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第二章:如我所愿【完】

    灯火里有尘埃,亦有阴影。

    阴影里有人在窃窃私语。

    “我们去占一座城吧!”

    “哪里有地方?”

    “随便找一个小国,占据一个百八十万的人口,只要建好祭坛,那我们就能够创造出足够的奴仆。”

    “哪个地方好?”

    “找一个临海的地方,我们只要在那里建起祭坛,很快就可以让那里的人都转化为鱼人奴仆,再现我们的鱼人国度。“

    “那就开始吧,但我们不要忘记了,我们的神庙还在夏国。”

    “夏国太强,我们不要去招惹他们。”

    一个月后,非州某个小国临海城池被侵占,并被建上祭坛,祭坛的祭祀之下,这座城里人的身体都在改变着,变成了两栖的鱼人,而这事在诸多事件之中,就如落入水中的石子,只激起一团涟漪,在时代变革的巨浪之下,几乎都没有人看到。

    ……

    同一片星空下,不同的地方发生着不同的事。

    有些为了生活,有些则是了世界和平,而有些,则只是为了理想。

    在城镇化快速发展的时间里,有许多偏远的村子都荒弃了,于是,现在被一些人占据了。

    今天是地狱花组织的一场大会,这是第一次有这么多人一起在这里开会,讨论着未来。

    一间祠堂时在,就在附近捡了一堆的木柴,在天井里烧了一堆的火。

    两边的房间阴影里都站着或坐着一个个的人。

    “还嘎哇哈事嘛,不要不做声啥!”阴影里有一个人咋呼道。

    “刚郭语,郭语。”旁边一个坐在门槛上的人大声的疾呼着:“不刚郭语,别个都哇听不懂。”

    “卧槽,说普通话,说普通话,你们这些江西老表。”有人忍不住的发声了。

    “啪啪!”一直隐于祠堂最里面的黑暗里的人拍了两下手,说道:“好了,多余的话就不说了,大家应该都相互知道对方,即使是第一次见,但是都能够猜到对方的名号,我就不介绍了,今天开这个会呢,主要是讨论一下,灵童计划要不要再重启。”

    “在场的人都沉默着,这个计划很早之前就有,而且实施了不少次,但是呢,都以失败而忠,唯一的成功,当时也认定为失败。但是现在回过头去看,那种失败也可以说是另类的成功。”

    “灵童计划重启的话,那就要看我们目的是什么了,如果是为了接引未知的神灵的话,那大可不必,以前我们之所以进行那个计划,是因为这片大地上前路有限,现在地球纳入天围之中,整个地球都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但是,如果是像那个人一样,以这个接引仪式当作一种洗礼的话,也许这会成为我们组织的一大优势,也许可以吸引更多优秀的人才,从此一步一个脚印,做大做强。”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赞成重启计划,我提议,就将这个计划名字改为‘幽冥洗礼’。”一个人站在阴影之中,周身环绕着金色的虫子,又有阴影在脚下形成各种形态,似在无声的咆哮着。

    这一刹那,站大阴影里的都深感自己所处的阴影变的神秘诡异起来,一些人不由自由的从阴影处走出来来,来到火光能够照耀的地方,防备阴影的侵袭,但也有人施法抵挡着,顿时阴影与火光形成波动漩涡,无声的震荡。

    “段淳,你想做什么?”有人大声的喝问着。

    “我只是想看看在座的各位,有没有这个资格保守这个秘密。”段淳这位曾经的沪城靖夜局局长,声音像是这带着肃杀的风,卷起了黑暗的浪涛,将火焰吹的忽明忽暗。

    “好胆!”

    “干你娘。”

    “姓段的不是好人。”

    “我就说这个姓段的舍了权势地位来我们这里没安好心!”

    ……

    地球上每时每刻都在死人,每时每刻都在酝酿阴谋。

    如果跳出这个界限去看,地球上的人类与蝼蚁何其相似,相对于苍茫宇宙的生命来说,短暂百年不到的生命,地球人类又是何期的短暂,而若是论一个人的思想与肉身都处于好的状态,那就只有几十年而已。

    当面对可能的长生,面对着真实的长寿,没有什么比这个诱惑来得大。

    之前地球各国也有着神秘侧的修行,但是这些都需要投入全身心的努力,而且即使是长寿也未必能够长多少,血脉改造之类的则有着相当大的禁忌。

    时至今日,很多人都知道,地球上各个国家那些流传下来的传承,其实都是来自于地球之外,更准确的说是来自于天围宇宙里其他的流派的传承。

    而现在很多都已经认亲了。

    ……

    关于月亮,夏国有许多的诗词。

    月上有仙人,遗世而独/立。

    自那一剑之后,隗林就来到了月球上。

    地球上很多人没有猜错,那一剑是他集自身的意志,以及全国人的期待意愿融入神气,最后尽付于那一剑之中,尽诛来敌,可以说那一剑不只是他一个的意志展现,而是无数夏国人的心愿。

