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豪从愿望成真开始 戊戊戊

第两百八十四章 顽主魁首(大结局)

    吕乔做梦都想不到,一笔万亿级别的超级庞大资金体量和世界顶级盘鬼才已经集结待命,做好了一切动手前的准备。

    可他的眼睛,到现在都还只盯着以唐毅为主的顽主圈里那些个小鱼小虾。

    排山倒海的死亡漩涡正在一点点毕竟,作为漩涡中心的吕家和乔家,却毫无察觉。

    第二天早上九点半,唐毅拨通越洋电话说道“行动。”

    简短的两个字就如同战争号角,他一个指令下去,十笔500亿的资金悄无声息的进入股市,同时开始狙击吕家和乔家旗下的上市公司。

    十个擦盘手个个都是曾经华尔街上著名鬼才,他们的动作迅猛到极点,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一个接着一个的在股市上吞掉吕家和乔家旗下的公司。

    这些人的动作太快,加上资金又极为充裕,手法更是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等吕家和乔家反应过来的时候,旗下上市公司已经被吞了超过三分之一。

    而这个时候,股市开盘还不到一个小时。

    “一定是有人故意针对我们两家,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下去,必须马上想办法打好这次防守反击,要不然我们两家这么多年辛苦打下的家业可就全完了。”

    乔家家主带着乔家一干嫡系,第一时间火急火燎的赶到吕家。

    “我们吕氏旗下也伤亡惨重老乔,你们现在能抽调的资金有多少”

    吕乔父亲也急的嘴里都起了水泡,股市上的疯狂鲸吞还在继续,几乎每过十来分钟就有一家公司易主。

    吕家和乔家加起来虽然一共有132家公司,但这些上市公司中他们自己家人持股超过50的不到30家。

    超过100家公司,都属于控股,是该公司的最大股东。

    如果有人手里的股份超过他们,公司自然就会改姓。

    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些,现在谁也不知道,那些突然冲进股市对他们横冲直撞的资金,是打算割一刀就走,还是觊觎他们旗下的公司。

    如果只是单纯的割一刀就走,损失的无非也就是钱罢了。

    如果是觊觎公司,炒股炒成股东,那才是真正的大麻烦。

    “我们家的况你也清楚,想尽一切办法筹措,大概能筹措到2000亿左右,我已经安排下去了,资金正在集结。”

    乔家家主想了想说道。

    “好我也已经发动所有关系筹措资金,现在已经筹措了超过1000亿,到中午开市前,筹措到3000亿应该不是问题。”

    吕乔父亲一喜,单凭他们自己的3000亿或许很难打好这次防守反击战,可要是再加上乔家的2000亿,这样一来把握可就大多了。

    “你的意思是,上午就放任那些神秘资金鲸吞掠夺,咱们下午再杀回去”

    乔家家主也是个人老成精的人物,一下子就明白了吕乔父亲的意思。

    “哼我就不信那些人真拿得出来万亿体量的资金,如果真有超过万亿,干什么不好,为什么非要跟咱们两家过不去呢。我估计这些人是国际金融市场上的鬼手,真当我们两家是任人宰割的软柿子了,这次我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我大概算了一下,截止到目前为止,这些神秘资金已经吞了咱们将近40家小公司,砸进去的资金已经超过2000亿。我估计等到上午收盘的时候,他们还能再吞30家公司左右,砸进去的资金至少超过3500亿。老乔,你猜他们手里又有多少资金”

    有了充足资金做保障,吕乔父亲已经不再着急上火了,反而打算趁着这次机会狠狠捞他一笔。

    “这个不好说,我估计最少不低于5000亿,否则他们不敢玩这么大的盘子,更没那个胆子动你我两家。”

    乔家家主想了想认真分析道。

    “凭借区区5000亿就想撼动我们两家,那些人在痴人说梦”

    吕乔父亲冷笑一声继续说道“既然人家野心那么大,摆明了要把你我两家往死里整,咱们不如成全他们如何”

    “怎么成全”

