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文体之路 大熊不是猫

第六六二章 走亲戚

    想想就气人,有些人他明明比你有钱,还比你更努力和有才华。

    陈明亮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书法确实是有水平的。

    面对事实,老王想不服都不行。

    现在好在陈明亮还年轻,还可以书写茫茫多的作品出来,因此他的书法才没有被人把价格炒到天上去。

    这就跟著名书法家启功是一样的,启功先生可以说是当代最著名的书法家之一,但就是因为他留下的书法作品太多了,价格有点上不去。

    一些实力不如启功先生的书画家,作品的价格已经是他的好几倍了。

    午饭就是在金辰家吃的,传统的过年套餐,烧鸡,炸鱼,猪肉冻,菜品不老少,陈明亮不敢吃。

    陈明亮吃饭向来是有团队照顾的,没有团队在,他只敢吃些米饭馒头,偶尔夹一点鱼肉,至于平时常见的这些猪牛羊肉,他真的不敢碰。

    享得这个福,就得受着这个罪。

    既然金辰姑娘要走演艺这条路,既然她家里人也支持,陈明亮并不介意扶上马送一程。

    长的好看的人,运气一般不会太差。

    在金辰家里吃的这顿午餐因为有了陈明亮的存在,很是热闹。

    隔壁的老王也是硬着头皮凑了进来。

    老王长得还蛮不错的,以后是个帅老头,话题也比较会起,不像老金夫妻俩都是跳舞的艺术家,肢体表达能力不错,语言表达能力不行。

    陈明亮也不是一个不可接近的人,他很少摆无畏的臭架子,压根就不用装,本来就是平易近人的性子。

    小金想进娱乐圈,这事好办。

    陈明亮毕竟是娱乐圈的“老人”了,还是有些经验传授给后来人的。

    “年后到学校之后就先报个表演培训班吧,台词也要多多练习,不要觉得自己长的好看就放松了自己,硬实力也很重要。”

    “长得好看呢,是优势也是劣势,不要想着走捷径,自己看重自己,别人才会看重你。”

    但要说起走捷径,还有比贴着陈明亮更大的捷径吗?不然别人为什么把传家宝给了你。

    陈明亮觉得,他这次只是过来普通的做客而已,陈明亮没觉得是见家长,其他人也没这样想,世间事,大都单纯的很,哪里有那么多的蝇营狗苟。

    下午又羁绊很久,所有人都相谈甚欢其乐融融。

    天开始擦黑了陈明亮这才回家赶晚饭。

    楼下停了一辆的女士甲壳虫车,竟然霸占了自己的专属停车位。

    当时这批房子建的比较早,还没有实行人车分流。

    因此,没有地库,地面的停车位的资源是非常有限的,陈明亮提前买了几个车位,他不在的时候别人也可以停,但是他回来了,大家会自觉的把位置让出来。

    这是谁占了自己的车位?

    幸亏现在才是2010年,要是到了2020年,再想找个车位那就太难了。

    上楼去到母亲的家里,家里竟然言笑晏晏谈笑风生。

    原来是来客人了。

    是谁过来做客,这么晚了还没走?

    一问,原来是弟弟陈明天的朋友,一个长得高大的女孩子,陈明亮看着有点眼熟但又不认识。

    女孩姓葛,叫做葛青,以前做过模特,怪不得长得蛮高的。

    再一问现在在做什么,她现在也算是个演员,还在读大学,是任静的师妹,中戏在读的学生。

    怎么感觉越来越耳熟了呢?

    陈明亮来了兴趣。

    “小葛是吧,对我们体育圈熟不熟?认识跨栏的那个刘飞人不?他是我的好朋友,现在伤应该是养好了,他最喜欢的就是一个这个类型。”

    “认识是认识,不过我只跟他合过影,是他的粉丝之一,我是个体育迷呢,在学校的时候还练过400米,我也特别崇拜你!”

    可能不是同一个人吧,话说葛二蛋是哪里人来着?这个有谁知道?

    “陈明星你能不能帮我签个名呀,要是合个影那就更好了。”

    “可以。”

    “小葛,你今年读大几呀?”

    “大二。”

    “开始跟组演戏了吗?”

    “嗯,演了呢,在横店,都是些民国戏。”

    “哎呀,姑娘,你以后再演戏,我建议你还是少演一些抗战戏,尤其是把手榴弹胡乱藏起来的那种戏,不然很难洗干净的。”

    “什么手榴弹?上面是有油漆吗?怎么洗不掉。”

    手榴弹想做工具的话,还真的还要涂点油哈,M24型木柄手榴弹流传甚广,型制也特别。

    “哦,没事。不过我要走了,今天晚饭我去超哥家,提前就说好了的。”

    后面的话是陈明亮对着弟弟和母亲说的,他怕这个姑娘也找他推荐影视资源,亮哥不愿意干这种事,还是留给大飞哥吧。

    尤其,人家小葛现在是弟弟的女性朋友,陈明亮无心去了解更多。

    不过,母亲没让他立刻就走,她还有话说:

    “亮亮,明天有时间不,能不能去你外婆家一趟呀,都好多年没去过了。”

    “我年前已经让人送去了过年礼。”

    “毕竟没看到人不,你的那几个舅舅也都想你呢。”

    外公外婆确实值得去看望,毕竟年纪大了,希望身边能有个人,但是看望舅舅们就要打个折了。

    “现在路可不太好走啊,前几天才下了大雪,路上不安全。”陈明亮想了想才说,确实没必要冒险,人的生命还是很金贵的。

    “你有两个舅舅也搬到泉城来了,说是也在泉城过年的,不行就去这里拜个年吧。”

    “外公外婆现在住舅舅家里了?我昨天晚上打电话的时候他们没说啊。”

    “那倒没有,老人家还是更习惯住乡下。”

    “那舅舅那里就让老二去吧,没必要我们哥俩都去。”

    “你舅还有事找你商量呢。”

    “让他自己来,我也未必能答应。”

    超哥家里晚餐还算丰盛,虽然没有提前准备陈明亮的份,不过也就是多一双筷子,多切几个凉菜的事。 :(/

    北方待客最喜欢准备凉菜,无论牛肉片还读肚片还是肉冻,都是吃凉的,包括藕片也喜欢用芥末凉调。

    酒水正酣。

    “超哥,还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搞事业,兄弟现在的财富,说不上中国首富,但是只要想上榜,排名靠前那是肯定的。”

    陈明亮喝了点酒,在自己人面前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尹超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兄弟,哥哥就不是经商那块料。也是拜你的福,我才积攒了这么多身家,不过我现在也看透了,平淡才是真。你是不知道,开一辆大奔出没在校园里,那感觉,比参加全运会夺冠了还爽。”

    陈明亮同意他的观点:“也是,还有点羡慕你的生活,嫂子那么贤惠,还有儿有女的,又衣食无忧,你才是人生大赢家呀。”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