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盖世双谐 三天两觉

第十章 前因后果

    很多年前,江湖上曾有过一个杀手,他被称为“鬼差”。

    正如这绰号所暗示的,只要是被他盯上的目标,最终都难逃一死。

    鬼差的武功有多高,没人知道,因为他也很少展露出来,而看过他展露武功的人,基本也都已死了。

    再者说,真正高明的杀手,也的确不需要多高的武功,毕竟杀人的手法有无数种,你只要能达到目的,就算根本不会武功又何妨?

    当然了,实际上呢……鬼差的武功还是很高的,高到什么程度呢?

    就拿前文提到的“五雷穿心拳”来说,像这个级别的功夫,鬼差至少会十种。

    此处,还是得再细说一下那五雷穿心拳

    在当今武林,大部分人都认为只有“铁僧”一怀、“霸拳”霍鸣、和“八荒拳圣”雷不畏这三人还会这门功夫,但这里有个问题……他们三个,门派、身份、年纪都不同,那他们各自的“五雷穿心拳”又是从哪里习得的呢?

    这事儿就得往回捯饬一下了……

    其实最初创出这拳法的人,并没有传人,他死前把这套拳法记录成册,只想着日后被有缘人发现了便可传下去。

    后来,这本拳谱就和他的其他遗物一起阴差阳错落的到了一个收破烂的人手里,而这个收破烂的人,又有个朋友,是个在街头卖艺的庄稼把式。

    这庄稼把式某天去收破烂的朋友家里喝酒时,偶然间发现了这本拳谱,他稍微翻了翻,虽未看得很明白,但还是隐隐感觉到了这武功不简单,于是当晚他就把那收破烂的灌醉了,悄悄顺走了拳谱。

    收破烂的家里本来就乱,堆满了杂物,少了本“破书”他也根本没在意。

    就这样,过了十多年,那个庄稼把式靠着“五雷穿心拳”在江湖上闯出了名堂,娶妻生子,名利双收。

    而那收破烂的,还是在收破烂。

    但这世上的事啊,真就说不清楚……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因果。

    那庄稼把式靠着一本“偷”来的拳谱发了家,但发家后却完全没想过感恩,哪怕他自己已经家财万贯,也不曾去周济一下当年的那位穷朋友。

    于是乎,报应说来就来了。

    这庄稼把式的老婆,成亲后没多久就背着他偷人,不但偷人,还把他那本“五雷穿心拳”的拳谱也给偷出去给了情人。

    东窗事发后,那女人也是豁出去了,干脆撕破脸,啥都说了,甚至明说了连孩子都不是跟他生的;这下,那庄稼把式可是恼羞成怒,当场就打死了自己的老婆,又去寻到老婆那情人,二话不说就给杀了。

    不过,对老婆生下的那两岁多大的孩子,他终究是没能忍心下手……

    那夜,他带上了孩子和一大笔钱,悄悄来到了当年那个收破烂的朋友家里;这么多年了,那收破烂的还是睡得那么踏实,或许这就是问心无悔的人才能享有的东西吧。

    庄稼把式留下了钱和孩子,自己悄然离去,回到家便自尽了。

    他死的那年,距离他开门受徒也有些年头了,他有一个姓霍的入室弟子,当时已基本学会了他的“五雷穿心拳”,而他这名弟子的儿子,便是日后创立了霸拳宗的霍鸣。

    另一方面,他那本被老婆偷出去送人的拳谱,从那天起就不知所踪,直到多年后,才在一间破庙里被一怀偶得。

    至于雷不畏是怎么学会的呢?很简单,雷不畏退隐之前曾经见过霍鸣的父亲用这种武功杀人,他稍微琢磨一下也就会了。

    但鲜有人知,这门武功,其实还有其他人会。

    鬼差的师父,就会。

    虽然所处的年代不同,但那鬼差的师父也是一个和雷不畏类似的拳法奇才,只要看过一遍的拳路,自己再回去想想,大多能掌握个七七八八。

    很多年前,在那庄稼把式还没死的时候,鬼差的师父就从其身上偷学到了“五雷穿心拳”,当然……那也只是他偷学到的诸多武功中的一种而已。

    传到了鬼差这一代呢,相对而言就差一些,但他依然是个身负了十余种上乘武功的高手。

    鬼差做了几十年的杀手,只要是他接下的任务,就没有一例是失败的。

    直到某一天,他觉得……该停下了因为他老了。

    尽管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他那时不过是“中年”,但对一名顶尖的杀手而言,当他的身体不能让他在执行任务时拥有十成的把握时,他便该知难而退。

