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盖世双谐 三天两觉

第五十六章 不情之请

    夜,渐深。

    天奇帮的书房内,顾其影与沈幽然正在品茗对谈。

    他们暂时没有去管那些被抓的江湖人物们交代事情的进度如何,因为他们也知道,今晚的变故发生得太快太多,那些人也需要些时间去消化。

    进一步的威逼和拷问,可以等到明天再说。

    比如说,明天可以把漕帮那几个家伙拉出来,大刑伺候,杀鸡给猴看;或者找一些无足轻重的、交代得飞快的投降派出来,早早放了,搞怀柔策略;甚至可以拉一些女侠出来,用污人清白来威胁她们本人或者其他侠士。

    反正有极乐蛊保底,诸如此类的手段,想用的都可以用上。

    人类的身心终究是脆弱的,无论生理上的痛苦,还是心理上的压力,都有一个临界值,只要不断在那个值附近施压,99%的人最终都会就范。

    没有道德和原则的人会就范,很有道德和原则的人更会就范……

    顾其影,乃是深谙此道的高手。

    沈幽然毕竟还年轻,尽管他也是颇有城府,但比起这位尊主来,还是差了不少。

    “幽然啊……有件事,我可得问问你。”在只有两人的情况下,顾其影跟沈幽然说话的语气就比较随意亲和了,他的神情也少有的露出了一丝真诚;毕竟……顾其影也是人,在这世上他唯一信任的人面前,他若是还不能放松些,那他怕是早已人性无存。

    “影伯,您是想问那孙亦谐和黄东来的事吧?”沈幽然在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是管顾其影叫伯伯的,而对已故的顾其宗,他则是以“义父”相称,尽管顾家兄弟也只比他大了十几岁而已。

    “不错。”顾其影道,“我也是刚才在宴上听你提到才知晓……”他顿了顿,神色微变,“那二人……没有中极乐蛊吗?”

    沈幽然点头应道:“哦,是这样的,影伯……”

    接着,他就把八月十四那天的情况大致说了下。

    据他手底下的帮众们所说,那俩货前一天的半夜喝多了酒在院儿里打闹,导致第二天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所以沈幽然给众英雄敬茶的时候他们就没来。

    其实沈幽然也知道他俩没来,但他也没有特意差人去叫醒他们,因为他觉得:其一,以这俩货的德行,就算你差人去叫了,他们也很可能拖拖拉拉的、甚至推说不来,万一他俩各种赖床拉屎拖时间,导致他错过了给群豪敬茶的时机,反而误了大事。

    其二,孙黄二人早就已经公开投靠了沈幽然,连家传神功都献了,中蛊的人都还没干的事儿他俩都已经干完了。

    其三,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们只是为了利益而投诚,沈幽然也不怕他俩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凭孙亦谐和黄东来的武功,即便没中极乐蛊,又能有什么威胁?再者,他们住进这正义门的总舵……即现在的天奇帮总舵这么多天以来,每天就是吃喝玩乐,到处乱闯乱逛,宛如两个混吃混喝的地痞一般,连很多天奇帮的喽啰都看不下去了,这些破事儿沈幽然的耳朵里都灌满了,这样的两个人能有什么过人的计策城府?

    此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极乐蛊”这东西也不是随取随用的,那放公虫的蛊盅一旦开了封,半个时辰内就得把这批公虫给人服下,若是过了半个时辰公虫还没进入人体,便会自然死亡;而培育极乐蛊的工序也非常麻烦,很容易失败,沈顾二人的手上总共也没几批成品。

    综上所述,特意再动用一批新的极乐蛊,只为了用在孙亦谐和黄东来这两个货的身上,也实在太浪费了。

    “嗯……确实。”顾其影听沈幽然说完,点点头,也表示理解,但他随即又道,“这次就算了,不过今后再下蛊时,最好还是把这两人一同捎上。”

    “影伯您放心。”沈幽然应道,“幽然自然明白……像孙黄二人这样唯利是图、毫无底线的真小人,虽然可以取信一时,但只要将来情势有所变化,他们便会像今天出卖那些‘武林正道’一样反过来出卖我们。”他笑了笑,“这种人……幽然又岂会真把他们当兄弟呢,不过是暂时互相利用下罢了。”

    顾其影闻言,其嘴角也泛起了三分笑:“嗯,利用一番确是可以的……不管怎么说,那黄门三绝,尤其是使毒的功夫……还有些门道;普天之下,要说有哪个门派有机会能自主破解这极乐蛊,那也就是黄门了,眼下这黄门少主虽没有中极乐蛊,但主动投诚了我们,这也算是件意料之外的好事……若是能靠着黄东来拉拢黄门成为我们的助力,我们接下来的几步,也可走得更加顺利。”

    他说到这里,略微停顿,喝了口茶,再道:“不过那孙亦谐嘛……倒是令我有些失望。”

    “哦?”沈幽然疑道,“影伯,此话怎样?”

