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盖世双谐 三天两觉

第十三章 了事

    夜深了,朱嘉端却还没睡。

    出门在外时,他习惯天黑后在房间里点一盏灯,等到什么时候这灯自然熄灭了,他便去小睡一会儿,然后等到五鼓鸡鸣,他又立刻起来。

    像他这个级别的高手,偶尔用运功调息来弥补一些睡眠的时间也是可以的,当然,只是偶尔……要一直不睡觉,再怎么样的高手也会猝死。

    而今夜,他显然一时半刻都没法儿睡了。

    因为他那房里的灯还没灭,他房间的周围便有异动……

    那一切都发生得都极快,叫喊声、闷哼声、还有那拳掌碰撞、刀剑出鞘的动静……几乎全都在同一刻自四面八方响起,又几乎在同一刻结束。

    前前后后,总共也不到十秒。

    接着,朱嘉端的房门,被敲响了。

    咚咚

    就两声响,但在这寂静的夜里,却显得十分扎耳。

    朱嘉端并没有对那敲门声做出回应,他甚至没有大声呼吸。

    此刻,他已将自己的气息敛藏,手握剑柄,立于房间正中,神经紧绷地戒备着可能来自于任何一个方向的突袭。

    “朱局主,莫要紧张……”门外的人见他不回应,便主动开口道,“你的弟子们只是暂时晕过去了,并没有人死……至少现在还没有。”

    朱嘉端自然不会天真到立刻就相信这种话,不过,既然对方这样说了,他也不能一直装哑巴:“你是谁?”问完这三个字后,他似乎觉得问得不够妥当,于是又补充道,“你们……是谁?”

    “我们……只是些跑腿的……”门外的人回道,“奉了主人之命,想请朱局主到七柳幽阑一叙。”

    “那你们的主人又是谁?”朱嘉端又问道。

    “这……我们这些手下人可不便说。”门外的人道,“您可以当面问他。”

    “哼……”朱嘉端冷哼一声,“你们这主人好大的架子啊。”他顿了顿,“连个名号都不报上,就让我跟你们走……这是不是有点太小看朱某了?”

    门外那兄弟此刻真的很想回他一句“是的,但那不是重点”,不过他终究还是忍住了。

    数秒后,那门外之人再道:“主人知道朱局主事务繁忙,所以吩咐我们……在邀您前来的同时,先代您‘照看’一下广行镖局的诸位弟兄,以免去您的后顾之忧;希望朱局主能看在主人对您的这份‘体谅’上,给个面子,随我们走一趟。”

    他这话,才是重点。

    话听起来是挺客气的,实际内容就是恐吓,条件也都给你摆出来了你要是给脸不要,那你手下那些镖师啊徒弟啊会怎样,你自己掂量掂量……再退一步讲,即便你朱局主不管那些手下死活,你本人就一定有把握突破我们的重围吗?

    朱嘉端这人虽然脾气差、性子急,但他绝不是那种为了一时的面子就会把命豁出去的类型;说得再直白些,他和大多数江湖中人一样,欺软怕硬。

    自己实力占优的时候就在那儿挺胸叠肚、吆五喝六,只是跟人讲点道理,便仿佛自己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事一样;而在身处劣势时,他那腰板儿也不那么硬了,口气也不那么大了……有台阶就下、要面子就给,差不多就得了。

    这会儿,朱嘉端根据形势稍微想了想,便撇了撇嘴,应道:“既如此,那朱某也只能跟你们走一趟了……”

    …………

    二刻后,七柳幽阑。

    还是那个房间,朱嘉端已被“请”到了庶爷的面前。

    孙亦谐和黄东来也在场,当然,此时的他们是很轻松的,只是坐在一边看戏就行。

    “你可以叫我‘庶爷’。”对方刚坐下,庶爷便如此自我介绍道。

    “看阁下的面相,朱某可比你虚长几岁,叫你‘爷’,不合适吧?”朱嘉端还是端着架子,并未完全放下。

    “合不合适的……”庶爷一副根本没把对方当回事儿的态度,“……你也得叫。”

    “嗯?”朱嘉端瞪了庶爷一眼,“阁下这就有点狂了吧?”

    “这就狂了?”庶爷反问了一句,又笑了一声,“呵……那我要是告诉你,真按礼儿走,你得跪着跟我说话,你又当如何?”

