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盖世双谐 三天两觉

第四十三章 大战妖道(下)

    由于是“铜像”成精,所以铜宸的身体被捅穿时并没有发出血肉之躯那种“噗”的一声,而是发出了金属破碎般的动静。

    “你……”那一刻,铜宸用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腹部,口中念道,“你这把是……”

    他甚至都来不及说出句整话,黄东来和谢润两人便也杀到了。

    只见他俩分别从孙亦谐身后两侧杀进屋来,一个毒液泼脸,一个凌空飞掌。

    谢润那掌风倒还好说,就算是内力高强之人全力打出的掌力对铜宸也造成不了太大的损伤,但黄东来那泼脸的东西可不好办,那是他调制的腐蚀性液体,对铜宸来说这个沾上可够呛。

    呲啦

    “啊”

    一息过后,酸液浇在脸上的声音和铜宸的惨叫声先后响起,剧烈的疼痛下,这妖道捂脸疾退,似是要跑。

    孙亦谐岂能让他走脱了?当时便握着三叉戟继续前顶;铜宸退几步,孙亦谐便进几分,就是不让这厮把戟头从腹部拔出来。

    “你们这帮混账东西……”此刻的铜宸是真的伤得不轻,因为黄东来泼来的毒液比石灰粉还要狠,直接把他给弄瞎了,所以他只能紧闭双目,咬牙切齿地骂着,“本座数百年的道行……岂能栽在你们这几个凡夫俗子的手中!”

    言至此处,他怒喝一声,紧接着便是指上掐诀,口中念咒:“尸祖神威,幽气护元……断!”

    他这一诀祭出,却并没有对面前的敌人造成什么伤害,相反,那个“断”字一出口,他自己的头颅倒是断落了。

    铜宸……自然不是在自杀,他的脑袋从身上断离后,还没落地,便化为一股子黑烟,卷着就跑,转眼间就钻进了地板的缝隙中。

    而他那身体则在他脱离后的数秒内慢慢变硬,转眼就成了一块质地和铜相似的金属疙瘩。

    “嚯?”孙亦谐很快就明白铜宸干了什么,他挑眉念道,“这妖精属壁虎的吧?脖子以下全舍了都能跑?”

    “别废话了,赶紧追吧,一会儿他要是缓过来了咱们就遭重了。”黄东来这时则已经来到了那股黑烟消失的地方,开始用脚跺地,查找有没有什么机关暗门。

    他说的确实没错,方才这一翻突袭能得手,有很大的偶然性,一是因为对方低估了孙哥的卑鄙程度,二是因为铜宸万万没想到孙亦谐手上这兵刃会这么厉害。

    可是,这样的机会……是不会有第二次的;眼下铜宸已经被打怕了,有了防备,他是绝不会再露出类似的破绽了。

    当然,好消息是,经过了刚才那一轮攻击,铜宸着实被伤得有点惨。

    由于孙亦谐的三叉戟也是天外陨石打造,所以铜宸被这玩意儿捅的时候没有任何的防御能力,假如刚才他再犹豫片刻,很可能就直接栽在这儿了。

    铜宸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他用了一个传自殄尸老祖的特殊法诀,这个法诀可以让他通过割舍掉自己大半的道行和身体,来保住元神和仅存的一个脑袋。

    如今铜宸的身体等于又变回了一块废铁,就算他再拿回去也没用了;他的道行和法力也是大损,虽然他还是能再“变”成一个完整的人形,但这个形态的力量和他全盛时比起来大约只剩下了三成左右。

    更倒霉的是,铜宸那“金身”仅存的头部,还被黄东来用酸液给泼了眼……尽管对妖怪来说这种伤并不是不能复原,但那也是需要时间的。

    因此,在随后的战斗中,本就实力大损的铜宸还要面对“无法视物、仅能靠听觉和灵觉来作战”的窘境。

    砰砰

    砰

    咚咚咚……

    用脚跺了几处不同的地方后,黄东来果然是找到了一处底下空心的地板,他当即言道:“就是这儿了,附近肯定有什么机关可以打开它,可以试着找找这房间里有没有能转动的花瓶、还有墙上那些字画的后面是不是……”

    呼……啪啪啪啪……

    黄东来话还没说完呢,孙亦谐就拿那三叉戟一戳一挑、一扫一撬,直接把那块地板给掀砍开来。

    “费那劲干嘛?你是不是傻?”孙亦谐笑道。

    “靠。”黄东来撇了撇嘴,“老子这么有智慧的一个逼,还没装出来就被你给整没了。”

