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11:开启

    飞剑杀敌,很多人都见过了,尤其是隗林在那个大礼堂之中杀人斗剑之后,大家在心中已经对于飞剑有了一个认知。

    但是今天黎明时的那一幕,却改变了很多人的认知。

    那可是大气层之外飞落的一剑,却能够精细到只杀一人,不破坏建筑,这种点对点的击杀,让很多人都脖子发凉。

    这可比那些导弹厉害的多,世界上议论纷纷,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了隗林,那位许久没有再露面的夏国元神剑仙。

    国际上立即有人让夏国出来回答是不是隗林杀的人,无缘无故的杀人,一些大势力在那里谴责,要夏国表态。

    与此同时,网络上突然又暴出一个视频,那就是一个亚裔的男子被人绑在那里,正被一个人用刀剥着皮,然后炼又制成了木乃伊。

    虽然视频之中没有解说,只有静静的画面,但是那个剥皮的人,大家都认出来是那个被飞剑削首的法老。

    而夏国的声明也随之出来:“夏国谴责一切无理由的恐怖行为,夏国对于法老的死亡,不知情。”

    但是却有人匿名在国外的社交平台上,爆料说:“那个被杀了的是京道场的学生,如果不是因为有了天外势力的介入,那个法老早就死了,不过,我们天外也有人,所以,不要觉得觉得可以随便伤害夏国人。”

    这些东西,隗林并不在意,但行事,越来越凭本心了。

    在没有上天时,他就记着这件事,只是当时他觉得自己能力已经不太够,所以来到了天外修行。

    而杀那个法老,只是他修行路上的试验品而已,当然,为什么不拿别人做试验,就拿他。

    隗林再让戴月容将那个法老背后的天外势力人员的资料给自己。

    他觉得自己这剑法还不够,想要在自己的心中明确对方,需要近一年的时间来刻画和蕴酿,太久了,不好。

    于是戴月容再一次的将那个法老背后的天外之人背景资料告诉了隗林。

    无论是戴月容还是国内的高层,对于隗林居然可以在天外一剑杀敌,都感到震惊。

    这种可不是仅仅是距离远,那是极度的远。

    这么远,还能够御剑这么的精细,还能够有那样的威力,让地球上的人无法抵挡,而且那个法老也不是普通的人,而是地球上赫赫有名者,在那剑下居然没有反抗之力。

    天都山的心咒之法,最后咒杀迈雅的王时,直到最后都没人真正的伤害对方的肉身,而隗林也学了天都山的心咒理论,但是最后结合自身的剑术和修行,最后得出来能力,则是定位。

    让他的剑真正的做到,不必见人,不必知道他在哪里,却能够做到御剑杀敌。

    ……

    沙其亚心中很愤怒,因为投靠了他的那法老已经居然死了,死在了这个地球真正不好对付的人,那个人还是道门背景。

    在他们这些天外势力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拖,让那些投靠了他们的人获得好处,而让夏国国内自己的积累不满,再派人去煽动他们,让他们自己内部去形成风暴。

    在他们看来,现在的夏国是好让他们内部出问题,他们自己对付自己才行。

    可是每当他们觉得效果不错的时候,却会出现一些意外,这个意外来自于一个人。

    数年前大礼堂之中那一场剑斗,让夏国人提升了信心与士气。

    他们用了数年的时候消弥,现在从天外而来的一剑,又让夏国的人回忆起了那一场,隗林一个人将天外众人的气势与脸面踩下的那一幕。

    这是不允许的!

    于是他们聚在一起开会。

    只是讨论来讨论去的,却没有一个好的结果。

    “前此天,听说昆仑城里来了一个道门中人。”有人突然开口说道。

    其他的人都心中一惊,虽然他们知道这是早就可能会发生的,但是真正的发生了,却心头一慌,在场的都是一些小势力,真正如迈雅那样的大势力,怎么会来跟他们坐在一起商量对策,他们只会在他们自己内部决定。

    一时之间大家沉默,这个会便有散掉的感觉。

    “最近我总觉得有些心慌,不知道怎么回事。”沙其亚来这里开会不是目的,目的是将自己最近的心情与不祥的感觉说出来,希望在场的能够给点意见。

    “什么时候开始的。”有人问道。

    “大约四天前。”沙其亚说道。

    “以我等之能,若有这种情况,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大难临头。”有人说道。

    沙其亚更加的有些慌了,那种不详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

    大约一个月之后,沙其亚的那种危险的感觉到达了顶点,然后他抬头,看到毕生难忘的一幕再一次发生了。

    他冥冥之中感应到,有一道剑光自遥远的天外落下。

    这一刹那之间,他明白了,那种心慌和危险感就是来自于这个地球上天空。

    来自于大气层。

    他是意外的,因为他没有想到,天外的隗林居然敢杀自己。

    要知道,他虽不是天外大族大势力,但也算是有些名气的,是一方传奇,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他也是呼风唤雨的存在。