    此言一出,朱嘉端的脸色可就变了。

    正所谓君臣父子,子跪父、民跪官、臣跪君……这就是礼儿。

    庶爷肯定不是朱嘉端的老子,那他这话的言下之意,自己不是朝中官宦、便是皇亲国戚啊。

    “你……”朱嘉端有些犹豫地开了口,似是想要问些什么。

    “你还是别问。”但庶爷抢过他的话头,没让他问出来。

    “好……”朱嘉端微微点头,又退了一步,“敢问庶爷……今日请朱某来,所为何事?”

    庶爷朝孙黄二人那边瞥了眼,接道:“他们俩在这儿,你说我是为了何事?”

    朱嘉端也看了看双谐,再道:“莫非……庶爷是想找我说说,小徒郑目开的死?”

    “正是。”庶爷回道。

    “好啊。”朱嘉端往椅背上靠了靠,“朱某洗耳恭听。”

    庶爷也不绕弯子,开口就道:“说来也简单,三日前……那郑目开用轻功越墙翻窗,溜进我这七柳幽阑来,意图对我们这儿的头牌用强,于是我就让几个手下把他给宰了。”

    “什么?”朱嘉端听到这儿,当即有些激动起来,“是你?”可他随即一想,便有些不信,“此话当真?”

    “我有必要骗你吗?”庶爷道。

    朱嘉端脑子也不快,这个问题他一时半会儿可想不清楚:“那……为何我徒儿的尸体会在城东客栈的后巷里被找到?还有我那两名趟子手……”

    “这不明摆着吗?”庶爷用有些慵懒的语气打断了他,“我不想因为这种琐事而被人追查,所以就让人把郑目开的尸体扔到了白天和他有过过节的黄少侠他们所住的客栈附近,顺带掩盖了一下死因,心想着这官司让他们去应付一下得了;又因为担心那两名趟子手知道郑目开死前是奔我这七柳幽阑来的,所以我就一不做二不休……让人去把他们也给灭口了。”

    朱嘉端一听,这话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实际上确实是没有,因为庶爷现在说的这些,都是水生在当时当刻的真实想法,只不过如今由他把锅给背了而已。

    “那你现在为什么又承认了?”朱嘉端思考了片刻,又问道。

    “因为人家已经查上门来了啊。”庶爷说着,又用手指了指孙亦谐和黄东来,“不想被烦……也已被烦了,我总不能把他们俩也杀了吧?当然了……杀了也行,只不过杀完了他们,便又证明了他们也不是凶手,那接下来你肯定还要接着查,到时候……我是不是又要顺手把你广行镖局也给灭了门?”他停顿了一下,耸耸肩,再道,“说到底……这事儿本来就是你那徒弟郑目开的不是,事已至此,那我干脆找你们来把话说清楚就得了。”

    他越是用一种随意的态度讲出类似“把你镖局灭门”这种话来,他的可信度反而越高。

    但朱嘉端也没有那么容易照单全收,仍在质疑着一些细节:“不对吧……”他眼神一凌,咄咄逼人道,“你说这些都是你的手下做的,难道你的手下随便哪个都会五雷穿心拳?”

    “哈!”庶爷笑了,笑完这一声,他便提高了嗓门儿,冲着屋外喊了句,“门口伺候的,你进来。”

    话音一落,水生就推门进来了。

    很明显,早在庶爷派人去“请”朱嘉端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水生在这间屋外候命。

    此刻,他故意没有报水生的名字,而是用了“门口伺候的”这种词儿,一是不想让朱嘉端知道水生叫啥,二呢……就是想让对方觉得,自己就是随便叫了个正好在门口听差的龟奴。

    “爷,您吩咐。”水生低头走进来,用卑微的语气应声道。

    庶爷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说道:“朱局主想看看‘五雷穿心拳’,你使个三成功力跟他过过手。”

    “是。”水生得令,二话没讲,运起功来就是一拳朝着朱嘉端攻了过去。

    朱嘉端因为听到了庶爷的话,也不是没有防备,他坐在椅子上暗运内劲,抬掌便迎。

    嘭

    下一秒,拳掌相击,屋内的空气仿佛都为之一滞。

    水生打完这拳便收势后退,站回了庶爷身边。

    那朱嘉端倒是坐在那儿没动,但其鬓角有一缕冷汗已经下来了。

    到这会儿,朱嘉端才认真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这个“龟奴”,但他怎么看水生都是个最普通的妓院跑堂儿,从长相到眉宇间的神采都不怎么机灵的那种。

