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盖世双谐 三天两觉

第五十五章 顾其影

    伴随着一阵汪汪大笑,孙黄二人大摇大摆的就上了台。

    沈幽然一看是他俩,那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微妙,但也没有说什么。

    他身旁的尊主见沈幽然没做声,还以为这两人的出现也是在计划之中的,故而也选择了静观其变。

    “哈哈哈!沈大哥,恭喜恭喜!”孙亦谐来到沈幽然面前后,当即就是腆胸迭肚,抱拳拱手,脸上那笑容夸张到眼睛都快没了。

    “沈哥不愧是人中豪杰,英雄盖世,这番手段,东来佩服佩服!”黄东来也是满脸献媚之色,朗声而言。

    这二人一开口,便是这种恬不知耻的冲天马屁,引得台下众英豪一阵暗骂。

    “这两条狗……”

    “这两个家伙果然是和沈幽然一伙儿的……”

    “哼!想不到黄门竟出了这等败类。”

    “呸,我居然会输给姓孙的这种人,真是奇耻大辱……”

    当然了,在当前这种形势下,他们也只敢在心里骂,或是用别人听不清的声音小声骂。

    这帮江湖中人可都精得很万一现在骂得太大声被人听到,一会儿大家去“交代秘密”的时候有人把自己给“举报”了可就不妙了。

    而沈幽然在看到了孙黄二人的言行后,终于也是笑了。

    “呵……”他的笑容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鄙视,不过他的话还是很中听的,“二位贤弟,沈某果然没有看错人,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在没有身中‘那个东西’的前提下,依然站出来维护为兄,也足可见你们的忠心啊。”

    虽然此刻的沈幽然仍没有完全信任他们,但基本上已是信了九成……

    首先,谁都知道雷不忌跟孙黄二人的关系不错,孙亦谐此前还特意找沈幽然来推荐了雷不忌,但刚才雷不忌要突袭沈幽然时,这两人毫不犹豫就跳出来把雷不忌给gank了,足可见他们为了沈幽然连朋友都可以随便出卖。

    其次,早在所有人都还没中蛊的时候,他俩就已经把各种秘密以及自己家传的神功主动拿出来跟沈幽然分享了,如今再回忆起来……这两人或许还真是诚心来投靠的。

    其三,再退一步讲,如果他俩只是想自保的话,大可以混在人群里装聋作哑……反正他们本来就没中极乐蛊,而且早就已经把家传武学分享出来了,根本没什么好顾忌的,只要事后随便找个时机开溜就是;但眼下他们却毫不避讳地跳出来公然与沈幽然称兄道弟,引起江湖群豪的仇视,这更说明了他们就是立志要上沈幽然的贼船了。

    而最后的最后,还有第四点,虽然这点并没有什么逻辑上的依据,但还是不得不提一下这两个家伙跳反后的神态和言行实在是太贱了,怎么看都像是本色,不像是演的。

    “哈!沈大哥这话就见外了,大家都是兄弟,跟识不识时务没关系。”两秒后,孙亦谐又一脸豪迈地回道,“今天即便是这个局面反过来,我们也自当站到沈大哥这边。”

    “说得没~错。”黄东来也道,“黄某虽然能力有限,但为了沈大哥,也是甘愿两肋插刀、赴汤蹈火!”

    沈幽然被他俩这虚伪的厥词秀得头皮发麻,甚至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他干笑一声,缓解了一下尴尬,再道:“呃……二位贤弟的厚意,沈某已心中有数。”他顿了顿,转身对尊主道,“尊主,容幽然给您引见,这两位是……”

    “哎~”尊主摆了摆手,“不必了,我都认识,既然是幽然你认可的人,那便是自己人了。”

    他这话,半真半假。

    他认识双谐吗?那肯定是认识的,早在孙黄二人闯智仙阁的那晚,游靖就已经把两人的情况通报给这尊主了。

    不归楼这间酒楼,本身就是尊主收集情报、以及结交武林中那些能人异士的地方;他给智仙阁定下那么多古怪的规矩,不计成本的收集各种奇珍异宝和珍贵的食材,又雇佣“小德祖”和“南厨王”这样的人物来坐镇,就是为了吸引那些高人前来,并找机会扩充自己的人脉和情报网。

    不过,像薛推和袁方治这样的角色,是不知道他们老板的真面目的,反倒是看起来只是厨房帮工的游靖,才是尊主的左膀右臂。

    那晚在智仙阁,孙亦谐和黄东来的表现,游靖虽不是全程在场看到,但凭他的功夫,要偷听也是易如反掌;所以,尊主确是早就认识了这两位。

    而第二天他们的事迹传遍大街小巷,也是因为游靖奉了尊主的命令把这些情报捎给了沈幽然,沈幽然再利用正义门的势力传播的,要不然也不可能传得如此之快。

    那么,尊主这话里“假”的那部分又是什么呢?

