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重返人生 偷名

第264章 融入的方式(万更求订阅)

    2009年的冬至,对于一些人来说,连风儿都带着喧嚣。

    因为这天发生的事情,改变了一些人的看法。

    有人在心里感谢‘贪好玩’。

    有人咬牙切齿。

    也有人还在幸灾乐祸。

    而网友们也跟着热闹了一番。

    劲爆的消息一茬一茬,多有sti玉望,是吧?

    …………

    结束跟关秋荷的通话后,方年合上了电脑。

    听着电视里传来的声音,方年愣了下,接着打开电脑,看了看时间。

    稍加思索,起身去换了睡衣。

    接着拿上车钥匙出门,不几分钟后,就到了汇创中心的楼下。

    还好赶上了陆薇语下班。

    看到站在车旁的方年,走过来的陆薇语有些奇怪的问:“怎么啦?”

    方年笑了下:“看电视才知道,今天冬至,要去吃饺子吗?”

    在长安待过的陆薇语,或许会有冬至吃饺子的习惯。

    这也是方年本来不打算出门,又开车出来的原因。

    陆薇语摇摇头:“不是很想吃饺子。”

    “要不然我们去吃麻辣烫吧。”

    方年没意见,只是笑呵呵的道:“我身体素质好,倒是无所谓,就怕你吃了拉肚子。”

    陆薇语咬咬牙,最终还是决定满足口腹之欲。

    “偶尔一次没事的。”

    陆薇语不是很熟路,左拐右拐,最后才找到一家路边摊。

    不算完全露天,搭了个棚子,四面都空空如也,也就能挡一挡天上可能落下来的细雨。

    大一点都没法营业。

    这样的地方,方年还是很怀念的。

    大城市里,其实不好找。

    因为有方年的提醒在前,陆薇语只点了很少的份量,讲说:“减肥。”

    方年笑笑:“没事,我不笑话你,我们尝尝味道,然后去吃好吃的。”

    “旁边就是小吃街。”

    陆薇语欣然点头。

    尽管冬夜的风吹在脸上,有些寒冷,也没戴帽子,发梢都被吹乱。

    但方年跟陆薇语都很开心。

    有时候,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跟喜欢的人一起吃路边摊,一起走在路上,如此而已。

    送陆薇语回家的路上,陆薇语忽然道:“周五是圣诞节,你们学校有活动吧?”

    “我又不参加。”方年不明所以。

    陆薇语又问:“那你要过这个节吗?”

    “我是不过的。”方年道。

    陆薇语就笑了起来:“巧了,我也不过。”

    她还以为方年连冬至都特地出来一趟,不会错过这样的节日。

    “……”

    …………

    …………

    12月23号,周三,在‘贪好玩’被国内部分企业聚焦时,关秋荷与自己的秘书小赵低调乘坐飞机离开南韩。

    经阿姆斯特丹中转,去往瑞典斯德哥摩尔。

    全程的总计飞行时间不到7小时。

    但如果选择联程机票的话,则至少需要28小时以上。

    为了节约时间,关秋荷选择了分段式购买机票。

    有小赵在,很多事情也不需要关秋荷操心,一路都很顺利。

    当天国内时间傍晚,就抵达了斯德哥摩尔。

    给方年发了消息报平安。

    而在关秋荷离开南韩时,周东升正高调的代表‘贪好玩’与乐线公司进行友好商谈。

    同时新闻素材源源不断的发回国内。

    12月24号上午,温叶与几名行政员工先行回国。

    周东升继续在南韩跟乐线公司进行友好的商谈。

    不过这时,想要与乐线公司商谈的对象多了起来。

    ‘贪好玩’似乎开始感觉到了压力,有了退堂的心思。

    接下来的事情,在很多人眼里已经是注定会发生的了:

    ‘贪好玩’被踢下牌桌。

    牌桌上会多一些陌生的面孔。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全世界的资本都在发了疯的在挖掘哪里有赚钱的机会。

    于是,这状况,便不难理解了。

    但,在‘贪好玩’的幕后,方年跟关秋荷都在松气……

    …………

    …………

    午后,上完两节选修课,方年越过公路,走进了文科图书馆。

    翻开了《剩余价值学说史》。

    这是资本论的后续内容。

    安静看书的方年某个瞬间抬起头,发现对面坐着温叶。

    便放下书,笑道:“温秘,这趟出差体验如何?”