    听到这番对话,谢润也是不得不佩服他们哪怕在这种时刻,他俩还能跟那儿插科打诨,心是真大。

    既然地板被撬开了,接下来的事情也就简单了。

    三人拿火把往下照了照,发现了一条还算宽敞的暗道,稍微犹豫了一下,他们便鱼贯而入。

    此道一路向下盘旋倾斜,且越行越宽,也不知走了有多深,就在三人开始怀疑自己是进了某种陷阱之际,这暗道也刚好到了头。

    一时间,三人的眼前豁然开朗。

    原来这暗道的尽头,竟连接着一个巨大的地底洞窟,此洞内部,顶高缘阔,石柱林立,骸骨满地,磷火成峋。

    来到了这里,三人反倒是不需要什么火把来照明了,因为这儿比上头还亮呢。

    他们借着磷火的光放眼望去,很快就在洞窟深处看到了一块形如巨手的奇石,而在那石手的“掌心”中,此时正躺着一个人,不是旁人,正是那雷不忌。

    自打找柴禾那会儿中了幻术到现在,不忌就一直没醒过,他始终被铜宸囚禁在噩梦之中,也无法靠自己的力量醒来,所以就一直躺在那儿。

    按照铜宸原本的计划,他是打算把雷不忌、谢润、孙亦谐和黄东来四个人全部抓到之后,一并扔到那只“手”上,然后才开始做法。

    可眼下他的计划无疑出了些意外,因为他并没有想到另外那仨货竟然那么难抓。

    “小心了,那妖道很可能就在附近埋伏着。”黄东来提醒道。

    孙亦谐应道:“放心,我这个人没别的,就是两个字谨慎。”说着,他手中的三叉戟也是攥得更紧了。

    而谢润此时则是盯着地上那些骸骨道:“奇怪……这里为何会有那么多死人?看起来至少有上千具尸体了,这岛上来得了那么多人吗?”

    其实,若是他们三个此前肯听完那船家王三六的故事,可能他们就会猜到,这些尸体并不是铜宸手下的受害者,而是当年那殄尸老祖弄死的人。

    另外,还有一个细节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这里所有的尸骸或多或少都还有一部分被埋在土里面,有些是下半身还在土里,有些是侧身卧在土中,还有些只剩一只脚或者一条胳膊还埋在土里了。

    而它们露出土表的部分,或者说它们的姿势,看起来则都是一种“从土下挣扎着往上爬”的样子。

    这……其实都是“封印松动”的迹象。

    本来这个地方根本就不存在这样一个洞窟,但两百余年前耶律宝琦一部死在这附近后,那块巨大的“石手”就从河底伸了出来,其表面倾泻出的妖力和怨气慢慢扩张,才形成了这个洞。

    三十年前,铜宸感受到这里的力量后,打了个地道下来,稍微研究了一下这里的情况,然后他就把被他害死的“四盗”以及几十名江湖人士的尸体都搬了下来,放到那“手”上献祭掉了。

    也是由那时起,这洞的地面上就跟种了庄稼似的,开始往外“冒”尸骸。

    直到今天,在缓慢地“爬”了三十年后,那些尸骸看起来终于是快要完全脱离泥土了,就差那么最后一点点……

    而这一点点的助力,只要铜宸今天成功把“四个活祭”献上,应该就能搞定。

    一旦铜宸得逞,殄尸老祖留下的那些妖力便全都会被铜宸所吸收,届时他的道行必是一飞冲天;而这些被镇在湖心岛底下的行尸走肉也都会被放出来,涌向浉河两岸,引发生灵涂炭。

    当然……老百姓的死活,那就不是铜宸所在乎的了。

    “谢大哥,你也留点儿神啊。”看着谢润已带头朝着石手的方向去了,黄东来又在后面提醒了一句。

    “好说,二位贤弟你们跟紧我。”谢润也是边应声边朝前趟步领路。

    到了这会儿,谢润的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

    恐惧这玩意儿,说到底主要就是来源于“未知”;那些所谓恐怖的事物,只要你了解了它们的特性,恐惧感立马会减去大半,如果你又知道了对付它们的方法,那就更不会怕了。

    因此,在摆脱了孔衡基、重创了铜宸之后,谢润已然建立起了一道心理防线即便是对他们这种不懂法术的凡人来说,妖魔鬼怪也并不是不可打败的。

    有了这个念头,谢润便无所畏惧。

    他又一次带头,很快就行到了那“石手”之下。

    走近时,谢润才发现,那个已失踪多时的行脚商就倒在这块怪石的旁边;只可惜……他已经死了,其死状就是那种仅剩下皮包骨头的状态。

    这个行脚商确实是倒霉,要说他这人坏吧,也不算坏,就是嘴损、有点儿贫……作为祭品而言,他是比那个书生要强些,但其生命力显然不如在场的四位江湖人士那么足,活祭仪式有他没他都行。