    他不想对上隗林,是觉得自己可能不是隗林的对手,但是现在他发现隗林要杀自己之时,心中这些日子以来的惊惧与慌怖立即化做某种愤恨。

    “地球人欲以我等修剑术,我等岂能坐以待毙,今日杀我,明日便也要杀你们。”

    说完,他一把扯掉身上的皮,竟是一个多脚人。

    他的身体上半身头大臂长,下身是无数的软体脚,通体白晰,大吼一声,朝着天空冲去,他竟是主动的迎了上去。

    整个人在虚空里发光,就如一只深海里的多脚的水母,张开双手,汇聚满天的清光。

    依然是晚上,深夜,一只巨大的发光的水母一样的影象在漆黑的天空呈现。

    夜空就像是一块幕布,上演一幕影象戏剧。

    一道剑兴从天外而落,跳跃着,闪烁着。

    同时,地球上的人也都听到了那一段话。

    对于地球人来说,这就是一出苍穹大戏,不知从何时起,不知会怎样落幕的戏。

    华丽、冷艳,残酷,生死一瞬间。

    还有些人看到这一幕,就像这个世上最先进的导弹与拦截。

    大地上,一道道光华在沙其亚的说完之后激射而起,朝着天外而落的那一道华丽七彩的剑光而去。

    那些光华寂静的靠近,然后大家看到,第道拦截的光华,看似拦住了,撞在一起,却一穿而过,第二道拦截,依然空了。

    第三道,空。

    第四道,空。

    第五道,空。

    ……

    想拦的人没有拦到。

    沙其亚不想拦,他想躲开,但是那种危险至极的感觉让他知道,自己躲不开。

    沙其亚只觉得一股撕心裂肺的力量冲入了身体。

    从身体到性灵,全都被撕裂、破碎,崩溃,如果原本身体到性灵,都中湖泊那样激情,他成了沙砾,成了尘埃。

    沙其亚死了。

    剑光绕了一圈,却并不回天外,而是与那些冲上天空的光华冲战在一起。

    尖啸声在天地之间响起。

    第一个与剑光接触的光华,一触即分,那一道光华暗淡了许多,朝着大地上落去,而剑光则也似暗淡了一些,却并不停,又与第道光华撞在一起,一穿而过。

    再一边穿一两道光华,剑光这才朝着天外而去,另外几道光华追逐着直向天外。

    即是捕捉那飞剑,又是认为隗林现在一定是强弩之末,正是杀他的好时机。

    夏国之中看到这一幕的人,先是兴奋,后是担心,到最后更是又惊又忧,同时有数道光华冲天而起,欲解隗林之难。

    尽管都知道此时已经慢了,但是仍然赶了去,甚至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去到天外。

    处于天外隗林,也感受到了一种危险,那感觉就像是黑暗里,听到一群蚊子在周围环绕,而你却一时抓不到他们。

    而且现在他只一心招回自己的飞剑,如果用现代科技语言来解释的话,那就是一柄飞剑在发出去之后,其中蕴含的法力,是有限的,虽说在那个飞的过程之中,可以不断天吸纳天地之间的能量,但是当战斗太过于剧烈之时,就会有些跟不上。

    他突破了数道防线之后,剑上附着的法力,以寄托其中的神意,就要消耗完了。

    下方,一道道的光华突破了大气层,随着隗林的剑一起来。

    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出现在隗林的感知之中时,隗林张口一吐,这黑暗的宇宙里,刹那之间,一片苍白,这一片苍白朝着大地的方向垂落而下,破开大气层,朝着那些向上而来的光华卷去。

    从大地上看,这就像是天河垂落。

    这是在隗林的肺脏之中蕴藏了许多年的剑丸,他以肺脏之中的脏金之气祭炼,这剑丸早已经有了脱胎换骨般的质变。

    那些被卷入剑光里的光华,瞬间被淹没,有一些光华暗淡了,却冲了出来,有些则彻底的熄灭。

    这一战,被地球人称之为天外之战。

    也是这一战奠定了隗林地球第一人的地位。

    没过多久,隗林的面前有一个年轻人出现。

    这个年轻人一出现,隗林就知道,他是道门中人。

    “你好厉害啊。”年轻人一出现,便朝隗林说道:“在这种地方,能够达到如此修为,有如此剑术,我们明月剑宗也少有。”