    但是,方才那一拳的拳劲、功力……可是实实在在的。

    朱嘉端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不是只用了三成力,反正他自己是用了八成以上,这才堪堪在手掌已经麻了的情况下把对方的拳劲给化解干净了,要不然他这手臂的经脉可能都会受损。

    “行了,你出去吧。”还没等朱嘉端缓过劲儿来,庶爷便已摆了摆手,用很随便的语气打发水生离开。

    水生诺了声,便退出了屋去,并随手带上了门。

    待他出去后,庶爷又用颇为得意的眼神看着朱嘉端,问道:“朱局主,可还有其他疑问?”

    朱嘉端心说:“这厮是在跟我示威啊……方才在客栈,只是眨眼的功夫,他的手下们就将我的弟子统统制伏,眼下他随便叫一个跑堂的龟奴进来,就会使这五雷穿心拳……再加上他刚才说的礼儿……这人的背后到底是多大的势力?”

    念及此处,朱嘉端其实已经虚了。

    因为他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可能正坐在一个自己根本得罪不起的人面前;只要对方一句话,别说是他的性命……他整个广行镖局上下、包括镖师们的家眷,怕是都难逃一劫。

    “没有了……”朱嘉端无奈,只能给出这样的答案。

    “嗯。”庶爷沉吟一声,接道,“那好,既然事情已经说清楚了,那我现在提一个了事儿的法子。”他顿了顿,再道,“虽然这次的事,基本都是那郑大镖头咎由自取,但我的处置……也确有不当之处;所以,明日,我会备一份‘薄礼’送至朱局主所下榻的客栈,就当是给郑大镖头和那两位镖师的安家费,朱局主若嫌少,也可以再来找我谈……从今往后呢,朱局主便是我的‘朋友’,若有什么难办的事,你都可以来找我……”

    他说到这儿,两眼紧盯着朱嘉端:“这个法子……不知朱局主是否满意?”

    “满意……满意……”朱嘉端已然屈服于庶爷的淫威之下,趁现在人家还给脸,他就兜着,不敢不要。

    “好。”庶爷点点头,“那么,今日我们便说到这儿,朱局主……请回吧,我和孙少侠、黄少侠他们还有些别的事要谈,就不送了。”

    朱嘉端闻言,抬眼看了看孙黄二人,那眼神有些复杂,也说不清是同情还是愧疚站在朱嘉端的角度来看,好似是自己把这两位年轻人给拖下了水,让他们也跟庶爷这种人物扯上了关系,但老朱现在自顾不暇,也没空管他们了。

    “好……好,朱某告辞,诸位留步。”朱嘉端说罢就往外走,那叫一个健步如飞。

    什么通臂神剑?在真正的“势力”面前,他就是个小掌门;说实话,要不是雷不畏已经退隐江湖多年,而且远在天边,他此前跟雷不忌都不敢那么横。

    待这货的脚步声远去,庶爷又将孙黄二人请回了桌边。

    他亲自为他们两人斟上了两杯酒,悠然言道:“我这事儿……办的可还妥当?”

    “妥当!”孙亦谐举杯应道。

    “讲究!”黄东来也举杯言道。

    “那关于‘手记’的事……二位可还有什么难处?”庶爷再三确认道。

    “没有!”孙亦谐道。

    “妥妥儿的!”黄东来也是拍胸脯保证。

    “好!”庶爷又抬高了嗓门儿,“我敬二位!”

    “请!”

    “请!”

    孙亦谐和黄东来陪他满饮了此杯。

    那么,顾其影的手记,交给庶爷这种人……真的没问题吗?

    当然是有问题的,所以孙黄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给。

    手记本来就是个“假条件”,他们用这个条件让庶爷先把他们想办的事情给办了,然后呢……就没有然后了,因为庶爷在明天天亮之前就得死。

    和黄东来在一个房间里待了那么久,而且还不时的吃吃喝喝,我说庶爷没被下毒,你们也不信啊。

    而庶爷一死,那手记自然也就不用给了,那时再要解救初雪和水生,也是易如反掌,甚至于把整个七柳幽阑给端了都行。

    然,正所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这庶爷,也并不是那么好算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