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庶族无名 王不过霸

第一百零四章 战后那些事儿

    郭汜死的有多惨,陈默不知道,只是当梁兴送来郭汜人头的时候,那人头已经不是太完整了。

    关中之战,随着李傕、郭汜先后败亡,也落下了帷幕,段煨、李蒙等将领在郿县被陈默彻底占据后,纷纷交出降表,同时华雄和徐荣也在陈默的授意下,正式带着北地、冯翊二郡归降,至此,三辅之地除了河内之外,尽皆归属陈默,同时陈默还获得了八万西凉军,声势大涨,甚至比之逐渐压过公孙瓒,开始将势力探入青州之地的袁绍更胜一筹。

    当然,问题也不少,新得的西凉军,在陈默的主持下,由高顺进行整顿、训练,冯翊、北地以及扶风等地羌族开始作乱,陈默命新军由太史慈、华雄、徐荣率领,分别镇守三地,但新军毕竟经历战阵较少,而且并不熟悉羌人作战,在后半年与羌族的交锋中,新军多以守势,到年底渐渐熟悉了羌人的作战方式,方才开始逐步占据主动,重新镇压羌人。

    除此之外,马腾和韩遂也开始迅速抢占陇西、汉阳等地,虽未直接与陈默冲突,但这半年多的羌乱,几乎都是他们挑起来的。

    西凉军整顿,新军战力暂时没能磨练出来,加上曹操得天子之后,朝中不少官员对陈默表达不满,甚至公然拒绝配合执行陈默的政令,陈默这后半年,过得可并不舒坦。

    “主公,这些是京兆尹冯睿送来的消息,上雒令郑赟暗中唆使上雒一带百姓迁往南阳。”李儒带着一卷竹简进来交给陈默,沉声道:“在下派人前去上雒核实此事,如今上雒户籍不及年初时一半!”

    “嘭~”

    陈默狠狠地一巴掌拍在桌案上,以他的修养,此刻都有些控制不住怒火,他有些明白当初董卓为何在后期疯狂杀戮士人了,有些人,就是欠收拾。

    “将杨平叫来!”陈默闭目良久道。

    杨平在陈默手下官声并不好,当初王允家就是被杨平抄的,如今看来,陈默是准备拿这些人祭刀了。

    李儒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一旁坐在陈默下手的贾诩,却见贾诩仿佛没看到他一般,苦笑着对陈默一礼道:“主公,那郑赟做事颇有手段,并未留下任何把柄,若以不利之罪,最多免除官职,若是太过,恐怕会惹得关中士人不满。”

    郑家算不上什么大族,但也是士族中人,陈默若是不问青红皂白过度处置郑赟的话,恐怕会惹人不满。

    “放心,他的罪证我这里有很多,包括他家族的,我要杀他,这些东西会向百姓公布。”陈默摇了摇头道:“传我诏令,命卫觊入长安,并州刺史之位,由满宠暂代。”

    “喏!”李儒闻言躬身一礼,转身离开。

    卫觊作为并州刺史,这半年来做的不错,并州对陈默来说意义不凡,对卫觊,陈默终究是有些猜忌的,此时将卫觊调来长安,一者算是升迁,九卿之位,定有卫觊一席之地,二者也是权力交替,关中这边千头万绪,李郭留下来的烂摊子,陈默得一点点的去收拾,无暇再回并州,手下众臣之中,有足够的资历而且也有足够能力做并州刺史的,也只有满宠了。

    当然,满宠只主政,带兵自有各地将领来带,军权和政权必须分开。

    如今陈默封的刺史权利要比州牧重开之前大许多,以前刺史只有监察之责,如今陈默给满宠加了一项权利,有执法之权,也就是各地刑狱都是由满宠来掌管。

    当然,这个刺史其实并不算名正言顺,是陈默册封的,但早在此前,已经有公孙瓒和袁绍先后封了青州刺史、豫州刺史等职位,曹操一开始的州牧之位,也是自封的,年初的时候,朝廷这边还派了金尚去出任兖州牧,被曹操半道设伏给杀了,如今陈默自己册封自己治地的官员,诸侯也没法说什么。

    很快,杨平来到大堂,向陈默行礼。

    “主公唤卑职来,不知有何吩咐?”杨平一脸谄笑的看着陈默,自抄了王家以后,杨平就没什么好名声可言了,不过陈默没有食言,杨平现在官越做越大,天子虽然被曹操带走,但长安这边的朝廷,却还维持着,由皇甫嵩、赵温以及陈默三人代理朝政,陈默因为年纪的关系,主动放弃晋级三公,领了光禄勋、司隶校尉、车骑将军之职,皇甫嵩为太尉,赵温为司徒,陈默又请钟繇做了司空,天子被曹操拿了,但满朝文武都在陈默这边,没有理由的情况下,曹操也不能随意罢免这些大臣的官职。