    “明月剑宗?”隗林没有听过,事实上他听过的门派很少,尤其是这些宇宙中的宗门大派。

    “明月剑宗,是道门之中的一个大派,这一次让我来这里,就是调和这件事的,我听师父说,你为道门立过大功,所以来这里问你,你想不想成为王座。”

    “我不是很了解。”隗林大概是在这里太久没有与人说话,所以有些生硬。

    “其实,想理解也很简单,用你们地球的话来说,这一片宇宙,就是一个网络,修行人就是获得了这一片宇宙的一个个权限,王座是高级权限。”

    “权限?我修行这么久,都只是至高给的权限吗?”隗林问道。

    “你可以把修行人理解为你们地球网络里的黑客,黑客掌握各种技术,纵横于网络,但要进入别人的系统里,总归是要获得权限的,抱歉,一时之间只能够想到这种方式给你解释,虽然不是完全一样,但也算是可以让人更好的理解。”

    “如果不要这种权限呢?能否自己修行出类似的能力?“隗林问道。

    “当然,我们道门,就是讲究以我心映天心,这个天心,可以说是法则,也可以说是一个个的权限,你可以理解为我们领悟法则,却又不受法则约束,宇宙里的修行人都是以此为目标。”

    “你成为王座,就相当于成了一方管理员,那些权限可以做很多事,在这一片区域,你就是神,你就无所不能,但相应的,你也将失去自由,你将受到各种限制。”

    “我能知道一位王座有哪些权限吗?”隗林问道。

    “一位王座,有发动劫掠、征服的权限,也就只要申请通过,就可以对另外一片区域里的文明进行侵略,可以招募使徒,让他们前往你设立的试炼世界里成长,可以让地球接入到宇宙网络里,可以进入建立传送阵,可以从网络里获得很多先进的知识,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年轻的道人说道。

    “那自由之战又是什么意思?”隗林问道。

    “自由之战,成功了就成了自由之地,自由之地会接入到宇宙网络的权限,别的王座也不能够对你这里进行奴役,被禁止的东西,都不能够在地球上施行,但是,当然别人也有的是办法,对于地球进行隐性的掠夺,因为自由之地,宇宙各族,来去自由嘛。”

    “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什么王座。”隗林说道。

    “很好,如你这样的人,如果成为王座,那一定会让知道你的人大失所望。”年青的道人高兴的说道。

    “那地球成为自由之地的自由之战要怎么个战法?”隗林问道。

    “自由之战,地球上派人出来,接受挑战,打三场,赢了,就是自由之地,输了就是末日之地。”年轻的道人说道。

    “什么是末日之地?”隗林又问道。

    “你们地球上面不是有网络里写,某天从天而降各种怪物吗?还有突然每一个人都被系统化,有了属性,可以升级,有时候不得不佩服他们的想象,这些就是末日之地的开端,只是更加残酷的是,人类将很难有翻身的机会,到时,宇宙里的各种怪异种族都会到来,将这里当成狂欢场。”

    隗林沉默了一下,问道:“打三场是怎么打的?都是什么境界的人可以参加?”

    “一般都是天人以下,天人之上不允许参战,也就是王座之下,一对一战,生死不论,而且到时你们的战斗,将会以天为幕,整个世界的人都看到,生死皆在众目睽睽之下。”年青的道人说道。

    “三场的话,我这只一个人。”隗林说道。

    “你一个,我一个,三场胜两场即可。”年轻的道人说道。

    隗林坐在那里飞船上,手撑着下巴。

    “你对我不放心吗?”年轻道人笑着问道。

    “不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隗林问道。

    “我叫吴忧。”年轻的道人说道:“出身于明月剑宗。”

    ……

    苍茫宇宙,浩瀚星空。

    一个小小星球上的生命,毫不起眼,他们的生灭与存在,对于这浩瀚的星空来说,只是短暂的。

    地球上的人需要生活,即使是大家知道,自人类有历史以来的未有之大变局出现了,但眼前的生活还是需要继续。

    直到有一天,从苍穹之上,有一个声音降落,又像是自大家的心里涌出。

    “大通界域主星,地球,自由之战开启。”

    地球上的人绝大多数人是茫然而恐惧的,但也有人知道这个自由之战。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会开启的这么突然,其中还有不少天之人,他们也没有想到自由之战这么快就来了,因为按他们所了解的,这个自由之战是要拖很久的。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天突然慢慢的变暗。

    仿佛照射到地球的太阳光芒都被遮挡了一样,然后在漆黑的天空,出现了巨大的人影。

    地球上的人抬头看天空,就像是看一个巨大幕布的电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