    乔家家主疑惑的看着他,有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简单,今天有大资金大笔横扫你我两家的股票,现在那些易主的公司无一例外全部飘红。既然那些人这么喜欢吃,我看不如趁着高位抛出一部分股份出去,高位现的同时撑死那些家伙。”

    “如果对方不上当怎么办”

    “不上当也没事,反正咱们也不会再损失什么。”

    就在两位家主商量接下来的防守反击应对措施时,股市上的鲸吞掠夺忽然停了下来,那些来势汹汹的神秘自己吞了50家公司后,全都停止了鲸吞,而是开始疯狂抛售手里的股票。

    被吞掉的这50家上市公司全是港股和美股,根本就没有涨停板和跌停板一说。

    有大笔资金疯狂吃进时,股价像坐了火箭一样蹭蹭蹭往上涨,现在大笔抛售,股价跌的比脱裤子还快,对于那些亲经历了这场风波的小股民而言,那感觉绝对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董事长,不好了,咱们被吞的那些公司正在同时疯狂抛售,怎么办”

    “老板,出大事了”

    两家盯着股市的人第一时间把这个惊天消息告诉了两位家主,一时间所有人都有些发懵。

    “那些人疯了不成,就算要撤退现,也不应该这么疯狂抛售啊,照这样下去就算他们把股份全部抛完,最后别说赚钱连老本都要搭进去不少”

    刚才还想着抛售现的吕乔父亲,这会儿又大骂起那些神秘资金背后的人。

    在他看来这种疯狂抛售无疑是自寻死路。

    乔家家主脸色难看到极点的提醒道“他们确实在找死,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原本可是我们两家的公司,咱们手里还攥着百分之三四十的股份,一旦股价跌破今天早上的开盘价再继续一路下探,资金上咱们就要吃一个大亏不说,口碑和声誉上的损失更大”

    乔家家主的意思很明显,对方这样做损失的只是资金,他们两家不仅要损失资金,口碑和声誉上的损失恐怕更吓人。

    “妈的,这是真有人拼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也要把你我两家往死里整啊”

    吕乔父亲开始还以为神秘资金背后是国际上的鬼手,现在看来并不是那样。

    “现在已经没时间管这些了,必须得想个办法才行,我们只有三条路可以做,一是跟着一起抛售,能现多少是多少,拼着这50家公司不要了。二是等股价跌到一定程度,开始吃进,稳住公司挽回局面。三是任由对方抛售,置之不理,等他们自己扛不住了再说。”

    乔家家主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说道,他内心深处同样纠结矛盾到极点,也有些拿不定主意。

    “等,肯定是不能等。我看这样,咱们先跟着对方一起抛,这样可以回笼一些资金,拉低一些入手股价,等差不多了再往回吃。这样就算亏钱对方也绝对比咱们亏的多”

    “这倒是个好办法。”

    吕乔父亲这个提议顿时就得到了乔家家主的赞同。

    股市上分秒必争,一旦做出决定后,两家的盘手和资金第一时间就动了起来。

    吕家和乔家,还有神秘资金都在疯狂抛售手里的股票,很短的时间就重新杀回到早上的开盘价,然后一路下探。

    跌势之凶猛,完全超出了两位家主的预料。

    眼看股价跌势这么凶猛,两家按照原定计划开始停止抛售并且回购,很快股价又被硬生生给拉了回来。就在两人都松了口气时,神秘资金又继续接着抛售,股价再次又杀了下去。

    两家铁了心要让神秘资金血本无归,接着往回吃。

    一来一往之下,两家手上的股份很快就超过了最初的持有量。

    股价好不容易再涨回来,来自神秘资金的第三次抛售又开始了,这一次抛售的量比前两次还要大,完全一副要全部抛光的架势。

    吕家和乔家筹措的资金已经到位,股价越低越符合他们心里预期。

    很快,这一场股市战争就结束了。

    两家一统计才发现,那50家上市公司的股份,持股最少的一家都捏了超过70在手上,持股最多的一家甚至高达90,比起之前持有的股份几乎高出一倍。

    “怎么会这样”

