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盖世双谐 三天两觉

第五十七章 血幕

    “孙哥,这次看来要遭重了啊。”看着远处的战况,黄东来不禁小声对身边的孙亦谐说了句心里话。

    “妈个鸡的……”孙亦谐也是悄声应道,“我也看出来了呀,这姓萧的现在状态有点好啊,感觉小林他们有点刚不住。”

    “嗯……”黄东来点点头,接道,“事到如今……看来也只有我俩上去才能扭转局面了。”

    “嗯?”一听这句,孙亦谐脸色就变了,“不是……你上去就行了,拉上我干嘛?”

    黄东来也是实话实说:“因为我放眼全场,能跟那血剑正面拼一枪也不落下风的兵刃,就只有你那把三叉戟了。”

    “什嘛?”这一刻,孙哥的嗓门儿忽然就尖了一个调门儿,“你还要让我去跟他刚正面?黄旭东你还是不是人?”

    孙亦谐这一着急,把对方的本名儿都给喊出来了。

    “哎呀你不要慌呀,我跟你一起上,而且我会用道术辅助你的。”黄东来道。

    “你搁这儿打‘执政官’呢?”孙亦谐吐了个只有他们穿越者才懂的槽,并接道,“还有,你不是说过你那些道术除了救人之外不能随便用在普通人身上吗?”

    “这他妈叫‘普通人’?”黄东来都懒得解释,直接指着萧准来了个反问句。

    “呃……”孙亦谐也发现了盲点,“诶?既然你不用顾忌使用道术的问题,那还慌什么?你快用雷劈死他啊!”

    黄东来听到这句,嘴角都在抽动:“老子要是能召雷劈人,第一个先劈死你!”他拉长了嗓门儿解释道,“都说多少遍了,这边的情况和你在那些电视电影里看到的不一样!别说我才学了半年,就算我学了十年,直接控制‘五行之力’去干别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要有强力的法器或者做很多准备才行的!”

    “咱们来之前不是在‘邓阳子’那儿kiang了个什么‘兜率如意砂’吗?你倒是用啊。”孙亦谐道。

    “那是用来对付萧准背后的魔道而留的底牌,要是用在他身上,那之后那个幕后BOSS出来我们拿头打?”黄东来道。

    “那咋办嘛?”孙亦谐道。

    “我说了呀,你配合我一块儿上,我使些不需要准备就能放出来的小手段辅助一下,我们只要在萧准身上弄点伤出来,等其他人缓过来,我们再跟‘刀剑七绝阵’一起围攻他,应该就能拿下。”黄东来回道。

    就在他俩说这些的时候,另一方面……

    校场之上,此刻唯一还在跟萧准勉强缠斗着的人,就剩笑无疾了。

    而他没有被击退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的实力比其他五绝更强,只是因为萧准手下留了情而已。

    萧烜毕竟是萧准此生最大的执念之一,即便现在的萧准已是半人半魔,但基本的理智他还是有的,只要他还认得出这是自己的儿子,他就不会下死手。

    但……“忍让”,终究有个限度,笑无疾若真的很弱倒也罢了,问题是他还有点实力,如果一直任由他攻击,对萧准来说也是个麻烦事,所以,“死手”不下,下个“活手”看来还是有必要的。

    念及此处,萧准反手便攻。

    俗话说……老子打儿子锻炼身体,以萧准现在的境界,即便他不仰仗血剑的力量,只靠自己的剑术,也能把笑无疾给收拾了。

    而当萧准下定决心要反击的瞬间,笑无疾也察觉到了情况的变化,只是……后者对此并没有什么对策。

    武功武功,但凡有一个字你占上风,也有的一战,但“武”和“功”都弱于对手,兵器更是被对方完全碾压的前提下,就算你知道对方要干嘛,多半也无法制止。

    就这样,拆了二十余招后,萧准顺利地把笑无疾压制得体势尽失,踉跄后退,随即萧准就抓住笑无疾的一个破绽,以剑镡快速连击了后者的两臂,将其两肘的骨头都给打错位了。

    要不咋说萧准这当爹的用心良苦呢?其实他要杀笑无疾的话,那在这种一对一的前提下,恐怕五招就够了,但他为了打出“让儿子暂时丧失战斗力却又不至于影响终身的伤势”,不得不费了这半天的劲。

    而笑无疾呢,眼瞅着自己双臂失力,刀剑也双双坠地,心中自是又急又怒,但又无能为力。

    萧准的这番做法,非但没有让笑无疾感动,反倒让其更加地愤恨了笑无疾只觉得,眼前的这个魔头在不断地提醒他:“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儿,你还是我萧准的儿子,你的生死、命运……也永远在我的掌握之中。”

    “诸位英雄!”

