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171:大通界的剑仙

    隗林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当年那一场,几乎让道门的高阶绝迹。

    修行法门并没有多少缺失,但是有些东西光凭文字书籍,并不能够让人按步就班的成就高阶。

    比如隗林所修的元神法,在以前就是难修成的,并不像阴神法、阳神法那样有着更清晰步骤。

    所以元神法的修行法门以及前人的一些笔记从来都没有失去,可是这么多年来,却仅有隗林修成。

    每一门传承,都需要有高阶的成在,才算是传承未断。

    而当年那一战具体的真像,隗林并不是完全的了解,但是从这只言片语和自己从元神分身那里得来的信息,至少昆仑王座窥视上天权柄,受天罚后的那一战,让地球上的修行之士元气大伤,至少道门如此。

    之前,他在图书馆里面,看到一本名叫《世界之一战二战杂谈》,那里面就说,当时是有天外来客出现在地球上。

    因为那两场几乎席卷整个地球的战争,可不光是科技侧的战争,还有着神秘侧。

    当时隗林只是把这个当做某些文学家的想象,并未过多的在意。

    现在想想,很可能是人意识到了什么。

    这些不过电光火石之间的念头,他的注意力全都在那镜门后面的那片幽暗的影子上。

    隗林手中的八角宫灯甩了出去,化为一道橙色流光,仿佛穿透了无尽的虚空。

    这一刻,隗林的元神寄托于八角宫灯,同时分出一缕剑罡藏于其中。

    他意识被牵引着,仿佛进入了一片星空,仿佛在朝着九天之上而去,然而虚无里一个若有若无的浪打来,八角宫灯都为之一荡,他的感觉立即变了。

    刚才像是朝着九天之上而去,这一刻八角宫灯则又像是往着深渊垂落。

    他维绪着这一种寄托和感觉,八角宫灯穿过无尽的虚空里的风浪,闪耀着光芒,朝着最初的目的地而去。

    看似在感知里,虚无之中的一个小小镜门,实则连通的是不知多少距离的两个世界。

    镜门后面的那一个身影,眼中闪过惊喜,要知道,这边的界门是已经毁了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到对面的界门再开启。

    虽然他在原本的界门基础上门重建了与对面界门的连续,但是毕竟不是同一个流派。

    道门在诸天万界之中人虽不多,但是却是能够向至高发起冲击的一个流派,其法门更是难学。

    所以他研究了这么多年,也只是建立了一定的联系,可是却无法真正的开启,因为他发现对面的那个界门处于一种封闭状态。

    不过,好消息是对面的界门没有毁去。

    一直到许多年后的今天,他发现那边的界门居然开启了。

    一开始只是与这边他重修的界门产生了一丝的联系,在几天之后,他发现自己居然感受到了那边的气息。

    但那气息极为的微弱,但总算是再开启了。

    曾经的一个大通界,一个顶级的传承之地,暴露之后,将成为诸天万界的猎场。

    他兴奋不已,看着一点流光在界门里的时空乱流之中翻腾飘扬,像是随时都会熄灭,却仍然顽强的朝着自己而来。

    他不禁想,这个道门祖庭之地,果然底底蕴深厚,心中也就越加的兴奋。

    终于,那一道红色流光,近了,越来越近。

    他面前那一座漆黑的界门里的翻涌的幽暗中,一道流光冲破虚无,化为一片光芒,光芒如血,铺照这一片虚空。

    他无比的惊讶,他发现自己在这里的布下的阵法根本就无法阻拦这一片光芒。

    ……

    昆仑城之中。

    那一家有些破败的客栈里,隗林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窗户边,他有一种冥冥之中的感应,但是不知道具体的在哪里,这让他的心头有些许的烦躁。

    突然,他感觉到了。

    就在那边。

    他的目光穿透这一片昏沉的虚空,看向那一间深渊魔鬼所在的屋子,就是那一座屋子的后面。

    那里的昏沉更加浓重一些,将一切的都阻挡在外。

    但是在这一刻,他感觉到了一股玄之玄的熟悉气息,那是来自于同源的气息。

    原本他只有在深沉的入定之中,才能够让自己本尊与分神之间的所见所思所想传递过去,而现在,他看到了一片红色的火光从那一片昏暗之中照了出来。

    就像是当时挂在那黑暗神庙外时一样,没有什么可以压制。

    这一刻,所有这一座昆仑城之中不怀好意的那些存在,先是疑惑,随之是惊喜。

    “终于等到了!”

    “原来族里的那份资料是真的。”

    “好啊,学校里看到的那份旅法师游记里说的居然是真的!”

