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盖世双谐 三天两觉

第五十四章 极乐蛊

    八月十六英雄宴,群豪再聚正义门。

    这正义门内的宴会厅,很是气派,甚至比很多开门做生意的酒楼都要宽敞豪华。

    即便今天来赴会的一众武林人士数量接近两百,他们也完全接待得过来。

    这些年,在沈幽然的运作下,正义门可谓是风生水起;洛阳一代黑白两道的大小买卖、甚至一些买官儿卖官儿的勾当,他们都能分一杯羹,所以这钱也是如流水一般的流进沈幽然的口袋。

    可以说,经过这次大会,人们也更真切地明白了正义门的财力、人力、领导力之强盛。

    考虑到沈幽然今年也不过三十出头,黄东来预测他会是未来二十年中江湖最有势力的六人之一,确也是有道理的。

    然而,沈幽然自己……其实并不太在乎那些。

    正义门在他眼里,不重要。

    他的确有野心,想要带领着一个门派崛起,傲视天下……但那个门派不是正义门,而是天奇帮。

    或许有人会问,他都已经是掌门级的人物了,只要能成功,那他所率领的门派是叫正义门还是叫天奇帮,又有什么区别呢?

    其实……是没什么区别的,至少在别人看来没有。

    但是在沈幽然看来,区别很大。

    他有他的执着,有他的想法,不管他的执着在他人看来是偏执、是幼稚、还是愚蠢……只要让他自己认为有必要性和正确性,他就不会觉得这样做有什么问题。

    当然了,他可以有他的坚持,但他也得为了这种选择买单。

    …………

    酉时三刻,英雄宴上。

    此时,已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英豪兴致正高。

    “掌门,我们已反复数了三遍,人都齐,我们也都准备好了。”就在这时,一名正义门的弟子来到了沈幽然身旁,俯身耳语了一句。

    “好,你下去吧。”沈幽然听罢,便放下了酒杯,轻声吩咐道。

    那名弟子得令后,快速离去。

    “来来来,沈门主,我敬你一杯!哈哈哈……”这时,刚好有一名其他门派的前辈从别桌过来给沈幽然敬酒。

    但沈幽然却仿佛没看到对方似的,面无表情地从座位上站起,转身就走,径直朝着宴会厅最北面的一个高台行去。

    “诶?沈……”来敬酒的那位与他错身而过,也是愣了下,但还没等他再说什么,沈幽然已经走远。

    很快,沈幽然便来到了那个比周围高出一截的平台上,暗运内劲,开口言道:“诸位,请安静一下。”

    这一声,用一个现代人熟悉的概念来说,就跟用扩音喇叭喊出去的一样,非常响亮。

    在场的众人听见这句,便知沈门主是有正事要宣布,故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杯碟筷羹之声戛然而止。

    “沈某,有几件重要的事要宣布。”沈幽然说这话时的语气,不对……

    他的语气,非但没有丝毫的尊重或礼貌,还带着几分命令的意味。

    只是此刻,并没有多少人察觉出了这种不同,因为大伙儿都想当然的以为沈幽然这会儿这是要上台给少年英雄会的前三名颁奖品。

    “其一,自今日起,洛阳正义门即告解散,所有正义门的帮众、生意、资产……皆由天奇帮接管。”

    结果,沈幽然接下来的这句话,让在场的众人惊得纷纷倒抽一口凉气儿,很多人本来都已经有点儿醉了,一听这话连酒都醒了。

    “其二,我沈幽然,从今天起,便不再是正义门的门主,而是天奇帮的帮主。”沈幽然可不管他们的反应,只是自顾自地继续说着。

    就在这时,有个不知趣的家伙凑了上来,面带笑容的想当和事佬:“呵,沈门主,就算是喝醉了说笑,你这也过了吧,你看大家都被你给吓着了……要是玩笑的话,我看就到此为……”

    “我看起来像是在说笑吗?”沈幽然神情冰冷地打断了那个人的话,反问了一句。

    那人论资历虽是武林前辈,但无非是个二流人物,要不然也不至于那么没眼力劲儿;此时他被沈幽然这么一瞪,只觉头皮发麻、两腿发软,本能的就后退了几步,不再作声。

    “其三……”沈幽然见没人再插嘴了,便接着说道,“沈某希望在座的诸位……于我正义门内暂留几日,把各自门中的武功心法、不传之秘、包括你们那些前辈同门间见不得人的秘密,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等我的手下们把这些都记录完了……再走。”

    这第三句话一出来,台下可就炸了锅了。

    那些年轻一辈暂且不提,要知道这下边儿副掌门级别的大佬少说也坐了五十来个,个个儿江湖资历和辈分都比沈幽然高,武功也都不差……沈幽然的这种要求,就算换个普通弟子听了也得拍桌子翻脸,何况这些是这些大人物。

    “呸!”不出意外的,冯顺风第一个就站了起来,“姓沈的,你他妈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失心疯了吧?今儿这话你敢说出来,怕不是找死?”

