,我知道系统就是你残留的最后意志,这么多年来谢谢你的陪伴,最后一次使用你,你的使命也结束了,但我的使命也该开始,我会继承你的意志,带着你的那一份博弈下去。”

    无上的气息散发,三年时间上川尊达到了无上。

    话落,上川尊悠悠开口:

    “系统,兑换角色,祂!”

    伴随着那一声熟悉的系统提示音响起,这一刻上川尊成就了唯一!!

    现在的他是祂,更是他自己。

    成就唯一,上川尊没有过多的激动,平静而沉稳,缓缓抬起眸子,看向那遥远,仿佛要望穿一切。

    一步跨出。

    他出现在了岁月长河之上,其面前也多了一道身影。

    那是‘另一位执棋之人’恐怖生灵。

    “来吧,开始这盘棋局,这一次我不会再输。”

    清冷又平静的声音,从其口中传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