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盖世双谐 三天两觉

第二十二章 归案

    龚连浚之言,就好比平地一声惊雷,引得在场的群豪那是哗然一片。

    但有一说一啊,这个“真相”,也是挺合理的。

    他师爷苏是什么人啊?人家是龙门帮的“军师”啊,别看那大啲和阿仂号称是龚爷手上的矛和盾,但真正常伴龚爷身边、为其出谋划策、知道秘密最多的人,还得数他师爷苏。

    然而,和大啲、阿仂这两位堂主不同,师爷苏的定位基本相当于帮主的私人秘书,他是不可以像帮里的堂主和小头目们那样自己出去收小弟、拉小山头的。

    也就是说,如果哪天龚连浚说要金盆洗手,那“龙头”的归属暂且不提(龙头要叔父辈们来选,龚连浚可以退位,但下一个是谁他说了其实不算,最多可以推荐),至少“龙门帮帮主”这个位子,龚爷大概率还是会在大啲或者阿仂之中选一个。

    至于那龚经义嘛,师爷苏是知道的:连龚连浚自己都不看好这个儿子,即便他仗着自己的余威把帮主之位强行传给这个二世祖,龚经义这个帮主应该也当不了太久,搞不好还会因此招来杀身之祸。

    所以龚连浚很多年前就跟师爷苏透露过,自己哪天要是不干了,就让儿子退出绿林,去当个土财主啥的,反正家里占着房躺着地,哪怕只是收收租也够这货下半生的花销了。

    但……无论龚爷将来如何安排,这帮主之位,怎么也轮不到他师爷苏啊;师爷苏说起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实际却是最难上位的。

    可如果龚爷某天突然死于非命,什么话都没留下……这情况可就不同了。

    龙头暴毙,真凶不明,绿林道势必乱作一团,各方势力都会趁此时机来广州浑水摸鱼;而没有龚爷的遗命,大啲和阿仂这两个野心勃勃的古惑仔也是铁定会斗个你死我活……

    这时,他师爷苏可就有机会了,只要他计略得当,在大啲和阿仂内耗的时候伺机把龚经义这个傀儡扶正,日后便大事可图矣。

    那龚连浚还活着的时候,在帮内“搞平衡”搞得很好,可说是把大啲、阿仂和师爷苏这三人都拿捏得死死的:这三人,一个有势力、一个有人望、一个有智略;但同时又一个缺口碑、一个差实力、一个没人手……简而言之,谁都翻不了天。

    而若是龚经义当了帮主,就不同了师爷苏要在龚经义眼皮子底下做点什么,还不是易如反掌?哪天把这小子活埋他都不知道。

    综上所述,暗害龙头这事儿,乍看之下他师爷苏是没什么嫌疑,但如果换个角度,把这个案子视为“暗害龙门帮帮主”,那师爷苏就很可疑了。

    当然了,咱跟这儿分析这么半天啊,也只是推测,反正现在龚连浚通灵归来,自己当众就指认了师爷苏,这要比什么推理啊、证据啊之类的都管用。

    “师爷苏!你纳命来!”

    短暂的惊愕过后,还是阿仂这笑面虎第一个反应过来,他一边喊着,一边就已经朝着师爷苏冲了过去。

    他这是唱的哪出啊?

    害,宋江当初是怎么坐稳梁山第一把交椅的?他不把曾头市给灭了、史文恭给宰了……把“为晁天王报仇”这个坎儿给迈过去,他能落个名正言顺?

    同理,此时此刻,谁能把师爷苏的人头拿下,那就是手刃龙头案真凶、为龚爷报仇雪恨的大功臣呐,倘若此人正好又是龙头的候选者,那他选上的机会岂不是暴增?

    “妈的!还愣着干嘛!快上啊!”大啲的反应慢半拍,而且他自己双臂骨折不好动手,只能在那边冲着身边的小弟们狂吼,“谁抢先一步弄死师爷苏,我重重有赏!”

    这俩货先后这么一叫唤呢,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明白过来了,现在这师爷苏就好比是那魁地奇(Quiddith)里金色飞贼(GoldenSnith)啊,谁抢到基本就“赢了”啊!

