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盖世双谐 三天两觉

第六十四章 云水参战

    夜,仍未尽。

    天奇帮的总舵外,人头攒动。

    在那二百余武林高手的包围圈中,顾其影负手而立,神态自若。

    事已至此,他也明白,沈幽然怕是已经回不来了,而他自己,多半也会交代在这里。

    复仇?

    已经很难了吧。

    但若是能把在场的这些所谓正道拼死个百十来人,让他们给自己九泉之下的哥哥抵命,也不失为一桩快事。

    “怎么了?都不出手,在那儿干站着……”顾其影这是明知故问,所以他自己很快就自问自答道,“莫非,你们这么多人,还怕我一人不成?”

    他说得很对,就是怕。

    别看这儿围了两百来人,但其中约有一半是来参加少年英雄会的武林新秀;这些小孩子的实力,打打天奇帮的弟子是绰绰有余了,但若面对顾其影这样的绝顶高手……他们上去肯定就是白给。

    而像雷不忌、宋芷秀这种比较强的年轻人,以及那些中小门派的高层们呢,或许是比普通的武林新秀管用些,但一样是无法对顾其影构成太大威胁的。

    也就是说,看似是有两百人在包围顾其影,其实真正能对其产生压力的,只有四十来个准一流级以上的高手基本上呢,就是各个大门派的高层,外加一个林元诚。

    而这些人,或多或少都能察觉到顾其影到底有多强,他们也都知道,想要战胜顾其影大约需要付多大的代价,所以,谁都不愿意率先上前送死。

    此处,就能看出这些“江湖中人”的毛病来了。

    这些人,缺乏信仰、纪律和约束。

    他们的确是有一定的江湖规矩,也有所谓的道义,但那并不是什么完善的制度,甚至可以说漏洞很多。

    大多数人,终究是有私心的。

    今天,若是换成大朙的正规军来围剿顾其影,那便连一个高手都不需要,只需要几千个听命令的士兵,哪怕是前赴后继地用命把顾其影的内力耗尽,也可以胜。

    但江湖中人……几乎不可能组织起这样的死亡冲锋。

    “既然诸位那么客气……”片刻后,顾其影见没人理自己,便又接了一句,“那我就不客气了!”

    话音落时,其神情骤然一变,那原本镇敛于眉峰的杀意,忽已在脸上昭然若揭。

    围住他的那些人见状,不由得纷纷后退,可这包围圈一层层站满了人,哪儿是那么容易退的,即便能退,那退的速度也不如顾其影杀来的速度快。

    “起!”那一瞬,只听得一声沉喝。

    顾其影借着这喝声发力催功,扬臂施为,其磅礴内力陡然一纳,竟是将这大街街面上的一块青石板生生从地面上掀起。

    这石板,长丈余、宽数尺、重逾百斤,在顾其影的掌力推动之下,这巨物横起而动,像是面从天而降的厚实墙壁一般,朝着一片武林高手飞压而去。

    这种攻击,就是不讲道理,暗器飞过来你躲得开,一堵墙飞过来你躲个试试?

    站在那个方向的人也是没办法,躲不开……硬接咯。

    别人用内力推过来的东西,你为什么不能用内力顶住?一个人顶不住,一群人还顶不住吗?

    于是,站在那石板攻击范围下的、十来个躲不开的人,纷纷抬掌运功,没拿兵刃的直接双掌尽出,拿着兵刃的则是腾出一手,所有人都朝着那飞来的石板全力出掌,欲抵其威。

    但……内功外放这个事儿吧,人和人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即便同为一流高手,接近超一流的和接近准一流的,二者的内力也可能差得很远;像顾其影这种绝顶级的内力推来的东西,凭十来个一流以下的人怎么可能顶得住?

