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盖世双谐 三天两觉

第六十三章 夺头

    制伏了沈幽然后,孙亦谐和黄东来便打算把他先运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

    他们至少有两个理由留下沈幽然的性命:其一,沈顾二人的这个阴谋策划了这么多年,肯定还有不少尚未展现出的秘密有待发掘,所以有审问的价值;其二,怎么处置他,最好是由今天被他阴了的各路武林人士公开商量着决定,而不是由孙黄二人私下处理虽然他们就算真的把沈幽然杀了也不会有人多说半句,但人心难测,你不能保证所有人都是君子,万一事后有人怀疑他俩是从沈幽然口中问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故而杀人灭口,那便又多生枝节了。

    运送沈幽然的方式双谐自是早就准备好了,一辆用来送米面的小推车足矣,他俩把已经中毒麻痹的沈幽然搬了上去,便出发了。

    那“安全的地方”,离这里也不算太远,就是一公里外的一栋普通民居;那民居里面的住户此时自是已经被打发走了,现在那屋里有三个人:一个是已经没有了行动能力的白如鸿,另外两个是负责照顾和保护他的淳空和柳逸空。

    柳少侠和淳空小师父都是不太喜欢打打杀杀的人,事实上两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开过杀戒,故而他们并未跟着那两百人的大队伍去围剿天奇帮,而是选择留在这间民居里保护白道长。

    这凌晨时分,城里除了起火的地方之外,其他地方的街上基本空无一人;别说推车了,飙车都可以。

    因此,孙亦谐和黄东来一路小跑,只花了六七分钟就推着沈幽然和淳空他们会合了。

    虽然也猜到了孙黄二人不可能用什么常规的手段去制伏沈幽然,但当柳少侠和淳空小师父看到沈幽然那副全身石灰粉、瘫在小推车上的惨相时,也不禁对其生出了几分同情。

    把人送到后,孙亦谐和黄东来当即就又要走,而他们要去的地方自然是那不归楼。

    无他,孙黄二人打算把那思秽居里有用的东西kiang一些出来,暗中私吞了;而剩下那么特别歹毒的、祸害人的玩意儿,或是一时间拿不走的,就一把火给他焚了,免得日后被旁人惦记。

    这事儿可不能拖,且最好就趁着那帮武林人士跟顾其影纠缠的时候去办了。

    此前,黄东来只告诉了那些人自己查明了极乐蛊的解法,但他并没有告诉他们“尊主”就是不归楼的老板,也没有说自己具体是在哪里找到这种方法的。

    他不说的理由也很简单:假如他把这一层信息都给说了,那很有可能会有人当场就开始动歪脑筋,比如……趁着大部队分别往南北迂回之际,悄悄溜走,然后潜入不归楼去,从思秽居里偷一些和极乐蛊类似的东西出来,今后自己拿来害人。

    类似这样的可能,孙黄二人又岂会想不到呢?

    以小人之心度所有人之腹,才是定计之根本;所以基本上,他们只要把自己在遇到事情后内心瞬间能萌发出来的那些歪点子全都套用到别人身上,就能防住绝大多数的骚操作。

    然,他们终究也是有算不到的事情……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那栋民居、再返不归楼之际,一个蒙面人,忽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此人中等身材,身穿一袭黑色夜行衣,以黑布蒙面蒙头,只路双眼;他的手里没拿兵刃,不过背上背了个包袱,那包袱比篮球大点有限,斜绑在身上也并不怎么影响活动,而看那轮廓,包袱里面似乎是装了个四四方方的盒子。

    他来得无声无息,就如一个突然出现的鬼魅,你一转身他便已站在了那里。

    “来者何人?”黄东来见了他,立刻喝出了这么一句;其实黄哥主要也不是想得到回答,而是想提醒屋里的淳空和柳逸空外面出事儿了。

    “呵……”那蒙面人根本没回答他们的意思,只是轻笑一声,紧接着就抬起双掌,一运一推。

    下一秒,孙黄二人就双双被掌力推飞而起,两脚离地,撞到了墙上。

    其实像这种内功外放的远程攻击,沈幽然也可以做到,但以沈幽然的内力,无论是内功外放时最远射程、扩张范围、还有力道……都远不能和眼前这个蒙面人的修为相提并论。

    好在这蒙面人压根儿就没把孙黄当回事儿,只是用一种类似驱赶苍蝇的心态在随意出手,所以他俩只是被暂时打蒙倒地,并没有留下什么内伤。

    而听到声音,从屋里杀出来的淳空和柳逸空,受到的也是相似的待遇……

    但见,那柳逸空箭步冲来,欲出刀制敌,谁知,其腰间的弯刀刚从鞘里被抽出了半截儿,那蒙面人就一个抢步闪到了柳逸空的侧面,轻轻往他手上一摁,就把他的刀又给摁回去了。

    “小子,轻功还不错。”那蒙面人的声音很普通,说这话时的语气也很轻松,“就是刀法差了点儿……”