    这下子轮到吕乔父亲傻眼了,之前神秘资金扫的股份也没这么多啊。

    一名集团的经济分析师说道“董事长,应该是散户在这场拉锯战中也抛掉了手里的股份。”

    股份拢共就那么多,既然多出的部分不是神秘资金持有,那就必然是来自散户。

    “不过我们现在持股的平均股价,比早上开盘时还要低20,这场股市战争算是打了个大胜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原本想洗劫咱们的神秘资金这一仗至少亏了1500亿。”

    “唯一不好的况是咱们资金被进了股市,现在吕家和乔家拢共可动用资金不到2000亿。不过董事长您也不用担心,只要过了这段时间,用几个利好消息把股价拉升再抛出一部分股份就行了,到时候不仅能回笼资金,还能狠狠赚他一笔。”

    当然,吕家的这位首席经济分析师还有一句话闷在心里没说出口,前提是这段时间吕家和乔家没有新的震。

    “一定要尽快抛出股份把资金抽调出来,要不然好好的上市公司就变成自己家的了。”

    吕乔父亲皱着眉头,刚才这场股市战争实在太过激烈,让他完全忽略了资金被牢这个况。不过就算知道也没用,刚才那种况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要吃进了神秘资金第一波抛售股份,后面要是放任不管,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股价一路下杀,一旦将股民的心给杀死了,他们自己手里捏的股票就成了废纸,这50家上市公司就全完了。

    “知道了,董事长。不过最快抛售股份回笼资金的时间也要半个月以后,这段时间维稳才是重中之重。”

    这一点吕乔父亲和乔家家主心里都清楚,今天这场股市战争不知道吓尿了多少人,一路高高低低起起伏伏绝对比坐过山车还要刺激。

    有人一夜暴富,有人全款变首付,还有人首付变车库。

    人心动,确实需要一段时间来稳住。

    如同旁观者的唐毅坐在书房里全程观看了这场惊险刺激的战争,一切都按照计划在进行。

    不是他亲自点头,就算给国外的盘鬼才团队一百个胆子,他们都不敢在几个小时的时间就亏掉1000多亿。

    “开始执行第二步计划,我只要一个要求,动作要快,绝不能给对手任何喘息时间。”

    唐毅抬起腕表看了看时间,再次拨通国外的盘团队电话,下达了新的指令。

    “老板您就放心吧,真正的好戏现在才开始呢。”

    负责盘手那个老外兴奋的咧嘴一笑,挂断电话后用力拍了拍手大声喊道“兄弟们,老板下了新的指令,马上开始执行第二步计划,一定要在今天之内把吃到嘴里。”

    “哈哈哈,终于可以吃了。”

    “华夏有句老话,叫做舍不得孩子不到狼,舍不得老婆不到流氓,用区区一千多亿回几千亿,这笔买卖值啊。”

    “动手,没人按照既定目标各自搞定那家上市公司,咱们比一比看谁先得手。”

    十个盘鬼手嗷嗷叫着立马投入了新的战斗。

    只不过跟刚才不同的是,这次每个人都只有一个攻击目标,而且全都是吕家和乔家旗下最重要最有价值的上市公司。

    这些上市公司中不乏千亿级别的大集团,其他都是市值超过500亿的集团。

    “漂亮,我作的账户里又多了放800亿”

    “我多了500亿。”

    “我也多了300亿”

    攻击刚一开始,十个盘手作的账户里都多了一笔钱,最少200亿,最多800亿,这是根据他们的攻击目标而定。

    有了新的资金注入,十个盘手彻底露出锋利的獠牙,如同猛兽一般死死咬住目标,一嘴下去就是吃喝血。

    刚缓了口气的吕家和乔家再次乱做一团。

    他们手里仅剩不到2000亿的资金,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而且这十家公司当中有好几家都是纳斯达克上市,就算调集国内资金过去,也需要一些中转时间。

