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2:神降

    陈小溪大步的走着,她想到了那位首席有一次在毕业群里说了一句。

    “如果哪一天被困在了某处不通讯息的邪异险恶之地,不得请神问灵,可试试唤一唤我,你们每人都有一张合照,出任务的时候都带着。”

    带着这个照片,该怎么用,这个不用教。

    当时陈小溪看到那位首席说的话之后,心里只有惊叹。

    要知道,一些修行人都会供奉一尊或者两尊神像,而且多是供奉那些流传极广的神明之相。

    比如华英先生供的大慈大悲观士音菩萨,在这漫漫的岁月里,这‘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几个字,本身就已经有了镇魔诛邪的神威。

    当然,还会有人供自家门派的祖师灵牌位,或者供着一些历史有名的先贤大儒,又或者供着本朝开国先辈英烈,并且效果极好。

    陈小溪主修的是血脉女巫,她本身并没有特别供奉哪一位先贤或神明,在需要举行仪式法的时候,她都现场书写神名,并念诵与之呼应的祭祀之语。

    当她心中想到这个照片,想起首席在那一次在他灵馆之中演练剑术时满天剑光时的英姿,眼中这一个晦涩诡异的村寨竟是都似明亮了几分。

    她越的笃定,自己定然是被邪异侵了心神,心中想着首席的样子,居然可以冲散心中的阴霾。

    韩游看着离开屋子,离开火光照耀之处,快步跑入黑暗之中陈小溪,他眉头紧紧的皱着,他不能够肯定此时的陈小溪是否被邪异误导了,没准她回住处,请神请会将祠堂里面真正恐怖的存在请出来,那将万劫不复。

    也有可能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他觉得还是需要靠自己来自保。

    望向外面,黑暗变的更加的浓郁了,朝着这间巡逻人驻留歇息的屋子压了过来,火焰的焰光不断的缩减。

    然后,那无边的黑暗像是一头巨大的魔鬼,扑了进去,韩游面前的火焰瞬间灭去,而韩游整个也淹没在黑暗之中,一动不动,身体快速的灰暗。

    陈小溪感受到周围无边压力,为了更快的到达自己住处,于是她自巫术宝盒之中拿出一根蜡烛,从嘴里吐出溜火光,蜡烛瞬间点燃。

    这蜡烛只有一半了,显然是用过的。

    这是蜡烛名叫镇魔烛火,也是近年来科技与神秘结合出来的产物,不对外卖,只能够用功勋换取。

    当这烛火点燃之后,周围那要被黑暗缠绕着的身体顿时明亮了起来,她感觉心头那种心悸感消退了不少。

    火焰淡淡的温度,温暖着她有些冰冷的身躯,明显的感觉到黑暗之中有东西在躲避。

    在她的感觉之中,这黑暗之像是污泥,而在这污泥之中有着各种各样虫子,想要钻入已经陷入其中之人的血肉里去。

    而这火光,将她保护着。

    她并不能够看到寻自己住的那个房间,但是心中想着那相片,却冥冥之中有一种感应,顺着那感应,从黑暗之中找到了自己的住处。

    推开那一扇门,看到了自己行礼箱里面居然像是有微光渗透了出来。

    打开行礼箱,一团清光涌出来,清光来自于一张相片,确切的说是来自于相片上的一个人。

    那相片的背景是隗氏灵馆,而其中隗林坐在最中间,手里柱着一柄剑,嘴角含笑的看着前方。

    这一刻,陈小溪竟是觉得那相片中,那位拄剑之人的目光似活着的。

    他不是不别人,正是她这一届京道场的的毕业首席隗林。

    她忍不住又将之前曾在群里玩笑间说的一句话说了出来。

    “真的到了在世仙神的地步了吗?”陈小溪心中想着,拿起那照片,身后门外阵阵幽风涌动。

    别的什么神灵,她都知道该怎么召唤,可是看着照片上的隗林,她却一时之间犯难了。

    通过仪式法来召唤一些神灵降临,必须要很清楚的明确的称谓。

    就像是要去一个地方,必须是很清楚的地理位置,大的从国说起,到省、到市,最后到哪条街哪栋楼,哪个门牌号,名字等,都是清楚。

    但是她很快决定了,按照标准的请神格式语。

    “大夏国京道场15届毕业首席,首席剑仙,隗氏灵馆馆长,六阶以上的存在,隗林,降临吧。”

