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盖世双谐 三天两觉

第五十一章 林元诚

    雪落。

    血亦落。

    雪冷。

    血更冷。

    皑皑白雪中,站着一个少年。

    他的手里,握着一把剑。

    他的面前,倒着一个人。

    但他的剑锋上,没有血。

    血在天上,在雪上,在他对手的身上,但就是不在他的剑上。

    那天,他知道了,只要你的剑够快,剑法够高,那杀人时剑上是可以不沾血的。

    看着身前的男人慢慢停止了呼吸,少年轻轻叹了口气。

    那一年,林元诚十四岁。

    而倒在他面前的人,是他的师父。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所谓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那么林元诚……无疑就是这种人。

    他七岁习武,八岁时第一次握剑,十三岁后,再无败绩。

    十四岁时,他亲手将自己的师父打败并杀死,因为在那一年……他的授业恩师,在江湖上颇有声望的“七星剑”范正廷,因为发现了他的才能,而想要加害于他。

    但范正廷算错了一件事他以为,不管林元诚的天分有多高,自己作为在江湖上成名已久的剑客,同时又是林元诚的师父,是不可能会输给这个练剑才五六年的孩子的。

    他错了。

    大错而特错。

    可以用常理去衡量或计算的东西,便不算是“才能”。

    可以被常识所束缚或限制的人,也算不上什么“天才”。

    范正廷赖以成名的那套“七星剑法”,林元诚实际上只用了一年便已融会贯通,学剑的第二年,他对这套剑术的理解就已超越了他的师父。

    之后的几年,林元诚其实根本没有从范正廷身上学到任何东西,他只是在应付师父,并装出还能学到些东西的样子,以此来保护他师父的自尊。

    毕竟范正廷是把他捡来并养大成人的恩师,即便不谈师徒之谊,也有养育之恩。

    林元诚倒是这么想的……

    但范正廷可不是。

    范正廷这人从来就是个伪君子,表面上满口仁义道德,到处打抱不平;背地里却是收人好处,然后再来假装“主持公道”,杀人灭口。

    他那说一套做一套的本事,比起他的剑术来可要高明多了,很多事都做得滴水不漏,善后得很干净,因此才得了个虚假的好名声。

    而林元诚,也不过是范正廷收养的众多孤儿之一。

    范正廷几乎一有机会就会收一两个这样的孩子,并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教他们功夫;名义上,他和这些孩子是师徒关系,但实际上……这些孩子就是他的工具。

    听话的,就当部下培养,不听话的,就悄悄处理掉,反正这些孩子本来就是孤儿,也没人会来追查。

    所以,当范正廷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些孩子当中有一个竟是练武奇才,而且很明显在武功上迟早会超越自己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将其杀死。

    尽管那时的林元诚还没有任何要违抗他的表现,但范正廷这种小人最清楚一个比你更强的人,是不可能一辈子当你的棋子的。

    那个雪夜,雪下得不大,天上还能看见月亮。

    范正廷把林元诚叫到了荒林中的一块空地上,说要教他自己剑术中的精义。

    而待两人站定后,范正廷的剑还没出鞘,林元诚便知道,对方不是要教他什么,而是要杀了他。

    林元诚并不懂人,但他懂剑。

    人会说谎,剑不会。

    杀人的剑,不用出鞘,便已带着杀意。

    “非得如此吗?”林元诚问。

    范正廷笑了,他知道自己已被看穿了:“你说呢?”

    “未必吧。”林元诚道。

    “那你觉得还有别的法子吗?”范正廷道。

    “我走,不再回来。”林元诚道,“你别再让我碰见,我便不杀你,当我报你的恩情。”

    范正廷听到这儿,惊中有怒:“小子,你未免也太看不起为师了吧?”

    “是的。”林元诚冷冷道,“我当然看不起你……既看不起你这个人,也看不起你的武功。”他顿了顿,“但我和你不同,我还是个人,所以我想再给你一次机会。”

    “你这鬼话,等你成了鬼以后再说吧!”范正廷还以为对方是在挑衅他,当即怒喝出声,并拔剑而上。

    七星剑法,本是道家剑,讲究气走七穴,剑走七星,每一式又可生七种变化,共七七四十九路剑招;且这剑法本身就自带一套内功口诀,与招式相辅相成。

    客观的说,七星剑法应算是一门一流的剑术,心法正统,内外兼修,剑招精妙,变化繁多。

    而范正廷,也算是个准一流的高手,尽管他资质不算多高,但练了这么多年的一流剑法,没理由会弱。

    他那剑气,沉稳雄浑,他那剑式,轻灵犀利。

    但这一切的一切,他那几十年的修行,在林元诚的面前,却显得是那么的拙劣……那么的可悲……

    乒

    那一瞬,铮鏦声起。

    剑光,在雪与月的衬托下惊鸿一闪。

    黑、白、银三种颜色在这寒夜中蕴开,并最终,在一片狂野的猩红中,升华为一幅绝美的画卷。

    嘶

    血从伤口喷出去的声音,若风吹麦穗;当你闭上眼睛,这种声音,便似一双女人的手正在温柔地拂过你的肌肤。

    “你……”范正廷一手持剑撑地,强支着身体不倒,另一手则捂着自己脖子上的伤口,试图让血流得慢些;他瞪大了眼睛,用一种难以置信神情看向了林元诚,“……你这剑法……是跟谁……”