    顾其影面露一丝不屑之色,回道:“‘幽影’门人这些年在江湖上收集各种坊间传说,其中‘江东孙氏祖上曾有数代纵横江湖,疑有家传神功存在’这个情报,算是令我比较在意的一个;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我会让你特意去杭州把那文不成武不就的孙亦谐给请来……”他摇了摇头,叹息道,“我本以为,这孙亦谐有可能是深藏不露,结果那天在不归楼,游靖告诉我他确实就是功力平平;再后来,他又把那本谁也看不懂的‘倒转乾坤’给了你……考虑到他本身的功夫,看起来他说的确是真的,那纸上的文字连他自己都看不懂……”

    从顾其影的角度来分析,既然孙亦谐能拿出“倒转乾坤心法”来,那就表明他们孙家一直都是拥有着这门武功的,但为什么孙家坐拥神功、又久不涉足江湖了呢?结合孙亦谐的武功修为、孙员外那商贾的身份、还有那份倒转乾坤手抄本上的字,顾其影判断……恐怕从好几十年前开始,由于某种原因,解读那种文字的方法已被孙家的人给搞失传了,所以孙家人虽然有神功在手,但却没法儿修炼。这样看来,孙亦谐会把倒转乾坤献给沈幽然,并提出让沈幽然破解后同享,也是合情合理。

    顾其影哪儿能知道……孙家人不涉足武林,单纯就是前几代人发现做生意比打打杀杀安稳多了,仅此而已。

    可怜那顾其影和沈幽然,明明也都不是笨人,但愣是被孙亦谐用简体字版本的倒转乾坤以“献书投诚”之计骗得团团转。

    “是啊,幽然也是这样认为的。”沈幽然道,“但不管怎么说,留着他姑且还有用,说不定他们孙家还藏有什么别的秘密,只是有待挖掘,以后我们可以利用他再慢慢寻找。若实在挖不出什么……他孙家那万贯家财,对我们的复仇大计来说也是很有用的嘛。”

    这两位坐在那儿喝着茶,就已经把孙亦谐和黄东来以及两人的整个家族都给安排得明明白白。

    其实,连沈幽然和顾其影本人都没意识到,此时此刻的他们……早已不是当初那两个纯粹想着要为顾其宗复仇的人了。

    如今的他俩,更像是两个站在“复仇”这面旗帜下的、被权欲所操控的傀儡。

    他们的目标和想法,从一开始的“毁灭十二宗门、重振天奇帮”,到后来的“那些武林正道都是一样的伪君子,只有让天奇帮一统江湖,重整秩序,才能让顾其宗泉下瞑目”,再到“为了实现理想可以不择手段,反正那些正道也只是打着大义的口号做着一样的事,为什么要跟他们客气?成王败寇,只要最后赢了就没人会质疑你的做法”。

    一步步走来,他们的人性早已扭曲,而顾其宗这个名字也变成了他们用来平衡自己仅存的那点良知的安慰剂。

    一门里,要有面子,也要有里子。

    但若里子没了顾忌,也没了良心,那这门有没有面子也就不重要了。

    没有这一门,才重要。

    …………

    同一时刻,天奇帮后院,黄东来的房中。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黄东来用超快的语速反复念叨着这两个字,坐在桌边快速抖腿,“这下遭重了啊……”

    “妈个鸡的……”孙亦谐也是背着双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虽然早就猜到了姓沈的会搞点阴谋,但我本来以为他只是想借机搞一下和他关系不好的漕帮,没想到居然会搞那么大……”

    他俩这话,也不敢说得太大声,因为在他们跟沈幽然告辞回房的时候,沈幽然特意派了两个手下来“护送”孙黄二人,此刻那两个天奇帮的喽啰还站在他们房门外守着呢,摆明了就是要监视他们。

    “唉……”黄东来念着念着便叹道,“要不是我无法施展轻功,这会儿我就找个机会开溜,直奔少林寺去搬援兵,只要少林肯登高一呼,找飞鸽帮给全武林传信,那些门派为了门内的消息和武功不被泄露,准保三天之内就蜂拥而来把这天奇帮给踏平了。”

    “你现在说这个有毛用。”孙亦谐道,“再说了,远水救不了近火,别说三天……据我估计,明天他们很可能就要开始对被抓的那些人各种严刑逼供了……哪怕你今晚真的能成功跑路,最快也得明天中午才能到少林,而少林寺再组织人马杀过来,至少也已是后天,那时候说不定已经有一半以上的人把情报交出去了……况且,你确定在有这么多人质的情况下,少林寺的人会冲进来大开杀戒?你又能保证少林来的人搞得定那个尊主?”