    说实话,她自己都觉得尴尬,太中二了,她这是按照唤请别的神灵的那种格式套上去的。

    其实隗林并没有被人真正的当过神请过,之所以会说那样的话,是因为那次在馆中被人照了照片,然后被人试图做法拘魂,通过那相片而杀了对方时,心中就有了这样想法。

    元神寄托于外,找一个寄体,能够迅速过到千里之外。

    神游千里,不再是梦想与神话。

    而且,不似阴神那样,有着各种各样的条件与限制。

    寄一点神思,托于清风、阳光、雨露、月华,观天地之妙,游大千世界。

    而当他正坐大三楼,写着元神妙法的体悟时,神思之中有这样一个声音响起。

    这种感觉很玄妙,就像是你感受到了风吹在身上,似有若无,然而当神思注意到那里去时,他便发现那遥远之处,自己的意志可以直接降临那里。

    陈小溪的面前的相片上的人,突然涌起一团光,一个人影从中走了出来,浑身清光,竟是将这一方小房间虚空照亮了。

    紧接着,她看到一条铁链从虚空之中牵延而出,铁链之后一团红色的光芒从虚无里被托了出来,那是一个灯笼。

    拖出来的时候就被提在了隗林的手上,而光芒里,隗林的身形若隐若现,远远的看去,就像是一盏灯笼在空中飘浮着。

    “隗林?”陈小溪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尽管她心中愿意相信隗林曾经说过的话,也愿意相信这真的是自己唤召而来的,但是却又有一个难以相信的念头冲击着她的思绪。

    她这一声,既是喊也是问,因为她不敢确定,怕自己唤来的是什么邪异存在。

    “是我。”

    陈小溪听到了回答,但不是从耳内里听到的,而是在心中响起,非常的清楚,她曾与出游的阴神对过话,那些阴神的话非常的含糊,即使是强大的阴神传达的信息也是有些杂乱,弱小的则根本就无法传达出完整的意思。

    “真的是你?”陈小溪抬着头问着,她的身量娇小,是典型的那种身娇体柔的那种,而此时隗林过来的元神虚影在屋子里无比的高大,头几乎要顶着天花板了。

    自这灯笼出现之后,她发现隗林的身体便由这灯笼的光构建而成,说是看到了,却只是一团灯光,说没看到,那灯光里分明有一个人,或者说虚影浑身冒光。

    隗林并没有回答她这种并不需要回答的问道,而是反问道:“这是哪里?

    “寂静祠堂!”陈小溪说道。

    “原来是这里,难怪这么的邪异。”隗林声音再一次的响起,说着提着灯笼就往外面走去,走到门边之时,她看到隗林的身体已经缩小到了正常人的大小。

    那明明是与灯笼上的光融为一体,可是陈小溪却偏偏能够看到清楚的人形轮廓。

    陈小溪也跟在隗林的身后走出屋子,她自然的走入灯光之中,顿时觉得像是走在了暖阳之中。

    原本的那种恐怖压在眉心的感觉已经消失了,虽然灯光之外依然黑暗沉沉,灯光都被压在这小小的范围之内,是她却莫名的心安。

    “其他的驻守呢?”隗林问道,到达这里的第一时间,心头已经凝重了起来。

    “其他的驻守原本都在,但是我觉得他们都有问题。”陈小溪说道。

    这里村寨在隗林看来,居然已经有改换天地的感觉,他都感觉进入了另一个空间,这是村寨已经与里世界开始融合了,而且到了这种程度,显然已经不可逆了。

    可是,他从那个名叫绝密软件之中了解到的是,这里有一位奖励极深的六阶镇守,并且其他的人不时的会有轮换驻守,由外面的人统一调度。

    这里真的出了事的话,那不只是这里出了问题,外面一定有人配合的。

    灵异之事最难的就在于,事先难以察觉,一但知道了这事,多是要形成糜烂之局,不只是夏国会有这样的事,全世界都一样。

    所以当前世界各国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些恐怖灵异之事,尤其是人为的策划出来的,妖鬼、魔怪与人之间的合作,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恐怖。

    “我们不管其他的人,去那个祠堂里。”隗林说道。

    “直接去吗?”陈小溪问道:“我们要不要先出去,上报,然后由上面统一调派人彻查这里的事。”

    “我先探一探再说。”隗林说道。

    “可这里太危险了。”陈小溪深深的觉得要先以离开为主,不要在这里多久留,而且她还不知道隗林降临的这种状态能够维持多久。

    “危险的事什么时候都需要人来做,而我,就是做最危险的事的,你跟着我,没事。”隗林说道。

    一路的朝着祠堂而去。

    在这一刻,这一座古寨之中,仿佛天地都只有黑暗与诡异,那一片压抑,恶意涌动,如浪潮,朝着这唯一的光源淹没而下。

    然而,一团红色的光,在这如浪潮的黑暗里只是晃动着,却根本就没减弱。

    陈小溪听到了黑暗之中的怪异声间,她看到有人从旁边的巷子里走出,站在巷子口。她还感受到,在那些窗口,似乎有一双双幽幽的眼睛在注视着她。

    “我感觉,有东西在看我们?”陈小溪说道。

    “邪异如附骨之毒,当你感知到他们时,它们便已经注视着你,你越是恐慌,它们就越是强大,你需要尽可能的保持内心的冷静。”