    ……

    各种心思在这一刻涌生,也就在这一刻,他们听到一声怪笑。

    “道门神器,我的。”

    掩不住的红色的火光里,他们都看到有一个巨大的身影。

    那个身影看不真切,即使是在火光里也依然形成自己的阴影,这是魔鬼那独特形态。

    大空都看到,他伸手朝着虚空里的那一片红光里抓去。

    红光像是被破开,大家看到,原来那一片红光里有一盏灯笼显现出来,灯笼摇晃着。

    也是这一刻,那一个巨大的阴影也显露出一丝真容。

    那是一个一身玄黑法袍,光头,却满是青色符纹的人。

    “菲尔斯男爵!”

    有人认出来。

    只要是深渊之中的魔鬼了有封号,并且活跃着,就会被各大家族各者是流派里面画上画像,从而让后辈小心。

    这个男爵是深渊里最年轻的男爵,所以很多人都认得他。

    他们惊讶于这个曾经大名鼎鼎的最年轻的魔鬼男爵居然在这里,心中惊讶。

    然而这种惊讶刹那之间变成了震惊。

    因为他们看到自那灯光里,有一道瑰丽的剑光斩了出来。

    那斩出的轨迹和就像是一轮带着锋利齿轮的明月。

    剑鸣声在震响,那是割破虚空的声音。

    大家的清晰的看到菲尔斯男爵身体居然在剑光之下瞬间被切为两半。

    菲尔斯男爵居然像是没有反抗之力一样。

    在这一刹那,有人就已经猜到那灯光一定有问题,菲尔斯男爵身为魔鬼,是最为诡异莫测的,是这个世上最难杀的存在之一。

    可是在那灯光照耀之下,居然无法躲开。

    魔鬼男爵菲尔斯如两滩黑泥一样的朝地上落去,而那剑光却又刹那之间绽放出万千的银芒,刺在那两滩黑泥般的阴影上。

    刹那之间,阴影千疮百孔。

    “难道,这个诸天世界里都小有名气的新晋魔鬼男爵就这样陨落在这里?”

    有些人心头闪过这个念头之时,发现那个魔鬼男爵菲尔斯的如水一样的散落在地上。

    化为一滩滩的污秽的阴景,而那剑光与灯光也在这一刻收敛。

    火光像是闭合了一个红色的空间,剑光藏于其中,大家看到的是一个如巨大红色灯笼一样的存在。

    “没死。”

    “道门果然名不虚传。”

    “那个大通界之中,居然还有如此强大的道门传承,能够隔空斩杀深渊男爵!”

    “不过,毕竟是跨界而战,还差了一些,要不然的话,这个菲尔斯男爵在这促不及防的情况之下,恐怕想要逃脱已经很难了。”

    在大家的心中念头之中,一个个都从屋子里面出来了到了屋顶,朝着那一片红光围了过去。

    在这片昏暗之中,那一协和红光从屋子里透出来,那些建筑居然无法形成半点阻碍,这让大家无比的心热。

    这明显是一件宝贝,顶阶的超凡物品,甚至达到了神器的级别。

    无论是什么流派的传承,到了最后都有一种殊途同归的感觉。

    他们都能够感受到这红色火光里的玄妙。

    既然跨界而来,那就没别想要再回去。

    这是大家的想法。

    地上污水一般的存在在墙壁之上攀爬蔓延,形成一片阴影,重新汇聚在一起,一个人如阴影的人再一次的汇聚,大家都能够看到他就是那一团阴影,却根本就看不透。

    “嘿嘿,道门剑仙,大通界之中居然还有传承,但也不过如此。”菲尔斯男爵说道。

    一些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异样,因为就在近日,这昆仑城之中就来了一位道门剑仙。

    不由的朝着隗林所在的那个客栈方向看去。

    然后他们看到了让他们惊悚的一幕。

    一道金银缠绕的光芒在虚空里闪耀跳跃。

    当这一抹剑光跳跃的一刹那,在场的人一个个心惊肉跳,一个个以各种方式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别处。

    但是他们的精神早已经密布于这一方虚空,清楚的感知到一丝恐怖的杀机爆发出来。

    紧接着,眼中看到惊人的剑光。

    那个菲尔斯男爵的身体之中有一道剑光钻出来,绽放出一团金银交织的剑光。

    然后在大家心惊肉跳之中,看到菲尔斯男爵直接化为两滩阴影般的污血,居然没有再站起来。

    而那道惊人的剑光尚在大家中惊耀,却有一抹剑光在虚空里跳跃,然后钻入客栈之中,原本站在那客栈窗户后面阴影里的人在这一刻鲜亮起起,就像是黑白的画被人涂上了色彩。

    他的手中拿着一柄小剑,剑身金银两色斑点交织。

    一双眼睛,静静的注视着一切。

    大家看到他手上微微转动的小剑,竟是觉得一股沉沉的杀机直逼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