    那一剑原本有一个名字祈天斩神术。

    而在隗林这里,众生之意,即天意。

    他现在是在调养自己的神气,那一剑杀尽敌人,风采惊艳世人,但是他自己却有一种油尽灯枯的感觉。

    明月剑派的吴忧说他的元神敏而薄,他完全没有留手,尽展心中所愿所学,而他本人也将如刹那绽放的烟花一样而熄灭。

    不过,隗林本身的意志却很坚韧,并没有立即死去,而是来到了月球上,并在一个山坡上开了一个洞,当做洞府,又找了一块石头立在洞门口,以剑削成一尊长方立体的石碑扎在洞府前,并在上面刻着几个大字隗氏灵馆。

    隗林曾被神秘仪式洗礼,失去了一部分记忆,所以认为自己来自于另一个世界,但后面内心深处对于隗氏灵馆,却有一种刻入骨子里的感情,要不然的话,也不会从京道场毕业之后,一心的想回灵馆,那正他内心深处的记忆与牵挂。

    以前或许还不太明白,然而现在坐在洞里,面对着无边的空旷,隗林看着遥远的地球,心思反而是平静下来。一些人和事都浮上心头。

    国、家、情事,同学、梦想,在这一刻,都似遥远的风景。

    地球无论多么的沸腾,那些人无论多么的兴奋要迎接即将到来的文明跃迁,但这片太空之中是孤寂的。

    他从怀里拿出一个个珠子来,这个珠子是吴忧给他的,说是接引令符。他细看里面,确实有一道玄奥的法符。

    吴忧告诉他,那是道门的一位大能开辟的道场,只用为道门立下大功的人,才会获赐这样的接引令珠。

    而吴忧也将驻守在昆仑城之中,他本是要离开的,但是因为自由之战之中没有出什么大力,自请在昆仑城值守,并在那里重新建立道门势力。

    隗林将自己的意识探入那漆黑幽深的令珠里,而与在太空里,有卫星路过月球时,总会响起一声一声的呼唤。

    一开始是呼唤名字,后面则是播报有着地球上发生的各种事,每一天,只要是有卫星路过月球,都会准时响起呼喊与广播。

    但是隗林坐在山洞里的身体却已经蒙上了一层尘土。

    ……

    当隗林的意识沉入接引令珠之时,就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漩涡黑洞之中,不断的堕落,忽一个转念,却又觉得自己在不断的朝上飞,再猛的坠落,他的眼中出现流光。

    突然深身一轻,他发现自己坐在了一个蒲团上,而自己的前面已经坐了一排排的人。

    当他出现在后面的蒲团上时,有些人回过头来看他,又有些人根本就无动于衷,但是隗林可以看得出来,来这里的人都不是真身,而是一缕神念。

    只是本身的状态却完全的体现出来了,因为这个境界,这里体现的就是真正的神态,他的神态萎靡,一缕灰色,暗淡无光,如烟雾,随时都会散去,而其他的人都是神光熠熠,凝实如真人。

    隗林同样的打量着这个地方,发现这里是一座小庙,身后有关着的门,有采天光的窗户,从那窗户往外看,只有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墙壁上面,却像是有着处处污痕,像是被火烧过一样。

    在他打量着这一个小庙的同时,他的身边的蒲团也有人出现了,大家都很安静,没有人说话,当然,隗林也发现自己想说也说不出来,他太虚弱了。

    不过,他却听到身后有人惊讶的说道:“这个人,都要死了,怎么还浪费名额来这里。”

    “也不能这么说,也许,来这里未必没有一线生机。”

    “但是能够来道庙听学的机会实在是难得,用在他身上也太过浪费。”

    隗林听得到,但是无法回答,这时有一道光霓虹的光从虚无之中出现,霓虹的光曲折变幻,就如一抹梦境光辉。

    这光华之中有一个人走出来,却是一个坤道,她的手上拿着一柄拂尘,黑丝高盘成道髻、一根碧玉簪横插其上,身上着杏黄道袍,袖口有云雀飞腾图案,细看又某种古老而神秘的符文。