    所以,当受到重创的铜宸逃回这个洞窟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这行脚商当“血瓶”给喝了。

    “唉,又来晚了一步。”以这行脚商的死状而言,谢润也不用再去查他还有没有呼吸心跳了,要不是那身衣服,谢润怕是认都认不出这尸身是谁的。

    不过,孙亦谐还是凑了上去,二话不说就开始“摸尸体”。

    谢润看到他这举动,内心的第一反应是:不是吧?看你的衣着打扮应该挺有钱的啊,怎么连个死人身上的财物你都不放过?

    但数秒后,孙亦谐却并没有从对方身上摸出钱来,而是搜出了一份路引。

    大朙朝有个规定:凡人员欲远离所居地百里之外,都需由当地衙门发给一种类似介绍信/通行证的公文,这种就叫“路引”;你到了目的地办事,要是被查出没有路引,或者路引上面的内容和实际情况对不上,那是可以依律治罪的。

    当然了,对江湖中人、以及一些有钱有势的人来说,这个规定形同虚设。

    江湖人嘛,有很多都是“四海为家”,衙门的人可管不了你们这帮盲流;而有钱有势的人呢,基层衙门巴结他们都来不及呢,怎么会因为这种小事去查他们?退一步讲,就算这类人真被抓包了,使点银子也能打发过去。

    唯有那普通老百姓,比如像这个行脚商这样的,靠自己一双脚、一把力气,这么天南地北来回倒腾买卖的,还是得守这规矩。

    “哦……原来他叫于庆。”孙亦谐说着,便把那路引收了起来。

    谢润还没想明白孙亦谐这是干嘛,另一边,黄东来已经把雷不忌从那石手上搬了下来,并喊道:“嘿,你们快来,他还有气儿!”

    谢润和孙亦谐闻声,立马凑了过去,只见得,那雷不忌双目紧闭、脸色苍白、满身冷汗,表情也十分痛苦,但好歹……他还活着,呼吸心跳都还算正常。

    “不忌,不忌!”黄东来轻轻拍了几下雷不忌的脸,又叫了他两声,但后者还是那状态,并没有醒来。

    “妈个鸡,让我来!”孙亦谐说着,又要脱裤子,“看我用尿把他滋醒!”

    “行行行……贤弟,你先别忙着脱,让我试试。”谢润赶紧又把孙亦谐给拦了,随后他便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瓶,从瓶中倒出一颗药丸,拿在手上,放到雷不忌的鼻子下面晃了晃。

    他拿出的这个,可是好东西,一永镖局独门秘制丹药醍醐丹。

    这药只要闻上一闻,就可以帮那些被蒙汗药麻翻的人快速清醒,而且紧急时还可以吞服下去,用以缓解一些普通毒药的毒性。

    然,雷不忌闻了这醍醐丹,却是没有立即醒来,相反,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痛苦了。

    其实呢……这是他即将自己醒来的前兆。

    但另外三人并不知晓,眼瞅着这情况好像越来越糟,孙亦谐又急了,他再度抢步上前,啪啪就是两个大嘴巴子,边抽还边喊:“不忌!你可不能死啊!”

    他还有后半句话憋着没喊出来,那就是你要是死了,你爹绝对得来砍死我们啊。

    还好,这时雷不忌自己睁眼了。

    由于在刚刚缓醒的情况下就被孙哥猛抽了俩耳光,雷不忌整个人一激灵就坐了起来:“喝孙哥,这是干嘛呀?”

    “救你命呢!”孙亦谐理直气壮。

    “啊?”雷不忌闻言愣了一下,随即本能地朝周围看了看。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他一跳。

    “哇!这是哪儿啊?”雷不忌说到这里,一下子就把自己方才经历的幻境想起来了,“等等……我该不会还是在做噩梦吧?”

