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火中物

第568章 奇怪的装甲【3500字】

    T100-1987-HZ-99的命名规则很简单。

    99的后缀是福尔盖装甲的制式编号,没什么特别的含义,据说是某个核心设计人员心中的执念。

    HZ的含义是指代的该装甲的设计单位是汉州设计院。

    严格的讲,全称应该是TYDQHZSJY,顾名思义,太阳系地球汉州设计院。

    至于1987,指代的则是这是汉州院的第1987次改版定稿的产品。

    至于T100,则同样是设计负责人为汉州院出品的装甲所起的特征代号码,便于识别,以免重名。

    至于这编号的意义,没人在乎,反正特别就行了。

    等T100服役时,还会从军队体系里领到一个战场特征码,用做领取指令与敌我识别。

    说来有点尴尬,作为先哲家乡的科研院所,人才济济的汉州设计院被寄予厚望,没曾想最终拿出来的却就这一个成熟方案。

    也只怪汉州院的项目负责人心太大,非要一口气吃成个胖子,做点与众不同的东西来,不肯只在福尔盖装甲的制式设计上小修小改,而是直接推翻了其智能内核,尝试往里面写入一整套新的自适应程序。

    制式福尔盖装甲的智能内核程序采用了格拉斯殖民地新晋推出的全能型智能,里面容纳了庞大的基础信息,装载了整个战区里的详细星图,从恒星规则到行星特性包罗万象,应有尽有。

    虽然人工智能本身就能考虑到几乎所有可能的情况,但却难免总显得死板生硬,缺乏变通。

    所以当其出任务时,会由真人机师根据任务需要,往里面预置一系列操作程序。

    程序并非单线程,装甲会根据任务中遭遇的不同状况,按照预置程序作出对应的措施。

    状况复杂到实在超出预置程序时,装甲才会启动自主决策系统。

    机师的水平体现在预置程序的周密性、处理状况的灵活性和实用性等多方面。

    同样的智能装甲在不同水平的机师手中发挥出来的效能天差地别。

    制式程序的好处就是下限有保障。

    只要是合格的福尔盖装甲,在战场上都称得上大杀器,区别只是杀伤力的大小而已。

    但汉州院拿出的东西嘛,就很难讲了。

    也不知道项目负责人张忠腾脑子抽了什么风,什么牵扯到常识的预置程序都不肯放进去。

    T100里连基本的星图都没有,所有运算内核和数据库容量,全都用在了战斗预置程序上。

    光只是一个张忠腾自主研发的尚待论证的直觉反应作战指令集,就占掉了70%的数据库和潜在算力容量。

    再算上其他基础类的战斗信息,留给机师的可调用算力少得可怜,直接导致无论水平再高的机师,在面对这玩意儿时都会牛啃南瓜无从下口,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写程序。

    这意味着,如果让T100直接进入单纯的战场,运气好的话,对方的一切行为都会被它的直觉反应作战能力给完美捕捉到,它能发挥出以一当百甚至当千当万的水准。

    但是,哪怕只稍微有点预料之外的状况,譬如突然遭遇数据推演之外的对方的新型兵种,又或是进入状况复杂的星区,除了对付敌方作战单位之外,还得应对更多复杂的情况,那就麻烦大了。