    林元诚知道对方要问什么,故而直接打断道:“七星剑法,本就不需要四十九剑,只要七剑即可。”他顿了顿,“那多出的几十剑,是祖师爷专门留给那些没什么天分的弟子用的,因为大部分人,终究是无法只用最初的七剑就解决问题……这是我在十岁时悟到的。”

    他说到这儿的时候,范正廷已经因失血过多而单膝跪地,渐渐不支了。

    不过林元诚的话还没完:“至于你刚才中的,是我在真正的‘七星剑’的基础上,悟出的‘第八剑’,只要逆运开阳剑式,就会有这样的威力……是不是很有趣?”

    对他来说,可能有趣。

    对范正廷来说,这番话只会让其感到绝望和后悔。

    不多时,范正廷便倒下了。

    林元诚也轻叹一声,收剑离去。

    其实这晚他杀范正廷时,用的还不是自己最强的剑术;只不过他觉得用七星剑法杀对方显得有仪式感,所以才这样选择。

    林元诚真正最擅长的剑术,是他十岁到十三岁期间他自己创的一套剑法,他给这剑法起名叫“伶俜叹”。

    这个无病呻吟式的名字也很好的体现了少年那种因无敌而寂寞的心态……

    …………

    那晚过后,林元诚便远走他乡。

    范正廷这个人很狡猾,为了方便自己培养的徒儿们在暗处帮自己做不光彩的事,也为了灭口方便,所以他向来只跟弟子们单线联系,这也造成了在他死后他所有的弟子都成了断线的风筝。

    当然这些就跟林元诚无关了,他只要明确江湖上没人清楚自己的底细就行。

    几个月后,林元诚来到了沧州兴义门,拜师求艺。

    他说自己从小就是孤儿,后来跟着个无名的老道学了几年武,现在老道死了,所以自己想来拜入兴义门门下……兴义门的人听了呢,也觉得合情合理。

    在这个宇宙,江湖道上,练过几年武、有点内力底子的少年还挺常见的,再说兴义门的人也能看出林元诚的内功的确是道家正统内功,故而就相信了他,把他收下了。

    但像林元诚这样的人,到哪儿都是不可能低调的。

    两年多过去,他已把兴义门里的武功学了个七七八八……当然了,这也是他当初加入兴义门的原因之一:江湖上的人都知道,沧州乃武术之乡,而沧州兴义门向来就是以门中的武学秘籍多(只是多,但未必有多少上乘的)而著称的。

    再后来,林元诚觉得整天跟那些同门待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提高,便开始行走江湖,试图通过实战来提升;不久后,他就有了“沧州小侠”之名。

    此前孙亦谐和黄东来在龙王洞遇上的“亢海蛟”一伙儿,就曾经被林元诚给收拾过,只是林小侠觉得这伙人实在太LOW,作为自己正式行走江湖后杀的第一批人……有点不够格,就给了他们一次机会。

    时至今日,林元诚的名字,在江湖上也算是有所传颂。

    这次的少年英雄会,他也是“头号种子”,至少在绝大多数坐镇的掌门看来,林元诚的实力和其他同龄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比如此前八进四那第二场比赛,林元诚上去一招就把漕帮帮主狄不倦的侄子狄瑰给秒了,这一幕把台下的冯顺风冯顺水看得脸都白了……他俩不但是心疼大哥的侄子被秒,还隐隐觉得自己上去都可能要被秒。

    综上所述,林小侠的实力,那是相当惊人。

    淳空对上他,说实话……两成的胜机都没有;若是换成雷不忌晋级,且林元诚不用剑改空手,那大概还能打成五五开,并奉献出一场十分精彩的比试。

    但假设,终究只是假设。

    因此,半决赛的第一场,并没有出现什么惊天动地的比斗。

    在实力本就有一定差距的前提下,淳空以徒手对上持剑的林元诚,迅速就败下阵来五招一过,剑就架在了淳空的脖子上。

    淳空自是很干脆地就“阿弥陀佛”投降了,林元诚也很礼貌地向淳空施礼,随即下台。

    由于他俩打得太快,孙亦谐都没怎么休息,就一边骂着妈个鸡,一边回到了擂台上。

    而他的对手宋女侠,倒是等候了多时了,当即就一跃上台,持刀抱拳道:“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