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创业时代 公子不歌

第四百一十五章 轰动全港

    Eri·Chou跑了。

    他丢下了现场所有人,一个人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女生一样,捂着脸跑了。

    主持人尴尬极了。

    这样的活动组织了好几次,每一次都是看着Eri·Chou屠戮对手,她甚至都有些崇拜他了。

    可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员猛将,今天刚出头就被人骑在脖子上狂轰滥炸,炸了个稀巴烂。

    最后,如果Eri·Chou能够放下自己的傲慢,老老实实的承认自己的不足,港大这些学生也不是不能接受他的失败。

    但是他偏偏选择了这种无法挽救的方式。

    地上的麦克风还在发出刺耳的啸叫,许逸阳弯腰把他丢掉的麦克风捡起来关掉,然后对着麦克风说:“不好意思诸位,我没想到,Eri·Chou同学还是一朵在温室待了太久的花朵,不但娇嫩柔弱了一些,而且也没见过什么世面,而我的言辞呢,可能又略有些犀利,对他可能造成了一些伤害,在这里,我要向他道个歉。”

    对敌人,许逸阳从来不是手软之辈。

    你跑了,我也要挖断你的后路。

    从今天起,你在港大,就是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娇嫩柔弱的温室花朵!

    这是我给你打上的标签、烙印!

    中海外的学生自发鼓起掌来。

    没说的,太他妈提气了。

    就许逸阳这番表现,今天在他们的心目中已然封神。

    随后鼓掌的是胡老和李云辉。

    胡老只觉得,太让自己骄傲了,这就是真正的天才啊,管你是不是精心准备、管你是不是提前挖坑、管你是不是身经百战,只要你敢冒头,立刻打得你魂飞胆也颤、人仰马也翻!

    再接着,是港大学生如潮般的掌声。

    绝大多数的高材生们,还是懂道理、讲道理的,谁厉害就服谁。

    许逸阳今天的表现,已经远超大家对一个大一学生的认知,甚至刷新了大家对大学生的认知。

    不是没见过英文辩论,不是没见过别人在台上滔滔不绝、妙语连珠,但谁都知道,那都是提前准备好的。

    有的辩论赛,双方提前准备几个月,手稿腹稿打了无数,上来叽里呱啦说个不停,但一到即兴提问,多半都立刻显出原形,磕磕巴巴、稀里糊涂、不知所谓、没有重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但是,谁都知道,许逸阳是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题目是什么,而Eri·Chou不一样,这二十个题目,他早就玩烂了。

    可就是在这种对手精心准备、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许逸阳竟然能够打压的对方一败涂地,说了这么多,没有一处语法错误、没有一处磕磕绊绊,完全是如顶尖演奏家演奏乐谱一般,一丁点错误都没有,这简直就没人曾经见到过。

    到别人家门口,人生地不熟,被别人埋伏了一手,按理说只有输的份,可许逸阳偏偏赢了,而且赢的如此彻底。

    掌声中的许逸阳,内心古井不波。

    他不觉得击败Eri·Chou算是什么有意义的胜利,毕竟这种人就是最标准的绣花枕头,对重生回来的他来说,来多少都不是对手。

    这时候,主持人也急忙跑下去找校方讨论,现在我方跑了一个主力输出,这场仗还要不要打?

    打的话,主力都跑了,剩下俩偏师能干啥?不更是要被人按在地上摩擦吗?

    不打的话,台上这这么收场啊?怪尴尬的。

    其实,台上剩下的这俩人,心态早就崩了,你看我、我看你,都看出对方的欲哭无泪,只盼着赶紧停止这场残暴的屠戮。

    于是,主持人重新回到台上,尴尬地说:“真没想到,一场交流会演变成现在这样,这证明,我们很多同学的个人能力以及心理素质,还是亟需提高的,我们感谢许逸阳同学的精彩讲说,让我们懂得了更多的人生道理,同时,也深刻的反思自己身上的不足。”

    说到这,她顿了顿,又道:“今天的交流,到这里就暂时告一段落了,再次感谢所有出席交流的同学们,谢谢大家!”

    一场精心准备的屠杀,最终以被反杀而收场,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极端失落。

    而许逸阳,则一下子成了港大的名人。

    下来之后,胡秉文拍着他的肩膀,激动的话都说不顺畅:“许逸阳,你这次的表现真的是太棒了!太给学校长脸了!”

    许逸阳笑了笑,说:“没给学校丢脸就行。”

    沈乐乐自然是满心欢喜,挥了挥手里的摄影机,说:“我都给你录下来了,回去得天天翻出来看看!”

    宁若琳忍不住问:“回去之后能不能把带子借我,我去刻成光盘留个纪念?”