    跟眼下的疯狂撕咬比起来,刚刚神秘资金攻击那50家小上市公司就跟挠痒痒一般。

    半个小时后,这10家最为重要的上市集团就被啃食的只剩下一具空壳子,血被神秘资金化作的野兽吃了个干干净净。

    不仅如此,连着两波惊天变动彻底让小股民和股东对吕家和乔家失去信心,哪怕拼着割也要出逃,一时间风声鹤唳,墙倒众人推。

    吕家和乔家旗下所有上市公司都跟雪崩了一样,股价像脱裤子一样一脱到底。

    刚刚才吃了个满嘴流油的神秘资金为的就是这一刻,几乎以白菜价尽数横扫所有挂出来的股票。

    至此,除了手里那50家近乎全资的小上市公司之外,吕家和乔家旗下所有上市集团彻底易主。

    “完了吕家完了”

    “噗”

    吕乔父亲双目裂的眼睁睁看着几代人的心血顷刻间崩塌,当场一口老血喷出,一头晕死了过去。

    乔家家主比他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没被气的吐血,但是却急的犯了心脏病。

    两位家主一倒,这下子两家彻底乱成了一锅粥。

    神秘资金的后续作还在继续,唐毅也没有闲着,让圈里顽主全部出动,动用一切可动用的手段和资源,彻底将吕家和乔家往死里钉。

    孙海和崔小辫也撕下面具露出真面目,三大顶级顽主联手之下,辅以万亿资金打压,短短半月时间就将吕家和乔家连根拔起。

    被誉为第一顽主的吕乔,被数百血本无归的股民堵在去机场的路上,活活打死。

    至于谁通知的这些股民吕乔要跑路,又是谁将他的准确位置告诉的那些股民不可说。

    这是一场空前绝后的股市战争,同时也是顽主圈的一场惊天变动。

    就在所有人以为吕家和乔家的崩塌,就是终结时,唐毅、孙海、崔小辫再次联手行动,只用了短短三天时间就将另外几位顶级顽主姜玉龙、孔小乙、司徒明和萧栋给打趴下了。

    在三巨头的联手施为之下,早就人心惶惶的姜玉龙和孔小乙等人连半点反抗之力都没有,也没有反抗的心思。

    不过这次唐毅三人倒没有赶尽杀绝,只是削弱了这人在顽主圈的力量,让他们从顶级顽主的神坛上跌回到一流顽主。

    至此,偌大的顽主圈只剩唐毅、孙海、崔小辫和周诚。

    不过周诚向来不参与任何顽主之间的争斗,完全一副超然物外的模样,就连他这个顶级顽主的头衔都是其他顽主们硬塞过去的。

    所以严格来说,如今整个顽主圈仅剩三位顶级顽主。

    这种格局倒并非三足鼎立,孙海和崔小辫公开表示以唐毅唐九爷为尊,他才是整个顽主圈真真正正的魁首。

    从稀里糊涂的闯进顽主圈,到登顶成为顽主圈魁首,在华夏乃至全世界都闯出赫赫威名,唐毅只用了一年的时间。

    这一年,他才年仅十九岁

    登顶之后的唐九爷越发变得低调起来,渐渐淡出了所有人的视线,每天除了去学校上上课,陪四个女朋友逛逛街开开小会,就是跟崔小辫、孙海和汪煜以及向东流这些兄弟们隔三差五的聚一聚。

    节假的时候也会带着女朋友回蜀省陪陪父母,虽然已经跟父母摊牌了,可老妈还是喜欢做卤饭,老爸也继续开着出租车。

    用她们的话说,这样的生活才踏实。

    无论是顽主还是其他人都不会,也不敢去打扰唐九爷平静悠闲的生活,渐渐地,圈子里就只剩下了关于唐九爷的种种传说。

    直到十多年后,不知道从哪儿传出了一个惊天消息,世界首富早就已经易主,全球最顶尖的四个顶级财团都改了姓,沙特皇室竟然成了一名东方男人的附庸,超过十个世界顶级强国,和几十个发展中国家多了一位私人债主,这位私人债主同样来自东方。

    他的名字,叫做唐毅,人称唐九爷。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