    就在此刻,突有人朗声大喝。

    这一声喊,可谓嗓音洪亮,字正腔圆,气势不凡,掷地有声。

    众人闻声,纷纷望去,一看喊话的那位,不是江守正又是何人?

    看到这儿可能有人要问了,这货之前不是跑了吗?还在途径茅厕时给悟剑山庄的人补刀来着,怎么这会儿又回来了呢?

    很简单……因为他在远处的山上瞅见这边局势有变,他就趁乱又摸回来了。

    反正咱江大侠也已经准备好了说辞来为刚才的临阵脱逃狡辩,与其在山庄中乱逛,不如回这儿来见机行事。

    而他的运气也确实不错,此前狄不倦和独孤永与众人会合后,由于没说几句话就打起来了,所以他们并没有机会把江守正抛下同道开溜的事讲出来,故而这会儿在场的绝大部分人并不知道江守正之前干过什么。

    眼下,这江大侠看准时机,登高一呼,在成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后,他便接着说道:“不要被这魔头吓到了!咱们有近千人之众,还能怕了他这一人不成?只要大家一拥而上,这萧准就算有三头六臂,也只能招架一时,待他内力耗尽,还不是死路一条?”

    说到这儿,他又转过头,冲着悟剑山庄的那些人喊道:“悟剑山庄的门人也听着!你们自己也看到了,萧准如今已是丧心病狂、敌我不分,他连自己最亲信的九霄剑都能随手杀之,更别说你们了……就算你们继续助纣为虐,也是死路一条!不如趁早弃暗投明,与我们一同剿灭萧准,事后念在你们也是听令行事、加上将功补过之举,大伙儿兴许还能放你们一条生路!”

    列位,您别看这江守正是个伪君子,真遇上这种大场面时,他就是hold的住啊。

    他说的这话,既给了悟剑山庄的那些人一个活命的台阶下,又成了在场的多方势力暂时联手、群起围攻的契机。

    听他这么一讲,悟剑山庄那几个领头儿的,也就是剩下的赤霄、碧霄和青霄三人,立刻也做出了反应:“江大侠所言极是!我们这些当门客的,今日也都是被这姓萧的欺骗、胁迫……身不由己才和诸位英雄起了冲突,如今我们终于看清了萧准的真面目!大家快跟着同道的英雄们一起上,杀了这魔头!”

    “呃……是……是啊!赤霄大哥说得对!”

    “对!我们也是被他骗了!”

    “齐心协力!诛杀魔头!”

    “齐心协力!诛杀魔头!齐心协力!诛杀魔头……”

    那些个悟剑山庄的爪牙,这会儿便都跟找到了救命稻草似的,纷纷呼应,甚至齐声喊起了口号。

    谁都明白他们此刻的反应有多可笑。

    但在共同的利益面前,没有人会去说破,至少当下不会。

    这就是江湖。

    有时候,为了“正义的一方可以赢”,大家都会选择性地忽略一些事情,或是保持沉默。

    “呵……哈!哈哈哈……”

    也就是在这时,有人笑了,大笑。

    萧准自是可以笑的,因为他已是一个不再需要遵守江湖规则的人。

    也只有像他这样的“魔头”,才能想笑就笑,无所顾忌。

    他才不管你们有多少人呢,在萧准看来,你江守正懂个屁?

    既已为“剑魔”,那以一当千又算什么?只要对手的实力没有过“某一根线”,来多少都是一样的;有那血剑在手,萧准在被围攻时非但不会耗尽体能和内力,还会随着其剑下亡魂的增多而越战越强。

    不过,萧准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江守正确实有些能耐,他仅靠几句话,就能做到很多用武力办不到的事,这个人……留着应该有用,等会儿得注意留他个活口。

    “别喊了,要上就快上,你们不上,我也要来找你们的。”萧准笑罢之后,便环视四周,挑衅言道。

    “杀”人群中也不知是谁率先吼出了这个字,紧跟着就有上百人随之冲了上去。

    萧准微微一笑,正欲荡剑而出,大开杀戒,不料!

    “且慢!”黄东来的一声虎喝,又把人群的进势给压住了。

    黄哥这声喊为什么如此管用啊?

