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重返人生 偷名

32、故事总会说再见,走到最后,惟愿各位平安喜乐

    “年纪大了,连跨年都不讲究浪漫了啊。”

    傍晚,陆薇语嘀嘀咕咕。

    “怕是娶到手了吧。”

    听得方年笑出了声:“跨年还早吧,现在我们在羊城,天都没全黑呢。”

    “而且你都显怀了,还要出去走动啊。”

    陆薇语哼哼两声,噘嘴道:“那当然要去,我这身材,跟人说就是晚饭吃多了都没问题。”

    “是,夫人真漂亮。”方年乐呵呵的说。

    从公历2013~2014年的零点跨越,方年、陆薇语带着他们还未出生的孩子安安静静过着。

    一到元旦,院子里一下热闹起来。

    林凤女士和方正国同志带着方歆过来了。

    关秋荷也回来了。

    谭柳、陈清慧各自带着自己的孩子过来了。

    还有顺路来羊城的温叶。

    在羊城这边的前沿②总部工程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基本完成,接下来要进行的实质建设阶段。

    包括但不限于基础建筑物的建设、人才团队的建设。

    羊城的冬天一向不冷。

    大家都坐在屋内的中庭院子里,谈天说地。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孩子身上。

    “方总,你给你女儿取了名字没有啊。”

    一听这话,方年立马头痛起来:“还没有。”

    “这名字太难了。”

    关秋荷瞥了眼方年:“你不是知名作家、复旦哲学系高材生、才华横溢的方总吗?”

    “取名字跟这个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方年连连摆手,“我毕竟也不是研究国学的。”

    “……”

    围绕着起码大概还有半年才出生的‘小喂鱼’,大家讨论热情很高。

    就是谁也没拿出来个主意。

    “……”

    晚上睡觉的时候,陆薇语故意幸福的嘟囔了句:“名字不名字的先不说,你这女儿可不怎么听话,现在已经开始活跃了。”

    “……”

    不料,陆薇语的嘟囔只是个开始。

    约莫农历新年时,陆薇语的妊娠反应忽然激烈起来,几乎是夜不能寐。

    还都是正常反应。

    没什么影响,就是折腾得陆薇语够呛。

    令她头疼。

    在这样的情况下,日子一天天过去,陆薇语的肚子也越来越大了。

    公历2014年7月11号,农历六月十五。

    方年和陆薇语的女儿降生。

    许是因为知道自己在妈妈肚子里很折腾人,出来得很痛快。

    陆薇语还白紧张了。

    “……”

    前沿办公室的人,林语淙、邹萱、张瑞和陈清慧夫妇、方正国林凤夫妇、陆文林孙蓉夫妇等等一大家子人都赶到了羊城。

    还在襁褓中的‘小喂鱼’收到了全部人马的祝福。

    最后又问起了名字。

    方年大手一挥:“急什么,先来个小名,我看叫大哈就行。”

    “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

    方年至今没想出来名字。

    方正国、林凤等一众人也是提了很多建议,就是没有个统一建议。

    最后还是在满月宴上,方年才定下来名字。

    方涔岑。

    要说有,也是有点特别的意思,比如小雨为涔。

    反正是想破脑袋才想出来的。

    “……”

    似乎是男人天性更喜欢女儿一些,从方涔岑降生后,方年的生活就从钓鱼变成了奶爸日常。

    每天都是奶娃。

    奶娃。

    还是奶娃。

    女儿一笑,他心都能化了。

    …………

    2014这一年比想象中要过得快得多。

    方年几乎什么事情都没参与一样。

    刘惜完全掌舵了前沿,各个方面取得了积极成就。

    主要突破在材料领域。

    立在长安的饕餮材料实验室分拆了很多很多个小部分,其中有10%的部分被列为了特别管制单位。

    鬼知道他们做出了什么样的突破。

    方年也不知道。

    反正还没有一样成果能令平书、方年侧目。

    倒是苗大部長有过几次激动。

    林语淙也终于与其他十几个30岁以上的优秀男女员工也在这一年里被列为正式办公室候补团队。

    各自参与不同的项目,通过自然筛选出结果。

    这一年里。

    方年跟平书的通话变多了。

    在各个方面的直接沟通也多了一些。

    最大的共识是:科技的进步需要切实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改变。

    “……”