    或许只是一块带磁性的陨石,又或许只是一片本该被轻易避开的自然生成的空间紊乱带,都很可能让它阴沟里翻船。

    在实验室阶段,T100的智能中枢在网络上曾与其他福尔盖装甲多次共同参与模拟任务,简直状况百出。

    有时候,在出发前的充能准备阶段时,它就会莫名其妙的开启过载充能模式,还没来得及出门,在虚拟基地里就原地自爆了,顺带还祸害一下基地与其他智能装甲。

    当真是超级赶时间,赶着去投胎。

    当时负责给它调试的资深机师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给自个埋进去。

    他在预置程序里压根就没这操作。

    这很显然是失控。

    回放操作记录查询问题时,机师发现它的决策毫无理由,就是莫名其妙的想加个速。

    可怜的资深机师几乎当场气到脑梗发作。

    然后又换了个机师。

    这次它终于顺利出了门。

    然后,它在路上一头撞进了超新星爆炸时释放的带状高能射线束里。

    等它出来时虽然并未受损,但已经延误战机,任务自然也是失败了。

    这还算好的,有时候它还会玩潜伏,前半程一切如常,在战局的关键时刻突然失控。

    在大型模拟任务里,它和它的智能战友们正在被大量强敌追击,说好的让它带上任务目标物脱险,结果它走没两步又掉头回来殿后了。

    殿后倒是取得圆满成功,强敌被它一只甲给摁住了。

    可任务目标物又在剧烈的战斗中被损坏掉。

    它的回放记录里,显示出它在撤离时,又莫名其妙的进行了一段冗余计算。

    计算结果显示,它认为自己一只甲可以搞定全部敌机,没有撤离的必要。

    是的,它莫名其妙的诞生了智慧生命的使命感,想拯救智慧战械兄弟姐妹们。

    这简直了。

    虽然它秀翻了全场,但任务依然失败了。

    都没人知道到底是该夸他干得漂亮,还是骂他猪队友。

    诸如此类的状况,实在多得不胜枚举。

    汉州设计院和军队采购负责人都希望张忠腾多少能修改一下,收敛一点,微调一下,至少争取让T100变得稍微可靠点。

    毕竟T100偶尔灵光乍现时表现出的战斗力的确可观,没人愿意轻易放弃。

    但张忠腾无奈的表示,微调不了。

    T100的智能内核似乎已经初步诞生自主意识,不会再接受别人的底层改动。

    就像人可以听取旁人的建议,但却不可能被人一把抓住灵魂,说让你喜欢谁就喜欢谁,让你讨厌谁就讨厌谁。

    因此,要么只能将它摧毁回收,要么就只能听之任之。

    张忠腾甚至无法再制造出第二副同样的装甲。

    他的指令集放进别的福尔盖装甲里,又没这么多问题。

    当然,也没什么惊喜。

    当时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汉州院真差一点就将它给回收了,幸好张忠腾将它的程序拿去给主脑繁星做了一次潜力评估。

    评估结果令人震惊。

    主脑繁星认为,如果它能完全发挥出能力,可以展现出如同先哲陈锋在虚无历史中表现出的战斗力。

    虽然虚无历史已是过去时,但熟读历史的高层领导哪能不眼馋这样的超级战士。

    本以为陈锋的战力是三十一世纪人类独享的福祉,现在二十七世纪就有机会得到,谁能不动心?

    所以,错漏百出BUG众多的T100还是被保了下来,并得到了未通过可靠性测试,就能上战场的机会。

    T100将会与童玲乘坐的运输舰同期开拨,抵达前线并正式服役的时间是在年左右。

    现在还有七八年的空档,够童玲慢慢学习。

    反正她虽然很聪明,但现在也还只是个学徒,没什么价值,让她把时间花费在T100上,即便最终调试失败了,协调度也上不去,其实也没什么关系。

    童玲在谷神星是远近闻名的小天才,但放眼整个庞大的晨风帝国,其实她的价值也没那么高。

    ……

    运输舰的机师启蒙培训教室里,包括童玲在内数十名学员正翘首以盼的看着讲台后的投影。

    说是教室,但这教室总占地面积却达到三千平方米,天花板高近百米,算是个巨大的车间。

    这堂课正是所有机师学员领取各自训练装甲的时候。

    根据惯例,学员们第一次上手时,会领到名为天空X3型的战甲,以白色涂装为主,装甲整高大约三十三米,具备二十倍曲率飞行能力与弱化版的中程折跃能力,搭载的武器系统以中程与近程装备为主。

    理论上,一副天空X3型装甲,可以轻易摧毁一个1.5级文明。

    虽然只是训练用的装备,但二十年前却也是军队的制式武装。

    童玲看着比自己年长许多的同学们那兴致盎然的模样,倒有些觉得索然无味。

    教官先简单讲了些话,大体意思就是战争正在召唤,大敌当前,谁也不能置身事外。人终有一死,或轻或重……

    你们作为智慧战械的机师,你们的水平关系着对你的命令言听计从的装备能否生还,能否在战场上完成任务。

    智慧战械拥有类人工智能,或许也会产生感情,他们将他们的性命交到了作为机师的你的手上。所以,不论是为自己,还是为了你的家人,更是为了你的智慧战械伙伴,你们从今日起,应当不畏艰难,勤学苦练。

    原本对天空X3型不是很感冒的童玲,倒是被教官这番话给轻易调起了心绪。

    她开始感到惭愧,暗暗自责自己不该挑三拣四。

    她天真的暗暗想道,如果它也有感情,知道我曾经嫌弃过它,肯定会伤心的吧。

    “好,下面每个人开始领取各自的装甲。每个人的装甲都有对应的编号……就从马基夫开始。”

    教官言必,投影里逐个显示出每个人的天空X3型装甲。

    虽是制式装备,但并非一模一样,教官根据每个人的潜能特性的差别,对每一幅装甲均做了相应的改造。

    有人的装甲体型被加大了,还有人被加装了形态狰狞的物理防御外甲,还有人的装甲拥有看起来十分骇人的大型近战武器。

    一切看起来都没什么异常,直到最后轮到童玲。

    ……

    “童玲,这是你的装甲。它的编号为T100-1987-HZ-99。”

    教官心情有些复杂的指着身后的投影说道。

    其他人看着投影里那副高近六十米,通体黝黑,背后露出两个硕大长筒装折跃引擎,体型充满流线美感,全身上下装载着多达数十种肉眼就能分辨的外挂武器,形如魔神的可怕装甲,顿时一片哗然。

    不一样。

    肉眼可见的不一样。

    这和别人的天空X3型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

    “教教教教教……官,你是不是弄错了!这不对啊!”

    童玲给吓坏了。

    教官摇头,“不,我没弄错。这就是你的训练甲。”

    “这什么型号啊?”

    其他人忍不住问出声。

    教官:“福尔盖装甲定制改造型。”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童玲脑子里嗡嗡直响。

    她无比的茫然,只呆呆的抬头看着投影里这副杀气四溢的战争机械。

    虽然对方没有眼睛,但童玲却莫名的觉得,正有一双锐利的眼睛穿越投影注视着自己。

    那仿佛是一种期待的眼神。

    童玲浑身莫名的直起鸡皮疙瘩,暗自嘟嚷:“奇怪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