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盖世双谐 三天两觉

第四十六章 寝技(下)

    在为数众多的孙家绝学中,有那么一门武功,并非是以文字记载,而是以图画的形式刻在石板上的。

    请注意,是“完全”由图画组成,一个字都没有;也就是说,这门武功不但是“只有招式,没有心法”,而且连“名字”都不存在。

    或许对一般人来说,学习这种武功会相对困难,但对“大字不识”的孙亦谐来说,这反而是他学得最快的一门功夫。

    这也是唯一一门他在离开杭州之前就已全部掌握,所以并未抄写到纸上的武学。

    由于这武功本身没有名字,所以孙亦谐自己编了一个谐拳道。

    这名儿,既取了他自己姓名里的一个“谐”字,又与他前世那个宇宙中的某位功夫大师所创的流派名发音相近。

    尽管黄东来听他说这名称时曾对此疯狂吐槽,但孙亦谐自己还是对这三个字很满意的。

    那么这“谐拳道”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武功呢?相信各位读到这里时也已猜到了……它是一种以关节技和绞技为主,少量打击技为辅的柔术。

    也正因如此,这门武功并不需要什么运气的心法去配合,且用图画记载比用文字要易懂得多。

    此时此刻,郭琮那作死般的战略,可谓正中孙亦谐的下怀;其实他要是拉开了距离和孙亦谐打,凭孙哥那两下子,几招之内就原形毕露了,但他偏偏选择了玩寝技……那抱歉了,孙门绝学真不是你清远忠义门里那些中等档次的武功可以比的。

    且说那擂台之上,郭琮摆好了迎击的姿态,在那儿满心期待着孙亦谐会和上一轮打李原一样冲过来跟自己玩刺拳。

    他都已经想好了,只要先挨个几下,等摸清了孙亦谐出拳的拳路,就抓个破绽,用几招“擒拿手”锁住孙亦谐的关节,或是干脆把对方弄脱臼了,直接就能分出胜负。

    这样打,既不费什么体力,也不会有太多损伤,最重要的是……不会过多的暴露自己的实力,对后面几轮的比赛有好处。

    郭琮……想得是很美。

    然而,现实却是,孙亦谐根本没摆什么打击流的架势,而是用一个仿佛美式足球防守队员突击擒抱的动作冲了过来,照着郭琮就是拦腰一抱,猛力一冲。

    也就是他郭琮,换个人被这么一冲一抱绝对就被压倒在地了,但他不同……他马步扎实,如老树盘根,下盘稳健,似坚堤御海,即使是被孙亦谐这种体重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奋力擒抱,也撼之不倒。

    不过,郭琮也不可能丝毫不受影响,纵然他的架势未散,但整个人还是被往后方推出了几尺远,他势必得把上半身的重心向前倾一些才能止住退势。

    这一瞬的他绝对想不到,这个重心前移的变化,就是他失败的开始……

    孙亦谐本来是打算用擒抱出其不意将对方压到地上然后接一个“袈裟固”的,他也没想到郭琮的马步稳如泰山靠擒抱推不倒,但紧跟着他就通过身体的接触感觉到了对方重心的变化,于是,他随机应变,变“推”为“拉”,一把攫住了郭琮的右臂,并顺着郭琮上半身前倾的力道向后仰倒,将自己整个人的体重施加到了对方的胳膊上,拖着对方往地板上坠去。

    这下郭琮可反应不过来了,一个踉跄就朝前栽倒下去,他的膝盖还没着地呢,孙亦谐已经将双脚腾起,冲着对方的脖子来了个“剪刀脚”,同时死死攫住郭琮的胳膊不放。

    一息过后,两人双双坠倒在地,且郭琮已经中了孙哥的“三角绞”。

    可能有人会奇怪,这谐拳道里为什么尽是一些现代柔术的技术,其实这很容易解释,因为孙家那些习武的祖先里刚好有一位的武学天赋实在太低,内功怎么练都练不出名堂来,但他又因种种原因没有去学文,所以最后他就全身心地开始钻研这些不需要内功就能制敌的寝技。

    考虑到人类的身体构造这千百年来也没怎么变过,只要有心钻研这块,那最终研究出来的技巧自是大同小异的。

    当然了,在这个内功和外功五花八门的武侠世界里,创出谐拳道的那位祖先终究还是没能成为一流高手,毕竟他这几手也就只能在那些二三流的人物身上讨得便宜,遇到一流高手被人用内力强破便没用了。

    好在眼下的郭琮也不算什么一流高手,他的“武功好”,只是在年轻一辈当中相对而言,若是拉到江湖上去实战,怕是要被那开黑店的箸尖红吊起来打。

    孙亦谐这套谐拳道,对付郭琮这种级别的刚刚好。

    “唔”被三角绞锁了才十秒不到,郭琮的脸就憋得红里透紫。

    他呼吸受限,关节被锁,空有一腔气劲但就是挣不开那局部的钳制。

    本来嘛,像他这种没经过针对训练的人几乎是不可能挣开专业的锁技的,这种技巧被发明出来就是为了让力量和体重占劣势的人也可以以弱胜强;非要用蛮力去挣脱锁技的话,那难度就类似于一名成年男子试图只用一根小指的力量在拔河中战胜一条狗不是不可能,但很难。

    又过了几秒,郭琮已濒临窒息,这时在他的脑海中,一个他想都没想过的念头伴随着难以名状的恐惧朝他袭来:“难道我会输给这孙亦谐?”

