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庶族无名 王不过霸

第一百九十七章 应对

    陈默得知天子崩于漪澜殿的消息,是在抵达开封的三天之后,贾诩虽然没有出城,但却通过天网将情报送出来了,如今睢阳封锁,曹洪率领大军,地毯式的搜索睢阳城四周,封布各条要道。

    陈默的面色有些阴沉,他可没想过刺杀天子,只是想将天子从曹操手中夺回,斩断曹操大义之名,但却未想到最终的结果是天子驾崩!

    具体发生了什么,陈默不知道,他给了贾诩便宜行事之权,这个结果,或许在贾诩看来是最好的,但此刻陈默心中已经在想如何善后了。

    其实刘协到现在,象征意义更大于实际,刘协一死,等于汉室最后的皇统没了,诸侯同样也都没了制约,他、曹操还有袁绍都一样,在名义上来说,刘表、刘璋或许获利最多,荆襄士族以及蜀中士族或许会因此而改变念头,支持两人称帝也说不定。

    至于陈默、曹操这些人,自立为王或是称帝是绝对不行的,哪怕他们如今权倾天下,雄霸一方,但一旦称帝,名不正言不顺,反而会令治下不少人离心,得不偿失,最好的方法,就是尽快找到一位汉室宗亲,拥立其称帝。

    “传我命令,让武艺立刻撤军,与我军汇合!”陈默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不知过程如何,但这确实是陈默没有任何准备的。

    武义必须撤军,如今贾诩被困在睢阳,如果武义撤军,曹军只会认为武艺已经接走了自己派去的人,转而将注意力集中在武义身上,贾诩可借此机会脱困,反倒是武义留在睢阳,会让对方看出破绽,那时候,贾诩才是真正的危险了。

    “喏!”自有亲卫接令,前去传令武义。

    “将此封书信回洛阳交给李儒。”陈默又飞快的写了一封书信让人送回洛阳,天子一死,必须重立新君,这新君必须是汉室宗亲,至于是谁不重要,但一定要有,以表示陈默对汉室的尊敬,同样也是陈默日后手握的大义所在,相比其他诸侯,陈默这边还有个相对完善的朝廷,有了这个拥立新天子继位也能更名正言顺一些。

    另外,既然天子时死在曹操地盘上,这舆论上陈默也要抢占先机,他如今在前线,来不及主持,只能由李儒来做了。

    发生了这种事情,陈默在考虑要不要联合袁绍、袁术、吕布,先把曹操给灭了,只是那样一来,陈默哪怕占据中原一些地盘,也会夹在袁绍、袁术中间,成了挨打的那个。

    不管如何,借此挑动袁绍攻打曹操是值得一试的。

    一条条命令自陈默这里下达,不断传回洛阳,虽然天子驾崩是陈默没有预料到的,但天下必会因此而受到巨大影响,他现在没办法掌握天下局势,但却要做好最充足的准备以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变故,最起码,自己这边得跟这件事撇开,并把弑君这顶帽子扣在曹操头上才行。

    孟德兄,对不住了!

    另一边,曹操得到消息要比陈默更早一些,天子死在皇宫里,不管怎么解释,在天下人看来,曹操必然就是凶手,哪怕曹操知道荀彧绝不可能杀天子,而曹操本身也从未下过类似的命令,这件事,恐怕跟陈默脱不开干系,但有时候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会怎么想,就算他现在就把凶手抓住,并且拿出足够的证据,他也不可能一家家的去解释。

    在这件事上,虽然对陈默没什么好处,但对曹操来说,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他怕是需要忙于整顿内部了。

    “陈家粪郎!”曹操的营帐里,曹操一脚将桌案踹翻,愤怒的咆哮一声,旁人或许不知,但这件事绝对跟陈默脱不开关系,哪怕武义军队还在己吾没动也一样。

    “主公,此事我等恐怕解释不清,当务之急,主公当速速回朝,坐镇睢阳!”郭嘉看完荀彧送来的书信之后,皱眉道:“诏告天下,此事乃陈默所为,与主公无关,另外也需尽快拥立新君继位!”

    这件事,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他也没想到陈默会如此大胆。

    “那陈默还在此处,我等如何退兵?此外就算诏告天下,天下人如何肯信!?”曹操感觉头疼病又犯了。

    “陈默此刻,恐怕也无心再继续于此拖延下去,不管如何,他目的已然达到。”郭嘉沉声道:“至于天下人如何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主公不能独自担此恶名!”