    害……大家都是人嘛,谁想第一个上去送啊?那上百人看着是在喊杀声中一拥而上,气势汹汹,实际上前进的速度并不快,都是看着两侧的人走一步他们才跟一步……眼下一听有人喊停,他们当然是赶紧刹车。

    两秒后,喝声落地,两道人影亦落在的校场之上。

    萧准定睛一看,眼前的不是那“东谐西毒”,又是何人?

    “你们俩不是挺聪明的吗?”萧准自然认得出他们俩,而且他也隐隐知道,今天自己的计划频频出现意外,主要就是这俩货搞的鬼,“怎么这会儿却着急来送死啊?”

    “哈!”孙亦谐干笑一声,应道,“你以为哥不知道?你这血剑,杀人越多,威力越强,要是让你再杀一批人,那还得了?”

    他这话,表面是说给萧准听,实是讲给大家听的,周围众人听得此言,也是后怕不已,很多人当时就又往后退了几分。

    “你们知道又如何呢?”萧准闻言,不慌不忙,“莫非你们觉得……以你们二人之力,能打赢我?”

    “那就不好说了啊。”黄东来一边回应,一边已将自己的村好剑拔了出来。

    而孙亦谐则是伸手一抓一探,也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把三叉戟来。

    一看见孙哥那武器,萧准的脸色就变了,因为他还记得,火莲真君曾帮他算过一卦,说这次最有可能坏他大事的人,就是一个“使叉子”的人。

    之前孙亦谐一直没把家伙亮出来,所以萧准也不知道,此刻一见,他顿时就紧张起来。

    “原来是你……”萧准看着孙亦谐,口中念念有词。

    下一秒,其杀意陡然暴增,绽向四方,惊得在场的诸多高手都为之一震。

    当

    但还没等萧准出手,黄东来竟是抢先一步攻了上去。

    其剑路平直,速度迅疾,剑尖如闪电般钻向了萧准的心窝。

    而萧准几乎是凭本能就举剑横挡住了对方的攻击,甚至都没用正眼去瞧黄东来:“哼……就这点斤两?”

    萧准一边轻蔑地说着,一边回剑转腕,朝着眼前的两人横斩出一道剑气。

    黄东来是有所准备的,尽管萧准的反击来得很快,但他还是勉强能弯腰躲开,但孙亦谐……

    呼

    只见剑气荡过,直接斩开了孙亦谐的身形,将其由腰部一斩为二。

    萧准见如此简单就将对方杀死了,也不禁感到奇怪,心中暗忖道:“难道仙长算到的人不知他?还有其他用叉子的……”

    正想到这儿呢,萧准的思绪就被打断了,因为他忽然发现情况不对眼前的“孙亦谐”被斩成两段后,并未倒下,也无血迹,相反,他的“身影”变成一种类似雾气的东西,渐渐变淡且在消失。

    “哦?”萧准看到这一幕,倒也不慌乱,仍是冷静地念道,“是能留下残影的轻功吗?还是……”

    叱

    就在他思考之际,孙亦谐的三叉戟已朝他后腰处顶来,与此同时,黄东来的剑也再度由萧准正面攻来。

    面对这两面夹击,萧准从容如故,只是寸移半步,便躲开了孙亦谐那不快不慢的偷袭,而黄东来的剑式,他也只是轻巧地一格,就给破得干干净净。

    “你们俩……倒是有些门道。”萧准接招的同时,自认还有充分的余力跟二人对话,“但这种类似障眼法的雕虫小技,在我这至高无上的剑法面前……啊!”

    萧准这逼才装了一半,就因一阵剧痛而中止。

    直到这一刻,萧准才发现一个问题不仅是孙亦谐那道被斩中的身形是假的,黄东来那道成功闪避了的身影也是假的!