    这一年夏天开始,关秋荷基本就住在了羊城这边。

    关总就也还是那样,碰到能怼死方年的时候,肯定不会留手。

    “……”

    在农历年末的大家团年饭后,方年跟关秋荷俩人坐在一起喝了会茶。

    现年27的关秋荷比以前有了成熟的风韵,却看起来更加年轻快乐了。

    看着关秋荷,方年很是感慨:“荷姐,喊了这么多年,现在你终于和解了。”

    “那我还得谢谢你是吧。”关秋荷翻了下眼皮。

    方年死不要脸:“当然。”

    “行,谢谢方总。”关秋荷乐呵呵说了句。

    拥有完全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后,关秋荷花了一点点时间治愈了家庭带给她那点束缚。

    现在轻松自在、优雅精致。

    整个人状态都不一样了

    “……”

    正月里,方年也见到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林语淙。

    看着她比以前更加坚定的眼神,平和的笑容,方年也是开心的笑了。

    过去的2014年,方年的钱变多了很多,他的朋友也都变好了。

    林语淙在兜兜转转中,终于拥有接纳自己,并独身一人的打算。

    但这样的林语淙反而是最快乐的。

    回望过去这六年多的时间,林语淙长叹一声:“谢谢你,方年同学,人终究要学会跟自己相处啊。”

    “我就怕你一见方年误终生。”方年笑着打趣了句。

    林语淙笑笑:“以前会,现在不会……”

    “……”

    见到李安南,方年立马笑着调侃起来:“李总好,哎呀,李总好久不见,这一年只能在网上看到李总的风采,今天可算是见到真人了。”

    “听你这么一喊,我浑身骨头都轻了。”李安南哈哈大笑。

    安南还是那个安南,看起来一本正经,其实心里没个正形。

    永远也长不大。

    “……”

    温叶、谷雨这俩倒是很登对,本本分分,期待着有事秘书干,期待没事干秘书的境况。

    就也从来没敢说出来过。

    看是谁都看出来了,就是谁也没说过。

    “……”

    邹萱在前沿锻炼了一阵子,下定了决心再上个硕博连读。

    总之,都挺好。

    “……”

    而2015开年最令方年开心的事情就是,还没学会走路的方涔岑居然会叫爸爸妈妈了。

    “不愧是我方年的女儿啊!”

    “你看看,才几个月就会叫爸爸了。”

    “……”

    一旁陆薇语满不在意的说:“先会叫妈妈的。”

    “……”

    …………

    2015年夏,林凤女士带着马上15岁的方歆小朋友离开了中国。

    将在英格兰度过五六年时间。

    在即将从京城搭乘民航航班离开前,方年单独带着方歆沿着长安街走了走。

    “方歆,无论你在哪里,不要忘记这片土地才是你的根,无论走了多远,见过多少事物,你也不要忘记我们自己的国家什么都有。”

    “我希望你是学成归来,而不是让我去接你回来。”

    已经亭亭玉立,身高及至方年鼻尖的方歆认认真真的点头。

    “我都记住了。”

    “在伦敦,我的任务依然是努力学习。”

    最后,方年从兜里掏出了一包土:“这是我特地去茅坝带来的一块土,念念不忘,才有回响。”

    “谢谢哥哥。”方歆嬉笑一声。

    “……”