    自然就是他那句“自己人”了。

    以这尊主的城府和谋略,怎么可能轻易就相信了这两人?这世上,除了他自己之外,他就只信沈幽然,连对游靖他都是存着戒心的。

    所以,此时此刻,虽然尊主表面上已认可了孙黄二人,但实际上,在他听到沈幽然刚才那句“你们没有身中‘那个东西’”时,就已暗自决定要找个机会给这两人也中下极乐蛊,这才能万无一失。

    “亦谐见过尊主。”

    “东来见过尊主。”

    另一边,孙黄二人也是当场毕恭毕敬地给尊主施了礼。

    尊主冲他们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就上前一步,再度面对在场的群豪道:“好了,还是接着说正事儿吧。”

    他在说这句的时候,站在他侧后方的沈幽然冲自己台下的几个部下摆了摆手,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几人迅速把已经被迷晕的雷不忌从偏门抬了出去。

    与此同时,尊主已讲到:“你们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只要知道我的武功很高,高过你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这便足够了。”他微顿半秒,“刚才雷少侠的举动,我可以当没有发生过,不过,若是下次还有人试图反抗、或者逃跑……”

    他说到这儿,沈幽然很配合的上前半步,缓缓举起了手上的蛊铃。

    仅这一个动作,就吓得台下的人全都绷紧了神经。

    很显然,方才那短短一分钟的发作,已经让他们刻骨铭心、终身难忘,一想到那种痛苦可能会再次造访,很多人就已吓得浑身颤抖。

    “诸位都是侠义之人,因自己一个人的行为,导致所有人一同陪自己受苦,这应该也是诸位不愿看到的。”尊主很满意台下那些人的反应,他接着说道,“明白了的话,就请吧……”

    他话音落时,宴会厅南面入口的那一排门就又打开了,一众天奇帮的帮众早已在门口拿着铁链镣铐等候着。

    极乐蛊的蛊铃作用范围能覆盖到半径五百米以上,而且跟中蛊者本身的听力无关,若是有人此时想施展轻功暴起逃跑,沈幽然一摇铃就能把人给“摇”下来,所以他们并不担心有人会搞这些。

    那些宴会厅中的江湖人士们也都知道逃跑无望,你跑得了一时,也跑不了半年;于是,他们只能一个个儿跟在机场过安检似的来到门口,自觉的让人给自己的手脚上都戴上铁镣铐,然后在天奇帮众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院落中,被分别赶到了一间间小屋里。

    那屋里,早已准备好了文房四宝,等着他们来用……

    虽然天奇帮的人手很多,但要给两百来人戴上铐子并分别关起来也是得花一定时间的,前后大约半个时辰不到吧。

    搞定了这些,戌时已经过半。

    剩下的事儿就简单了,接下来的几天,只要等那些人慢慢交代情报就行了;那些不配合、不老实的,就集中到一个地方,极乐蛊伺候着。

    他们也不怕有人给出假的功法,因为所有的情报最后都要交给那位尊主过目。他的武学造诣,早已入了化境,即便他不知真的版本是怎样的,但要对方给出的功法里明显搀了假,他多半都能看出来。而一旦被他发现你给了假的……没别的,极乐蛊伺候。

    当然了,实在分辨不出来,也无妨。

    因为从一开始,那些情报的真假,就不是最重要的。

    即使是在一般的刑讯手段下,大部分人都会扛不住,更何况是在极乐蛊的威逼之下?能够硬撑着搞花样的人终究是少数,90%的人最终还是会交代真话的。

    而只要这几百人中有那么几个说了真话,那就意味着所有人和自己门派之间的信任都已崩塌了。

    每一个门派、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些不愿被人提起的不光彩的过去或者秘密;一生都问心无愧、清清白白的人不是没有,只是非常少,在江湖这种地方,那就更少了。

    就拿林元诚来说,你说他是坏人吗?应该也不是,但他同样有着一些不想被人知道的过往。

    一个少年尚且如此,那些武林前辈们,还有他们的门派里……到底有多少狗屁倒灶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

    你跟这儿说了假话,再回去表示“我没交代”,那就算你是真的没交代,你的同门、掌门……也不一定会信你了;没准他们非但不会帮你出头拿解药,还会先把你抓起来再审讯一番。

    这就是人性,这就是江湖。

    如果人人都像白如鸿那样,哪怕是被折磨得生不如死也绝不向恶势力妥协,那这江湖也不至于会有那么多的恩怨情仇。

    就拿沈幽然的经历来说吧。

    他生来就是魔教教主易世雄的儿子,这是他的错吗?

    他的母亲沈氏被易世雄强娶,又是他母亲的错吗?

