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盖世双谐 三天两觉

第五十六章 共饮这杯酒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道完了狄不倦那边的事儿,咱还是回头来说说双谐。

    且说这天早些时候,孙亦谐和黄东来跟那一众江湖豪杰一样,也是乘船从刘公岛返回了岸边。

    不过,他俩下船后,并没有前往漕帮总舵赴宴,而是带着林元诚和令狐翔悄然离去、不辞而别了。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孙黄二人今天是乔装改扮而来,事儿办完了不宜再久留;林元诚则是因为刚刚才离开兴义门,再去赴宴略有些尴尬;至于那令狐翔嘛……他本来倒是想去蹭这顿饭的,但孙黄二人提醒了他,如果他去了,肯定会被问起“混元星际门”的事,到时候他一问三不知,可就麻烦了,故而他也只得作罢。

    这漕帮的酒宴他们是吃不着了,但城里的排挡还是可以吃到的。

    四人也都一整天没好好吃过饭了,干脆就在城里随便找了条小街,往那街边的一间排挡里一坐,点了一桌小菜,边吃边聊。

    可能有人会问了,孙哥分明不差钱,怎么也不请两位新入门的“弟子”吃点儿好的,就吃路边摊啊?

    其实您仔细想想就能猜到:登州城里能做“大菜”的厨子总共就那么些位,基本上都散在各个酒楼或是大户人家的家里,赶上这漕帮请客,要招待千八百人,那肯定是把这些厨子都给借去了,所以今儿晚上登州城里稍微高档些的酒楼饭馆基本上全都歇了,就只有这些路边的排挡还照常营业。

    再者,您还别小瞧了这些路边摊,宴席上的“大菜”他们是做不了,但那土产的小菜端出来,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而说到这登州的特产,那无疑就是海鲜了。

    正所谓“早吃鱼,晚吃蟹”?孙亦谐身为“鱼市巨子”?对此自是了然于胸,所以眼下他是一条鱼都没点?而是叫了一桌子螃蟹。

    这秋天的蟹?最是肥美,诗里写得好啊螯封嫩玉双双满?壳凸红脂块块香。

    把这蟹从筐里抓出来,现抓现做?热腾腾端上桌来?配上一碗撒了姜末的老陈醋,再温两壶黄酒,炖一锅冬瓜豆腐盅,佐几个时鲜的小菜……这顿吃到嘴里?丢了四门三帮的总门主你都不心疼。

    可惜啊?狄帮主可吃不到这顿。

    不是因为他没条件来吃这大排档,而是因为他已没有了能和他一起吃这顿的朋友。

    …………

    “来来来,我敬各位一杯。”蟹还没上来呢,就着几个小菜,孙亦谐便举起了酒杯。

    此时?他和黄东来自然是早已把伪装卸去,连备用的衣服(外套)都换好了。

    “请。”

    “请。”

    林元诚和令狐翔还是讲点礼数的?马上放下筷子用双手举杯相敬。

    只有那黄东来完全不跟孙亦谐客气他是一手拿着筷子,另一手随手抓起杯子举了举?一声不吭就干了一杯;看他那吃相……就算孙亦谐不敬酒,他应该也准备拿酒把嘴里的东西顺下去的。

    “啊”孙哥喝完哈了口气?立刻接道?“二位?喝了这杯酒,今后大家就是兄弟。”他顿了顿,眼神顺势就朝林元诚那儿斜了过去,“这兄弟之间,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孙兄……”林元诚也是机敏之人,他知道孙亦谐打算说什么,所以直接回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他的语气很是轻松,“但其实你不必太过担心,莫说是一个邵德锦了,就是整个兴义门的人来对付我,我也不怕。”

    “哎~”孙亦谐摆了摆手,“明着来你是不怕,但他要是来阴的呢?”

    “不不,孙兄多虑了。”林元诚接道,“以我对邵德锦的了解,此人虽是小人一个,但因其沽名钓誉、自视甚高,反倒是做不出那种事来;何况……现在全天下都认定我已是混元星际门的人,既同为四门三帮,他就更不好出手了。”

    “嗯……”孙亦谐听得出来,林元诚是一个不太愿意欠别人人情的人,所以他也不再说下去了,“那林兄你今后有何打算呢?”