    呼

    他话音未落,淳空的一记般若掌已从另一个方向破风而来。

    “小师父……你这掌也未免太‘慈悲’了些。”那蒙面人不慌不忙,谈笑间,他便以左掌推开了柳逸空,同时出右掌与淳空的掌力一对。

    于是,淳空也飞出去了……

    转眼之间,这四位“少年英雄”就被这个蒙面人打得东倒西歪,且个个胸中都被雄浑的内劲搅动得气血凝滞,一时间站都站不起来。

    “我今天心情好,不乱杀人。”那蒙面人扫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放心,我取了要取的东西,立刻就走。”

    说罢,他就进屋了。

    而还没等屋外的四人从地上爬起来呢,他就已经出来了。

    达到了目的,这蒙面人也不多逗留、更没有啰嗦,他甚至都没多看那几个年轻人一眼,便脚下一点,遁入了夜空之中。

    那确是,来时无声无息、去时无影无踪,真正的高手风范。

    片刻之后,黄东来他们终于起得身来,并赶紧进屋查看;只一眼,他们便知道那人取了什么沈幽然的人头。

    此时,沈幽然那尸体的周围,血流了一地,不过方才那蒙面人离去时身上倒是没沾什么血,也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

    到这会儿再回忆一下那个蒙面人所背包袱的轮廓,想必那里面应该是个专门用来装人头的盒子,可以防止血隔着布渗出来。

    不幸中的万幸是……与沈幽然共处一室的白如鸿倒是没事儿,看来那蒙面人来此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杀沈幽然而已,对其他人他并不感兴趣,而他取走人头的行为无疑是为了向某人或某个组织交差。

    毕竟……在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没有什么比本人的头颅更能切实地证明某个人已经死了的。

    “妈个鸡的,这又是哪儿冒出来的妖人?还好这货没打算杀我们,不然咱就交代在这里了。”大约过了五分钟后,孙亦谐又琢磨了一下这事儿,才有些后怕起来。

    江湖,终究是凶险的,即便是沈幽然这样的掌门级高手,若在情急之中毫无准备地踏入了埋伏,那也有可能被一波带走,更何况是他们这些初出茅庐、武功尚浅的小辈?

    刚才的那个蒙面人若真想杀死他们,不过就是一念之间、动动手指的事情。

    哪怕你机关算尽,自觉算无遗策,也难保会遇到这种毫无情报依据的突发状况,而这个时候……就全得靠硬实力了。

    “算了,这事儿先不管。”黄东来倒是比孙亦谐冷静多了,黄门到底也是武林世家,纵然黄东来自己没怎么走过江湖,但他从小到大见过的高手、听过的武林轶事可是不少,十几年耳濡目染过来的人,自然比孙亦谐更清楚他们俩在江湖上到底有多菜,“我们还是按原计划,再到‘那里’去跑一趟,看看那边是什么情况了。”

    他跟孙亦谐说完这句,又转头对另外两位小侠道:“淳空小师父,柳少侠,此地看来是不再留了,你们带着白道长再换个地方吧……”

    于是,四人又说定了一个新的地点,随即便再度分别。

    孙亦谐和黄东来又奔着不归楼去了,然而,当他们到了那儿时,又傻眼了……

    这酒楼,已经被点了。

    “喔尻~黄哥,这咋回事啊?”孙亦谐看着那熊熊的火光,当即问道。

    “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放的火。”黄东来说得是实话,此前他在思秽居中只是稍微翻了翻顾其影炼蛊的笔记,并且把那本笔记带走了,其他什么都没带,更没有点火。

    “是不是你没留神,临走时触发了什么自爆装置?”孙亦谐道。

    “妈的你当打CS啊?我还埋了雷包再走的是怎地?”黄东来吐槽道。

    说完这句,黄东来又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再道:“我看……我们还是把事情想简单了,今晚这局很可能还有别的势力在暗中掺和,给我们来了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我们算计完沈幽然和顾其影、把事情办得差不多了,他们再出来‘抢人头’,掠夺胜利果实。”

    “嗯……”孙亦谐一听,也觉得言之有理,沉吟道,“也罢……被抢人头还可以忍,只要没顺带着把我们干死就是好事儿。”

    这一刻,虽然两人都没有再多言语,但其实他们心中都已萌生了同一个想法要在这江湖立足,果然还是得有组织和势力,仅仅靠个人的力量在这暗流汹涌的汪洋中实在是太容易翻船了,那白如鸿就是个血淋淋的反面例子。

    …………

    这天晚些时候,城外某地。

    火光,照亮了一个男人的脸。

    他五十岁上下,身材中等,那脸长得跟个南瓜似的,有点扁胖横生,这脸型也导致了他的眉毛眼睛都很扁长,鼻子又宽嘴又大。

    他的身上,穿着一身夜行的衣靠,不过脸上蒙的黑布此时已经摘下。

    他的脚边,还放着一个包袱。

    他似乎在等人。

    他等的人,也没有让他等太久。

    那是个高壮的汉子,虎背熊腰、目光灼灼,腰上还佩了把单刀;洛阳城里有很多人都认识这个人,他是那正义门门主的车夫“老武”。

    但其实,他不姓武,那只是十多年前他加入正义门时改的姓。

    他的真名,姓木,叫木理延,在来到正义门之前,他的身份是五灵教的一名细作。

    现在他也是……

    “木理延,见过旗主!”木理延来到那黑衣人近前,单膝跪地,施礼一拜。

    那黑衣人,也就是此前在黄东来他们眼皮子底下取走了沈幽然人头的那个蒙面人,无疑也是五灵教的高手。

    其名为汤绂,乃五灵教的“五大旗主”之一,领“白虎旗”,在教中的地位仅次于副教主。

    听他这职位各位就该明白了,这汤绂最擅长的就是那五大护教神功之中的“白虎掌”,单论拳掌功夫,他在当今天下也可说是数得上号的人物。

    “不必多礼。”汤绂随意摆了摆手,示意木理延起来,并直接问道,“你们的事儿办得如何了?”

