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豪从愿望成真开始 戊戊戊

第两百七十五章 那个乡巴佬才是真正的疯子啊!

    唐毅和崔小辫的徒手攀登比赛结束之后,现场所有人都对比赛的整个过程守口如瓶,没有任何人对外透露一个字。

    对外宣称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两人再次以平手收场。

    这个结果尽管已经保守的不能再保守,仍然惊掉了一地顽主的眼球。

    事实上这个结果也是事实,当然,前提是忽略掉中间的整个过程。

    帝都一座顶级豪华别墅中。

    萧栋在听到这个结果后,脸色阴沉的将书房中一只花瓶砸的粉碎暴喝道:“那个姓唐的家伙运气也太好了,居然都没摔死他,妈的!”

    几个他所在小圈子里的一流顽主小心翼翼的沉默着,谁也不敢吭声。

    作为萧栋的几个心腹,他们都清楚这位爷前不久主动登门拜访那位唐九爷,才刚刚吃了瘪,这会儿正憋了一肚子气呢。

    这还不是重点,真正的重点是萧栋还欠着唐九爷300多亿的赌债。

    原本那位唐九爷要是跟崔小辫那个疯子在徒手攀登的比赛中摔死,就能一了百了,可谁也没想到他竟然再次跟崔小辫那个号称极限大师的偏执狂打成了平手,二者双双活着回到了帝都。

    “都是你个王八蛋,如果不是你收下姓唐的赌注,我们又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被动的局面。现在整个顽主圈都在等着看我们的笑话,如果这件事解决不了,你他妈就等着倾家荡产卖屁股还债吧!”

    一同发泄过后,萧栋又指着当初在中信大厦楼顶负责现场杜绝的那名一流顽主破口大骂。

    后者脸色一白,张了张嘴本想反驳几句,但是一迎上萧栋的眼神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认怂。

    这个时候对方正在气头上,跟他顶嘴的下场可想而知。

    事实上他也很委屈,说到底他不过是个经办人而已,萧栋、司徒明和孙海这三位爷才是幕后大佬。

    “萧哥,姓唐的跟崔疯子还有最后一场赌局,前两场他们俩都打成了平手,可最后这一场可是拳拳到肉的擂台自由拳击,姓唐的就算再厉害,也绝对不可能是崔疯子的对手。”

    “没错,前两年泰国拳王到帝都挑战崔疯子,当场被他打趴下一个月没下得了床,崔疯子的手很重,说不定就在擂台上把姓唐的打个半死呢,这样一来他也就自然不可能来找咱们讨债了。”

    “崔疯子已经把消息放了出来,他跟姓唐的最后一场比赛就在三天后的晚上八点,地点就在崔疯子名下拳馆,崔疯子的人已经在开始卖三天后那场比赛的门票了,一张门票十万,而且听说必须是顽主圈的人才能观赛。”

    几名一流顽主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他们现在几乎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了最后那场拳赛上,希望崔小辫最好能在擂台上把唐毅打死,就算不把他打死,也最好打成残废。

    “一张门票十万,崔小辫还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那家拳馆最多能同时容纳两千人吧。”

    萧栋用力吸了口气,暂时将心里的烦躁压下冷笑着说道。

    一张门票十万块钱,对普通人来说自然是想都没不敢想,可对顽主而言,区区十万不过是一身衣服或者一顿饭钱罢了。

    哪怕是那些不入流的小顽主,都完全可以负担得起。

    一张门票十万块钱,两千张门票就是两个亿到账,对萧栋来说钱虽然不多,可这也他妈挣的太轻松了吧。

    他想都不用想就能够猜到,别说是一张门票只要区区十万块,就算一张门票崔小辫收一百万,两千张门票也绝对会在一天之内哄抢一空。

    两名排名靠前的顶级顽主在擂台上圈圈到肉的互搏,这种级别的比赛虽说不一定是后无来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

    这种级别的盛会一旦错过,对任何一个顽主来说恐怕都会后悔一辈子。

    要不是崔小辫提前就限定了只能顽主圈里的人观赛,恐怕社会各界的精英人士都不会错过这场盛会。

    “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还在崔疯子和姓唐的赌局上,三天之后一过,恐怕就会有很多人把目光重新聚集在咱们上次的盘口上了。”

    “孙海和司徒明那边现在是什么态度?”

    皱着眉头自言自语了一番后,萧栋又看着之前负责盘口的那名一流顽主冷声问道。

    后者脸色复杂的回道:“他们暂时没有任何动作,好像盘口的事压根就没发生过一样。”

    萧栋再次冷笑道:“这两个家伙倒是沉得住气,1100亿减去咱们赢的那50多亿,平均三方可要赔偿300多亿,孙海和司徒明两人加起来起码欠姓唐的700亿,这么大一笔钱姓唐的能不要?这么多钱想赖过去,做梦还差不多!等着吧,姓唐的既然敢跟崔疯子赌命两次,肯定不可能是认人拿捏的软柿子怂包蛋!”

