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数风流人物 瑞根

辛字卷 斜阳草树 第五十五节 大人物(补昨晚的)

    相较于到永平府之后没多久就迅速轰轰烈烈地开展了清军行动,在较短时间内就打开了局面,冯紫英在顺天府的新官上任三把火期间就显得有些波澜不惊了。

    先前不少人都以为以冯紫英在永平府的风格,肯定会是勇猛精进锐意进取的,便是顺天府情况特殊一些,但是以冯紫英在朝中雄厚的人脉资源和背景靠山,也不会怵谁,自然也是烧一烧火的。

    但是没想到冯紫英走马上任三五日了,毫无任何动作,成天就是拉着一帮官吏细细摆谈,甚至在还花了很多时间在经历司和照磨所查看各种文档资料,一副老学究的架势,让很多想要看一看风色的人都大失所望之余也松了一口气。

    冯紫英的这种架势和其他各府的府丞(同知)上任的情况没太大区别,地皮没趟熟,怎么可能轻易表态?

    新官上任三把火这话更多的是指府尹(知府),你一个府丞,再说这顺天府尹不怎么过问政务,但是没见这几日吴府尹来府衙的趟数都密集了许多,显然也是感觉到了压力,所以样子也要摆一摆了。

    这种情形下,大家心态也渐渐恢复平静,更多的还是以一个正常眼光来看待冯紫英了,这也是冯紫英希冀达到的目的。

    当所有人都汇聚到你身上的时候,很多事情你就是连准备工作都不好做,一举一动都会引来太多人探根究底,给你做什么事儿都会带来掣肘制约。

    所以现在他就打算稳一稳,不那么招风招雨,更多精力花在把情况彻底熟悉上。

    冯紫英觉得自己的目的还是基本达到了,起码几天下来,自己所做的一切在他们看来都常规的老一套,没太多什么新鲜东西,和自己在永平府的表现迥然不同。

    很多人都会觉得自己是意识到了顺天府的不同,所以才会回归主流,不可能再像永平府那样恣意妄为了,这也是冯紫英希望达到的效果。

    当然,冯紫英也要承认,顺天府情况的确特殊,其复杂程度远超之前想象。

    皇城根儿,天子脚下,朝廷各部中枢皆汇聚于此,城里边稍微大一点儿的事情,都会迅速传到每一位朝中大佬重臣们耳朵里,刑部、龙禁尉和巡城御史已经五城兵马司那边更是经常来人来函询问和了解情况,或者就是移交给顺天府,扯皮闹架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那么多花上一些心思精神来把情况掌握透彻没有坏处,即便是有汪文言和曹煜的前期大量准备,每晚冯紫英回到家中也是要么见二人和倪二他们询问情况,要么就是翻阅熟悉各种资料情报,力求尽快烂熟于胸。

    三月初三,冯紫英从在府衙里便换了公服出门,直接去了荣国府。

    荣国府在阜财坊,紧挨着金城坊,从顺天府衙那边过来,几乎要绕大半个京师城,好在冯紫英也提前出门,这马车一路行来也还顺当,天色尚未黑下来,便已经到了荣国府。

    而荣国府今日也是张灯结彩,明日贾政便要出门南下,正式赴任江西学政,这对整个荣国府和贾家也都算是极为难得的大喜事。

    午间就有很多武勋来道贺过了,晚间的客人其实已经不多了,像冯紫英这样的贵客,府里边儿也都是早早就有人候着。

    和冯紫英一道来的是傅试。

    在获知冯紫英要去荣国府和贾政告别时,傅试就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虽然这期间冯紫英中规中矩的表现让大家有些意外和失望,但是傅试却不那么想。

    他认定了冯紫英迟早要大显身手的,这个时候的隐忍等待其实是为日后更好的地一举成功。

    他不信在永平府能干得那样出色的冯紫英会在顺天府就因为顺天府的特殊性就畏手畏脚不敢施为了,此时的积蓄不过是一种蓄势待发的蛰伏罢了,这个时候隐忍越厉害,那日后的爆发就会越猛烈。

    所以这个时候表现得越好,被冯紫英纳入其圈子成为其中一员的机会越大,以后获得的回报也会越大。

    “大人,老大人此番南下江西出任学政,以下官之见未必是一件好事啊。”傅试在马车上便袒露自己的看法,“只不过这是贵妃娘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是得来这样一个结果,老大人自家也是格外兴奋,所以这般迫不及待去走马上任,下官也只能有话吞到肚子里啊。”

    “哦,秋生,你怎么这么想?”冯紫英饶有兴致地问道。

    “大人,我不信您没看出来这里边的问题来。”傅试小心地陪着笑脸道:“老大人不是士人出身,又无科举经历,单单是在工部的资历,去的又是素来以文风鼎盛闻名的江右之地,这……”

    “怎么了?”冯紫英有些好笑,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这就是永隆帝的有意戏弄,让一个武勋出身又没有举人进士身份的工部员外郎去文人名士辈出的江右去当学政,便是冯紫英都要觉得头皮酥麻几分,也不知道贾政哪来那么大信心,而贾元春又看不出其中端倪来?