    因此,这一击若是砸实了,这十来个人多半要被震得内脏具碎,吐血而亡,就算是不死,身体也会被压在石板下来个骨碎筋折。

    好在,此时忽有两道人影自包围圈外杀入,以卓绝之轻功切入了那十来人当中,并带头出手迎击。

    这二人不是旁人,一个是云释离,一个是水寒衣。

    水寒衣的身上虽然负了伤,但主要是筋骨受创,内伤并不严重,他用没伤的那一臂出掌即可;而那云释离,单论内功更是在水寒衣之上。

    有了这风云水月中两大高手的助力,两旁那十多人一下子信心大增;尽管他们此刻还不知道这突然杀出的二人究竟是谁,但看这两人的身法就明白他俩功力不俗。

    人的气势,的确是对功法的发挥有正面作用的,在云水二人的带动下,周围的那些人都看到了拼赢的希望,故而他们也都咬紧牙关迸发出了超常的潜能。

    轰

    下一秒,只听得一声震响。

    那巨大的青石板被众人的内功一抵一滞,在短暂的僵持后,便在空中碎裂开,化为了碎石尘埃、分崩离析。

    本以为躲过一劫,能稍微松口气了,不料,越过那碎石的尘幕,映入眼帘的却是另一番让人胆寒的景象在包围圈的另一侧,已经有大约三十人死于顾其影的掌下。

    原来,方才那顾其影将石板轰出之后,根本没再管这边的结果,他只是用这一手暂时压制住一侧的敌人,同时返身朝着另一边杀去。

    那侧的武林群豪,纵是拳飞掌动,剑快刀猛,也招架不住已经有了拼命之心的顾其影的疯狂冲杀。

    大部分人,连和顾其影过招的能力都没有……在那惊人的速度和力量面前,他们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一击毙命,而少数可以跟顾其影对上几招的人,在他那舍命相斗的作战方式前也变得不堪一击。

    顾其影是可以在很大限度上承受刀剑和拳脚攻击的,他那用来炼蛊的躯体早已体验过了无数非人的折磨,其体内的蛊还可以替他快速修复伤口,所以普通的外部攻击于他而言形同虚设只要不是那种足以打出内伤的重击,便不会对他的行动有丝毫影响。

    再加上,他已经准备好要赴死了,抱着杀一个不亏、换两个就赚的心态在打,又岂能不强?

    反观那些围杀者,却是抱着获胜后至少自己要全身而退的心理在战,仅这点,就使得他们无法压榨出自己在这个群体中的全部作用;而且,他们可没有什么特殊体质,根本承受不了顾其影的三拳两脚,基本上只要被打实了就是重伤起步,这更是让他们节节败退。

    “没有二十年内功底子的自己退下!别来碍手碍脚!”见了那些武林人士的惨状,水寒衣火都上来了,当即是暴喝出声。

    他不是江湖人,所以也不怕自己的话会得罪人。

    这话是不太好听,但也很对、很务实;事实上,大部分人都很感激他能把这句他们不便说的话给说出来。

    待喝声落定,那还剩下一百多人的包围圈一下子松散了不少,因为有一多半人都退后了,剩下的也就四十来人了。

    而真正的战斗,此刻才开始。

    水寒衣和云释离是在场这些人中唯二的超一流高手,是此时此地武功最接近顾其影的存在,尽管他俩现在已经伤了一个,但他们的加入,依然相当于给周围那几十名准一流到一流的副掌门级大佬打了支强心剂。

    “别被他的气势吓到了,他有内伤,现在是在强催着身体和内功在拼命呢。”见自己的话管用,水寒衣立马又高声接道,“大家分列四方,结阵以待,只要不被他的突袭乱了阵势,就没什么好怕的!”

    水寒衣这是把顾其影给看破了他也理应看破的。

    刚才,他和顾其影过完招逃跑后,又重新琢磨了一下自己中掌时的情形,很快他就意识到顾其影在和自己动手前就已经受内伤了,要不然那一掌下来,自己不会只是气息紊乱,至少也得吐血才是。

    当然了,水寒衣不可能推理出顾其影是被孙亦谐的贱气所伤,他只知道,现在的顾其影并不在巅峰状态,其内功运行上定是有所滞纳,从而导致他的掌力也生涩不少。

    “你这朝廷的走狗……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却不依不饶……今天我就先杀你!”顾其影这时也是动了真火,一扭头就冲上来要跟水寒衣拼了。