    黄东来想了想:“也对啊……”他一拍脑门儿,“而且经你这么一说,哪怕是到了最恶劣的情况下,只要姓沈的和那个尊主拿上已经搜集到的武功秘笈和情报逃走,也随时可以东山再起,反正他们只要有那个类似遥控海(防一手)洛因的毒药,手下要多少有多少;眼下他们已经靠这次少年英雄会控制了整个武林年轻一辈的杰出人才、加上几乎所有正道门派副掌门级的高手若干……等他们这批情报到手,以后能干出什么事来还真不好说啊。”

    “嗯……”孙亦谐小眼珠子一转,随即念道,“要不然……咱们假戏真做,干脆真的投靠他们得了?”

    “滚~”黄东来想都没想便道,“你他妈是不是人?搞不过你就加入咯?你还有没有原则?有没有正义感?”

    “哎呀我试试你的立场坚不坚定而已,不要激动嘛。”孙亦谐也是立马挑眉接道,“看来黄哥你果然是深明大义、敢爱敢恨、是非分明、义薄云……”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沈幽然,你少来这套。”黄东来都听不下去了,当即打断了他。

    孙亦谐耸耸肩,话锋一转:“既然黄哥你这么坚定,我就能放心把事情托付给你了……”

    “干嘛?”黄东来多了解孙亦谐啊,他一听这话,就知道对方又有什么事情要开始拱火让自己顶上了,“你是不是又想搞道德绑架然后让兄弟去送死?是就直说。”

    “什么叫让兄弟去送死,我也要冒险的好吗?”但孙亦谐回这话的语气就能听出他也有点虚,“你先听我说嘛……”

    他说到这儿,也坐了下来,凑到黄东来耳边,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又道出了一连串的毒计。

    …………

    是夜亥时二刻,按现在钟点来说,就是晚上十点左右吧。

    沈幽然和顾其影仍在书房里喝茶聊天。

    忽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便有一名喽啰轻轻敲了两下房门,并用高低适中的嗓门儿通禀道:“尊主、少帮主,孙少侠与黄少侠求见。”

    沈顾二人听了,对视一眼,都没做声,但通过眼神交流,他们已确认了该怎么做。

    短暂的沉默后,还是沈幽然开口了:“请他们进来吧。”

    过了一会儿,房门被推开了,孙亦谐率先迈步进来,黄东来紧随其后。

    一番客套的废话过后,沈幽然便问:“二位贤弟方才说要去歇息了,不知眼下又为何而来啊?”

    “哦,是这样的……”孙亦谐堆笑着道,“……有两件事。”

    黄东来适时地接过话头:“第一件事是有关我的……”

    接着,黄东来便把自己炼出獬胆丹、吞服后便无法运功的事情跟他们说了;因为这本就是真事,而且离谱中透着股傻逼的气息,所以怎么听都不像编的,对方很快相信了。

    沈幽然听黄东来这么一说,也是后知后觉的回过味来儿:“原来这小子武试的时候一招未发就投降是这个原因啊。”

    至于黄东来把这事说出来的诉求嘛……就是想求他沈大哥和尊主大佬想想办法,替自己把这症状消除了。

    他的动机其实也蛮合理的既然你俩能搞出极乐蛊这种东西来,那在化学方面肯定是颇有建树,大家都是“自己人”,这点儿事求你们帮帮忙,不过分吧?

    听罢黄东来的要求后,沈幽然本以为顾其影会找理由推脱拒绝,却没想到……顾其影当即面露笑容,很干脆地回答:“哦~原来如此,呵呵……东来无需多虑,这只是小事,今晚我就能帮你治好。”

    这个回答,让沈幽然都愣了,就算顾其影是用毒御蛊的高手,也不可能仅听对方模糊地描述了一下某种随机炼成的丹药的效果,就能知道怎么解啊。

    但几秒过后,沈幽然又想通了……顾其影根本就没打算要帮黄东来解除症状;相反,他是想利用这个机会,给黄东来下毒。

    这世上能够控制人的蛊和毒,自然不止极乐蛊这一种,只不过有很多不太容易骗人服下、或是效果没有极乐蛊那么强那么好。

    眼下,既然黄东来这么信任他们,想要来求“医治”,那顾其影自是不介意顺水推舟;若是能趁此机会给黄东来下了蛊,顾其影也能早点安心了。

    因此,顾其影才会不假思索便满口答应,并急着在“今晚”就要“治好”黄东来。

    “游靖。”顾其影前一句话才答应下了黄东来,后一句立即就高声唤了这个名字。

    短短数秒过后,游靖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书房门口,并隔着门言道:“属下在,主人有何吩咐?”