    “这是学校里面都教过的,邪异侵心夺智,你若无法定神,你万般法术都施展不出来。”隗林说道。

    陈小溪沉默了一会儿,她是知道这些的,但是说起来容易,课本上的理论与真正面对这种扑面来的邪异恶念之时,一个人是很难保持自身的定静的。

    她是有些不服,虽然惊叹于隗林表现出来的能力,但是对于课堂的知识,到实际的应用,她觉得这里是有距离的,但是她又无法反驳什么。

    黑暗如墨,陈小溪在自己的眼珠上滴了两滴猫眼药水,也依然难以看到多远的地方。

    “你能够看到远处吗?”陈小溪问隗林。

    “不能。”

    隗林简短直接的回答让陈小溪有些慌。

    “我这是一缕元神降临在这里,元神之身是没有所谓的看与听的,一切都在于感与知。”隗林说道。

    陈小溪想到了阴神出游的状态,觉得自己实在是表现的太差,这些都是课堂上老师讲过的,可是自己却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然而,她也又马上想到,阴神元神出游,其实战斗力并不是很强,现在是一缕元神降临在这里,真的可以将这里邪异镇压回去吗?

    她知道,隗林绝不会只是去看看,一定是想要镇压这里的邪异的。

    她还知道,这里既然已经出事了,那么那一位华英老前辈,一定也出事了,那他都出事了,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如果华英老前辈死了还好,没死,而被侵夺心智的话,那么这将是极大的麻烦。

    但是隗林从学校毕业之后的表现,却又让她有一种信服感,她觉得在隗林身上什么可能发生。

    毫无疑问,隗林在她的心中,已经是天下间最顶尖的那一批人。

    “这个灯笼就是那一座黑暗神庙里的灯笼吧?”陈小溪问道。

    她也是京道场的毕业生,也是进的国家单位,自然也知道有人对于隗林拿走了这一盏灯有意见,而且还闹得挺大的,最后是也是那么不了了之的。

    “嗯。”隗林应了一声。

    陈小溪想问这个灯叫什么,但是想着现在在这个凶邪的地方,不想分了隗林的心。

    突然,似有一个人影快步的朝着灯光撞了进来,然而只是才撞上灯光,便瞬间溃散。

    陈小溪隐隐之间,看到一个人影似阳光里的泡沫那样的散去,还隐隐听到一声惨叫。

    然而那个人影却像是一个信号一样,惨号声像是一个召唤,黑暗之中再一次的冲出一些怪异的存在来。

    有人影,有动物影子,更多是一些怪人,但是无论是哪一种,撞上了火光,都会瞬间崩散。

    仿佛这些火光是锐利的剑刃,陈小溪有一种感觉,感觉从隗林的身上有一种让一切意识都泯灭的意志。

    这是她的感受,只是现在这种时间里,她不敢问,也不敢多说什么。

    两个走的并不算快,但是寨子也就那么大,没有任务东西能够阻挡他们的脚步。

    陈小溪发现与隗林一起,原本让自己恐慌的环境,在隗林这里吹枯拉朽。

    陈小溪看到了那一个自己先前停留歇息的地方,那里已经一片黑暗。

    “之前那屋子里,还有一位同事。”陈小溪说道。

    “那里面没人了,只有无边的邪恶。”隗林说道。

    “他是幻法门的,生存能力很强,可能还活着。”陈小溪说道。

    “嗯,我的时间不多,直接进祠堂里,只要对镇封住了祠堂,他如果有自保的能力,那到时就能够脱身。”隗林说道。

    陈小溪四处看着,想要寻找到韩游,却看又看到自己走过的路那里留下两行脚印。

    脚印的颜色是红色的,那灯光的红焰所化的脚印,像是成了路标,不过,她看到,最开始的脚印,在黑暗之中慢慢的暗淡了,而最近的则是最鲜红的,如燃烧的火焰。

    不一会儿,就到了那一个祠堂前。

    马家祠堂。

    那上面的阴刻的繁体文字已经有些淡了。

    陈小溪看着祠堂之中的漆黑,心中的恐慌扼制不住涌动。

    “要不你先出去吧。”隗林突然说道。

    陈小溪沉默了一下,说道:“不,我被派驻到这里,有义务探明这里的情况。”

