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文体之路 大熊不是猫

第五九零章 摘桃子

    想成立银行的初衷很好,但并不容易实现。

    目前,国内的银行都是股份制商业银行,还没有放开民营银行。

    真正放开民营银行的准入门槛要等到2013年的金融“国十条”落地之后。

    从2014年开始,国家先后批准了19家民营银行,这其中包括阿里的网商银行和腾讯的微众银行。

    但是,在2013年之前,民营资本能够参与的,只有那些股份制商业银行。

    在我国,先后成立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一共有12家。

    这其中就包括招商银行、浦发银行、民生银行、广发银行、兴业银行、平安银行、浙商银行、渤海银行等。

    然而,这些股份制商业银行都是国家占股超过51%的,而做为参股股东的董事并没有银行事务的决策权和经营权。

    比如,天天闹腾着今年过节不收礼的史玉住,他就是在不断的增持着民生银行的股份。

    比如,被亲弟弟下台连累的厚某某,他就曾经是某商业银行的大佬

    陈明亮还在想着要干些什么呢,但是已经有人开始打他的主意了。

    清明刚过,烟雨笼罩着陈明亮俱乐部。

    一辆挂着双车牌的劳斯莱斯和一辆黑色的奥迪A8一前一后驶入了会所的大门,车轮带起一圈水花。

    这种双车牌的车在国内是很少的,而且车牌造型是前白后黄,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HK牌照的车在大陆也重新上了牌照。

    一般这种情况在深城较多,在京城很少。

    没错,他们就是小李超人带着人亮明旗鼓的又来见陈明亮了。

    陈明亮俱乐部的服务水平真不是吹的,很有高端会所的样子。

    在一间包房里,李大公子和一位中年男子正在欣赏墙上的画作,这是八大山人的真迹。

    八大山人是明朝宗室,是明末清初画家,可谓中国画的一代宗师。

    细细品味,这幅画里果然有亡国破败之感,充满着愁绪。

    助理就守在门口,也不让外人进来服务,他们就是专程过来蹲守陈明亮的。

    在陈明亮自己的地盘,这姓李的想干什么?

    不过地主之谊还是要尽的,陈明亮听说他们来了之后还是过来了,带着几个保镖。

    现在的陈明亮娇贵的很,他可不光是知名运动员,而且还是超级富豪。

    身为富豪就要有富豪的觉悟,要是不雇保镖的话,那是对自己和全国人民的不负责任。

    都还没等陈明亮进包厢,已经有位“三代”拦住了他,这是自己人。

    “陈生,情况不太好哦,今天过来的是佳宝丽集团的人,他们的背景,今天来的这个人是陈红,他的名声不太好,惯常强取豪夺,要特别注意。”

    看样子这是来者不善啊。

    看到陈明亮走过来,李公子还是亲自去迎了:“陈先生到了,荣幸之至。”

    说完,李公子表现的很热情,笑嘻嘻的指着那位中年男子道:“介绍一下,佳宝丽集团燕京分公司老总——陈红,说起来还是你本家。”

    陈明亮看了陈红一眼,也上去握了手:“幸会。”

    这个人陈明亮是知道的!

    即使进门之前没有那位“三代”告诉他,他也知道这位是谁。

    不过陈明亮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佳宝丽给盯上,这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啊。

    估计,更多的还是这位李公子撺掇的。

    其实,只要做了房地产这个行业,那就要有这个觉悟,被人找茬敲竹杠啥的都是常态,一切该来的还是会来。

    前世,作为一个社会底层的屠宰场职工小白,陈明亮从来不知道地产行业的水究竟有多深。

    现在,自己涉足了这个行业,他终于明白,这个行业不是谁都能搞的,有些大鳄的能量超乎你想象。

    尤其,最近那位明面上的首富黄先生都因为京城的一块地进去了,这也让他暗自警惕,多次检讨自己的公司有没有违法违规的地方。

    虽然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但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自身做的好,就不怕别人来找茬。

    因为在中国,有时候还是讲究一个情理和道德的。

    不过,在一些人面前,他们不讲这些。

    也得亏陈明亮功勋运动员带来的光环足够厚重,因此这些人才拖到了奥运之后。

    现在,这是终于忍不住了吗?