    “你带黄公子回不归楼去,让他服一粒‘百顺丸’,看看能不能解除他身上的异状。”顾其影说的这个“百顺丸”,无疑是句外人所不知道的暗语,其实,那玩意儿就是一种和极乐蛊不同的、但一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操控别人的蛊。

    游靖会意,不动声色地应道:“属下遵命。”

    就这样,黄东来暂时跟书房内的三人告辞,跟着游靖出离了天奇帮,直奔不归楼去了。

    那孙黄二人也是到了此刻才意识到,原来这“尊主”就是不归楼的“老板”;而他们当初见过一面的厨房帮工游靖,居然是尊主的部下,且看起来还是个心腹之人。

    一时间,此前很多困扰他们的疑团很自然的就迎刃而解了……

    当然了,这些事,也不重要……双谐之计的整体方向并没有变;这种程度的随机应变,两人早已有所准备。

    待黄东来出去之后,孙亦谐便开始说那“第二件事”。

    “沈哥、尊主……”房的门关上了,孙亦谐紧跟着就转过脸来,露出了一脸的淫笑,“嘿嘿……这第二件事嘛,算是亦谐的一点不情之请。”

    说句实话,都是男人……就凭这一刻他脸上的这个表情,沈幽然和顾其影也已经猜到这货要提的是哪方面的要求了。

    “呵……”沈幽然心中对孙亦谐的鄙夷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但他也很高兴,因为他越发觉得孙亦谐是一个一眼就能看穿的、LOW到爆的小人,而这种人,既容易控制,又对自己构不成什么威胁,“……亦谐,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沈大哥。”孙亦谐往前凑了凑,“不瞒你说,这次英雄会上,有那么一人……让亦谐一见倾心、魂牵梦萦,奈何其武功和江湖地位都远胜于我,我此前也实在是没法儿去攀附……但如今此人已成了沈大哥的阶下囚,我就琢磨着……”

    “你就琢磨着……”沈幽然也笑了,他接着对方没说完的话道,“……今夜能去与她好好聊聊?替为兄开导开导她?”

    “嘿嘿嘿……知我者,沈大哥也。”这一瞬,孙亦谐脸上那笑容又贱了几分,“当然了,若是聊得好了,以至于我二人在那房中共赴巫山、春宵一度,那我也希望……”

    “希望帮里的兄弟们不要因为在屋外听到了一点点动静就进来打搅你是吧?”沈幽然接道。

    “是了是了是了……”孙亦谐笑道。

    听到这么无耻的对话,连顾其影心里都已在暗啐了,不过表面上他还是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喝茶。

    沈幽然还是得应付一下的,他接道:“好吧,这也不叫什么事儿,既然贤弟你喜欢,那为兄的自当成全。”他顿了顿,也拿起了茶杯,喝之前又随口问了句,“对了……你指的那人,可是宋芷秀宋女侠?”

    他会这么问也很正常,因为孙亦谐刚才已经明确表示对方的武功和江湖地位都远胜于自己,这样看来,也只有宋芷秀符合这个条件。

    不料……

    “不是啊。”孙亦谐回道,“我说的是淳空小师父。”

    “噗”这是沈幽然这辈子第一次在喝茶的时候把一整口都喷了出来。

    “嗯咳……嗯哼哼哼……”尊主倒是没喷,因为孙亦谐这话出口的时候他已把茶往下咽了,结果差点儿没呛死。

    “贤弟……你……”下一秒,沈幽然看孙亦谐的眼神都变了。

    “怎么大哥你没看出来吗?”孙亦谐说着,上半身又往前凑了几分,“其实我是……”

    “明白!明白明白……”沈幽然和尊主两人也不知为何都本能地往椅背上靠了靠,远离了孙亦谐几分。

    沈幽然这时在心中暗道:“妈的我怎么早没看出来呢……现在想来……原来他和黄东来是那种关系啊!也难怪了,连黄东来那种他都下得去嘴,那淳空小师父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等等,说起来,他看我的眼神也很奇怪啊……”

    “沈大哥?怎么了?对亦谐的请求有什么难处吗?”孙亦谐见对方不说话,又追问了一句。

    “没有!完全没有!”沈幽然瞪大了眼睛,干脆从椅子上站起来了,“贤弟莫要多想,来……来人啊,快取一块通行令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