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 黑天魔神

第五百零九节 大爆炸

    同样是两万人,中午的进攻烈度明显超过上午。

    暴齿的应对方法毫无变化,只是加大了远程火力的投射。只有这样才能降低对守城士兵的战斗压力。毕竟那些该死的白人疯子杀一个就少一个,最重要是不能让他们继续沙袋和尸体堆积斜坡。

    入夜,疯狂的战斗终于平息。在这个没有更好照明设备的时代,无论进攻方还是守方都会选择白天厮杀。毕竟只有经验丰富的精锐老兵才懂得夜战技巧,可那样的人在十个当中也很难找出一个。

    天刚蒙蒙亮,暴齿再次被警戒兵尖厉的哨声惊醒。

    白人显然比他起得更早,城外已经出现了密集的进攻队伍。无论数量还是阵型,都表明他们已经进入了最后时刻,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攻下神威要塞。

    暴齿的命令只有两个字:“开炮!”

    在前期战斗中炮弹消耗不大,这成为了他手上的一张王牌。

    看着远处在爆炸中腾起的一朵朵火焰与烟雾,卡利斯公爵感觉心在滴血。不到二十分钟够,至少有四千人倒在了进攻路上。如果不是峡谷距离要塞北面城墙太近,龙族人肯定会把射击目标锁定已经被填充的这条血泥之路。自己这边派出的大量工兵只能跟随战斗人员一起,把散落在战场上的死者全部推入峡谷,以此增加通道两侧的宽度。

    在无限焦灼与期待的目光注视下,那条血腥的坡道终于堆上了城头。

    卡利斯亲眼看见一名士兵手持火枪爬进城垛,立刻被一发子弹射中胸口,打得整个人上身当场炸开,伴随着飞溅的血肉后仰倒下,沿着斜坡滚落。

    公爵死死攥紧拳头,面目狰狞。

    究竟是为什么?

    巨人的子弹射中目标后会炸,他们的炮弹也是这样。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技术?

    卡利斯手上不是没有底牌。从锁龙关提前撤退的时候他就下令辎重队携带物资偏重于弹药,尤其是火药。这东西关键时候可以埋设在神威要塞城墙底下,封闭后点火,把厚重结实的墙体炸开。

    在刚过去的这半天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卡利斯被迫修改了进攻计划。他放弃了使用火药炸墙的后备方案,命令士兵们强攻,用人命来填。

    索姆森主教在信中说得很清楚:王国联军败了,北方巨人与萨维丁侯爵麾下的上主之国主力部队在他们后面尾随追击。

    这意味着卡利斯麾下的莱茵主力腹背受敌。更糟糕的是,多达上百万的王国联军一旦溃败逃到此地,卡利斯将不得不分出更多的精力和物资。

    联合对抗巨人这种事根本不可能。溃兵已经被吓破胆,连索姆森主教在信中都表示“北方巨人太强大了”,大批败军除了给自己制造麻烦,不会带来任何好处。

    公爵已经毫无选择,他只能趁着溃败大军尚未抵达拼命进攻。为了维持高强度且迅猛的攻势,卡利斯下令拿出了所有储备的弹药,不顾伤亡与消耗,只为了拿下要塞。

    在这样的情况下,“炸墙”这种选择很自然的从计划里被抹掉了。

    卡利斯还指望着占领要塞后靠着城墙抵挡追兵。

    他的命令只有一个,冲。

    连续两个波次的进攻,总计四万名莱茵王国的士兵,全部战死。

    斜坡比之前堆得更长了,倾斜幅度变得更加低缓,被填平的峡谷已经变成通途。只要踩着无数死者的尸体,避开脚下各种障碍,很快也很容易就能直接冲上神威要塞的城墙顶部。

    龙族人没有杀光所有的莱茵士兵。虽然暴齿很想得到这份光荣的战绩,但他不得不承认:在对付自己人这件事情上,对面那些白人矮子心狠手辣,做得非常彻底。

    战斗过程中,不断有攻城的士兵掉头逃跑。对战争感到绝望的他们没能如想象中那样得到生机,所有人都被卡利斯派出的督战队当场射杀。

    天色变暗了。

    神威要塞城墙顶端的过道上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有些是战死的龙族士兵,更多的还是白人。