    当天,方歆跟着林凤女士便抵达了伦敦。

    这个夏天,陆薇语再次怀孕。

    年仅24岁的方年将迎来自己的第二个孩子。

    这是计划内会发生的事情。

    如预料中的那样,怀孕几个月后,陆薇语的私人妇幼医疗顾问给出了确切结果。

    是个男孩。

    于是还未出生的他就有了名字:方宁。

    比起他姐姐方涔岑这个想了半年的名字,方宁这个名字就很糊弄了。

    然而……

    即便一切看起来很是顺畅。

    比如因为甘木中西医实验室的成立,以及这两年以来的罕见恐怖投入。

    别的不说,至少陆薇语可以享受到最顶级的医疗服务。

    而且配上了临床经验十分丰富的医护团队。

    又有过一次孕育经历,连陆薇语本人都觉得会是一次比较轻松的经历。

    还选择了水下分娩以及多种辅助设施助产。

    哪怕是方年一直在旁陪产,哪怕是陆薇语一只手一直抓着方年,倍感安全。

    哪怕是一切都正常,却依然遭遇了生产困难。

    经验丰富的医疗团队主管给出判断:“可以再坚持五次左右,我的建议是再试试,当然,备用方案A、B、C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切换。”

    “陆女士的身体条件、各项指标都在常态水准。”

    “算是正常生产反应。”

    “可能是上次比较顺利,有对比的情况下,陆女士有些心理紧张。”

    方年和陆薇语当然是听从医生的专业意见。

    捏了捏陆薇语的手:“放轻松,没问题的,相信自己。”

    陆薇语深吸了口气,在助产护士的安排下,酝酿着下一次。

    下一秒,陆薇语死命用力握紧了方年的手,咬牙切齿的吼了一声。

    正要松气,就听人喊道:“看到头了!再坚持一下!”

    “啊!”

    陆薇语再次嘶吼了声。

    脑子里像是有什么破碎了一样。

    那一刻,陆薇语猛然喊了声:“方年,方!小!年!你大爷!”

    婴儿啼哭声响了起来。

    陆薇语有气无力的垂下了脑袋,弱声道:“原来是你!”

    “不是一直是我吗。”方年柔声道。

    陆薇语都顾不上孩子,有气无力的晃晃手,乜着方年:“你大爷,这时候你居然跟你姐我装。”

    “吃干抹净、娃都生了俩,反正是。”方年眉眼上扬,很是得意与愉悦。

    休息了好片刻,躺在床上的陆薇语看着已经放进了保温床的方宁,又看向了一直没敢走的方年。

    房间里只有一家三口。

    陆薇语很是有些感慨:“我就说同一辆车,怎么能单独是你一个人。”

    “可惜生涔岑的时候怎么没这遭,不然怎么也得拿捏你一下,让你踏马的上辈子不敢追老娘,老娘去你家多少次也不敢睡;

    这辈子倒是牛起来了,恨不得把蛋都淦进去。”

    “真狠啊。”

    吐槽了半天,陆薇语又是叹了口气:“没能清晰的跟你一起奋斗,好遗憾。”

    “早知道车祸能重生,我早应该试试的。”

    “两辈子都没逃出你的手掌心,合着我陆薇语生下来就活该遇到你这个讨命鬼呗。”

    “真是想不到,上辈子你虽然很有钱,但最后被资本折腾得焦头烂额,都打算放弃集团,拿钱潇洒了;

    这辈子倒是凭一个名字都能让资本低眉。”

    “跟平书都是谈笑风生,有来有往,同坐神仙桌,而那些都是你22岁就做到了的;

    现在估摸着在聊天平台提一提你的名字都得跟平书一样,用点代名词了吧。”

    “去年底轻聊上市,又莫名掀起一波热度,讨论的话题直接就是代名词了,什么有关于那个男人的财富,真牛啊……”

    “方总现在的身家自己都算不清了吧。”

    “天天除了钓鱼带女儿就是撩拨我。”

    “身边优秀的女人那么多,怎么就那么耐得住寂寞呢,眼巴巴去申城等我,一副刚认识的样子,怎么就这么一门心思。”

    “难怪我总是觉得我们仿佛前世就应该在一起了,到底是因为我开的车啊。”

    “诶……我陆薇语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上辈子迷死个身家几十亿的方总。”

    “这辈子怕是迷死了个真·世界首富吧。”

    “也就那样了~”

    “你现在还小鲜肉一样,挣翻了!”