    于是乎,包括镇云帮、沧渡帮、听风楼等在内的各路绿林人马,甭管是大鱼小虾,全都喊杀着朝那师爷苏扑了过去。

    见得此景,附在贺茂隼人身上的龚连浚是哈哈大笑,狂笑之中,便离魂而去,解除了通灵。

    而另一方面,那师爷苏可是遭重了,他本来就没啥武功,眼下被在场这几百名绿林道的凶神恶煞围剿,即便是有官差在场,也不可能保得了他啊。

    呼

    还没等师爷苏喊出一声“且慢”,一条强有力的胳膊已从他身后猛然探出,挟带着一阵劲风,便勒住了他的脖子。

    这条胳膊的主人是谁啊?

    不是旁人,正是那飞鸡!

    可能有人已经忘了这兄弟是谁,此处我就提一句,前文书中,大啲不是去一艘小船上找过一个名叫鱼头标的龙门帮小头目吗?这飞鸡呢,就是鱼头标手下的金牌打手。

    这世上的很多事啊,就是这么有趣,可能也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今天镇云帮搞这“通灵断案”,各路大佬都是拼了命地往人群前面挤,大啲、阿仂、龚经义等等这些大佬们方才全都聚集在人群最前排、最靠近坟头的位置;可这师爷苏啊,也不知是不是做贼心虚,他没有去最前面,而是待在人群中间,刚才被龚连浚指认时,他还往后退了好多步。

    如此一来,阿仂他们这些人离师爷苏的距离,反倒不如站在后排的那些中小头目、还有散兵游勇之流来得近了。

    于是乎,飞鸡,这个并没有多少人认识的、站在后排的小人物,此刻却成了第一个擒住师爷苏的人。

    “兄弟,你也是咱们龙门帮的人吧,把人交出来,咱们有话好商量……”眼见师爷苏的小命儿已经掐在别人手上了,差两步就到的阿仂只能赶紧刹车,试图稳住对方。

    “把人交给我!多少钱我都给!”大啲就跟某忍者漫画里的角色似的,用一种把两手甩在身后的奇葩姿势跑了过来。

    “交给我!他出多少我出双倍!”

    “这位兄弟,把人交给咱们,我董骁绝不会亏待你的。”

    一时间,周遭众多的绿林大佬纷纷见风使舵,放下身段,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底层古惑仔以兄弟想称、并抛出了橄榄枝。

    但飞鸡……却是不为所动。

    “人我只会交给我大哥……”飞鸡冷冷地回应着,并用敌视和戒备的目光扫视着周围的众人。

    “你他妈的!你是不是傻?我是你大哥的大哥!”大啲吼叫着,就要带人上前抢人。

    不料,飞鸡登时就从腰间抄出了一把随身带着的砍刀,用左臂继续控制住师爷苏,右臂举刀指向那些想上前的人,再度用冰冷的语气念道:“我为帮会做事!谁过来我就砍谁!”

    “鱼头标!你他妈人呢?给我死出来!”大啲这可是真急了;因为这人由鱼头标的手下杀死,和由他的手下杀死,其实是不一样的。

    虽然他刚才大喊过鱼头标也是他小弟,但此小弟非彼小弟。

    列位都看过《古惑仔》吧?你入道时跟的大哥,和帮会里地位比你高的大哥,那能是一回事吗?

    大啲和阿仂都是龙门帮的堂主,理论上来说,堂主以下所有的小头目和喽啰,都可以视为是他们的“小弟”,但这其中并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们是直属的大哥小弟关系。

    比如飞鸡,他当初入道是跟着鱼头标的,那他真正的大哥便只有鱼头标;大啲、阿仂这些,说起来也是他大哥,但那只是按帮中的地位来论。

    而鱼头标呢,他当初入帮拜的可是叔父辈的串爆,真要论辈分,他鱼头标比你大啲还高个半辈儿呢,现在只是他在帮中的职位比你低而已,你非要说他是你小弟,也可以,但这么论的话,换阿仂也可以说同样的话。

    “大啲哥,火气别那么大嘛,咱们有话好说。”数秒后,鱼头标终于是从人群中现身了。

    这货呀,也是个老阴逼,他看见飞鸡抓住了师爷苏,第一时间也没上去,而是选择了躲在人群里观望,以免引火烧身;眼下见飞鸡还真把场子给镇住了,他便慢悠悠走了出来,准备跟大家谈谈条件了。

    然,就在这一刻,异变又生!