    真正的黄东来,此刻已从萧准侧后方出现,一剑捅在了他的左脚跟腱上。

    “这……怎么会……”萧准本以为对方使的是某种能制造出“残影”的障眼法,所以他想当然地以为与自己对过一剑的黄东来是“真身”,却没想到,对方用的并非是这么简单的手段。

    黄东来此刻所使的,是十二谛“苦、集、灭、道”四个大境界中,“苦”这个境界的第二重里所记载的一种道术,名为“别离双身”,看起来是类似于“残像拳”的东西,但其实这招的原理比较接近于“薛定谔的猫”,也可以说是“薛定谔的分身”吧。

    这招使出来后,黄东来用某个个体所制造出的两个虚影,都可以是“真身”,也都可以是“假身”,你用致命攻击打到一个,那另一个就会变成“唯一真实”的,但你要是没有造成那样的伤害,那么在你破除某个“虚影”之前,两个都有可能对你造成实质伤害。

    从量子力学角度来说就是,萧准面对的任何一道“身影”,都是“真”和“假”的叠加状态,而其变量,得取决于“杀死”这个行为,而不是靠“观测”就可以的。

    “岂有此理!”当然,萧准,并不是用这种招式就能打败的。

    虽然双谐这次出其不意的夹攻是得手了,但这手也只能用一次招式暴露之后,萧准就不会再大意了。

    被一千个人围攻他都不怕,两个人能奈他何?大不了就当成同时面对四个人来打。

    一息过后,萧准就落剑一扫,剔开了黄东来扎在他脚后跟上的剑锋。

    剑尖离脚之际,在半空带出了一缕血痕,但这些血还飘着没落地呢,就已被萧准甩过来的血剑给吸收了。

    紧跟着,萧准就抬手旋剑,来了一招“四海升平”,朝着四方旋出了一圈伞状的剑波。

    这回孙黄二人就不得不双双向后跃开躲避了,且孙亦谐临跳之前,也不忘朝前方先撒出一把石灰粉,以作掩护。

    他俩和萧准的这一轮交锋,说起来得半天,不过在旁人看来不过是短短几秒之间的事,武林群豪也不知道那“十二谛”的门道,在远处看时,都只当是孙黄二人真的都轻功如神,双双能化出虚影来。

    “他脚受伤了,现在有机会!”数秒后,孙亦谐高声道了一句。

    这句话,自是说给那“刀剑七绝”听的。

    和那些上来就会被一剑秒的乌合之众不同,那几名能在萧准面前稍微抵挡一二的高手是可以过来帮忙的,只要他们别因死亡而减员,萧准就不会进一步变强。

    于是,除了笑无疾之外的那“三剑两刀”,在听到孙亦谐的话后,也都心领神会地重新站起来了……

    经过了笑无疾和孙黄二人的拖延,他们都已缓过一口气来。

    方才的受挫已让他们建立起了新的心理防线,加上萧准的脚现在受了伤,这便让他们重燃了一些希望。

    然……萧准,纵然左脚受了损伤,一样是显得不慌不忙。

    或者说,正是这次大意受伤,让他认真了起来。

    “居然还敢上前?看来我刚才陪你们随便玩玩……被你们当真了啊。”直到这一刻,萧准才第一次……要开始动用血剑那真正的力量。

    他话音未落,便将手中血剑朝地上插去。

    剑身入土的瞬间,迸发出了一阵殷红的血光,随后,以萧准所站之处为中心,其半径十丈左右的范围,突然便升起了一重由光与尘交织成的“血幕”。

    那血幕如高耸的围墙,将这个环形范围里的人都包围了起来,孙亦谐、黄东来、林元诚、姜暮蝉、笑无疾、海苍峰、三字王和顾戎,这些站在校场中间、离萧准较近的人,都被困在了这血幕之中,与外界的人相隔绝。

    外面的人完全看不清里面的状况,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唯有令狐翔和秦风因担心同伴们的安危,快步上前,试图闯入其中。

    “令狐少侠!秦少侠!小心啊!”闻玉摘要比这俩愣头青沉得住气,他一看这血幕就觉得这应该是一种类似屏障的东西,不可妄触,所以他赶紧跟着两人上前,并出言阻止。

    但他出声的时候,已晚了一步。

    秦风的手已然触到了那血幕,而这个动作,让秦风在顷刻间便失去了自己左手中指的一部分。

    还好他是习武之人,反应够快,稍微感到不对他就抽手而回,最终只损失了到指甲盖根部为止的那一小截中指,若他再慢个一秒左右,怕是除了拇指之外的四根手指都要被“抹去”一半。

    “我靠!”令狐翔走得比秦风稍微慢半步,也差点伸手去碰那血幕,而且他伸的还是惯用的右手,好在他及时发现秦风受伤,赶紧也缩了回来。

    “这究竟是……”秦风这伤,虽不算重,但却是长不好的,不过他这会儿也没空去唏嘘自己的那一小段手指,比起自己,他更担心的是……此时身处血幕中心的那些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