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盖世双谐 三天两觉

第七章 南鸢村

    孙亦谐虽然功夫不咋地,但气势上却有一种与年龄和实力严重不符的江湖大哥风范。

    他这狂言一放,愣是把那俩喽啰给镇住了。

    再加上这里毕竟是官道,天也还没黑,随时都可能有车马打这儿经过,那俩山贼也是贼人胆虚,他们一合计,还真怂了。

    “好……好个孙亦谐,咱们山水有相逢!你可别后悔!”喽啰就是喽啰,一边放狠话,一边已经在往后退,生怕对方被激怒了追上来。

    话音刚落,那两个山贼就已撤回了树林里,随即就转身跑了。

    孙亦谐见他们走了,心里也是松了口气,不过他没有立刻就上前去扶那倒在地上的女子,因为他并不确定刚才的这一幕是不是这两男一女串通在一起演戏给自己看万一这是某种仙人跳或者诈骗的手段,等他一凑近,那女的就掏出毒针或者石灰粉之类的东西给他来一下子,那他可受不了。

    “姑娘……你没事吧?”孙亦谐谨慎地站在离对方还有一米多的地方,如是问道。

    “多……多谢少侠相救。”那女子到这会儿也差不多把气喘上来了,慢慢从地上坐了起来。

    就在这时,黄东来也急急忙忙的由大路另一侧的树林里现身了。

    他左右张望了一下,很快就看到了孙亦谐这边的情况,于是快步走到近前,开口就问:“孙哥可以啊,我才走开五分钟去拉泡屎,你就按捺不住开始强抢民女了呗?”

    “滚!哥是在见义勇为!”孙亦谐也知道对方是在开玩笑,鼻孔朝天地回道,“你是不知道哥刚才多英勇,稍微露了点王霸之气,就把两个虎背熊腰的歹人给吓跑了。”

    “什么王霸之气啊?你喊的那几句我在老远就都听见了好吗。”黄东来确实听见了,一是因为孙哥喊得大声声音又尖,二是因为黄东来的耳功也还行,“就是对面本身实力不济,所以怂了。”

    “别废话。”孙亦谐道,“老子在这边冒着生命危险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时候你在干嘛?”

    “行行,孙哥牛逼。”黄东来不是接不上话了,只是见那位姑娘看他俩的眼神越来越异样,这才停止了和孙亦谐的即兴相声。

    事已至此,他们自然也不可能把这姑娘独自丢在这里然后追马车去,于是,他们干脆将其扶到路边的一块岩石上坐下,打听起了她的遭遇。

    一问方知,这姑娘确实是个村姑,名叫王氏,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当然了,在大朙,女子十五六岁出嫁是很平常的事,二十多岁有孩子的很常见。

    在这附近有个村庄叫南鸢村,王氏就是那里的村民;这个村子位于白吉岭的山中,刚好是个多州交界、三不管的地方,所以经常会受到山贼的侵扰。

    而“走马寨”,就是这片地界上最猖獗的一个山寨。

    走马寨的山贼们隔三差五就要到南鸢村去骚扰一下,不过这种小规模的骚扰,来的人并不多,一般就五六个,抢的东西也无非就是些鸡鸭鱼肉和老酒,五六个人靠手拿也拿不去多少;村民们不敢得罪这些山贼,也就忍了。

    但今日到村里骚扰的几个山贼中,有两个特别好色的,也就是孙亦谐刚才吓跑的那俩……这天早些时候,这两个喽啰在村里吃完了白食,正欲返回山寨,偶然间在村口看到了王氏,当时他们就见色起意,想要把王氏抓回山寨去。

    王氏也是机警,见那两人面带淫笑靠近过来,知道要遭,扭头就跑;这山里的女子,和城里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可不一样,一是不裹脚,二是她们平日里还经常会帮着家里干农活,所以跑得可不慢。再加上王氏对岭间的道路地形也很熟悉,那两个山贼一时半刻还真抓不住她。

    王氏心里很清楚,落到这俩淫贼手里自己就完了,她已经做好了实在不行一头撞死在树上的准备,有了这种决心,她也就什么都不怕了,一路朝着官道的方向跌跌撞撞地奔跑,终于在精疲力竭之际,逃到了路边,这才刚好遇上了孙亦谐。

    “少侠能救我,民妇感激不尽。”王氏说到这儿,已带了哭腔,“可经此一事,恐怕那些山贼不会善罢甘休,慢则明日,快则今晚,他们就会纠集人马来村里报复,到时候恐怕我全家都得遭难……我可怎么办呐。”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听完她的话,孙亦谐和黄东来也是十分愤慨,可是愤慨归愤慨,他们似乎也做不了什么。

    且不说他们现在是在赶路,就算他们能抽出一天半天的时间来管这个闲事,凭他们两个人,刚正面肯定是刚不过那整整一寨子的山贼的。

    “妈个鸡的,这还真不好弄啊。”孙亦谐边骂街边道,“要不然……”他略一思索,“我们现在火速赶回杭州府报官?别的地方我不敢说,杭州知府还是要给我孙家一点面子的,求他调点人马来扫平个山寨问题应该不大。”

    “这怕是来不及吧?”黄东来还是想得周到些,“我们已经走出这么远了,而且没马,等我们赶回去天早就黑了,知府老爷八成都睡了,难道你半夜里去击鼓鸣冤?”他顿了顿,“再退一步讲,就算你真的半夜里去报官,且知府也不敢跟你翻脸,但等到知府调遣人马赶到,可能也已经是明晚或者后天了,山贼都已经报复完跑路了……还有,你确定知府有权往这里派人吗?这地方会这么乱,不就是因为处于多个州县的边界,大家都不好管吗?”