    可杀手,并不是那么容易退隐的。

    你的身上沾了那么多的杀业和血债,就算你不是主谋,但也无法逃脱干系,终究会有人查到你身上,来找你寻仇。

    要想退得安然,你就得有“朋友”。

    庶爷便是个很好的“朋友”,在他的帮助下,鬼差很顺利地退隐了,甚至还像一个普通人那样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退隐后第二年的冬天,鬼差就有了个女儿。

    女儿降生的第二年,他和老婆又从河里捡了个被遗弃的男婴;或许是前半生造杀业太多,他想赎罪,于是他把这个男婴也收留下,当了义子。

    鬼差给自己女儿取的名字叫“雪儿”,给义子起名叫“水生”,让女儿学文,教儿子习武。

    时间转眼过去,十六年后,那雪儿生得是亭亭玉立,倾国倾城,且秀外慧中,才貌双全;而那水生则是高大魁梧,武艺过人,只是……他那脑子稍微有点笨,或者说过分得憨直了。

    鬼差看得出,这两个孩子青梅竹马,自打懂事起彼此间就有点儿那个意思,他也有意成全。

    本来他想找个机会,让老婆跟女儿说叨说叨,自己再去跟水生通通气,然后则个良辰吉日把喜事儿办了得了,反正以后还是一家人一起过日子。

    然,就在鬼差准备迎接自己幸福的晚年生活之际……

    老“朋友”,找上门来了。

    当年你退隐时别人帮了你,现在,该你帮别人了。

    鬼差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但没想到会是在这样一个糟糕的时机;若是再晚个几年,等水生和雪儿成了亲安定下来,他这条老命就算不要了也无妨,可偏偏……事不遂人愿。

    那次任务,鬼差失败了。

    一辈子没失过手的杀手,第一次失手,便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但这并没有完……没有人能欠庶爷人情不还,既然你还不了,就让你的儿女来还。

    于是,雪儿被掳到了七柳幽阑,成了这里的头牌“初雪”。

    三年来,她还从未陪客人过过夜,因为庶爷很清楚,只有保持这样,她才是最有价值的。

    而水生,也成了这个妓院里的一个龟奴,成了被庶爷呼来喝去的一条狗。

    庶爷曾跟他说过,如果你不想当狗,那我可以让你当王八……话外之音,不言而喻。

    为了保住雪儿的清白,水生心甘情愿充当着庶爷耳目和打手,不管庶爷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当然,雪儿的话,他也是听的。

    一个月前郑目开和葛世在擂台决斗的时候,那个突然冲上擂台阻止了两人的蒙面人就是水生,他无疑是得到了雪儿的授意才去的。

    而两天前那郑目开的死,同样是水生所为。不过,那次倒不是有人指使他……

    那晚,郑目开因为下午在酒楼里和黄东来他们的过节,始终是有些不快;他越是琢磨,就越觉得不爽,因为黄东来所说的基本都是事实他郑目开的确是比不上少年英雄会里那几名拔尖的少年高手,而他当初在擂台比武时,也的确是被一个来路不明的蒙面人轻松就给制住了。

    念及此处,郑目开便又回想起了初雪姑娘,毕竟他和葛世的决斗说到底都是因为这个女人而起……

    他就这么坐在客房里,喝着闷酒,想着女人,越喝心里越气,心说:“不就是个婊子吗?装什么装?老子使了那么多银子,连手都没碰到一下,还因你受到了这般羞辱。”

    他有点醉了,怒火中,又掺杂着几分欲火。

    喝到天黑,他也完全没困,甚至越来越精神,终于,一个念头闪过了他的脑海……让他出了房间,离了客栈。

    郑目开在城西客栈住的客房是和另外两名趟子手分开的,所以他离开时那两名小弟并不知晓,倒是店小二刚好有看见、

    已经有些失去理智的郑目开,他能去的地方自然只有七柳幽阑。

    戌时他就到了,随后他又在妓院后巷里徘徊了一阵儿,眼瞅着夜色渐深,附近也没人,他才施展轻功,游墙而起,从后巷翻墙上了屋顶一侧的榱桷。

    因为此前已去过一次,所以他知道“冬”字雅间儿在哪儿,很快他就从三楼的一扇窗户潜入,来到了初雪那个房间门外的走廊中。

    青楼里那些房间的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锁的,因此郑目开推门就进,当场就把初雪的那名丫鬟吓了一跳,但那小丫鬟还没来记得叫出声呢,已被郑目开一记手刀放倒。