    “醒啦。”黄东来拉长了嗓门儿念道,“不过现实情况也不容乐观就是了……”他顿了顿,站起身来,“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先撤,等出去了再……”

    黄哥这话还没说完,忽然,整个洞窟内便磷光陡炽,妖风乍起。

    那铜宸的声音似回声般层层传至:“想走?哪儿那么容易!”

    光随声至,巨影忽现。

    晃眼之间,竟有一尊身高五丈开外、神光护体的“灵宝天尊”凭空浮现,站在了四人与这洞窟的出口之间。

    “上清大帝在此,尔等凡夫俗子,还不速速跪下?”刺目的“神光”之中,那天尊之相居高临下地开口言道。

    但孙亦谐他们都很清楚,这怎么可能是那真正的灵宝天尊?听那说话声儿就知道是铜宸变出来的幻象。

    “跪你老母!你当我们是弱智啊?”黄东来当即骂道,“就你还上清大帝?那老子我还是旭东老仙呢。”

    “没错!”孙亦谐也接道,“都是幻觉!吓不倒我们的!有种你再出来跟老子重新打过啊!”

    谢润自不必说,但刚醒过来的雷不忌可还不知道此前都发生过什么呢,他看到那幻象,再看看二位大哥的反应,当时就惊了,心说我这两位哥哥跳脸都跳到神仙头上去了?我这到底是昏迷了多久?

    “大胆!”铜宸这回可不跟他们废话,暴喝一声后,便是妖力一绽,释来一阵劲风。

    这可不是什么掌风内力,而是法术,风压一到,就把四人统统掀翻在地,就算是下盘功夫练得相当稳健的谢润也站不住。

    不过……也仅仅如此而已,这一股妖风并没有给四人带来太大的伤害。

    前文已说了,铜宸本就不是什么特别擅长直接对打的妖怪,所以他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眼下若是换成那些真正厉害的大妖,哪怕不用法术,只是现出原形肉搏都能轻松干掉几十个成年人。

    可以说,面对这铜宸道君,只要你精神上不露破绽,就有办法与其周旋。

    “别管那个大的,快找他真身!肯定离得不远!”谢润脑子还是清楚,毕竟他是老江湖了;江湖经验告诉他一个人越是到了强弩之末的时候,越是会不遗余力地将自己最强的一面在人前放大。

    这个道理,套在妖怪身上也是一样的。

    铜宸若真有秒杀他们的实力,早就动手了,现在他只是吹吹风,咋呼两声,还变出这么大一尊金光闪闪的神仙来晃大伙儿的眼,可见他实质上虚得一逼。

    “不用找了!这就是本座的真身!”铜宸显然也是急了,他又借那假神之口,言语了一句,并再度掀起一阵风压。

    他这心虚的举动,自是瞬间就引起了孙亦谐的怀疑,不到五秒,孙亦谐就想通了:风往哪儿吹,其真身就藏在那相反的方向。

    于是,孙亦谐眯起双眼,朝那儿定睛一扫……果不其然,他看到那耀眼的神光后方,最背光、最黑暗的一角,有着一股子黑烟似的东西盘踞在阴影里。

    “色!掩护我!”孙亦谐当即吼了一声,拔腿便朝那儿冲去。

    黄东来听到这句,脱口而出:“什么?掩护你?我拿头掩护啊?”

    话音未落,铜宸又掀一阵妖风,且这次,他集中了力量,把原本大范围的风压变成了一把只针对一个点的风刃,不偏不倚就朝着黄东来的脑袋劈去。

    “糟了!要死!”黄东来眼瞅着那攻击到来,无法运功的他一时间也躲闪不及,只能双手护头,惊叫出声。

    结果,就在那风刃即将接触他的时候……

    当

    当

    当

    又有三声钟鸣,幽幽响起。

    这次,那声音来得很近,好像就是从这洞窟入口处的隧道中传来的。

    那钟鸣一震,幻象应声崩碎,风刃也化为乌有,黄东来堪堪是躲过了一劫。

    一息过后,只见……一名面相不过二十出头、着一身银色道袍的道士现身在了洞口处;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个小钟和配套的钟锤。

    “妖孽……玉宸道君你都敢冒充,你才是好大的胆啊!”那道士走进洞来,沉声厉喝。

    说话之间,他目光一动,第一眼就朝着铜宸真身所藏的地方瞪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