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11:天幕

    “明月剑宗是在哪里?”隗林问吴忧。

    他已经在考虑之后自己去哪里,这一场自由之战后,他决定远行,地球需要人庇护,也可以说不需要人庇护,他觉得这一战之后,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短时间内,肯定夏国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毕竟道门已经出手。

    他想要见识真正的浩瀚星空,想要走遍那些非物质位面里的城池,想去见铜陵那些不同的种族,想看看那些神人。

    “在明月星系,离这里很远很远。”吴忧说道:“我是从非物界里的城池里的高维之门过来的。”

    隗林从来没有听过什么明月星系,而一个星系里,居然取名明月剑宗,可见这明月剑宗是多么的强盛。

    “有机会,你一定要来明月剑宗看看,你的剑术天赋,在明月剑宗,一定可以成为真传的。”吴忧说道。

    “你是真传吗?”隗林问道。

    吴忧自信的笑着说道:“当然。”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一个声音响彻苍穹。

    “自由之战,开始了,我们去吧。”隗林站了起来。

    当他站起身来的时候,地球的天空便变了颜色,仿如影院的幕布,太阳光芒都被遮挡了,只有着淡淡的光影倒影。

    天幕上出现这么一行字,这些字看在任何地球人的眼中,却都明白其中的意思。

    “两方各出九人,入废墟世界,活者胜。”

    这一行字消失之后,便出现了三个人。

    以其说是人,不如说是三个人一样的怪物。

    他们正是虚空剑裔,属于虚空虫族的分支,在他们出现之时,旁边的天幕上也出现了文字介绍。

    原本地球上关于天外种族的各种说法在这一刻清清楚楚的公布出来,所有人都看着,那三个人都穿着深色的大袍,脸上五官都是人,有双手双脚,可是只要是人看到他们,第一时间就会觉得,他们不是人。

    有人五官挤在一起,有一个却又五官散落似不相关,还有一个五官俊美无比,可是显露在外的双手与双脚,却又是三指虫足。

    他们腰间各显着一柄剑,散发着紫黑的光,双眼更是透着无尽的残忍与神秘。

    他们这一组人显露之后,文字介绍又快速的暗淡,紧接着又是一组人。

    而这一组人一眼看上去就似电影里的人物,最前方一个持盾和长矛的人,后面则是站着人两个人的家着一个似法师,一个似牧师。

    战法牧的经典组合呈现在天幕上。

    紧接着就是文字介绍,他们是来自了迈雅神族。

    第三支队伍则仿佛从无边的深渊里走出来,他们完全不是人,一个个怪物。

    每一个头生双角,脸如牛,浑身燃烧着火焰,着漆黑的铠甲,铠甲只包裹手里拿着一根巨粗的铁链,浑身燃烧着地狱之火,这是恶魔炎魔。

    另有一个明明一眼看上去就不是人,却有着一股强烈的魅惑感,她的身体和脸、眼神,透着无边的魅,这是魅魔。

    再一个则一个面色苍白的男人,一头白发,一身白袍,白袍上面透着红色的花朵,那是生长在地狱之中的地狱花,这是一只子爵魔鬼。

    这三支队伍,呈现在天幕的介绍,让整个地球人都知道他们来历神秘可怕。

    现在地球可不是完全不知道诸天界域的时候,他们知道天外虫族分支,地狱、迈雅神族,无论哪一个都是天外界域之中一等一的大族。

    而从这种人大族之中选出来的人,又岂会差,必定也是有着第一流的才能。

    大地上的其他的国家都知道有这个自由之战,但是他们都已经明里暗里的投降了天外势力。

    而这些天外势力,也都保证,如果地球上的隗林战败了,他们则会出面去与胜者交涉,保证他们的国度。

    自由之战后,其实将陷入某种混乱无序之中。

    在地球上,即使是夏国之中,也有不少的争议,一些人认为,自由之战胜了,地球仍然会陷入混乱,又何必呢。

    但是他们不知道,自由之地上,很多事是不能做的,而如果成了别人的占领地,那别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隗林很清楚,他的意识只要沟通冥冥之中的存在,那就能够进入这个战场。

    隗林一步步的向前走,他清楚的感知到,自己面前的虚空铺出一条通往天幕的路。

    明明看不到,但是他能够感觉到自己正走向天幕,走向那整个地球人仰头便能够看到的天幕里。

    而在地球上的人眼中,隗林与那位吴忧的身影,从细小,到极大,从遥远到近前,他们的脸,穿着,头发都清楚都印在天幕上。

    两个人,一个是并不认识的,一身月白法袍,整个人如皎皎明月。

    而另一个则是他们认识的,只是现在却已经早成于天外,他的原本的住处,以及那些原本的过往,都已经被神话了。

    这么多年,他居于天外卫星上,身影时常会被其他的卫星捕捉到,在地球上甚至有一个频道专门用来直播他在天外的画面。

    那直播之中,有时他是坐在那里沉思,有时候他在那修行。

    现在他出现,虽不似那个吴忧那般俊俏,但是却自有一股魅力,他的身上仿佛在发光,他的肉身在天外射线之中从一开始的灰白,到现在重新生机勃勃。

    然而这个时候,谁都看到,地球的代表就只有两个人,而天外势力则是九个人。

    两人对上九人?

