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庶族无名 王不过霸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战起

    袁绍得到吕布斩杀王匡的消息时,吕布早已带着人马远遁。

    “太猖狂了!”袁绍得知好友身亡的消息之后大怒,拍案而起,目视帐中诸侯道:“吕布狡诈,何人可将其擒杀?”

    虽然也知吕布会打仗,但当年毕竟接触时间短,在袁绍眼里,吕布也就是一个有勇无谋的匹夫,不足为惧,谁想这吕布突然杀出给自己来这么一下会这么疼,王匡是袁绍的好友,同时也是袁绍的支持者,现在王匡一死,对袁绍来说,可不仅仅是折了一路诸侯那般简单。

    诸侯闻言,尽皆默不作声,吕布人马虽然不多,但都是骑兵,来去如风,就像这次突然攻杀王匡一样,打了就跑,你想追也追不上。

    “袁公!”刚刚抵达的公孙瓒站出来,对河袁绍一礼道:“吕布所部不过两千,然其部众皆为骑兵,来去如风,要想擒杀颇为困难,在下以为,当挥军渡河,攻破成皋直取洛阳!”

    “不错,我等已至此数月,却无丝毫建树,如今更被那吕布这般欺辱,若传出去,天下人如何看我等?”

    “我军兵力如今已远胜董卓,何愁不能破敌?”

    看着众人义愤填膺,袁绍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既如此,何人可为先锋?”

    原本吵吵嚷嚷的大帐,一下子陷入了诡异的寂静,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袁绍。

    作为实际上的盟主,这个时候,自该由盟主来出力,你不出力的话,凭什么让别人替你去送死?

    曹操本想出列,这个时候必须有人带头,却被戏志才拉了一把,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曹操已经出过一次兵,而且损失惨重,这个时候,再怎么也不能让曹操去啊。

    袁绍面色一黑,这帮人只想要好处,根本不愿出力。

    正想说什么缓和一下气氛,却见一名将领快步自帐外进来,对着袁绍一礼道:“袁公,成皋方向传来消息,太傅、太常以及京师袁氏族人,已于昨日一早,被董卓派人杀害,如今,太傅、太常首级已被挂在了成皋城墙上!”

    “什么!?”袁绍闻言,面色瞬间变得铁青,早不杀,却在这个时候杀,不是把他放在火上烤吗?

    “不报此仇,我誓不为人!”袁绍咬牙切齿道:“何人愿为先锋?只要能够攻破成皋,便荐其做盟主!”

    事到如今,已经顾不了许多了,袁绍本身没多少家底,但要让诸侯动兵,没有好处,水会听他的?

    公孙瓒闻言目光一亮,看向袁绍道:“袁公此话当真?”

    袁绍看了看众人,沉声道:“诸公皆在此处,可为见证!”

    “好,末将愿往!”公孙瓒也不含糊,直接对着袁绍抱拳一礼之后,大步流星出帐,点齐兵马,直扑成皋。

    袁绍担心公孙瓒有失,命桥瑁、袁遗二人各领本部人马随行,袁绍自己则亲率联军渡河,陶谦、韩馥占领敖仓,其余人则随袁绍准备去攻打荥阳。

    二十万联军,在酸枣屯兵数月之后,终于开始动身,消息,自然瞒不住,董卓这边也很快得了消息。

    不止是袁绍这边,袁术也自梁县发兵,他那边更快一些,已经指挥人马去攻伊阙关,次日一早,洛阳这边便传来伊阙关的告急公文。

    “太师,如今袁绍所率诸侯联军方是贼军主力,袁术攻势虽猛,但其麾下猛将孙坚已死,已不足畏惧,只需命一员大将驻守伊阙关便可,然成皋方向,袁绍此番三路大军齐来,气焰嚣张,当集重兵守御。”李儒看过战报之后,对着董卓躬身一礼道。

    “伊阙关?”董卓闻言点点头道:“却不知何人愿去守伊阙关?”

    “太师,末将愿往!”陈默踏前一步,对着董卓一礼道,跟袁术,他是撕破了脸皮了,而袁绍那边是真正的大战,此时自己不适合参与进去,不如去伊阙关捞一把战功,也能让董卓更信任自己。

    “太师,末将亦愿前往!”胡轸、华雄各自出列,对着董卓一礼道。

    “难得三位将军皆有此意,便以陈默为主将,于你八千兵马,合你部共万人前去破敌,华雄可为副将,胡轸监军。”董卓看了看三人,微笑道。

    陈默这段时间以来为迁民出了不少力,而且之前还有斩杀孙坚的功劳,如今陈默亲自请命,也不好回绝,但董卓对陈默,说实话并不信任,因此将与他有些不合的胡轸派做监军,也算是制衡陈默,至于让胡轸或是华雄当主将,陈默辅之,那是不行的,如今陈默位比九卿,而且有不少战功在身,无论官爵还是名往上,都非胡轸、华雄可比。