    “好呀!”沈乐乐笑着说:“等回去了我直接去刻,刻完给你一盘。”

    宁若琳也被许逸阳的才华所惊艳了,此时正处在那种少女心爆棚的状态之中。

    许逸阳无奈的说:“带摄像机是让你拍拍风景,你拍我跟人吵架干啥。”

    沈乐乐认真道:“幸亏带了,不然要后悔死!”

    ……

    到场的几家媒体想采访许逸阳,被许逸阳婉拒了。

    他不了解这些媒体的立场,所以干脆就什么都别说。

    这次到场的几家媒体,有些的立场确实跟Eri·Chou类似,但是他们这种时候也意识到,自己支持的这一方输得太彻底,基本没得洗,所以干脆不报道这则新闻。

    但是,有的中立媒体就觉得,这场交流,或者说辩论,真的是太精彩了,不报道出来,实在是可惜。

    于是,当天晚上,就有电视台播出了许逸阳和Eri·Chou辩论的视频新闻,也有一些纸媒直接在报纸上全盘用文字复盘了两人之间的所有交流。

    谁也没想到,就是这样一则新闻,竟然一时间轰动全港!

    许逸阳就几件事的言论,真真刺痛了香港现阶段的一些痛点。

    比如四大家族,比如房地产,比如数码港,尤其是那个盖房子与建生态的比喻,在香港民众看来,简直精妙绝伦!

    甚至有不少专家学者都跳出来,对许逸阳的言论表示支持,认为许逸阳指出了香港现阶段发展的最大问题:一切依赖地产商!

    发展经济依赖地产商、发展金融也依赖地产商、发展通讯还是依赖地产商,现在要发展科技了,还是要依赖地产商。

    许逸阳说的对,你让盖房子的人去搭建这样的生态,怎么可能?

    一夜之间,甚至不少学者和市民呼吁,要港府重新考虑数码港的合作方,因为他们认为,李泽凯就是那个盖房子的人,他根本不会为香港未来的科技发展搭建一套完整良性的生态。

    李泽凯一晚上都快被这些消息气死了!

    他是真没想到,许逸阳竟然背地里捅了自己一刀。

    他确实没想去给数码港弄什么生态,他就是完完全全当做一个房地产项目在操盘,说通俗一点,就是科技搭台、地产唱戏,别管你是想发展互联网,还是发展芯片或者原子弹,最终都会沦为一个卖房子的地产项目。

    可是,这事儿不能让人们提前知道啊!

    你看现在我还没开始干,让你这么一搅和,反对声就一大片,这让我很难做啊!

    虽然我有能力把这些言论压下去,把数码港牢牢握在手里,可是兄弟,这都是要额外负担成本的啊!

    一向淡定的李泽凯,也忍不住给许逸阳打电话,一上来就说:“许先森,你可真是害苦我了!”

    许逸阳一问之下,才知道白天的事情竟然已经全港皆知……

    于是他也很尴尬,自己真不是有心要拆李泽凯的台,自己只是说了两句实话,谁知道就这样了?

    许逸阳只能甩锅,说:“李公子,我也是被骗了啊!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们经常搞这种交流,来给对方挖坑,我今天就掉坑里去了,要不是那个Eri·Chou实在太蠢,蠢得我生气,我真不能跟他们说这些,而且我也没想到媒体会报道这些,真是对不住了……”

    李泽凯见他认错态度良好,叹了口气,说:“哎,知道你也是无心,只是这件事多少会有些麻烦,我也是一时半会心里有点烦闷,还请许先生别见怪。”

    许逸阳急忙问:“李公子,这件是不会对你的数码港造成什么影响吧?”

    李泽凯说:“这倒是不会,这样的声音之前也不是没有过,只是这次你说完之后,声音更大了一点,不过声音终归是声音,这点声音,影响不了一个钢筋混凝土搭建起来的庞大项目。”

    许逸阳嗯了一声,心里也在感叹,所以自己说的真的是实话,让他去发展数码港,最后数码港就只会变成一个楼盘的名字,仅此而已。

    他才不会,也不可能把数码港建设成中关村那种伟大的存在。

    历史继续发展下去,中关村成千上万家公司随便抓几个出来,市值恐怕都能把李家二公子的身价比下去。

    哪怕是回来日薄西山的百度,也好歹是几百亿美元市值,李二公子呢?错失了腾讯之后,貌似身价就没到过百亿。

    于是,他对李泽凯说:“李公子,改天我做东,向你赔罪!”

    “好。”李泽凯笑了笑,问:“你炒股炒的怎么样了?”

    许逸阳笑道:“不怎么样,还是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