    冯顺风那边的几桌人,除了他和冯顺水、还有他们帮主的侄子狄瑰之外,其他人也都来自和他们漕帮交好的水路门派,一见冯二当家带头拍桌子了,他们便也都纷纷站了起来,一个个的都把手摁到了兵器上。

    “呵……”沈幽然看着对方,像在看个笑话,“冯二当家,你那脑壳里装的东西但凡再好使些,怕也不会这么迫不及待地对我说出这么难听的话来。”他顿了顿,再次看向众人,“我知道,在座诸位现在的想法,大多和冯二当家类似,我若是不对刚才的话做个交代,你们也不会轻饶了我……哼,放心吧,沈某既然敢把这话说出来,自是有所依凭。”

    他说到这儿,抬起手来,轻拍了两下。

    掌声刚落,这个宴会厅南侧的一排出口便在两秒之间统统由外侧被关了起来。

    不用想都知道,此刻这宴会厅的门外,已被正义门……哦不,应该说是被天奇帮的弟子们封了个水泄不通。

    这还没完,那排正门关闭之后,通往后厨的侧门那儿紧跟着就走出了两个人来,在那两人的肩上……还抬着第三个人。

    他们的动作很快,目标明确,三步并作两步就一路来到了沈幽然的身旁,然后把他们抬着的那位放到了一张有靠背的椅子上。

    台下的众人定睛一看,那个被抬上来的人,不是旁人,正是那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银道”白如鸿。

    此刻,白如鸿面如死灰,整个人都被绳捆索绑;虽然他的眼睛还睁着、也有呼吸,但那瘫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寻常。

    是个人都明白,像白道长这样的高手,只要内功外发,铁链都能挣得断,何况是区区绳索?眼下他这样,定有原因。

    而沈幽然,也是迅速解答了他们的疑惑:“两天前,白道长和在座的诸位一样,喝了一杯我敬上的茶水……”

    他的话才出来半句,下面的人已经有一多半儿变了脸色,尤其漕帮那伙人,脸都青了。

    都是江湖道上走的,谁又能不明白他的言下之意呢?但他们同时也有疑惑,因为在座的英雄中也有不少会使毒的,可前天却是没有一人察觉到自己被下了药……当然了,在那之前,堂堂正义门的门主、少年英雄会的主办方,竟然会在来参会的群豪茶水中下毒这种事……本就是不可想象的,所以确实也不好防备。

    “呵……”沈幽然自是看穿了人们的想法,他笑着接道,“你们不用胡猜,那茶里加的‘东西’,你们不可能知道是什么,而我也不会告诉你们。”

    很显然,沈帮主和大家在各种武侠电视剧里常见的下毒成功的反派不一样,他并没有自信满满的特意把自己下的毒叫什么名字告诉那些中毒者们。

    所以此处书中暗表,他加的东西叫“极乐蛊”,是一种源自苗疆的神秘毒物。

    严格来说,这玩意儿并不是植物或化学制品,而是一种非常细小的、用肉眼看跟茶叶沫子差不多大的生物。

    极乐蛊进入人体后,会在人的肠胃中寄生下来,并在约十二个时辰后迅速分裂增殖,然后通过肠壁进入血液以及神经系统。

    由这时起,这个人便算是正式“中蛊”了。

    中了极乐蛊的人,平日里不会感觉到任何的异样,但当有人在其附近摇动“蛊铃”时,这个人的神经系统和内脏就会立即产生反应,令中蛊者生不如死。

    这种感觉,可类比毒瘾发作时的痛苦,甚至比那更加恐怖,并不是意志力够强就能与之对抗的;而若是在极乐蛊发作时强撑硬扛,或者是企图运功对抗,还会引发直接的生理损伤。

    另外,在极乐蛊的发作平息后,人便会暂时陷入一种全身瘫软、如在云端的迷幻状态,仿佛登仙通神、超脱肉身,故名“极乐”。

    想必有些人看到这里已经想到了……没错,正义门里的那些弟子,也全都中了“极乐蛊”,所以他们都对沈幽然言听计从,即便沈让他们对抗整个武林,他们也不敢拒绝。

    当然,这些弟子们中的蛊,和眼下这些武林英雄们中的,并不是同一批。

    每一批极乐蛊,都由若干条公虫和一条母虫组成,你可以将它们视为一个个不同的族群。供人服用的那些是公虫,体积极小、肉眼难辨、无色无味,测毒手段也测不出来;而母虫大约有半截拇指那么大,将母虫以独特的方式风干后做成硬茧,放到一个金属小笼里,便可制成“蛊铃”。

    每个“蛊铃”,只能让与其同一族群的极乐蛊发作,对其他族群的公虫不构成影响。

    中蛊的人即便自创耳膜、废去听力,也无法对蛊铃免疫;自尽倒是可以解决问题,但一般来说,体验过极乐蛊发作后的那种快感的人,都舍不得死……他们的脑子会如同被蛊虫控制了一样渴望着下一次“极乐”的到来,被抑制住自杀的想法,只有从体内彻底把这些蛊虫清除掉,才能让他们恢复正常。