    他的母亲若不妥协,他便根本不会来到这世上;而他若是不妥协,恐怕也早就已经死了。

    十一岁那年,沈幽然的母亲病故,他失去了继续留在五灵教里的唯一理由,所以他便逃了出来,改名换姓。

    他身上有五灵教的功夫,生存不成问题,但每当他遇上那些所谓的“正派人士”,对方无一不是不由分说就想取他人头来提升名望,完全不会因为他是个孩子就手软,更不会管他是不是根本不想与五灵教为伍。

    直到某天,他遇上了顾其宗。

    顾其宗是第一个没有见了沈幽然就要下杀手的武林“正派”,非但没杀,他还收留了沈幽然,将其秘密的保护了起来,甚至还教他武功,又教他如何才能隐藏起自己五灵教的内功底子。

    最重要的是,从头到尾,顾其宗都没有问过沈幽然的身世,更不知道他就是易世雄的儿子。

    只因沈幽然说了一句:“我恨五灵教,我从不想与他们扯上关系。”顾其宗便为他做了那些。

    这就是顾其宗,只要他认定对方没有说谎、认定这是个好人,他便会倾全力帮助别人、拯救别人。

    这也是为什么,七年后,当顾其宗推举沈幽然去参加少年英雄会时,也没有一个人对顾其宗多问半句。

    可惜,这样的人,并没有个善终。

    原本沈幽然也没想过要为顾其宗“报仇”的,因为他以为顾其宗与易世雄同归于尽,也算是壮烈战死。

    但是某天,有个人找到了他,一个和顾其宗长得有几分相似,但外表看起来跟尸体一样的怪人。

    他叫顾其影。

    在这儿引用几句《一代宗师》里的台词

    一门里,要有面子,也要有里子。

    顾其宗,就是天奇帮的面子,而顾其影,即顾其宗的弟弟,他就是天奇帮的里子。

    顾其宗是盖世的英雄,天下人人敬仰的豪侠;顾其影却是个无名之人,江湖上甚至都没人知道他的存在。

    面子上沾不得灰尘,流了血得让里子兜着。

    面子请人吃口酒,里子说不定就得去杀个人。

    其实,顾其影的谋略和武功,从来都不在顾其宗之下,而且他不仅是有习武的天分,他在天文地理、数术化学方面,也都很有天赋,但他知道……像他这样的人,是当不了面子的。

    因为他太聪明了,也太明白人性了……所以他做不了“侠”,只能做个人,一个恶人。

    他甘愿躲在顾其宗的阴影下,当哥哥的里子。

    那些年顾其宗在江湖上行了多少仁义之举,顾其影就在暗处善后了多少不义之事。

    在一十三路宗门攻入五灵教总坛那天,顾其影自然也扮成了正派的喽啰混在人群中一起去了。

    所以他很清楚,那天的那把火,并不是易世雄放的……

    所谓易世雄纵火玉石俱焚,不过是那些逃出去的门派掌门统一口径后的说辞罢了。

    那天的乱战中,是那些名门正派的人先开始防火的,而且不止一派这样做了,但随着火势越来越大,很多门派的掌门很早就看出情势不对,开始逃走。

    他们都想当然的觉得,与易世雄对决是顾其宗的义务,且他们也都存着几分保存自己门派实力的私心……

    只有顾其宗一直率着天奇帮的帮众冲在最前,战至最后。

    若不是其他那些门派撤得太快,导致顾其宗被围得没有退路,他也不至于死在那里。

    那场大战后,顾其影也被困在了崩塌的山洞里,他亲眼看着哥哥和易世雄一起被烧成灰烬,却无能为力……几天后,他才靠着龟息术和缩骨功成功逃出生天。

    幸存下的顾其影,因为肺部吸入大量浓烟被严重灼伤,伤势一直不好,且终日都被伤痛折磨。他在苗疆流浪数月,四处寻访,终于找到了治好自己的方法,但那代价却是……他必须将自己的身体变成一个养蛊的容器,终生与蛊共生。

    后来,他回到中原,依然在暗中守望着天奇帮,并眼睁睁看着剩下的帮众日渐式微,而其他那些武林门派非但没有伸出援手的,反而都伺机来争夺瓜分天奇帮的地盘儿。

    正所谓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

    顾其影见天奇帮终于不复存在,自己哥哥留下的最后一点东西都没了,便想到了复仇向整个武林复仇。

    而他知道,这世上应该还有一个人可以帮自己,一个真心把顾其宗当恩人的人。

    沈幽然跟顾其影可说是一拍即合,在得知了当年那件事的真相后,他也立即被点燃了复仇之火。

    其实沈幽然本是个没什么野心的人,他当初加入正义门而非天奇帮,就是为了避嫌,怕别人误会顾其宗跟他有什么利益瓜葛,但自打那天之后,他仿佛变了个人,一步步朝着掌门的位置上爬去……

    而顾其影,则是成立了一个名为“幽影”的秘密组织,自称为尊主,开始在江湖的阴暗处活动。

    至今时今日,他们那复仇大计的第一步,终算是迈出去了。

    他们本以为接下来的难关会是和各大门派之间的斡旋,并已做好了在接下来的十年于江湖上兴风作浪的各种准备。

    但未曾想,有一个……哦不……“两个”在短期内就会带给他们致命威胁的存在,早已潜伏到了他们身边。

    他们也不用考虑什么十年八年了,就今晚,便将上演那孙亦谐火烧天奇帮,黄东来再闯不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