    暴齿光着膀子,弯腰从地上抓起一个受伤的莱茵人。他被一枪射中腹部,肚子上炸开一个大洞。整个人已经歪扭着不成样子,却仍在喘气,用惊恐绝望的眼睛看着暴齿走到面前,抡起战刀,对准自己仅剩下一半连接的半边身体劈砍下来。

    被彻底砍成两段,惨叫声是如此凄厉,可他仍然没有死。被腰斩的痛苦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这对濒死者来说是最大的折磨。

    暴齿抓住这名莱茵士兵的胳膊,像垃圾一样扔给站在身侧的副官:“把他挂起来。”

    城头上已经竖起多达数千根木杆。上面要么插着一颗颗人头,要么直接贯穿并悬挂着一具具尸体。这是彰显武功最重要的凭证,也是北方蛮族的一贯做法。

    “把我们的人送下去,抓紧时间补充弹药,再把这里清理干净。”

    暴齿的命令简单直接,后勤人员依令搬运尸体和伤员的同时,也送来了食物和水。依托地形防守在物质补充方面有优势,何况对手没有重炮,这场仗远不如暴齿想象中那么艰难。看着一个个被迅速补充到各个守备区域的子弹箱,他满意地微微颔首,拧开手中的水壶盖子,把清凉的净水大口灌进嘴里。

    副官传达完命令后回到他的身边。他小心翼翼从城墙垛口上探出身子,看着从远处一直延伸到城头的那条血肉长坡,再看看更远的地方莱茵人正在集结,看似用不了多久就会再次发动进攻。

    “这些白人太疯狂了。”副官喃喃自语:“也难怪,我们堵住了他们回家的路。”

    暴齿合拢水壶盖子,坐在弹药箱上看着背对自己的副官,咧开嘴笑了:“怎么,怕了?”

    副官转过身摇着头:“怎么可能。这是我第一次与白人面对面的打交道。以前只在磐石城海边的“动物园”里见过他们。那时候我还是摄政王殿下身边的一名侍从,还没有学会他们的语言,什么都听不懂。”

    “殿下说过,白人的语言其实很简单,就是那几个字母的组合。”因为不是正规场合,暴齿说话也就变得随意:“去他嘛的,难听又难懂……如果不是殿下的命令,说什么我都不会学那种该死的语言。”

    “谁不是呢……”副官深有同感:“可是殿下说了,想要打倒他们,就必须了解他们。”

    暴齿认真地点点头:“占领要塞的时候,那些白人俘虏还是挺管用的。上次运输队来的时候,我就让他们把其余的俘虏全部送往雷州城。估计现在已经上了运输船,送到磐石城了吧!”

    副官没有回答。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西沉的太阳,忽然产生了一丝说不出的亢奋:“大人,您打算什么时候给那些白人送上最大的惊喜?”

    暴齿拉开食品袋封口的系绳,拿出一块肉干,送进嘴里慢慢咀嚼。这是上好的巨角鹿腿肉,用盐腌制的同时还添加了各种香料,吃在嘴里越嚼越香,也很顶饿。

    “我就知道你小子最关心这个。”暴齿笑着给了年轻副官肩膀上轻轻一拳,随口道:“先等等,还不到时候。”

    副官略有些失望,却仍不甘心:“还要等多久?”

    “这得看殿下和主力部队的追击速度。”暴齿直言不讳:“我们的任务是像钉子一样牢牢钉在这儿,不放任何一个白人过关。你说对了,之前的准备算是送给白人的惊喜,却也是我们最后的防御手段。如果冲上来的白人太多,我们的人几乎全部战死,弹尽粮绝……到那个时候,我会让该死的白人永远记住神威要塞,永远记住这个可怕的教训!”