    杨平被陈默送入朝中,接替了钟繇的职务,做了廷尉正。

    至于廷尉,他还没这个资格,但饶是如此,对杨平来说,这加官进爵也是光宗耀祖了,若是跟以前一样跟着杨奉混,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爬到这个位置,所以杨平对陈默那是真的忠心耿耿,他很清楚,如果没了陈默,第一个死的恐怕就是他。

    “一会儿会有人将上雒令郑赟的罪证送到你那里,你现在是廷尉正,让你勤学律法应该没拉下吧?”陈默看了杨平一眼,微笑道。

    “不敢有片刻懈怠。”杨平连忙躬身道。

    “这些罪证,都是实打实的,该怎么做,你应该清楚。”陈默看着杨平笑道,天网如今已经渗透到整个关中,天网收集罪证,在最高的位置,都会有一个重新确认的环节,或许未必是全部,但只要天网拿定出的罪,肯定是证据确凿的。

    “卑职明白,不知何时动身?”杨平连忙点头,这种事,他在行。

    “越快越好!”陈默继续处理公务,淡淡的说了一句道,有些事,他可以忍,但人口于如今的陈默而言,那可是根,这个是他的底线,碰到这条线的人,也就别怪陈默不讲情面了。

    “喏!”杨平闻言会意,连忙答应一声,告辞离去。

    贾诩抿了口酒,看了看陈默。

    “先生有话,但讲无妨。”陈默没有抬头,但仿佛有其他眼睛一般,淡淡的说道。

    “主公可知,最近朝中有不少人意图出关?”贾诩笑问道。

    “知道。”陈默点点头。

    如今的朝廷虽在,却无天子,他用皇甫嵩、赵温、钟繇的名声来稳定朝局,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买这个账,比如董承,想要带着女儿去找天子,还有一些朝臣也想去投靠曹操,哪怕陈默再三保证,关中局势稳定后,就会设法迎回天子,但不是所有人都信。

    “主公此举,恐怕会让不少人离开。”贾诩笑道。

    “只要根基不乱,先生以为,我真的在意这些人的去留?”陈默终于抬起头,看着贾诩笑问道。

    如今陈默手中的基层官员并不缺,从青州过来投奔的,因为蔡邕之名投奔而来的,还有陈默昔日在太学院的同窗,其中才能出众者也不少,这些人才是陈默的根基,至于朝中那些大臣,其实陈默并不在意,本事没多大,仗着身份地位还有名声跟陈默要权,之所以维持着朝廷运作,是陈默为下一步做打算。

    天子被曹操劫走,陈默自然不甘心,如今关中千头万绪,曹操在岁末之际,封马腾为平羌中郎将,韩遂为安降中郎将,其意不言而喻,就是让陈默后方不稳,此外还有河套部的匈奴人,北方的拓跋鲜卑也在不断扰边,使得陈默现在根本没有精力去对付曹操,但并不代表这件事就算了。

    天子,陈默肯定要拿回来的,他可不希望,当天子被迎回之时,朝中除了自己连个拿得出手的人物都没有,再一个也是希望能够多留住一些士人,这些士人平日里想着跟陈默争权,很讨厌,但若没了他们,也不行,经济这些东西,没了士人的存在,还真不好运转,指一些零散的行商控制起来反而更不容易。

    贾诩笑道:“应该还是在意一些的,不过主公此番显然是有主公的打算,臣只是建议主公,凡事莫要算尽。”

    虽然不知道陈默的具体打算,但从陈默让有军功的将士后代可入书院求学来看,陈默已经在开始着手寻找接替士人的阶层,以保将来人才不会出现断层,但这事有些打破出身的意思,陈默走的也很小心,但算的却太尽,贾诩的建议,陈默可以留一些余地,毕竟陈默此举未必就能有用,未算胜,先算败,这事贾诩的处世之道。

    陈默闻言,看了贾诩一眼,认真的思索片刻之后,点点头道:“果然,所有事情都瞒不过先生。”

    “主公谬赞,诩也只是方才看主公与杨廷尉正交谈,方才猜到一些。”贾诩躬身道。

    陈默点点头,表示了解。

    当然,这个郑赟,陈默还是要收拾的,高层,陈默可以不管,再怎么争权夺利,也是这个圈子的事情,但基层陈默必须管,这是自己的根基,也是告诉这些人自己的态度,算是威慑,有的东西,越界了,就别怪自己下手狠辣了,自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