    这个念头,让他浑身一个激灵,紧接着,巨大的愤怒和不甘催生了一股难以名状的力量。

    “哈!”突然,郭琮爆喝一声,用他最后的一点力气奋力拧身,同时自折一臂,以肩膀脱臼的代价生生从孙亦谐的钳制中脱出,并翻滚向了一旁。

    “想跑?”孙亦谐是什么人?在分出胜负之前,别说你自折一臂了,就算你自挖双目……只要他觉得你还有威胁,他就不会松懈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孙亦谐在被挣脱后紧随着对方翻滚的方向就做了个蛙跳,趁着郭琮还没起身,又是整个人一缠一绞,由对方的一条腿为轴,再度把郭琮给钳制住了。

    这次,孙哥施展的是以下肢为目标的锁技,并不会影响到郭琮的呼吸,只是会让对方非常……非常得疼。

    但那郭琮也是个硬骨头,毕竟练武之人,平日里伤筋动骨早就习以为常,如今在擂台之上,他若是痛得直叫唤,那多丢人?

    所以,纵然孙亦谐绞得他疼痛难当,他还是咬着牙没喊;非但没喊,还提起内力,用自己尚未脱臼的那条手臂打出了一掌……

    这,就是在我们所了解的现代格斗中不可能出现的破招之法了,但在一个有内力存在的世界,这是很正常的。

    下一秒,郭琮便啪一掌打中了孙亦谐的脚底。

    孙哥的身上有护身宝甲,但脚底板可没有,这掌正中孙亦谐的涌泉***力冲袭之下,让孙亦谐的左腿从脚底麻到了膝盖,还好这时的郭琮因为姿势和痛疼的原因出不了全力,否则孙亦谐怕是得瘸着下台了。

    “妈个鸡的……这小子还真下黑手啊!”孙亦谐心里顿时就毛了,心想着,“老子只是锁住你想让你自己投降,你居然跟我玩儿命?你这是要逼老子绞杀你是吧?”

    念及此处,他倾身变式,干脆就把郭琮的膝盖也给拧折了。

    “啊!”郭琮终于痛得忍不住了,不由得叫出声来。

    但这还没完,孙亦谐又趁对方因疼痛而僵住的刹那,一个扑滚,来到郭琮颈侧,顺手就从侧后方给郭琮上了个裸绞。

    “诸位评判!”绞上之后,孙亦谐立刻高声嚷道,“你们再不叫停,我和这位郭兄弟怕是要伤了和气了!”

    他这话的意思就是:我现在随时可以赢,但我要是真下手了,这场面可就不好看了,既违背了这武试“点到即止、切磋技艺”的精神,也会造成比较严重的伤害和仇恨;但是呢……这姓郭的小子现在显然是觉得不服,所以死活不肯投降,在这种两难的局面下,希望由你们裁判出面把这事儿了了。

    那些坐在评审席上掌门和前辈们都是老江湖了,孙亦谐的这番用意他们又怎会不知?但该由谁出面来中止这场比赛,也是有讲究的……

    换了别场,这种时刻肯定是由沈幽然负责起身叫停,但有孙亦谐出场的场合,他就不太好随便插手了……毕竟他俩之间一直被传有黑幕,沈幽然若现在站起来宣告比武中止、孙亦谐赢了,很可能会落人话柄。

    其他那些掌门呢,说是可以说,但这事儿……有一定风险;万一清远忠义门的人小心眼,把他们门下精英在此“一轮游”的这笔账算到中止比赛的那个掌门头上,继而与那个门派结下梁子,说了岂不是引火烧身吗?

    好在,坐在评审席上观战的那一排大佬中,有一位就是来自忠义门的,论辈分算是郭琮的师叔;此刻这位师叔听到孙亦谐的喊话,略一寻思,便站起身来,高声道:“琮儿,莫要意气用事!”

    说完这句后,他又微变了语气,冲着孙亦谐道:“孙少侠,我乃清远忠义门掌事吕世远,这场比试……郭琮确已是输了,还望孙少侠手下留情。”

    听到那个“输”字时,孙亦谐便安心了,他知道,有吕世远这句话在,接下来郭琮不管再做什么也已改变不了结果。

    于是,在那话音落时,孙亦谐立马就松开了郭琮,并起身远离了对手。

    倒是郭琮躺在那儿,一动不动,呆呆地望着天空,似是在消化着自己已经落败的事实。

    此刻,他的右肩脱臼、左膝扭伤、颈部和肋部都有淤痕……尽管这些都不是什么养不好的伤,但疼是肯定的;但和他心理层面的创伤相比,身上的这点痛已经不算什么了。

    这是郭琮第一次被同龄人打败,而且是被一个在他看来比自己弱很多的同龄人在众目睽睽下击溃;这对一个意气风发的十八岁少年来说,无疑是个一时半会儿过不去的坎儿,他能忍住在台上没哭出来其实就已不错了。

    几名在台下观战的同门师兄见郭琮躺着不动,赶忙上台去把他搀扶起来,抬下了台去;下擂台的时候,郭琮已是恍恍惚惚,一句话都没说,他自不会跟孙亦谐道那句“领教”,而孙亦谐也没必要回他“承让”了。

    用一个现代的概念来说就是这比赛打完后两边都没打“GG”。

    不过这次孙亦谐跃下擂台的时候,已没人再觉得他卑鄙或者胜之不武了,因为他这场的确是用实力赢的。

    他能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做到以弱胜强,着实不易。

    另外,由于他这两轮下来展示的都是几乎没人见过的格斗技法,所以两轮过后,他的武功如何,仍然没人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