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 夜南听风

第六十四章 你与世界的诞生并无区别

    静灵廷。

    破碎的街道上。

    枫夜迈步向前走去,拉着露琪亚的小手,绯真以及莉莉丝与妮露三人则都跟在身后,就这么向前走了几步。

    天空中,碎蜂的身影还悬停在那里,还在看着枫夜,似乎对于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到现在都还没能完全接受下来。

    直至注意到枫夜的目光看过来,她才蓦然惊醒,立刻从天空飞落下来,落到了枫夜的前方,然后目光有些复杂的垂下头行礼。

    “虚王大人。”

    枫夜停下脚步,看向碎蜂,忽然饶有兴致的道:“蜂梢凌,你效忠的人是谁?”

    碎蜂是代号,她本来自于下级贵族蜂家,真名为蜂梢凌,但自从她继承了碎蜂这个名号之后,就在没有听到有人叫她这个名字了。

    突兀的听到枫夜直呼她的名字,她还稍微有一点不适应,但还是反应了过来,低声道:“效忠于四枫院家,四枫院夜一大人。”

    枫夜继续随意的问道:“那四枫院家族呢?”

    碎蜂沉闷了一下之后回应道:“……效忠于王。”

    作为尸魂界四大贵族之一,在中央四十六室拥有最多席位的家族,四大贵族在很多年之前是灵王钦赐的地位,有着最高的地位,同时也是最忠诚于王的存在。

    每一代四大贵族的家主,都必然是立誓忠诚于灵王,以己身守护尸魂界之安危,就像她立誓效忠于夜一一样。

    所以她现在的感觉,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枫夜是虚王,是与灵王并列的两位王之一,而她所立誓效忠的夜一,曾做出的是与她一样的立誓,向灵王与枫夜效忠。

    也就是说绕了一圈之后,夜一的忠诚和一切都属于枫夜,效忠于夜一的她也就同样一切都属于枫夜……而曾经她还无数次思考过因为自己已经立誓效忠夜一而不可能给予枫夜其他的东西。

    结果世界就是这么的戏剧化。

    枫夜走上前,伸出手指,轻轻的勾起了碎蜂的下巴,用很少见的略带一丝玩味的轻笑看了她一眼,然后收回手,道:

    “那你就,好好的效忠夜一吧。”

    伴随着这句话落下,枫夜向前走了一步,抬手向天空一挥,一抹光束便照破天空,从天空的尽头处落下。

    这光束将枫夜笼罩在其中,连同后方的莉莉丝、妮露等人也全部都覆盖,并使得几人脚下的地面碎裂,裂开一块块泥土,带着枫夜一行四人往天空的方向升去。

    碎蜂、夜一、蓝染、山本重国……

    众多队长都往光束的方向看去,看着枫夜沐浴在淡金色的光束中,踩着碎裂的土地,冉冉升上天空。

    枫夜的目光在蓝染、卯之花烈、夜一、山本重国等人身上一一扫过,最终与妮露等人彻底消失在天际。

    直至枫夜的身影消失,光束也彻底消散之后,仰头望着枫夜离去的方向的蓝染和夜一等人,才渐渐的收回目光。

    天地间。

    一切沉寂了数秒。

    最终兵主部一兵卫的话语打破了沉寂,他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道:“虚王大人走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剩下的就由你们自行处理吧……志波一心,走吧。”

    “唔……噢。”

    志波一心被兵主部一兵卫叫了一声,很快反应过来,冲着兵主部一兵卫点头,然后便带着兵主部一兵卫等人往远处离去。

    枫夜能直接打通去往灵王宫的通道,但零番队做不到,他们需要用志波家的大炮,将天柱辇打向天空,发射回去才能返回。

    看着零番队离去,山本元柳斎重国沉默数秒,然后转过身,看向夜一等队长,道:“各队分别整理损失,之后再行汇报。”

    “是。”

    蓝染等队长应了一声,又往天空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各自转过身,往不同的方向离去。

    只留下夜一站在原地,看着一片狼藉的二番队陷入了沉思。

    明明她与枫夜的关系最好,结果最后没知道真相,没得到任何东西,反而是她的二番队队舍被破坏了一大片?!

    好像,

    亏了啊!