    温叶想了想,才回答:“这是我第一次出国,怎么说呢,不全是工作体验,还有一点额外的体验,尤其是昨天公司又给了大家时间去购物。”

    方年目光自然垂下:“说说看,我也还没出过国。”

    对这点温叶不意外,一五一十的回答道:“先说购物体验,首尔还比不上申城,就是有一些当地特色,对我们来说,有新鲜感。

    地方不算大……”

    温叶简单说了说她在首尔的游玩体验,总结来说,算是一般。

    首尔只有申城的十分之一大,相较而言更容易逛完。

    而且中途有周末两天。

    温叶有跟‘贪好玩’的同事们一起逛过首尔。

    方年不置可否。

    接着温叶说起了工作体验:“南韩的资本倾向更严重……”

    “有阶级存在……”

    “……”

    闻言,方年稍加思索,道:“既然人都来了,看看书吧,09年马上就要过完了,我其实还比较关心你对考MPA的想法。”

    温叶眨了眨眼睛,接着小意提醒道:“方总,MPA要在本科毕业以后有三年工作经验才可以报考。”

    方年哦了声,漫不经心的道:“我还真没关注这个,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打算先缓缓,等到了时间再临时抱佛脚?”

    没等温叶开口,方年随意的道:“你也不看看就你学习那样,你觉得佛脚给你抱吗?”

    温叶连忙道:“我现在就学。”

    “懒得管你,抽空写个出差工作汇报去,明天下班之前发到我邮箱。”方年无所谓的道。

    温叶:“……”

    有点委屈,但又不敢说。

    她可有点了解方年的脾气,也不是真生气,但自己要是再多说一句,那就会成为真的。

    也不敢想自己命苦不命苦的事情。

    本来就是工作流程上的事情,只不过是被特地要求了而已。

    最后,温叶脑子里面没来由的冒出个念头:

    ‘怪就自己毕业太晚!’

    正想着事情,忽然有人出声打断了她。

    “方年同学,看书呐。”

    温叶循声望去,略微诧异的道:“程潜学长?”

    方年也笑着打起了招呼:“程哥,你也来看书呐。”

    “咦,温叶?”程潜这才看到温叶,接着挑眉道,“你们认识?”

    方年笑着回答:“报到第一天就认识了温叶学姐。”

    “原来是这样。”

    “……”

    “……”

    寒暄了几句,程潜干脆坐了下来。

    方年索性记下了自己看的书页,合上了书。

    “程哥,正好碰见,想向你讨教一个小问题。”

    程潜连忙摆手:“温学妹在这里,你可别这么说,互相讨论。”

    “……”

    坐在对面的温叶看着方年跟程潜小声交流,脑子里面稀里糊涂的。

    她很吃惊于方年怎么会去认识研究生的学长。

    就她所知,方年在09级哲学一班非常低调,几乎没有任何锋芒。

    也不参与什么活动。

    好像是复旦的过客一样。

    但现在,温叶看着方年跟程潜讨论着一些落在耳朵里,每个字都听得懂,但组合起来就很深奥的问题。

    看着方年笑呵呵的讨教。

    看着程潜很平等的对话。

    听着讨论的问题从哲学的范畴延伸到一些研究的领域。

    温叶这才发现,方年选择融入复旦的方式,跟很多很多本科学生不一样,他选择的是学术研究方向。

    仔细想想,温叶忽然觉得或许这才是最正确的形式。

    尤其是对于选择了哲学系的方年来说

    他不需要创业,甚至可以不要学历……

    排除掉这些方向以后,本科生方年能选择的方式不多,学术研究方向毫无疑问成了最优选择。

    甚至因为是哲学的学术研究,很可能会提供给方年决策的更大启发。

    温叶是知道公司这次危机的解决方案是谁提出来的。

    也知道花了多少时间。

    几乎就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方年整理出资料,迅速分析情况,最后提出解决方案,解决问题。

    而这些能力,或许就是从这么稀松平常的学术讨论中,获得的……

    …………

    方年抿抿嘴,微蹙着眉头道:“也就是说,你们团队现在在框架问题上的认知研究,陷入了死循环?”

    声音打断了温叶的遐思。

    程潜点点头:“可以这么说,虽然归根结底是没有经费的原因,但也确实是陷入了死循环……

    理论研究需要实验支持,实验支持需要经费,没有经费只能搞理论研究……”

    听着程潜绕口令似的话,方年笑着道:“其实这跟现在的环境也有关系。”

    “的确,不只是我们,大多数团队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程潜认同道。

    气氛有片刻的沉默。

    不多时,方年忽然说道:“你们团队就没考虑过跟公司合作,还是说你们不舍得共享成果。”

    程潜苦笑道:“谁知道到底会不会有成果,框架问题研究了还多少年,人工智能的概念又提出了多少年;

    现在都成了科幻级的词语,如果研究出来了结果还好,要是没有结果,完全竹篮打水一场空,我们也不好交代的。”

    顿了顿,程潜苦涩的道:“所以说像我们这样的学生,哪能找到公司合作?”

    这时,方年有意无意的看向了对面坐着的温叶……

    破碗求订阅月票。

    PS:争取明天也四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