    “呵……”林元诚轻笑一声,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再道,“我乃求道之人,为臻剑道而入江湖,那兴义门待不待的……本就无所谓;反正只要我仍在江湖,去哪里都一样,随遇而安便是了……”他微顿半秒,“不过要说眼下的当务之急嘛,我自是要先去找一把趁手的好剑。”

    “哦?那你现在有方向了吗?”孙亦谐问道。

    林元诚回道:“常听人说京城之中应有尽有,我长这么大还真没进过京,而此地离京城也不算太远,所以我想先去那儿看一看。”

    “京城啊……”孙亦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好,林兄你盘缠够不够,要不要兄弟我……”

    “不……”林元诚很快便拒绝道,“这方面麻烦孙兄的地方已太多了,我怎么好意思……”

    “嗨!都是兄弟客气什么?”孙亦谐一边说着,一边就起身凑了过去,也不顾对方的反抗,顺手摸出一锭银子就往林元诚的怀里塞,“一锭,就一锭!就当我借给你的还不行吗?”

    坐在一旁的令狐翔人都傻了,且不说他是穷苦出身,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银锭,更让他震惊的是居然会有人这样强行塞钱给别人,仿佛拿钱的那方反而亏了一样。

    看着林元诚拒绝的样子,令狐翔是真想开口说一句:“你不要可以给我啊!”

    “诶?小翔啊。”就在他发愣之际,坐在他对面的黄东来忽然叫了他一声,“往后你又有什么打算啊?”

    “啊?我?”令狐翔回过神来,稍微想了想便应道,“其实吧……我踏入江湖才没几天,今日本来是想在七雄会上见见世面,看有哪个门派合适的,我就顺势投入其门下,我也是没想到……自己稀里糊涂就成了你们这‘混元星际门’的人了。”

    “这不挺好吗?”另一边,已成功塞完了钱的孙亦谐回到了座位上,拿起筷子便道,“你以后就是我们混元星际门的大师兄了啊,哈哈……算你排在小林的上头好不好?”

    “我觉得行。”林元诚本来也没拿这“混元星际门”当回事,只当这是玩笑话,所以他也是笑着搭了一句。

    而此时的令狐翔自然也已知道了“混元星际门”就是他们临时编造出来的门派,严格来说这门派压根儿就“不存在”,故苦笑道:“三位大哥你们就饶了我吧,就你们这凭空捏造的门派,一个掌门、一个护法,还都是假身份,然后算上我和林兄,总共俩弟子……我以后就顶着这空衔闯荡江湖呗?”

    “这你就不懂了吧。”孙亦谐的忽悠这就开始了,“咱们知道这门派是‘虚’的,外人不知道啊,人家只当咱们是位列四门三帮的隐世高门呢……这么算来,你这个大师兄的地位,理应跟那漕帮的三当家差不多……初出江湖就有这么高的起点,谁能比得上啊?”

    但这回令狐翔可不上当了:“大哥你就别埋汰我了,我的武功我自己心里清楚……你对外说我是门内的大弟子,万一我日后跟其他门派的大弟子动起手来,然后被吊打,这‘混元星际门’的幌子不得穿帮了?”

    “呵……”孙亦谐勾起嘴角一笑,“首先,武功这东西,你可以练嘛,你还那么年轻呢,等你以后实力起来了,自然就不怕穿帮了;其次……在你练出来之前,你未必要跟那种比你强的人动手啊。”他顿了顿,用一个非常微妙的表情歪嘴补充道,“你要明白……想战胜别人,不一定要靠武功的。”

    “哎呀……你别乱教小孩子这些。”这下连黄东来都听不下去了,“姓孙的你是不是要搞得本门人人都跟你一样,一出手就是石灰粉、踩脚趾、插眼、踢裆……不讲武德?”

    “毛!”孙亦谐道,“老子怎么会是那种人?我正直的一逼好吗,老子脸上就写了个正字!”