    他说得异常坚决,脸上表情凶狠又狰狞。

    远处的高塔上,再次传来警戒兵尖厉的哨音。他们一个传一个,意味着短暂的休息时间接触,所有人必须打起精神再次面对接下来的战斗。

    暴齿迅速检查了一遍自己的步枪,从脚下的弹药箱里抓起满满几大把子弹装进衣袋,又拿上几颗手榴弹,大步走到自己的垛位前。

    他是指挥官,却喜欢战斗。相关的工作已经安排妥当,军团指挥部和参谋部会具体负责,他这个军团长出现在战斗一线虽说有些鲁莽,却可以产生极好的士气激励效果。

    更多的白人在远处完成了集结,他们仍旧端着火绳枪,弯着腰,沿着斜坡发起进攻。

    “所有人严阵以待,他们想打多久我们就打多久,直到杀光他们最后一个人!”暴齿狞笑着,照例抬起右手对副官做了个手势,后者会意地点点头,转身朝着等待在城墙内沿的几名传令兵走去。他们手持信号旗,只要站在这个位置挥舞旗帜,就能通知城内的炮兵用远程火力对白人战团进行压制。

    突然,已经转过的副官听见暴齿大声喊道:“等等!等一下!”

    副官疑惑地停下脚步转过身:“大人,您怎么了?”

    暴齿皱起眉头,抬手指着远方:“你看那儿,那是什么?”

    副官朝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那里层层叠叠遍布白人的营帐,挡住了地平线,与越来越阴沉的天幕连为一体……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副官觉得一定是暴齿的眼睛出了问题,但这种话绝不能说。他走过去贴近暴齿,压低声音道:“大人,您怎么了?”

    暴齿没搭理他,自顾拿出斜插在胸前衣袋里的单筒望远镜,对着遥远的北方凝神注视。

    他的确看到了那个方向有些异常。现在透过放大的画面,暴齿比之前看得更清楚。

    混乱的迹象是如此明显,一个个帐篷倒塌,有些地方甚至燃烧着火焰。因为隔得太远,超出了正常视距,所以无法看清。

    突然,远处随时可能吞没太阳光线的阴沉沉天空中,出现了一条从地上笔直上升的闪亮轨迹。尽管从暴齿所在的位置望去,仅有“成年人食指那么长”,可那条亮白色的细长光流足以让所有要塞守卫者看清。它越升越高,在天空中猛然炸开,释放出一朵灿烂的花。

    那是烟火。

    在济州岛上发现硫磺的时候,天浩就下令在制造火药的同时研发一款适用于远程传讯的专用信号弹。原理很简单,与文明时代的烟火类似,但效果不错。

    暴齿脸上释放出无比强烈的狂热。他兴奋地舔着嘴角:“殿下来了,我们的援军到了。”

    所有龙族士兵都看到了那枚信号弹,神威要塞城头顿时响起前所未有,山呼海啸般的欢呼。这股洪流般的音量波及整个战场,震慑了正沿着斜坡往上进攻的莱茵人。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刺激着北方巨人做出如此反应,不由得停下来,却被身后的督战队以密集枪声发出警告,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向前。

    暴齿转过身,对副官做了个手势,大声笑道:“你刚才还在问什么时候才能用那个……哈哈哈哈,去吧,传我的命令,现在就点火,让该死的白人尝尝我们的厉害!”

    几分钟后,城外峡谷正中释放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可怕的能量改变了地貌,莱茵工兵们费劲心力好不容易堆积而成的血肉长坡从中段被炸开,上千名正沿着坡道进攻的莱茵士兵被当场炸死,断开的斜坡两端变得松动,随即产生了大面积垮塌。

    这本来就是简单的堆积效果,没有经过夯实,自然谈不上什么工程质量。无论死者尸体还是泥土砂石,都只是一层层堆叠。来自最底层的爆炸摧毁了一切,空气中立刻被无数血肉碎末和灰尘占据,以至于人们呼吸的时候感觉鼻孔和嘴里被灌入很多沙尘,更有种人血直接涂抹在舌头尖上的可怕感觉。

    暴齿率领陆战军团袭击神威要塞的时候,在仓库里缴获了大批火药。除了在通往南面的道路上设置部分以火药制造的地雷,其余的部分都埋设在北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