    她的眼睛是一双丹凤眼,天色的带着几分高冷傲气,她的目光扫过在场的诸位,隗林觉得这就像被那虹光照耀了个通透。

    身下自生霓虹,盘坐于虚空里,而这小小的道庙也似扩大了不少。

    她身上的神光,似乎将整个道庙点亮了,道庙之中更加的鲜亮。

    “你们可能有些人知道,有人不知道,这里是道庙,道庙是什么地方,是培育天人的地方,你们都是我道门优秀弟子,将来在你们之中,一定会有人跨过天人界限。”

    ……

    天围网络接入地球后十年。

    地球上各国都与外来势力合作,他们获得让人的意识接入天围神网的技术,进而开发出了一种意识连接的虚拟游戏。

    只是这种游戏有着一定危险的,若是在里面死亡则是可能脑死亡,尽管如此能够获得帐号的人个个欣喜若狂,而且在这个游戏里表现优秀的会被各大势力招揽,有资格进入真正的天围神网的试炼世界之中历练,从而开启神秘进化。

    当然,其中能够接入真正的天围神网的名额是有定数的,而在地球上分得这个名额最多的就是夏国,因为隗林在自由之战中出力最大,夏国出力最多,所以一国独得五成,其他的诸多势力分那五成。

    地球上其他的一些势力不服气,在天围神网之中申请名额重新分配,在明月剑宗无忧的带领下,以及这些年来络绎到来的道门子弟,挫败了其他势力的挑战。

    之后,吴忧在昆仑城之建立昆仑道院,以天围神网为基础,用入梦之法,发放入学通知书,培育入道弟子。

    每一个入学的学生,都是都会进入一个个熟悉或不熟悉的、电影、神话故事世界之中历练,并从中获得奖励。

    当然,这些奖励是吴忧从道门大能那里申请而来的。

    又五十年,昆仑城之中建立起了与地球连接的传道阵,同时在昆仑城之中又建立起了与其他非物质世界的传送阵,地球从真正的意义上的与整个天围宇宙连通了。

    百年新势力保护期结束,地球也被天围神网纳入了势力考核。

    地球上的人需要去对外征战,与别的势力竞争名额和资源。

    地球成立了大联盟,统一指挥,相互合作,但是因为道门的存在,大夏国一直占据着主导。

    而地球上本土的特产也在天围神网之中开始被人所知。

    各种有生命的机械,有着一定智慧的飞船,他们成了探险运输远航的极佳工具,地球上的产品开始远销售各处。

    同时,地球上也有一些人在天围宇宙里崭露头角,其中以巴山剑客顾红炎最为出名,她在天围神网之中的天骄榜,其剑术璀璨而灵动,远看似朝阳初升,霞光万道,近时目不能视,虚实变幻,灿烂夺目。

    有人问其剑法名字,她自言隗氏九剑。

    然而无人听过这个剑法,但亦因其扬名。

    百年后,终于有人可以在脱离地球,遨游太空,顾红炎来到月球上,她花了十余年的时间,在月球行走,终于找到了一座石碑,在石碑边找到了坐在山洞里的隗林。

    但是现在的隗林坐在那里,就如泥塑之身,她不敢动。

    她在旁边挖洞而居,采摄太空的射线修行。

    在这其间,不断的人坐着飞船到来。

    又三十年后,顾红炎离去,参加地球势力参与的开拓的战争,而后隗林所在的那个地方被划为禁地,而后,地球已经完全开启了宇宙征程,开拓各种小千位面,但是在每至一个特定的日子,整个环绕地球的卫星都会想起一段深情的呼喊,这呼喊在广袤的深空里回荡。

    而也就在某一天,月球上的那个洞穴里的人身上的那一层土破裂,绽放出神光。

    地球上隗氏灵馆里,那一间暗室之中,有一个人走出来,他来到了床边,抬头看月亮,又看着这一片小巷街道,身后的门被突然打开,一个女子急匆匆的走进来,她看到窗边的人影缓缓的走近,然后在五步外停住了脚步,问道:“是隗馆长你回来了吗?”

    人影回头。

    明明只是虚幻的人影,但是戴月容却似乎看清楚了他的笑容。

    “是我。”

    “你的身体?”

    “神游大千,寄托虚空,于我来说,有肉身和没肉身并没有什么区别。”说话间,他那如影子一样的肉身突然快速的凝实,包括身上的衣服,头发,真真切切的勾勒出来。

    ……

    之后,隗林走遍华夏大地,走过国外各处隐秘之处,见了许多故人。

    “这地球,如我所愿,那我也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如果有什么大危机,你可以到那暗室之中唤我,而我,要前往宇宙的最深处看一看了。”

    再后来,地球上出去的人,常会有一些人拥有某种请神的法术。

    【请馆长降临,助我杀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