    萧栋对孙海和司徒明的想法心里跟明镜一样,他其实也很想赖掉那300多亿的赌债,但他不敢,并且心里很清楚这么大一笔钱肯定不是想赖就能赖掉的。

    既然唐毅已经从危险系数极高的徒手攀岩比赛中活了下来,现在萧栋唯一能够期待的,就是他在三天后的擂台自由拳赛中被崔疯子打成残废。

    否则最后那场比赛中如果唐毅以轻伤的代价再次跟崔疯子打成平手,甚至一不小心赢了,那他的名气和影响力必将达到巅峰,到时候追随者必然会蜂拥而至。

    以唐毅为首的那个小圈子的综合实力,肯定会呈几何倍数的上涨。

    真到了那个时候,唐毅再想收拾他萧栋就更加容易了。

    “不!姓唐的无论如何都不能赢!”

    萧栋用力甩了甩脑袋,赶紧把脑子里冒出的那个念头给甩了出去。

    但尽管如此,不管他愿不愿意这都是一种可能性之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想到这里,萧栋沉吟了将近三分钟才一脸肉疼的说道:“吩咐下去,从咱们旗下的公司和产业里秘密抽调150亿资金准备着,一旦三天后的拳赛是姓唐的赢了,就第一时间把这150亿给他转过去。”

    既然换成任何人都不可能放弃这1100亿,那萧栋自然不想成为到时候被唐毅手上那把讨债之枪瞄准的第一只鸟。

    他的想法很简单,先用150亿表示诚意,然后再坐山观虎斗,等着孙海和司徒明去跟那位唐九爷斗,如果孙海和司徒明斗赢了,那他到时候再站出来狠狠踩上唐毅一脚,轻轻松松的就能把给出去的150亿再要回来。

    万一唐毅斗赢了,他到时候再捧着剩下的一百多亿亲自上门赔罪也不迟。

    不得不说萧栋这一手玩的确实漂亮,可进可退,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就在萧栋跟自己圈里几个核心顽主商量对策的时候,帝都另外一栋价值超过十亿的别墅中,司徒明带着几个心腹顽主也正好在他家里做客。

    “孙哥,这事儿还得您拿个主意,不管萧栋那家怎么打算,我司徒明肯定是以您马首是瞻。”

    司徒明在孙海面前把自身姿态放的很低,他跟萧栋差不多,在九大顶级顽主中都是吊车尾的存在,面对眼前这位排名极为靠前,甚至能排进前三的顶级顽主,把姿态放的低一些不丢人。

    “瞧把你们吓的,那姓唐的不过是蜀省来的一个连毛都还没长齐的乡巴佬而已,说句有些吹牛逼的话,他要是狗胆包天的真敢招惹到我头上,爷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他!”

    孙海穿着睡衣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手里夹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特供小熊猫,丝毫没将如今在顽主圈里如日中天的唐九爷放在眼里。

    司徒明和他旁边的人羡慕的看了一眼孙海指尖那根特供极品小熊猫,光凭这根烟就足以拉开孙海和他们之间的距离。

    “我听说那位唐九爷也大有来头,您可以不把他放在眼里,可我这种基本已经远离那个地方的世家子弟,就不得不惧了。况且,整个顽主圈的人都知道,前两天那个盘口是你、我加上萧栋三个合开的,真闹起来兄弟们面子上也挂不住,以后在圈里恐怕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司徒明哭笑连连的摊了摊手,看起来要多怂有多怂,哪有半分顶级顽主该有的排面和架子。

    “得!司徒你是个什么人物别人不清楚,我还不知道么,你也别在这儿我这儿哭怂了,说来说去你不就想让我出头把这件事压下去吗?咱们是朋友,再说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在我眼里就是个屁!”

    孙海把那根特供小熊猫含在嘴里,在背后给他轻轻捏着肩膀的那名如今在娱乐圈最当红的一线女星,很有眼力见的乖乖替他把烟点上。

    孙海吐出一个烟圈又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懒洋洋的笑着道:“这样吧,那乡巴佬三天后不是要跟崔疯子进行拳击比赛么,等打完了他要是还没成为残废,我亲自让下面的兄弟给他带个话。”

    至于带什么话,孙海没有多说,司徒明也没有多问。

    以孙海在圈里的身份和地位,总不能带话请他口中的乡巴佬吃饭吧!