    “你他妈每用石灰粉干死一个比你武功高的人,就在自己脸上画一笔,那可能是够一个‘正’字了。”黄东来反呛道。

    “滚……”孙亦谐被戳到难以辩驳之处,便以一个“滚”字应之,随即就反咬一口,“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干沈幽然的时候你没帮着甩石灰放鞭炮?”外加扯开话题,“对了……今天乘船回来的时候有一会儿我没见你人呐,你是不是去联合外人搞什么阴谋了?”

    “我搞你妹!”黄东来道,“我那会儿是去找了武石门的门主张昊,给了他几颗我自己炼的治内伤的药丸,这叫拉拢人心懂吗?”

    “喔尻?你还有这等智力?”孙亦谐道。

    “废话,我也不是白混的。”黄东来道,“哥一眼就看出那姓张的莽夫乃知恩图报之人,卖个人情给他准亏不了。”

    这俩货的对话,听着像吵架、又不像吵架,有些内容似乎无耻到露骨,但仔细想想好像说出来也没啥……

    对于还不熟悉这两位的令狐翔来说,这番斗嘴真是叹为观止,但林元诚对他俩的风格已比较熟了,故也不当回事,只是转过头,淡定地对令狐翔道:“令狐兄,你若不弃,要不要随我一同上京?你我皆为剑客,年纪也相仿,或许还能互相指点一二。”  m

    “好啊!”令狐翔一听,这是好事儿啊,林元诚怎么看都比孙黄二人靠谱得多啊,“那以后还望林兄多指教啦。”

    “呵……你该叫我林师弟才对啊,称什么‘林兄’啊?大师兄。”林元诚今晚的心情是真不错,几杯酒下肚,他竟是主动开起了玩笑。

    到后来他便想明白了其实自己的内心深处早已对留在兴义门这件事感到了厌恶,所以他一脱离出来,便顿觉天大地大、一身轻松。

    “哈哈哈……”令狐翔也是会心一笑,“那好,咱以后在同道面前就以师兄弟相称,你可别说我占你便宜。”

    说到这儿,两人又干了一杯。

    刚好这时,那螃蟹也上桌了,四人皆是搁下筷子直接上手,大快朵颐起来。

    不知不觉,他们这桌酒已过了六七八巡。

    到那追加的第六壶酒端上来时,令狐翔才想到问起:“对了……孙哥,黄哥,今日过后,你俩又打算去哪儿啊?”

    孙黄二人闻言,对视了一眼。

    那孙亦谐当即便耸了耸肩,用眼神和鼓起的腮帮子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嘴正忙着呢。

    因此,还是黄东来开口道:“哦,我们倒是早就商量好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利用讲话的时间给自己盛了碗冬瓜豆腐,“我呢,打算先回家一趟……”

    黄东来也的确是该回去一趟了,要知道他第一次离家的时候,那是去杭州拜会孙员外的时候,虽然后来他上山修道前夕也曾回家打过招呼,但那次他老爹刚好不在,而他这次下山,也是直奔登州而来,中途没有在富顺逗留……这前前后后都算上,他跟老爹都几年没见面了。

    “孙哥嘛,正好也没啥事,所以他准备与我同去富顺,顺便也代他爹跟我爹回个礼。”黄东来接着道。

    “哦……原来孙黄两家乃是世交。”令狐翔恍然大悟般点头念道,“我就说嘛……怎么会有人一边称兄道弟、一边恶语相向、却又不伤感情得。”

    “这跟他们祖上是不是世交其实没关系……”林元诚听罢,当即在旁冷冷吐槽了一句。

    不过他也就说了这上半句,后面还有半句“……单纯是这两个家伙没品”他放在心里没说出来。

    黄东来也好似是看出了林元诚所想,于是赶紧拿起酒杯,打了个哈哈:“哈哈……不说了,咱们兄弟四人今日一别,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聚,再干一杯吧。”更新最快 电脑端::/

    众人随即又是举杯共饮,推杯换盏,不亦乐乎。

    谈笑间,夜已深。

    亥时将尽,四人方在这摊边道了别,分两路归去。

    此刻的孙黄二人并不知晓,他们这一去,便要引出那孙亦谐他乡殒命,黄东来冥土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