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数风流人物 瑞根

戊字卷 第十六节 性格决定风格

    单凭宝钗今日的这番表现,都足以让冯紫英对她生出更多好感了。

    能够充分体谅林丫头的身份和状况,同时还能替林丫头身后的生活着想,太难得了。

    单这一点,要么说明宝钗的心思纯善,要么就证明宝钗心胸大度。

    心中微微感慨,冯紫英觉得自己真没选错人。

    虽然当初包括齐永泰和官应震都有意为其牵线做媒,女方都是京中或者地方上的士绅名流嫡女,当然那时候他们是只知道自己要兼祧二房,冲着这沈氏女之外的另一房去的,但哪怕有了三房兼祧的可能,冯紫英也没有考虑其他。

    宝钗给她的印象的确太美好了,甚至不亚于黛玉。

    而接触下来,宝钗早熟却又不市侩,慎密却又不失善良的性子让冯紫英很喜欢,和黛玉的敏锐犀利纯真却又敏感细腻的性子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互补感。

    一句任是无情也动人的评语让冯紫英也回味悠长。

    微微点头,冯紫英含笑道:“宝妹妹果然考虑周全,嗯,那就请宝妹妹继续。”

    “还有就是铺子了,除了京师外,小妹的想法是扬州、临清、苏州和金陵,这四座城市其实都可以购入,小妹参考了一下冯大哥提供给我们的这几座城市不同地段的铺价和租金,再结合未来在日常收租的方便性,觉得京师还是首选,其次是临清和金陵,再次扬州和苏州,……”

    冯紫英笑了起来,“那宝妹妹你的理由呢?还是和购置田地一样么?”

    “不完全是。”宝钗却没有跟着冯紫英的思路走,“之所以购置田地,是小妹觉得田地是最保值的,这从其售价连续三十年上涨势头就能看得出来,其中仅有三年是小幅下跌,但第二年基本上都涨了回去,购置田地是这个理由,而铺子则不完全是,……”

    冯紫英和探春都听得很认真,这让宝钗心里也微微有些自豪,这说明自己做出来的方略规划,还是赢得了他们的认可。

    “实际上对比最近十年铺子的售价可以看得出,其涨势并不高,但是还是基本上呈现持续上涨势头,但小妹以为更重要的是其租金和出租的紧俏程度,这也是一个关键,京师城不用说,这从元熙三十年到永隆五年这十七年的京师城里人口增长就能看得出来,小妹不清楚这每年京师城人口增长幅度,但是冯大哥告诉我京师城单单是近十年人口增长就超过了三万户八万人,冯大哥也和我说过一座城市里生活的人口增长,就必定会带来各种营生的需求增加,无论是卖布卖粮卖首饰,还是卖南货卖木材卖胭脂水粉,都会增长,那么就意味着对铺子的需求会增长,特别是那些当道的,位置好的,……”

    探春这才知晓,原来这十来天里不仅仅是自己经常找冯大哥问问题,了解情况,原来宝姐姐也一样没闲着,一样也在找冯大哥问这些问题,自己还是小看了宝姐姐的好胜心啊。

    宝钗的建议是在京师城购置铺子十六间,花销八万两银子,主要在南熏坊**府附近、大时雍坊旧帘子胡同、小时雍坊灰厂街和石厂街,安富坊西安门大街;在临清购置铺子十二间,花销二万二千两,在金陵购置铺子八间,花销二万三千两。

    “宝妹妹,看样子你是最看好京师城了,嗯,我说过京师城近十年人口增长很快,临清城和金陵城购置铺面的依据又是什么呢?”冯紫英对宝钗的投资理财思路还是很感兴趣,这位宝妹妹的投资理财还是相当稳健的。

    “临清是运河重要口岸,冯大哥也说过这里来往商贾甚众,而且也是山东重要集散地,另外冯家在这里有足够人脉,也能更好的的看顾管理,至于金陵是南直隶中心,贾家薛家在金陵都还有些人脉,也能帮着林妹妹看顾过问,……”

    宝钗脸颊微微发红,看着冯紫英眼中也更是喜爱,忍不住夸赞了一句:“妹妹有心了。”

    宝钗故作镇静的拂弄了一下额际垂落的秀发,嫣然一笑,“既是为林妹妹规划,自然要考虑周全才是,其实小妹原本觉得还可以在宁波和泉州购置铺子的,只不过考虑到太过远了一些,不好照顾,所以才放弃了。”

    “哦?宝妹妹很看好宁波和泉州?”冯紫英眉毛一扬。

    “冯大哥说过随着朝廷开海,泉州、宁波和漳州都会成为未来海贸的中心,市舶司也会建在这里,那么这也意味着未来这几座城市也会迎来一个兴旺景象,如果提前在这里购置铺子,必定会有很大的上涨和收益,……”