    “有海哥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瞒您说,我已经连着两宿都没睡个好觉了,被吓的,呵呵”

    司徒明面上一松,自嘲的笑了笑,显得更怂了。

    “哈哈哈哈,瞧你那点儿出息,亏你还是顶级顽主呢,居然被一个毛都没长齐的乡巴佬吓得觉都睡不着。”

    孙海放肆的大笑着嘲讽,脸上的轻视和挖苦毫不掩饰。

    司徒明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还一个劲的赔笑应和跟自嘲,好像被对方骂作怂包窝囊废,对他来说是一件很光荣的事一样。

    又在孙海家里坐了几分钟,司徒明便识趣的带着几个一流顽主告辞离开。

    司徒明前脚带人刚走,孙海脸上的放肆笑容和嘲讽之色就瞬间敛去。

    “我虽然嚣张放肆狂傲,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是个没脑子的傻逼,这司徒明圈里人送外号怂虎,平日里看起来一副怂逼模样,实际上却是一只最善于伪装吃人不吐骨头的恶虎。想把我当枪使,让我去跟姓唐的名刀明枪的对着干,做梦还差不多。”

    孙海如果真像他平日表现出的那么没脑子,孙家那群老狐狸又不会把他立为第七代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了。

    如果说帝都除了唐毅的另外几名顶级顽主中,谁对这位从蜀省来的唐九爷最为了解,孙海敢说第一就没人敢说第二。

    别看他当着司徒明的面各种看不起唐毅,实际上在内心深处孙海还是很忌惮这位唐九爷的。

    因为早在半年多前吴半壁那件事发生之后,整个吴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甚至还又赔钱又送礼物的上门赔罪,孙海就已经开始留意起唐毅来,后来更是动用家里的关系几经辗转后才好不容易挖出了他的跟脚。

    当孙海得知唐毅是那位脾气暴躁桃李满天下,威望极高且无儿无女的亲侄孙时,饶是以他的家世都不禁有些羡慕和嫉妒了。

    如果放弃孙家第七代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换取成为唐老唯一的后辈子侄,孙海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成为唐老唯一的后辈子侄。

    “去,让人给那个乡巴佬唐九爷转350亿,现在就转,不要声张!另外,把圈里的所有核心顽主喊到别墅来,现在!”

    孙海微皱着眉头一声不吭的将手里那根极品小熊猫抽完,才反手在身后那名正当红的一线女星翘臀上重重拍了一下说道。

    “讨厌。”

    女星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快步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事了。

    这名女星要是放在古代的话,就是孙海的贴身丫鬟之一,从小就被从孤儿院里抱回来养在孙家,从小受到的教育也是如何忠于孙家,如何终于孙海。

    直到她大学毕业,孙海才通过一番运作之后将她捧红成为为如今的一线女星。

    像她这样从小开始培养的贴身丫鬟,孙海不止一个。

    “这次我要跟那个乡巴佬隔空合作唱一出大戏,如果不出意外,最对半个月之后,帝都整个上层顽主圈的格局都将重新洗牌。”

    “九大顶级顽主,呵呵,真的太多了。老子有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顶级顽主,只需要三人足以!”

    孙海眼中闪过一道叫做野心和疯狂的精芒。

    从某种程度来说,跟崔小辫比起来,有时候他其实更疯。

    等这个机会,孙海已经足足等了将近十年!

    这次好不容易等到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说什么都不可能放弃。

    几分钟后,被无数宅男视为梦中情人的当红女星再次回到孙海身后,继续帮他温柔的捏着肩膀说道:“350亿已经打进了唐九爷的银行账户,华子他们收到消息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最多一个小时就能到。”

    “好!宝贝儿,辛苦你再帮我约一下除了唐毅和崔小辫,以及那两个白痴之外的另外四个顶级顽主,就说明天晚上我做东请他们吃饭,让他们务必赏脸,就说有大事相商!”

    孙海满意一笑,一把握住身后佳人的玉手,轻轻把玩着再次说道。

    整个顽主圈一流及以上的顽主都知道,这位当红女星是孙海的女人。

    说是他的女人,其实很多时候用代言人来形容都不为过。

    由这位当红女星去联络另外四名顶级顽主,再合适不过。

    “爷,需要把风透出去吗?”

    当红女星双眸一亮,作为从小陪着孙海一起长大的女人之一,她自然清楚这个男人压抑了将近十年的鸿鹄之志。

    “不用,我们把风透出去就显得太刻意了,你要相信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该透出去的风自然好透出去!”

    孙海嘴角的笑容更浓三分,眼中闪过一丝迫不及待。

    “那唐九爷那边你要不要亲自跟他见一面,要不然万一他误会了,可就”

    “哈哈哈哈,你想多了,那个土包子可比你想象中的还要聪明一百倍,放心吧,既然我隐忍了将近十年才敢动手,那就自然没有玩砸的道理。”

    孙海将对方还没说完的话打断,自信到了几近偏执的地步。

    孤掌难鸣,这么疯狂的计划可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够想出来的,就算他敢想,如果没有实力强大的盟友支撑,哪怕孙海贵为孙家第七代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也不敢付诸于实际行动。

    “他妈的,那个土包子才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