    这份恶名,曹操必须担,不管是不是他杀的,但天子死在睢阳已经是事实,但不能独自担,这恶名哪怕袁绍都担不起更何况此前曹操奉天子而令诸侯,已经惹了诸侯不满,此刻若让他独自担下,那可就真是举世皆敌了。

    所以陈默必须拖下水,而且陈默嫌疑也很大,曹操没理由杀天子,而陈默的军队离睢阳不过三日路程,甚至不需要证据,只要编一个合理的说法,就能把陈默拖下水来,毕竟陈默此前种种行为,都说明他跟此事脱不了干系,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主公最好与陈默商议一番,看能否联手。”

    “我,与他联手?”曹操被气得不轻,闻言皱眉道:“如今这局势,如何联手?”

    “正因为如今这般局势,主公能够联手之人,只有陈默。”郭嘉笑道。

    曹操也是气蒙了,此刻闻言却是反应过来,的确,眼下这局势,他跟陈默都跑不了,虽然看起来他是担了主要责任,但不管如何,陈默是脱不了干系的,这个时候,两人只能联手,先把这局势给稳定住。

    “不错!”曹操点点头道:“还要派人去袁绍那里,与袁绍陈明厉害,陈默构陷于我,请袁绍与我共诛国贼!”

    郭嘉微笑着点点头,就是这个道理。

    至于袁绍会不会答应,多半是会的,但肯定不会有什么具体动作,而且陈默那边,肯定也会跟袁绍求和,最终的结果就是三家止戈,只要三家不乱,其余诸侯就是再怎么蹦跶,暂时也成不了气候,如果这时候有哪个跳出来称王称帝什么的,那就最好了,正好帮他们吸引一下仇恨。

    “至于拥立新君之事……”曹操皱眉思索着,这汉室宗亲多得是,但也不能真的随便拉一个过来当,想要得到人认可,至少得有些名姓,有人知道你是汉室宗亲才行,这一点上,曹操倒是不担心,睢阳城里,汉室宗亲不在少数,但立何人为帝,这个还需要斟酌斟酌。

    “主公,当下还是先与那陈默谈妥为要。”郭嘉看着曹操,无奈道。

    新君是谁并不重要,尽快稳定局势才是最重要的。

    “立刻派人,传书陈默。”曹操点点头,当下奋笔疾书,命人传信于陈默,商议退兵之事。

    而陈默这边,也的确有退兵之意,不过陈默还是想趁机弄点儿好处。

    “主公,如今天子驾崩,我等的确需尽快赶回洛阳稳定局势。”徐庶沉声道,陈默治下倒不会如何乱,毕竟原本陈默这里也没有天子。

    但问题是下一步该如何走却是个问题,而且陈默这边也必须拥立新君。

    以前刘协在,陈默如果拥立新君,那自然不行,保持天下完整,这是陈默这边朝廷存在的根本,陈默这边的朝廷之所以一直没被曹操解散,一来是因为三公九卿都是当朝名士,二来也是因为陈默尊刘协为敌,这些大臣才愿意帮陈默稳住这个朝廷,而曹操也不能随便剥夺陈默这边的官职,因为人家在名义上是尊你这边的,但如今刘协一死,情况就不一样了,之前的格局已经彻底打破,曹操有弑君之名,再拥立新君,哪怕他拥立的是刘协的儿子,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陈默这个时候拥立新君没有任何问题。

    而且到时候恐怕不止陈默,袁绍那边也会拥立合适人选为新君,陈默这边不立也是不行的,所以陈默继续留在这里,不妥也没有意义,空耗粮草而已。

    “是该回去了。”陈默点点头,这场仗,从建安五年秋末一直打到现在,袁绍被他正面击败一次,而曹操也算吃了一亏,自己未必就是最终的得利者,但从明面上看,他夺了河内之地,又削了曹操奉天子以令诸侯,不算损失的话,他的确是最大的赢家,但击败袁绍,陈默这边折损也不少,虽然削了曹操奉天子以令诸侯的权利,但自己这边其实也没有半点好处,这究竟谁胜谁负,真难说清楚,但这仗是不可能再打下去了。

    只是这心中,终究还是有些遗憾的感觉。

    陈默看着手中曹操写来的书信,思虑良久之后,看向徐庶笑道:“让人再给曹操送封信去,我想与他见个面,各自带上护卫,许久未见,这日后也不知是否还有再见的机会,全当做个别吧。”

    “主公是否欲……”徐庶看着陈默,是不是想趁机做掉曹操?

    “现在杀他可不易,就是单纯的作别,毕竟相识一场啊~”陈默无语的看了徐庶一眼,自己是那样的人么?

    “喏,庶这便去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