    这一霎,云释离上前,挡在了同袍身前。

    只见其双臂鹏举,势若流云,引周身无形气阵,力推而出。

    云释离使的功夫,名为幻云刀,乃一门“绝世武学”。

    其式以掌而发,但却不是掌法,是刀法。

    一双掌,即一副刀,招若云无迹,式比幻成形。

    像这种极为高深的武功,资质低的人别说掌握了,连入门都难;而且这门功夫一定要等使用者有了足够的内力支持才能发挥出威力,且随着使用者内功修为的增加,幻云刀的威力也会指数级上涨。

    云释离,今年三十有五,其功力显然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但饶是如此,凭他目前的幻云刀力,也足够跻身朝廷四大高手之列了,足可见这神功之威。

    顾其影自也听说过这“幻云刀”,所以他看到云释离上前,也不敢托大,急忙拧身变式,单脚踏地。

    停止前冲的同时,顾其影用这踏地止步的一脚,又把一块地上的石板震了起来。

    这块石板倒没有很大了,只是普通桌板大小,顾其影待其飞到胸前,便再催一掌,击在那石板之上,直接将其打碎成无数碎块,如暴雨梨花,朝前倾出。

    云释离见状,冷哼一声,不慌不忙,使一招“耕云播雨”,一双掌刀舞出重重虚影。

    转眼间,所有的飞石都在半空化为了齑粉,就好似是撞上了某种无形的墙壁而被熔化了一般。

    这般施为,即便是顾其影看了,也不由得在心中暗自赞叹那幻云刀的玄妙,但这会儿可不是让他感慨的时候……附近那些各大派的高手们一看有人可以在正面跟顾其影抗衡了,也都蠢蠢欲动起来,瞬时又有三五人从顾其影身侧和后方围了上来,刀剑并出,杀招四起。

    顾其影都懒得回头看他们,只是凭耳功判断了一下各个敌人的位置,随即就缩地半步,横掠出几尺,用肩一顶便撞飞了一名从这个方向袭来的刀者,紧接着他再使一式“追风逐影”,指尖一点,直指另一名突袭者的肘间曲池穴。

    那人也是躲闪未及,肘折剑落,索性他轻功尚可,身子在半空翻飞两周后,倒是逃出了顾其影后招的范围。

    顾其影没空盯着那一人追杀,他旋即便将那人掉落的剑一脚踢飞,逼退了第三名袭击者,同时双掌并出,分别接下了第四第五人的拳掌冲击,并再度用掌力将那二人震退。

    这帮人,虽然单拉一个出来功夫都和顾其影差得很远,但这么此起彼伏的袭来,确实也是不断消耗着顾其影的内力,再加上顾其影本来就带着内伤,渐渐的,他已露了败相。

    而就在此时,人群中,竟有一张年轻的面孔杀了出来。

    想必各位也都猜到了,来者……是林元诚。

    方才,在水寒衣明确地说了“没有二十年功力的退下”后,那些“少年英雄”们都很听话地后撤了,可唯有他林元诚并没有退出战圈,且还目光灼灼地近距离观摩着眼前的打斗。

    林元诚自是没有二十年内功底子的,他甚至都没到二十岁,但有一说一比起很多有这分功力的人来,他显然要更强。

    嗡

    说时迟那时快!

    伴随着一声诡异的鸣动,林元诚突然便出剑了,而且他是从顾其影的正面攻过去的。

    “哼……小子,找死吗?”顾其影一看到林元诚那张稚气未脱的脸,便想当然地认为这是个不自量力的小辈。

    他的这个想法,在林元诚来到他面前时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恐惧。

    因为在那个身影相错的、极短的刹那,林元诚忽然脱离了顾其影的视线。

    这种体验……顾其影至少已十年没遇到过了。

    这些年来,不管是怎样的对手,包括今夜早些时候还跟顾其影交过手的水寒衣,也没能做到从顾其影的眼功下完全逃离。

    能不能躲开、想不想躲、还有能不能防住,这些都是其次……重要的是,顾其影至少能知道对手是怎么出手的,以及那招式是怎么一回事。

    但林元诚此刻使出的一招,顾其影竟是没有看清,而待他反应过来时,他的手臂和颈侧,皆已传来了一丝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