    “想想就美滋滋。”

    “方小年,以后要天天叫我夫人知道吧,我可是等了你两辈子才终于等到机会嫁给你的女人。”

    耐心的等着陆薇语吐槽完,方年这才欣然笑着说:“行了行了,说两句得了。”

    “别光说我,上辈子你但凡主动投个怀送个抱,你看我敢不敢就完了。”

    “你就偷着乐吧,像我这样优秀的人,千年难遇。”

    “……”

    2016年5月9日,陆薇语脑内海马体在极度用力下被刺激出了前世的记忆,差不多花了8年时间才记起自己是个重生人士。

    两辈子的浓烈感情下,陆薇语安心调养身体的时候都想挂在方年身上。

    偌大的临江宅院里,总能听到如泉水叮咚的女声喊:“方小年,叫夫人,快点。”

    然后总有一个男声配合的喊:“夫人。”

    “方小年。”

    “夫人。”

    “我好中意你啊~”

    “我也是。”

    “……”

    两人在这样总也不知疲倦,每天都有同样对话的日子里,时间转眼就到了2019年年末。

    这天,方歆在牛津社会学本科毕业回国,出落的愈发亭亭玉立。

    再不是那个整天‘哥哥哥哥’的喊的小女孩了。

    现在只是喊一声。

    功课很不错,博学、慎思。

    海外求学经历让她开阔了视野的同时,也深刻的明白了方年每一句重要的话。

    中国这片土地,才是她永远的根。

    正如鲁迅先生所说: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方歆愿意听从方年的教导。

    愿意在为人民服务的岗位上发光发热。

    她已经考上了人大的研究生,明年秋季入学。

    将在当康公益第一所捐赠的小学:向阳小学,也即她的老家义务支教半年……

    这一年末,吴伏城正式从刘惜手上接过前沿轮值董事长的职位,甘木中西医实验室大放光彩。

    这一次,前沿再度令世界瞩目。

    上一次是2018年年中,工信等多个部里联合前沿、菊厂等多家单位宣布中国标准。

    那个低调了数年之久的前沿公司,在不动声色的以一己之力挑穿硅谷后,也正式挑战了整个西方标准体系。

    而现在,这个公司要带着它的伙伴们一起挑战的是另一类物种……

    “……”

    在吴伏城借前沿的一次媒体发布会公开发表简短就职演讲后,久未出现在公众跟前的方年露了个脸。

    一身毛式中山装,卓尔不群。

    已经29岁的方年身上仿佛没有岁月留下的痕迹,还是那么年轻,那么少年。

    当方年这张令媒体熟悉的脸再次出现在聚光灯下,掌声轰天而起,那一刻的闪光灯璀璨如太阳。

    方年莞尔一笑:“各位朋友,好久不见。”

    “前沿即将走完第一个十年,过去的这10年里,有赖在场的朋友和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

    “在我看来,前沿最了不起的产品是从前沿社团、前沿院里走出来的每一个人。”

    “……”

    “我们知道,我们生活的家园上发生了一些不那么美好的事情。”

    “许是大自然对人类无度索取的不满,许是大自然的自愈,许是我们必然要面对的挑战。”

    “但是,挑战终会过去。”

    “相信自己。”

    “相信祖国。”

    “相信科学。”

    “我是方年,愿各位平安喜乐。”-

    故事走到最后,总是要说一声再见。

    故事走到最后,也要说一声,愿各位平安喜乐。

    最终我还是安排了最早就想写的剧情,从设定的时候,陆薇语也是一开始就重生了,只是她不自知,会在一个特定的时候忽然记起来那段缺失的记忆。

    还是那句话:人终究要学会与自己相处,才能好好生活。

    诸位,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