    CHUA

    只见,一人悄然来到飞鸡侧方三步之外,陡然将一把石灰粉朝后者脸上甩了过去。

    想必各位看官也猜到了,能在众目睽睽下干出这种事的,也就孙亦谐了。

    孙哥对眼前这局面,显然有自己的理解,他想着:反正石灰粉又撒不死人,我一把过去,把飞鸡和师爷苏一起弄瞎,随即趁势把师爷苏抢过来,我不就控制住全局了吗?

    可飞鸡接下来的反应,却出乎了他和所有人的意料……

    被撒了一脸白、无法视物的飞鸡,仅仅迟疑了一秒,就手起刀落,一刀扎穿了师爷苏的心脏。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常年在刀口舔血的狠人,他这判断很正确既然我已经保不住手上的筹码了,那我就干脆把东西毁了,总比落到别人手上强。

    而他这一刀过后呢,“杀死师爷苏的人是飞鸡,是鱼头标的人”这件事,便成了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纵然大啲和阿仂等人再怎么捶胸顿足,也已无法再抢回这“头功”了。

    “呃咯”

    一息过后,同样被撒了一脸石灰的师爷苏,在口中咳血、两眼灼泪的状态下死不瞑目地倒了下去。

    飞鸡凭着手上传来的感觉,知道对方已经没救了,便松开了手,然后闭着眼睛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而刚才还嬉皮笑脸的鱼头标,此刻脸色一下子就凝重了起来,其脑海中赶紧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好……好!好啊!死得好啊!哈哈哈哈……”在大约十秒的沉默后,大啲忽然笑了起来,并用宣布式的语气抢道,“是我大啲的人杀了师爷苏!为帮主报了仇!大家都看到了吧?”

    他这句,算是先下嘴为强,万一没人反驳呢?

    可他话音刚落,鱼头标就否定道:“谁说飞鸡是你的人?”他说着,便走到了飞鸡身旁,用手搭住了后者的肩膀,朗声言道,“谁都知道,飞鸡是我鱼头标的左右手,和你大啲哥……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吧?”

    “哼……哼哼……哈哈哈哈……”鱼头标说完这句,阿仂便阴阳怪气地笑出了声来;他虽是笑而不语,但谁都能听出这是在嘲笑大啲。

    “妈的!鱼头标,你是翅膀硬了是吧?想怎么样?”大啲这会儿属于是恼羞成怒,暴跳如雷。

    “怎么样?呵……”鱼头标冷笑,“大啲哥这话问得可怪啊,我从没说过自己要怎样吧?”他顿了顿,“现在好像是大啲哥你……对我手下的兄弟为帮主报了仇这件事有点不高兴啊?”

    “我……”大啲被他这么一怼,再对上周围那些绿林豪杰投来的目光,顿时意识到了自己有多失态,但他这一时半刻之间,却也想不出什么话能让自己下台。

    好在,有个更丢人的家伙,这时成功帮他解了围。

    “爹!您还在不在!您快说一句,帮主之位您要传给谁?是不是传给孩儿我?”

    这句词儿,无疑是龚经义对贺茂隼人讲的。

    这位龚少爷也是拼了,他眼瞅着自己“抢不到人头”,八成也选不上龙头了,所以他赶紧调转目标,回身冲到了贺茂隼人身旁,跪倒在地,抓着对方的衣襟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当不上龙头,能当个龙门帮的帮主,也是不错的嘛。

    可惜啊,回应龚经义的,是一脸嫌弃、说话也不再带双重人声的贺茂隼人:“龚君,很遗憾,你的父亲已经走了。”

    “什么?”龚经义一听,都快哭了,他立马起身抓住贺茂的肩膀,“法师!你再想想办法,把我爹再请回来!我求求你!求你了!”

    贺茂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移开视线,摇了摇头。

    数秒后,在镇云帮的喽啰们正准备上前驱赶龚少爷之际,龚经义身后的龙门帮喽啰们抢先一步过来把少主给拉开了,以免他进一步丢人……

    至此,这“龙头案”一事,便算是告一段落。

    但这选新龙头的好戏,其实才刚刚开始,紧接着这广州府就要上演那

    叔父辈甩锅装死,高呼和为贵。

    混元门持危扶颠,怒办“龙头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