    ……

    灵王宫。

    空间荡起一抹波痕涟漪,然后枫夜拉着露琪亚,从水纹般的空间中一步走出,踏上了灵王宫表参道的入口。

    紧接着莉莉丝、妮露以及绯真三人也各自出现。

    枫夜本来思索要不要将绯真和露琪亚带到灵王宫,想到绯真的身体情况总要医治一下,如果他只带着莉莉丝等人回来,之后再跑下去一趟,未免显得有失体面,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已经是虚王了。

    在踏上灵王宫表参道之后,枫夜忽然想起自己好像还是遗漏了一点东西,摸了摸下巴道:

    “好像二番队平白遭受了巨大损失。”

    “嘛,算了,已经回来了,就先这样吧。”

    在二番队与夜一碎蜂相处的日子还算不错,他生活的也是挺满意,不过已经带了绯真和露琪亚上来,加上莉莉丝和妮露就已经全是女性了,这时候再赐予夜一和碎蜂一点什么东西,那多半会很麻烦。

    指不定就会被误会成,他这位虚王大人是个喜欢各种少女萝莉的变态,然后尸魂界每年都忠诚的向他‘献祭’几个少女。

    虽说到时候可能会是一大堆少女们抢着‘被献祭’,要来侍奉他,但总归被误会成那样的话还是很糟糕的。

    唰!!

    枫夜向前走了几步,然后看向最高处的宫殿灵王大内里,接着伸手虚空一抓,往旁边一扯。

    就见许多人影从宫殿内被直接扯了出来,有神兵侍卫,也有男女侍从,总计有近百人,被挪移出来之后都是短暂的迷茫,然后看到了枫夜,齐齐向着枫夜行礼。

    枫夜不去理会众人,双手向着中间一合。

    哗啦!!!

    灵王大内里的宫殿整个崩坏碎裂,往中央处汇聚,被瓦解成了最基本的灵子的形态,变成了一颗破碎的球体。

    接着,伴随他双手一扯,那些灵子又往四面八方散开,重新聚合成一块块物质,化为了一个崭新的高耸宫殿。

    “虚王大人……您这是……”

    看到这一幕,灵王宫的侍从顿时愕然了一下。

    枫夜将新的宫殿捏好,然后缓缓放下手,平和的道:“不用大惊小怪,我与灵王一体两面,现在已经归于一身,你们称呼我虚王也可以,称呼我为灵王也可以。”

    说完这句话后,枫夜轻轻一挥手,灵王宫表参道的尽头便向上升起,最终与新宫殿的正门连接到了一起。

    枫夜迈步向前走去。

    露琪亚被他拉着往前走,但整个人处于发呆的状态,而绯真也是停顿在了原地,整个人也同样陷入了脑海一片空白。

    尽管从一开始就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护庭十三队为什么会与莉莉丝和妮露开战,但到了此时此刻,哪怕是再不清楚状况,也逐渐明白了眼前的境况。

    尸魂界……

    是有王的。

    流魂街的那些魂魄,也许并不清楚这一点,但在静灵廷内,在二番队队舍内居住了很久,并时常与碎蜂、夜一接触的她们知道这一点。

    并且绯真喜欢看书,而因为有枫夜的存在,她的阅读范围也很广阔,基本上绝大部分的书籍都能借看,因而她也了解更多关于尸魂界的事情,知晓尸魂界有着百万年的历史,诞生于百万年之前,由两位王所创造,其中一位是灵王,另一位是虚王。

    “枫,枫夜先生……”

    绯真迈动发软的腿,往前勉强走了两步,忍不住冲着枫夜开口,她的声音中带着颤抖,根本无法保持平静。

    枫夜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冲着她随和一笑,道:“不用那么紧张,我和之前没什么区别。”

    “怎,怎么会……没有区别……”

    绯真听到枫夜的话,有些发白的小脸稍微恢复了一点点,但声音中依然带着难以完全压下去的颤抖。

    虚王!

    灵王!

    凌驾于尸魂界之上的两位王,百万年前创造了这个世界,最至高无上的存在,她竟然不知不觉的与这样的存在生活了那么多年!

    她一直都认为枫夜的地位崇高,尊贵无比,但没想到枫夜的存在远远比她想象的要高了太多太多,已经无法去衡量那种差别。

    可以说。

    她与枫夜之间的差距,几乎已经是衡量这个世界的尺度,最低的普通魂魄,与在天空最的王,再没有距离能够更大的了。

    “确实没有什么区别,创造了这个世界,仅仅只是因缘巧合而已,遇到你也同样是命运与巧合。”

    枫夜随意的一笑,道:“所以其实,你碰到我,和这个世界诞生,这两件事从本质上都没有什么区别。”

    妮露微微闭上眼睛。

    枫夜的话语是她所难以理解的,因为按照枫夜所言的,碰到她也同样与这个世界的诞生没有本质区别,都只是一种巧合。

    对于像枫夜这样的存在,也许一切就真的只是这样,世界的诞生和毁灭,包括遭遇到什么,一切都是平等的,都只是一个事件。

    就像普通人走在路边。

    是遇见一朵白色的花,还是遇见一朵红色的花,都没有分别。

    这是她所无法理解的境界,也只有枫夜这样的存在才能拥有,所以她看向枫夜的目光中除了崇敬,剩下的依然还是崇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