    有八千西凉军随行,再加上胡轸、华雄这两员西凉将领在,陈默便是想背叛也背叛不了。

    “末将领命!”陈默起身,接过将令之后,便与胡轸、华雄离开。

    至于董卓如何安排成皋方向的防守,陈默暂时不会管,先把袁术收拾一通,然后再来管这边的事情。

    三人各自点齐兵马之后,在津门外汇合。

    “两位将军,眼下伊阙关告急,我等必须尽快赶去救援,请二位将军约束部众,明日之前,必须赶到伊阙关!”陈默带着一众将士,看向华雄和胡轸道。

    “自是应该。”华雄点点头,他跟陈默关系算不上好,但也不至于太差,此番太师自然以陈默为主将,对于陈默的命令,只要不是太离谱,他也不会反对。

    胡轸只是点了点头,便径直率兵离开,此前陈默让他落了颜面,这时自然不会跟陈默有什么好脸色。

    “此人好生无礼!”典韦皱眉看着胡轸离开的方向,面现怒色。

    “走吧,赶路要紧。”陈默摇了摇头,示意典韦莫要多言,跟华雄各自领了兵马直奔伊阙关。

    伊阙关上,经历了两日战斗,袁术攻势颇猛,手下又有精兵强将,两日下来,伊阙关守军已经有些不足,再这么下去,便是耗都能被那袁术给耗死。

    听得援军赶来,当即亲自相迎。

    “末将伊阙关守将杨定,参见陈将军!”杨定自然认得陈默,之前陈默在颍川绕了一圈,就是从他这里过的。

    “杨将军不必多礼!”陈默带着华雄和胡轸入城,看着城中满是伤员,看了一眼道:“胡将军,派些人马上城,接替守城将士,让这些将士好好休息一番。”

    “将军,末将的将士也是赶了一路,早已人困马乏,将军这般好心,何不让将军麾下部众上城戍敌?”胡轸漫不经心的答道。

    “你敢违抗军令!?”典韦早就看这胡轸不顺眼,闻言虎目一瞪,两支铁戟已经落在手中。

    “哗啦啦~”胡轸身后一群亲卫顿时上前,护在胡轸身边。

    华雄也拦在众人身前,对着陈默道:“将军,莫要动怒。”

    陈默点点头道:“韩凯!”

    “末将在!”韩凯上前一步躬身道。

    “率领你部人马上城,接替守城将士防御,让守城将士歇息,另外将所有能找到的医匠找来,为受伤将士治伤!”陈默看了胡轸一眼,对着韩凯道。

    “末将领命!”韩凯答应一声,瞪了胡轸一眼,大步而去。

    “杨将军安排一下伤病,稍后来见我!”陈默看向杨定道。

    杨定答应一声,心中却在暗暗叫苦,这大敌当前,怎的援军内部却似乎已经有了矛盾?

    陈默又安排人马去休息,分配好众人驻地之后,带着典韦等人去往议事厅。

    一路上,典韦不满的抱怨道:“主公,刚刚为何不让我斩了那胡轸,此人明摆着是违抗军令。”

    “这里除了我们这三千多人马,几乎都是西凉军,你说刚才杀了胡轸,这些西凉军可会听我的?”陈默摇了摇头道:“小不忍则乱大谋,至于胡轸,有的是机会收拾,但绝不是现在!”

    “但看见他就来气!”典韦闷闷不乐的道。

    “我也是,不说这个,先去议事,看看这仗该如何打?”陈默一边走一边点头道。

    从出城之后,这胡轸就一直跟自己针锋相对,对于这种人,陈默是不怎么看得上眼的,但偏偏对方手中掌握着不少军队。

    陈默带着典韦来到议事厅时,杨定、华雄已经在那里,胡轸懒洋洋的坐在上首本该陈默做的位置上,见陈默到来,也没说话。

    蹬鼻子上脸了?

    陈默径直走到胡轸身边,胡轸皱眉看向陈默,却被陈默二话不说,一脚踹开。

    “陈默,你……”

    “怎样?”典韦踏前一步,俯视胡轸。

    “胡将军,我为此军主将,你也是老将了,莫要总做这些自取其辱之事。”陈默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之上,看都没看胡轸,目光看向一边的杨定道:“杨将军,说说这几日战事,那袁术有多少兵马,以伊阙关之坚固,竟然这般快便求援?”

    “回将军,袁术此番攻势颇为猛烈。”杨定苦笑道:“各类攻城器械齐备,还派人上两侧山上向城中射箭,实在难以抵挡,而且其麾下也有不少悍将,悍不畏死,其中有一小将更是悍勇,已经数次登上了城墙,杀了我军不少将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