    冯紫英哑然失笑,看来宝钗还是很看好商业地产行业啊,居然能从城市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了。

    “唔,除开这两块最大的花销,宝妹妹还建议购买五万两的开海债券,这又是如何考虑的?”冯紫英没想到宝钗居然也会认为可以购买开海债券。

    开海债券分成三年期、五年期和十年期,但是说实话利息都不高,按照基本敲定的原则,三年期年利率仅有1.8%,五年期2.1%,十年期2.8%,可谓相当低廉了。

    “冯大哥不是说开海的前景十分看好,而且这是朝廷以进出口关税作抵押物么?想必这开海债券的信誉是没有问题的,虽说这利率低了一些,但是这有朝廷关税作抵押,债券携带方便,而且还能转让,变现方便,加之尚有利息,总胜过那将银子埋在地里强吧?”

    宝钗的反问倒是让冯紫英忍不住点头,这看来是看在自己口碑上了。

    自己说开海势头很好,所以对方觉得开海债券肯定兑付有保障,可是开海势头虽然好,但是对朝廷来说,这债券的兑付可未必就是开海状况好就愿意兑付的,这还取决于当政者对待这类情况的态度。

    另外也还要看有无其他意外和紧急情况的发生。

    比如在要兑付的时候突然女真打入关来了,或者西南爆发叛乱了,你说着皇上和内阁以及户部还愿意兑现么?

    冯紫英觉得以当下朝中诸公对金融信誉的认知程度,真的不好说。

    “唔,剩下的安排是除了保留一万两现银外,宝妹妹觉得可以投资临清的贡砖营生,开办砖厂?”

    冯紫英知道此事绝对和自己在来扬州路上所说的临清贡砖行业有很大关系,自己和她们谈到了当下临清贡砖供不应求,也有不少砖窑在募股扩大生产和新建砖窑,但是这一行不但需要资金,也需要技术,另外也需要一些人脉,否则在通过运河运输时会有许多阻碍。

    “嗯,这一个原因想必冯大哥和三妹妹都应该知道了,路上冯大哥和我们说过这么多,而且临清就是冯家的老家,这一方面如果投资想必是不会有什么关碍的,……”

    宝钗点点头。

    看得出来宝钗认为林家资产主要还是要稳健收益为主,唯一一个实业投资就是自己比较看好且就在家门口的临清贡砖,不过这倒也符合宝钗的沉稳的性格。

    “妹妹的这个规划方略愚兄大致清楚了,很不错。”冯紫英把目光望向探春,“那我们再来看看三妹妹的,感觉三妹妹和宝妹妹的规划大相径庭啊。”

    冯紫英的一句话就让探春紧张起来。

    事实上之前她们俩都没有相互看过对方的规划,一直到冯紫英逐个问起宝钗的建议,探春才知道宝姐姐的这些想法意见,的确和自己的差距很大,甚至可以说南辕北辙。

    不过探春仍然坚信自己的规划设想比宝姐姐的更好,这一点,冯紫英从探春倔强的嘴角翘起就能看得出来,这丫头对宝钗的规划并不服气。

    “嗯,三妹妹的第一个建议就是斥资十万入股海通银庄,哇,三妹妹这可是大手笔,三成多的银子投入到海通银庄,三妹妹能告诉我们你是怎么考虑的?”

    说实话,冯紫英对探春的这个建议也是震惊不已,他没想到探春如此看好海通银庄。

    之前探春就反复询问过海通银庄的规模和营生收益的渠道和方式,冯紫英当时还没太在意,像规模和股东构成他都刻意隐瞒了,但是对建立银装的目的和运营模式倒是和盘托出,也介绍了未来这家银庄要承接朝廷的田赋收兑。

    不过在看到探春第一条建议就是入股海通银庄十万两,冯紫英就明白了这丫头是看准了海通银庄未来前景了。

    “冯大哥,宝姐姐,如果这不是林姐姐的家产而是小妹我自己的家产,那么小妹会选择投入十五万两入股,因为我觉得作为大周第一家这种前所未有的银庄,又有朝廷的扶持,同时和开海息息相关的银庄,只要大周不亡,那么其兴旺可期,而且收益会源源不断,……”

    探春脸上湛然生辉的自信表情让宝钗都忍不住有些羡慕,虽然她不太认可探春的这个观点。

    实际上她也问过冯紫英海通银庄的情形,冯紫英也一样的回答,只不过她觉得探春恐怕只看到了丰厚利益的一面,而忽略了其风险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