    “嗯,也好,多见识对修行是有利的。”隗林说着已经迈步进了祠堂。

    然而一步进入祠堂之中,眼中却瞬间光明。

    陈小溪眼中看到的不再是伸出不见五指的祠堂,而是一个点着烛火,立着神像的祠堂。

    祠堂的原本摆着一排排灵牌位的地方,这个时候就只摁着一座神像。

    那神像不大,大约半米高,通体玉白。

    这是一座玉观音相。

    全名叫千手玉观音。

    两人一走进来,第一眼目光就被这个玉观音吸引了,因为这一种气场,让他们不得不将目光落在那玉观音上。

    陈小溪看到一瞬间,她像是看到了一尊佛,一尊邪恶无比的佛。

    传言华英老先生带了一尊他供奉许多年佛像,来这里镇压邪异,现在看到了,但是现在这尊佛像是却是最大的邪异。

    她仿佛看到了一只长着无数只手的怪物,那一只只手在祠堂的火光里扭动着,每一只手的手掌心都长着一只只邪异的眼睛。

    而那祠堂里每一盏灯火里,都似有一尊邪异菩萨,当她看到的那一眼,就不断的涨大着,形成扭曲的光线。

    在她的心中,光线永远是光明亮堂的,她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可怕的光线,她现在看到,但没有直接接触,却可以感受到那种恐怖。

    而她在看到,笼罩着自己的灯光快速的膨胀,如一个燃烧的巨人,她仿佛看到形成隗林的巨大火人挥动了手,以手做刀一样的挥斩下去,这一刹那,这个祠堂的光线徒然之间暗了下去,随之再一次的明亮。

    这就像是有人关了一下灯,再又马上开了,同时隐约之间,她仿佛听到了一个怪异的声音。

    紧接着,一切都恢复平静,身边隗林的火光凝聚的元神之身也恢复了正常,而刚刚那扭曲邪恶的光线消失了,只有淡淡昏暗的油灯灯光。

    “结束了吗?”这是陈小溪心中的疑问,她看到那千手观音相不再昭示着邪异,没有了那似有千万之只探出来的诡异感觉,并且她隐隐看到那观音相上面有了裂痕。

    隗林并没有停,走向了旁边的房间里,陈小溪跟着,进入房间里,里面漆黑,唯一的光源就隗林身体和手上提着的灯笼。

    当她随着隗林走进去时,来到一张床前,看到的是一个干枯的尸体。

    曾在各大灵修学校的教材里出现过的华英老先生,居然已经死了?

    尽管陈小溪心中已经有了一些不好的想法,但当亲眼目睹,仍然感到震惊。

    华英老先生居然死了。

    她学得不少镇魔驱邪之法,都是华英老先生总结与精简出来的。

    很多镇魔驱邪,都是要借神名、借英灵之名来摆下仪式阵法,而从古至今,有很多神名已经没有了威能,英灵则更是不断的淹没历史浪潮之中,所以要不断的更新换代,仪式阵法也因人间的信仰的转变,而要不断的改变,所以需要有人再去总结和创新。

    很多法术都是在变化发展的,需要不断的总结,去芜存精。

    隗林进入祠堂看到那个被用来做镇物的观音相时,心里已经可以确定这里的镇守出了事。

    再看到华英老先生的尸身,心中只能够遗憾的叹息,毕竟自己还看过他著的书。

    而当他走近,注视着这一快干枯尸体的双眼之时,从那双眼之中瞬间窜出两团黑色烟团。

    黑烟团朝着隗林的元神之撞来,当然是瞬间崩散。

    这是尸体之中残留的邪气。

    华英老先生的死去,不应该是顷刻间的事,那为什么外面会没有半点的动静,但凡这样的镇守之地,肯定是要双保险的,里面要有人镇守,外面还需要有人监督情况的。

    这里出问题,外面却没有动静,那就是外面也出了问题。

    隗林没有多看尸体,而是在这个房间里仔细打量着,他在寻找着华英老先生是否在出事前有留下什么线索。

    但正如他所担心的那样,什么都没有找到,也许有留下,但是被清理了。

    在这个房间里找了一遍,无所得,再出来,来到祠堂的正中央,很快,他就发现了这个寂静祠堂镇压着的应该是那一面画壁。

    只是那一片画壁一眼看上去几乎看不出上面的画来,因为那画壁就像是被烟熏火燎了一样,到处都是一团团的黑的,但仔细的去辨认的话,又能够看出来,那其实是幅画。

    画的内容应该是一个阴暗的空间,一些恶鬼模样的人对一些人用刑,这像是一幅拔舌地狱画。

    地狱之说,是来自于佛家。

    有些东西本没有,但是说的多了,人们信了,便也有了,会慢慢的形成一个这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