    陈明亮确实也认识不少二代三代,但是,陈明亮无心搞政治团体,他认识的这些人也都是皇协军,比不上人家正规部队,尤其是佳宝丽集团,那背景真的深不可测。

    不说佳宝丽集团本身是做军工贸易起家的,它的成份本来就复杂无比。

    单说说它的地产公司,看看经营者都是有谁,说出来能吓死一堆人,让人没有一点反抗的勇气。

    佳宝丽集团就是集军民品贸易,房地产开发,文化艺术经营,民爆化工于一体的超级大型集团公司,甚至几乎可以代表国家意志。

    而且,陈红这个人的背景也算很深厚的,他父亲也曾经是一位封疆大吏,虽然早逝,但是陈红成荫,也成了一个人物。

    佳宝丽作为在粤省起家的公司,他们和HK的关系本身就说不清楚,和李家的关系有点密切也并不稀奇。

    但是佳宝丽在京城的地位和背景更是让人望而却步的。

    陈明亮这些年交游广阔,自然不可能只了解一些皮毛,甚至,他比一般人更深入的了解过这个公司。

    所以,这个公司经营者都有谁,平常用过什么手段,受害者都是有谁,陈明亮心里大致也是有数的。

    这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对手!

    尤其是陈红这个人,因为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失去了家族的支撑,总是缺乏底蕴,跟集团里面那些老祖宗还在的二代三代们差距也就越来越大。

    为了能够获得老大们的青睐,他表现的很积极,下手也就特别狠,做事往往不留余地。

    用官方的说法就是魄力很足,极富开拓进取精神。

    现在……

    他开拓到陈明亮这里了。

    这位吃人不吐骨头的陈红正坐在对面,一脸和气地跟陈明亮进行着寒暄。

    诺大的包房里,陈红和李公子一道,他们试图寻找着陈明亮的弱点,然后一口咬下去。

    陈明亮对这种感觉很不爽,很憋屈。

    好像还没怎么样呢,自己就成了案板上的肉了。

    李大亨?

    陈红?

    两个狐假虎威的东西!也特么敢打老子的主意?你们哪里来的自信!

    陈明亮也是笑呵呵地跟两人寒暄,都不等李大亨这个人来一段正式的开场白,陈明亮突然说:“我打个电话,让人送点东西过来。”

    说完,陈明亮也不看二人,直接打了电话,“小帅,你把金总留在办公室里的4号公文包给我送过来,乘风破浪包厢。”

    陈明亮挂了电话。

    李大公子很不解:“什么东西?”

    “暂时保密。”

    “那我猜一猜,应该是酒!听说陈总可是藏了不少顶级好酒,现在市面上想买都买不到了。”

    李大公子又看看陈红:“陈生,咱们今天有口福了,能够享受到陈明亮的接待,并不容易。”

    简直就是一语双关。

    “陈总能拿出来的东西肯定差不了,李公子据说也是好酒的人,等下东西来了,你可不能全部占为己有。”

    李公子不说话了,就看着陈明亮在那里含蓄的笑。

    这两个人都是话里有话,也就是所谓的先礼后兵吧。

    陈明亮看着两个人当着他的面狼狈为奸,沆瀣一气,心里就更不爽了。

    但是,又能拿他们怎么办呢?

    一个是HK富商,鼎鼎有名的富二代;一个是背景深厚的官商,曾经也是一位红二代。

    不过,这毕竟是在自己的地盘,还能被他们给拿捏了?

    “听说你们说有事找我,什么事?说吧。”

    倒驴不倒架。

    李大公子看了陈红一眼,然后故意作轻松的说“据说陈先生最近低价收了不少烂尾的项目,而且听说你资金都比较紧张,没有钱去做慈善了,因此我跟佳宝丽的陈生就想帮陈总分担一下。”

    陈明亮听了不置可否,直接看向陈红:“看上了哪个项目,陈老板说说看?”

    都是成年人了,陈明亮才不想跟他们打哑迷呢。

    “就你们最近收购的5个,哦不,7个项目吧,按照时间倒序,我们全部打包接收了,也不让陈总白忙一场,一个项目我们支付500万。”

    这位陈红看着很和气,下手却一点都不客气啊。

    这些项目哪一个投入都是按照亿计算的,500万,连利息都不够吧。

    “听说陈总不光体育成绩好,就是地产做的也是风生水起,我们也就是沾沾财运。”

    果然是巧取豪夺!

    “我要是不同意呢?”

    “那这些地块的转让手续可能就办不那么顺畅了,光债权人的债务关系就理不顺谈不拢,而且银行随时都会收缩银根的。”

    果然,有背景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陈明亮当然相信佳宝丽集团确实能办到这些。

    但是,就凭借这么吓唬两句就屈服也不是陈明亮的风格。

    他连最高领导都见过的人,还怕你这点蝇营狗苟的勾当?

    陈明亮都气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