    冯紫英的确是给贾元春建议过让她向永隆帝请求为贾政谋一个位置,在他看来既然永隆帝耽误了元春一辈子的青春,随便施舍一下给一个闲散职位,让贾政涨涨面子身份,也说得过去,但是却没想到永隆帝居然这么恶心人,给一个学政身份。

    只不过金口一开,便很难改变,而且很难说永隆帝存着什么心思。

    贾家无从拒绝,皇上赐恩你们贾家,也是对你们家大姑娘的一种垂青,贾家焉敢不谢恩?

    那可真的是不识抬举了,起码贾家没有拒绝的资格。

    再说了,冯紫英也估计贾政和贾元春未尝没有存着某些心思,只要去江西低调一些,不要去招惹是非,哪怕是混日子结交一些文人名士,为自己添几分士林色彩,就算是达到了目的。

    贾政这么想也没错,也不是没有非士林科考出身的官员在学政位置上混得不错的旧例,但那极其考验操作者的情商和手腕,说实话冯紫英不太看好贾政。

    贾政固然很尊重文人,从他对他家里几个清客文人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但是有些文人不是你尊重就能赢得他们的认可的,你得要有真才实学折服他们,尤其是那些狂生狂士,就更难打交道。

    再加上贾政对日常政务的处理也不在行,而一省学政需要负责一省教育科考事务,其中亦有许多繁琐事务,若是没有几个能力强一些的幕僚,只怕也很难处理下来。

    “下官担心老大人在那边去要受不少闲气啊。”傅试本想说也不知道朝廷是怎么考量的,但是转念一想这是皇上看在贾家大姑娘的脸面上赏赐的,和朝廷没太大关系,难道贾家还能不领情?只能转换一下口气,说贾政这种身份要受气。

    “秋生,这桩事儿我也考虑过,受些闲气是难免的,但是贾家现在的情形,你心里有数,若是这样一个机会政世叔不抓住,且不说对贾家有多大益处,皇上那里怕就难得交待啊。”冯紫英微微颌首,“至于说政世叔没有士人科举经历,这的确是一个短板,不过政世叔为人谦逊,便是寻常闲气,他也是不太在意的,倒是另外一桩事儿,晚间我们须得要提醒一下政世叔。”

    冯紫英的话语傅试也觉得在理,这种情形下贾家哪有东挑西选的资格?

    皇上是看在贵妃娘娘面子上赏了你一个去处,再怎么熬三年也是一个资历,回来之后没准儿就能去吏部、礼部这些清贵部门了呢?

    “哪一桩事儿?”傅试赶紧问道。

    “一省学政,主管一声教育科考事务,尤其是秋闱大比,这关乎全省士子命运,所涉及事务亦是极其繁杂,以政世叔的性子怕是很难做得下来,所以须得要请好幕僚,务求稳妥。”

    傅试悚然一惊,连连点头:“大人说得是,此事非同小可,一会儿下官定会向老大人提醒,大人也可以和老大人谈一谈,这桩事情务必引起重视。”

    两人便一边说,那边马车也慢慢驶入了荣国府东角门。

    还是宝玉、贾环等人在那里候着,看着冯紫英和傅试一起从马车下来,二人都愣了一愣,但是随即都反应过来,这是散了堂务,二人一并过来的。

    将二人引入荣禧堂,贾政早就在那里候着了,进了荣禧堂自然也就要喝口茶,说些道喜恭贺的寒暄话,冯紫英来了这个世界,对这种程序性的活儿也是日渐熟悉,到现在已经变得游刃有余了。

    一口茶喝完,自然也就请到隔壁花厅里就坐开席。

    贾赦今日没有出席,这也不奇怪,这是二房这边的事情,午间正席,贾赦露个面就可以了,晚间纯粹就是贾政的私人安排了。

    贾政的朋友真心不多,能够得上冯紫英和傅试身份的就更少了,冯紫英对于贾家来说,已经是真真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了,加之贾政之前也有些想法,就和傅试说过。

    而傅试也有自己打算,就是想要用这种单独的私密宴请来拉近与冯紫英关系,所以更不愿意其他人掺和,今日酒宴就只有三人加上宝玉、贾环二人作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