    木理延起身,抱拳拱手:“禀旗主,属下带人潜入思秽居时,那里并无守备,游靖也已死在里面多时;随后我们便搜遍了那里的角角落落,呃……期间有两位兄弟不幸中毒身亡……但我们并没有找到记录着顾其影蛊术的东西,想来……要么是他压根儿就没留纸面记录,要么……”

    “要么就是已经被别人拿走了?”汤绂接过了对方没说完的话,且语气中略有些不悦。

    “属下这就去查!”木理延立刻就很自觉地说出了接下来准备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算了吧,已经晚了。”汤绂道,“而且我也猜到可能是谁拿的了……你不用管了。”

    汤绂,着实有些懊悔。

    因为有木理延这个卧底的存在,五灵教其实很早就已知道了沈顾二人准备在少年英雄会上实施他们那“大计”的事,所以,半个月前汤绂便被派来了洛阳,负责在这段时间内坐镇指挥五灵教那些潜伏于洛阳的人手,主要……是为了应对一些突发的状况。

    本来,除了监视之外,五灵教的这些人也并不打算来掺和这档子事儿,那些武林正道被天奇帮威胁也好、整死也罢……对他们来说同样是好事。

    然而,“突发状况”说来就来了。

    孙亦谐和黄东来的搅局,让汤绂嗅到了顾其影和沈幽然的计划有可能在今夜崩盘的味道;于是,就在那支穿云箭升空的时候,汤绂仓促思考了一番,决定……让木理延带人去不归楼搜一搜顾其影的研究成果、能拿的就拿走,而他自己则是追着那穿云箭去了。

    那个时候,他可还不知道黄东来已经把顾其影的炼蛊笔记给拿走了。

    后来他在暗处看到了沈幽然被打败制伏,一路跟踪孙黄二人到了那间民居后,他脑子里想的是自己临行前现任教主给的命令“我那哥哥若是真能成事,便罢了,但若是他成不了事,甚至是被生擒、落到了那些正道的手中,那还望汤旗主出手,别让他继续在外边儿丢我易家的脸……哦,对了,若真走到了那一步,记得要把他的头给带回来,毕竟也是父亲的骨血,再怎么没出息,祠堂里还是得给他留个位置的。”

    想到了这儿,汤绂便出手了。

    假如汤绂的心思再缜密些,当时再多思多想,也并不是完全无法猜到黄东来有可能拿走了顾其影的笔记,可惜……这世上的聪明人毕竟只是少数,汤绂显然不算是,所以他直到现在听木理延汇报情况时才想到了这点。

    而眼下,正如汤绂所说,“晚了”;方才他现身去取人头的举动,已经是打草惊蛇,让对方知道了城中还有他们这第三方(他还不知道有锦衣卫那第四方)势力的存在,这会儿你还指望别人再给你来支穿云箭么?

    再退一步讲……真要来了,你敢去吗?

    姓汤的可是亲眼看着沈幽然怎么被“搞定”的,虽然他有自信,凭他那身比沈幽然高出一大截的内功,石灰粉什么的是可以用内力外放来解决的,但要是还有其他更损的招,他也不敢说自己能全身而退。

    “属下无能。”一息之后,尽管上司已说了“算了”,但木理延还是再度跪下,抱拳道,“请旗主降罪……”

    “行了……”汤绂这人,不能说是什么好人,但也不刁不恶,至少他不是那种会把所有的情绪或疏漏全都甩给下属的人,“这事儿不怪你,主要责任在我,是我想得不够周到。”他顿了顿,“这些年……你也辛苦了,今日起,你便不用再扮什么车夫了;你把这包袱捎回总坛,向教主复命,领赏去吧……一路上会有兄弟接应你的。”

    “谢旗主!”木理延显得有些激动。

    这种激动,只有那些卧底多年,终得解脱的人才能体会。

    所以此刻,木理延非但没站起来,还干脆从单膝跪地变为了双膝跪地,顺带给汤绂磕了仨头。

    待他抬起头时,这五大三粗的汉子脸上,已经有两行热泪流了下来。

    汤绂没有去看他,而是起身走开了。

    这本就没什么好看的,汤绂也不觉得一个在流泪的男人希望被别人盯着看。

    走远之前,汤绂最后留下了一句:“你顺带给教主捎句话,说汤绂还有些事要处理,恐怕要在外多待几日,请教主莫要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