    最后,极乐蛊还有一个最歹毒的特征:每六个月,就必须让蛊虫在体内“发作”一次,若两次听到蛊铃的间隔超过了这个时限,那些蛊虫就会发狂般去侵毁人的神经系统,让其在极度痛苦中缓慢死亡,所以,即便毁掉蛊铃,也不能解决问题……

    综上所述,摆脱“极乐蛊”唯一的方法,就是用解药把蛊虫彻底杀死并清除。

    至于那解药是什么,此处暂且不表,咱还是说回这英雄宴……

    …………

    沈幽然虽没有把极乐蛊这个名称告诉众人,但是发作前后的反应、试图反抗的后果……也就是上面那段内容里的一部分,他还是说了的;这些若是不说清楚,便也起不到恐吓的效果了。

    台下有不少人才听了一半,就已露出了绝望的表情,还有些强作镇定的,要么是不信、要么是还抱着侥幸心理。

    沈幽然对这样的反应自然也是早有准备,所以他当场掏出蛊铃轻轻摇了两下。

    摇的时间短,发作的时间便短,就摇两下的话,其实也只会发作个一分钟左右;毕竟沈幽然接下来还有话要说呢,也不能让这帮人在那儿挣扎半个时辰那么久。

    于是,在发作了一分钟,又“极乐”了几十秒后,东倒西歪的群侠们也就陆续缓过来了;他们中有些人神情恍惚,还有些人眼神复杂、意犹未尽……无论各人的想法如何吧,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都已确信,沈幽然说的都是真的。

    “现在,诸位应该也清楚情况了……”随后,沈幽然便用悠然的语气言道,“沈某奉劝各位一句,乖乖与我合作,莫要逞强,在此物面前硬撑的下场……”他说到这儿,转头往白如鸿身上瞥了眼,“……白道长就是很好的前车之鉴。”

    他这一提醒,有不少人方才意识到,刚才大家发作的时候,白如鸿依然是瘫在那儿动都没动,连声哼唧都没有,想来……白道长是因为不肯就范而被沈幽然反复折磨,眼下已成了废人。

    “沈……帮主。”片刻的沉默后,台下又站起一人来,用比较客气的语气对沈幽然道,“你今日这样做……即便能让我们暂时都顺从你,但你就不怕……日后我们回到各自的门派,带上那些没有中毒的人马回来找你兴师问罪,迫你交出解药吗?”

    问这个问题的,是清远忠义门的掌事吕世远,也是在场的副掌门级人物中地位比较高的一个。

    “所以我才让你们在武功心法之外,把门中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丑事……一并交代了再走啊。”

    这句话,并不是沈幽然答的。

    回话的人,这一刻,刚好从偏门走进来,边说边缓步走上了高台。

    这个男人,看起来四十五岁上下,中等身材。

    其实单论长相,他也不算难看,但他身上有两个让人很难接受的特征:其一,他的皮肤,白里透青,是一种类似尸体的肤色,极为诡异;其二,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怪诞的香味,闻着是香的,但却莫名让人觉得反胃。

    “尊主。”沈幽然见了这人,当即作揖,毕恭毕敬地施礼。

    “幽然,你做的很好。”被称为尊主的男人,即那位不归楼的老板,这时已走到了沈幽然的身旁,与他一同居高临下地看向了宴会厅里的那些武林群豪,口中念道,“其宗若是泉下有知,也一定会以你为傲。”

    “尊主言重了,幽然岂敢居功……”沈幽然的眼中闪过一丝欣然,但嘴上还是很谦虚。

    就在这幕后黑手粉墨登场,与沈幽然打着招呼的时候。

    突然……

    一道人影从台下倏然杀出,口中暴喝出声:“邪魔歪道!我这就跟你同归于尽!”

    像这种出手偷袭的同时还大喊着提醒对方的傻瓜,现场就一个,名字叫雷不忌。

    他在听沈幽然解释极乐蛊的效果时就已经下定决心要跟沈幽然拼了,但刚才蛊虫发作暂时阻止了他,眼下在下面稍微调息了一番,觉得一口气缓过来了,他便要上来拼命。

    但雷不忌,又岂会是沈幽然和那尊主的对手……

    沈幽然倒也没打算在这里杀掉雷不忌,因为雷不忌的武功很不错、背景也成谜,杀了他可能会有隐患,所以面对雷不忌的突袭,沈幽然只是淡定一笑,轻轻扬手,欲用二指去挡下对方的拳头。

    不料……这变故之中,又生变故。

    却见,那雷不忌刚要起跳冲上台去,从其身侧又杀出一道人影,一个擒抱就把雷不忌给截下了。

    雷不忌都没看清截自己的是谁,就被拦腰抱住摁倒在地,紧接着又不知从哪里伸来一只手,一把迷药就糊在了他的脸上。

    一息过后,雷不忌便已昏死过去、不省人事。

    这时,众人才看清,截下雷不忌并用药迷晕他的人,正是孙亦谐和黄东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一边起身,一边发出极为浮夸的反派式大笑,然后十分自然的……以一种恶势力同伙般的姿态,朝着台上的沈幽然和尊主就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