    孙亦谐闻言,想想也确是如此:“那咋办嘛?”他也急得直挠头,“老子刚出江湖,就特么在自家门口遇到这种不平事,这都管不了?日后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黄东来想了想:“要不然……我们先送王姑娘回村,到了那边看看情况再说,路上我们也可以再想想办法。”

    “也只能这样了呀。”孙亦谐叹息道。

    王氏对这两位少侠千恩万谢,又稍事休息了一会儿,哭哭啼啼的带着他们上路了。

    一路无话,大约走了半个时辰,他们便来到了南鸢村的村口。

    还没等他们进村呢,村里一帮老少爷们儿就拿着草叉棍棒涌了出来,把他们给围上了。

    原来,刚才那两个喽啰被孙亦谐吓跑后,因为气不过,又折回了村里,对村民们说:“王氏在外面请了个打手,竟放话说要灭了走马寨,这事儿要是传到寨主耳朵里,寨主他老人家必定会亲自率人马来,将这村中的男女老幼屠个一干二净,你们要是知趣的,就在明天这个时候把王氏和那个打手都给绑了,连同赔罪的钱粮一并送到村口来,否则明日就是你们全村人的死期。”

    说完,这两人就回山寨去了,而且他们一回去,就立刻把今天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讲给了寨主听,说了孙亦谐和村民们不少坏话;山贼嘛,平日里也没啥事,本职工作就是抢男霸女、掠夺钱粮,所以那寨主自然也不介意明天率人到村里跑一趟。

    另一边呢,村民们可就傻眼了……

    村里也有些胆儿大的,当时就悄悄出主意说把那俩山贼抓起来灭口算了,但还是被旁人给劝住了,因为这样做之后,结果其实是一样的,走马寨见有手下在村里失踪了,还是会来兴师问罪,到时候事情反而会更严重。

    于是,待那俩山贼回去后,村里人聚在一起紧急商量了一番,决定还是等王氏回来之后,把事情问个清楚,再决定怎么办。

    这才有了眼下这一出。

    当然,这些村民也不是不讲理的,在王氏把事情经过跟他们说了一遍后,他们也就解除了剑拔弩张的架势。

    毕竟孙亦谐和黄东来行的是侠义之事,村民们就算不感激他们,也不会无耻到想去害他们;再者,走马寨的山贼长期以来给这些村民带去的恐惧和仇恨累积已久,村里的确有很多人早已抱着豁出去的心态,想跟走马寨拼个鱼死网破了。

    孙黄二人稍微和村民们交流了一下,进一步了解了一些情况后,黄东来很快就有了主意。

    他把孙亦谐拉到一边,小声道:“孙哥,我有办法了。”

    “哦?说来听听。”孙亦谐道。

    “我会使毒你知道吧?”黄东来问道。

    “我当然知道啦。”孙亦谐道,“不过听村民说走马寨里足有五十多个山贼,你身上那点存货应该不够干掉所有人的吧?”

    “孙哥你想多了吧?”黄东来道,“我随身带着的那些调配好的毒药和解药可都是高级货,材料都贵得很,我是拿来关键时刻防身用的;别说我带的不多,就算我带了很多,也不可能拿去对着山贼AOE啊。”

    “那你跟我说什么使毒?”孙亦谐道。

    “我可以利用这村里药铺现成的材料做点便宜的量产毒药,拿来做陷阱设埋伏啊。”黄东来道。

    “哦?”孙亦谐恍然大悟,“可以啊色,那对面岂不是还没进村就得全军覆没了?哈哈哈!”

    “你先别高兴得太早。”黄东来道,“我刚才跟药铺掌柜聊过了,这种小村子的药铺里药材的种类和数量都不多的,根本调不出那种可以洒在空气中就致人于死地的毒药,更何况毒物做成陷阱后能被他们吸进去几成还很难说,所以靠陷阱最多削弱他们的战力,要把他们全部毒死是不可能的。”

    “那你这能管多大用呢?”孙亦谐又问道。

    黄东来想了想,回道:“我打听过了,那帮山贼除了寨主以外武功都很一般,基本上也都是些没有内力、空会一些招式的杂鱼……”

    “慢着……你那个‘也’字是什么意思?”孙亦谐打断道。

    “哎呀,不要在意这种细节。”黄东来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示意孙哥别打岔,并接着说道,“根据我的经验,这些杂鱼在手持刀剑一对一的情况下,对上一个手持农具的庄稼汉子,大概有七成胜算吧……而这个村子里,总共一百多口人,去掉老弱妇孺,剩下的猛男应该也能凑出四十个左右,如果他们殊死抵抗,也是没那么容易杀绝的。

    “这点,走马寨的人不可能不清楚,所以我估计明天他们来的人绝不会少,至少也得来四十个人,这样才有足够的威慑力和战力。

    “但他们不会想到,在来的路上会遇到我的毒陷阱;届时,他们至少会有二十几人中毒……而那些中毒后的杂鱼,别说拿刀砍人、就连站都很难站稳,随便一个成年男人上去都能将其撂倒。”

    孙亦谐听到这儿就明白了:“哦,这样的话,明天等他们来了,你负责搞定那个寨主,我带着一帮猛男一拥而上,至少可以一战了啊。”

    “你说的没错。”黄东来道,“怎么样?我这个计划是不是还可以?”

    “可以可以,黄哥有点东西啊。”孙亦谐也适时地吹捧了兄弟一句。

    “嗯,那你要觉得没什么问题和破绽,我就去跟他们说了啊。”黄东来道。

    “且慢……”这一刻,孙亦谐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你这个计划虽好,但我觉得在这个基础上还有提升的空间。”

    “哦?”黄东来好奇道,“你想到什么好主意了?”

    孙亦谐那小眼睛一转,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呵……吾有一计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