    初雪闻声也走了出来,结果也被郑目开一掌拍晕。

    就在郑目开准备来个不计后果的霸王硬上弓之际……水生赶到了。

    其实,水生就是不到,郑目开也是无法得逞的;七柳幽阑里的高手,怎么可能只有水生一个?你以为你潜进来真的无人知晓?那只是人家想看看你究竟打算干嘛而已,要不然你翻墙那会儿就被暗器打下来了……退一万步说,就是老鸨来了你也打不过啊。

    郑目开被水生喝住时,也是彻底怒了,仗着酒劲儿,他一口一个“臭婊子”加“龟奴”地骂着,骂水生也就罢了,但他骂初雪的那些难听的话,搞得水生血压飙升,其结果就是……当水生回过神来时,郑目开已经被一发五雷穿心拳打成了尸体。

    等到尸体躺那儿不动了,水生才慌了手脚,不过他还是先过去探了探初雪和丫鬟的鼻息,确认她们都无大碍后,这才关上房门,扛着郑目开的尸体从窗户溜了。

    水生并不知道,他杀人这全过程,包括郑目开的潜入,其实全都被老鸨看见了;这老婆子,也是一肚子坏水,一直躲在暗处瞧好戏,就是不出来帮忙,憋着给庶爷打小报告呢。

    那且不说……

    就说扛着尸体的水生,没头苍蝇似的在黑夜中跑着,想着该怎么处理;忽然,他就想到了,傍晚时,他好像刚听一位客人提起过这郑目开。

    那个客人,也是个江湖人物,且八卦得很,下午黄东来在酒楼里数落郑目开的段子,那客人也听到了,于是他这会儿便在酒席间跟妓女们一通胡侃,从蜀中黄门一直侃到广行镖局,从黄东来孙亦谐大破天奇帮一直聊到他们和郑目开在酒楼里的冲突,就连这两帮人分别住在城里的哪两间客栈他都说了。

    水生作为龟奴在那间屋外伺候着,因耳功过人,把那些话也都听了个一清二楚,又由于郑目开和葛世的事情跟初雪有关、他自己也有掺和,水生听到那名字时,也就稍微认真听了下。

    此刻回想起这些,水生灵机一动我来个嫁祸吧。

    前文说了,水生这人脑子有点笨,他比朱嘉端还要离谱,根本不考虑什么细节处的逻辑问题,就觉得浅表上看两件事有关联就可以了……所以他把郑目开的尸体往城东客栈附近的巷子里一丢就跑了。

    但他跑出一段后再一想,郑目开还带着两名小弟呢,这两名小弟或许知道郑目开来了七柳幽阑,他们一说,我这嫁祸不就穿帮了吗?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又潜入城西客栈里送了那两名小弟一人一记五雷穿心拳。

    干完这些后,水生赶紧跑回了七柳幽阑,然而,已经听老鸨打完小报告的庶爷这时正在等着他呢。

    庶爷问话,水生不敢不答,他也没有能力在庶爷面前撒谎,只能把自己刚才干的事儿一五一十都给交代了。

    没想到,庶爷倒也没有责怪他,听完就让他走了;但等水生离去后,庶爷又叫来两名手下,让他们立刻风头去那几具尸体的所在,用乱拳鞭尸,掩盖一下五雷穿心掌的事。

    其实在那个时候,庶爷就已经算到了孙亦谐和黄东来他们有可能会被卷进事态,并查到这七柳幽阑来;他命人对尸体做的掩盖处理,也和水生做的那些无用功不同……算是比较有效和有一定逻辑的处理,而且从结果上来看,那确实加深了朱嘉端对雷不忌的怀疑。

    庶爷这招将计就计,以水生一时冲动做下的案子为引,当作自己诱孙黄二人前来、拉拢他们成为“朋友”的一步棋,确是不差。

    可惜,他算漏了一件事他太小看孙亦谐和黄东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