    就在这时,天幕上再次的出现一行龙飞凤舞的大字。

    “大通界未满九人,补齐。”

    大通界就是地球,出战的人连九个人都补不齐吗?难道只有一个隗林敢代表地球出战?

    这一刻,亿万的人心中生出这样一个念头。

    普通的人当然没有办法,一般修为的人也是无奈,他们的本事根本就没有资格参加。

    身处底下的人出事后就会抬头,看看头顶是谁真正的举起手撑起这片倒塌的天空。

    下层的抬头看上层,而地球上其他国家的人看向夏国,因为很多因家放弃抵抗,已经投靠了天外势力,地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分割了。

    即使是现在天空的那三方势力,也在地球上有了落脚处,有了合作对象,只是他们想要更多,他们想要在地球上获得可以肆无忌惮行事的权限。

    诸国望向大夏。

    世界上的人在这一刻都似安静了,在等待,从来都是喧嚣的网络在这一都似静止了。

    都在等。

    等待有时候显得特别的漫长。

    而且大家都知道,此时参加这种自由之战,就是去送死,当此之时,地球上的战力是根本就不及天外战力的。

    隗林只是一个异数,他的成长轨迹,在这些年早已经被人研究透了,即使是他被当做灵童去接引‘神’降临的那一段,也被那些想知道的人知道了。

    很多人都觉得,隗林在短时间内,有如此成就,与那一段被当做灵童接此引神降的经历分不开。

    但是无论有什么臆想猜测,都改变不了,隗林自从京道场毕业之后,所有的行事,都是光明正大,没有人能够说他什么,更没有人有资格说。

    大地上。

    夏国京都的大夏京都灵修学校。

    一个老人抬头看着天空,对着身边的人说道:“无能空活百岁,却要学生顶在前面,耻辱啊。”

    说罢,他腾身而起,意识勾连青空,仿佛进入了另一方虚空里,同时出现在所有的人眼中。

    他飞腾上了青空之后,身后很快就有一个个的也飞腾而起。

    一个一个,无声,沉默之中,从飞腾上青空的方位很容易就能够看出这是从夏国出来的人。

    吴忧并没有跟隗林说需要九个人才能够开战。

    他就是要看看,地球上在这个时候有没有人敢于上青天之中来送死。

    隗林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夏国中可能有怕死的人,但是关键时候一定会有人站出来。

    原本缺失的七个人立即补齐。

    隗林的脸上露出笑容,说道:“这片大地,还是值得为之一战的。”

    隗林所在的地方是一片虚空,这片虚空很显然是被某种伟力割裂出来的,专门用于这一次的战斗。

    七人见隗林,虽然个个比隗林辈份高,个个年纪大,但之前在地球上夏国都是一方称祖的人,或者担任高职,但是都对隗林极为尊重,一个个上来见礼。

    但是隗林知道,他们并不是这些界外之‘人’的对手。

    “正在进入战场……”

    隗林眼前快速的暗去,大地上的人们也看到天幕暗去,随之天幕便如电影的开篇一样。

    出现背景的文字,同时有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

    “兹有,大通界域地球,欲入天围,愿与虚空剑裔、迈雅、地狱行自由之战,合于律,天围见证!”

    ……

    无边的星空里,广袤幽暗中,地球在宇宙里真正的不再孤单。

    一个新时代,就如天幕一样的关闭,又拉开。

    同时,大千世界,各界星域里都看到这一块自由之战,也许对于无边的天围星域来说,一个偏僻星域的自由之战并不算什么大事。

    但是这一块事件之中的人,却让许多人关注。

    这一战即惨烈又惊艳。

    其中道门大宗明月剑宗那最有望跨入天人境的天骄吴忧,被地狱中的一位魔鬼困住了,其余八位冲上来时,地球一方另外七人迎敌,几乎瞬间消亡。

    就在所有人都人为大通界地球一方是以卵击石之时,要脆败之时。

    隗林出剑了,一道剑光耀眼,白光如倾天江河,一道剑光如丝线。

    自由之战结束。

    明月剑宗天骄吴忧破巢而出,见此情形,脸露羞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