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生活能开挂 打死不放香菜

327、不载你

    办公室内,两人对视一会,莫名的有些尴尬。

    陈东成轻咳一声:“我一会还有事,你下午不上班吗?”

    “我爸的公司,我不上班谁会管我?”

    骆诗诗把自己翘班说的理直气壮。

    陈东成无话可说,继续忙自己的。

    骆诗诗也不急着走,不时的玩会手机,就这么一直坐着等。

    陈东成平时很少来公司,需要他过问的事情还真不少。

    从赵寅那边复刻的企业管理能力,处理起这些杂事是相当轻松。

    一直到五点钟,骆诗诗实在无聊了,对着化妆镜开始补妆。

    陈东成一看晚上是肯定躲不开了,干脆问:“晚上想去哪吃?”

    “我有个闺蜜过生日,你赏个脸,陪我去赴宴?”

    骆诗诗眼巴巴的看着陈东成。

    陈东成光凭骆诗诗等了一天,也不好拒绝,指了指自己的衣着:“不需要穿正式一点?”

    “就是个生日宴,用不着太正式。”

    骆诗诗摆摆手,陈东成能给她这个面子就已经够难得的,还要什么自行车。

    真正聪明的女人,从不会对男人苛求太多。

    陈东成身上穿的这套休闲西服也不赖,也是贝里亲手剪裁过的。

    稍微识货的人,都能看出面料的不菲。

    陈东成把最后一个文件签好名字,潇洒的收笔走人。

    骆诗诗猛地一下站起来,可能坐久了有点腿软。

    陈东成搀扶了一下,骆诗诗顺势往陈东成身上靠。

    “好点了没?”

    陈东成等了一分钟,没急着开门。

    公司内人多眼杂,就这指不定都得成为员工们的八卦头条。

    “好了。”

    骆诗诗松开挽着陈东成的胳膊,整理下自己衣服上的褶皱。

    一路下楼,遇到不少员工。

    虽然他们表情都很平静,但他们内心的八卦,陈东成透过眼神就能感受的出来。

    大厦门口停着一辆幻影,陈东成的专属座驾。

    上车后,骆诗诗报个地方,是在魔都市郊的一处别墅。

    白富美肯定跟白富美玩。

    圈子的不同,能让普通人嫉妒到绝望。

    到了古北佘山国际,陈东成发现骆诗诗这个过生日的闺蜜,跟自己算是半个邻居,都住在佘山这一块。

    佘山附近的别墅小区很多,魔都本地或者外地的富豪都喜欢来这买一套房子自住,空气质量没的说。

    车子开到小区门口,便被保安拦下。

    骆诗诗报了闺蜜的名字,保安才给放行。

    别墅是独栋的,大院子停着好几辆豪车。

    不过幻影一出现,顿时吸引住全场视线。

    “诗诗公主来了!”

    有女孩开玩笑的喊道。

    “讨厌,佳丽呢?”

    骆诗诗视线转动,没看到今天的正主。

    “佳丽在楼上跟人聊天呢,你们先进去吧。”

    骆诗诗笑着点点头,带着陈东成走进别墅内。

    一路很熟悉的跟人打招呼,显然是这种场合的常客。

    转了一圈,总算找到正主,骆诗诗笑着拿出礼物盒。

    “佳丽,生日快乐,这是我们给你准备的礼物。”

    张佳丽长得挺漂亮的,这种白富美穿衣打扮肯定都是拿手好戏。

    一身高定小礼裙,从小培养的气质,一般的灰姑娘真心模仿不来。

    “谢谢诗诗,这位是你的?”

    张佳丽收下礼物,看着陈东成有些好奇。

    倒是张佳丽的男朋友,试探问道:“您是陈总?”

    “是我,您是?”

    “我叫董奇,之前有幸跟参加了曹操世纪大厦的改名晚宴,陈总的风采让我一直都很仰慕。”

    董奇拿出自己的名片,郑重的双手递给陈东成。

    “我现在接我父亲的班,希望有机会多跟陈总请教。”

    “不敢当,互相学习就好。”

    陈东成收下名片,对董奇的第一感官不错。

    二十出头的年纪,说话很沉稳,礼节也很到位。

    白富美最终还是会跟高富帅走到一起的,灰姑娘跟王子注定只是童话。

    张佳丽目光有些讶异,他是清楚自己男朋友眼光有多高。

    能让他这么恭敬的同龄人,还真是少见。

    “陈总您能参加我的生日派对,真的太荣幸了,希望您能玩的开心,诗诗你多替我照顾一下陈总。”

    张佳丽不敢怠慢,语气非常恭敬。

    “放心啦,你们先忙,我们自己去找点吃的。”

    骆诗诗跟张佳丽拥抱一下,拉着陈东成下楼。

    楼下客厅摆放着几条拼接好的长桌子,上面铺着洁白餐布。

    高脚烛台被点燃,客厅的水晶吊灯散发着温暖明亮的光芒。

    “你随便吃,真正的晚宴开始还得一阵时间呢。”

    骆诗诗挑了一块糕点,小口的吃着。

    中午就吃了份水果捞,肚子有些空空的。

    陈东成更是饿的不行,不过他们俩吃东西的姿势比较优雅。

    在熟悉的许愿,切蛋糕环节过后,开始吃大餐。

    陈东成听骆诗诗说,张佳丽的生日派对都是董奇一手操办的。

    负责晚宴的厨师也是特意从酒店请的,手艺非常不错。

    董奇对其他人都没什么兴趣,他早都过了跟其他富二代聊跑车美女,去夜店把妹的年纪。

    对于开始接受家里公司的他来说,陈东成这种商界顶层的人物,才是他最渴望结交的人脉。

    能舍得花三十多亿买一栋写字楼。

    这样的手笔,家里资产没有百亿,谁敢轻易尝试?

    “陈总,晚宴符合您的口味吗?”

    董奇端着香槟杯,拉着张佳丽凑过来。

    “挺好的。”

    陈东成明白董奇的意思,抱着董奇这种目的跟他接触的人太多了。

    多到陈东成已经形成下意识动作,虚伪敷衍一通。

    等离开宴会过后,连对方名字都想不起来。

    “陈总满意就好,我也没想到诗诗跟陈总这么熟悉,要是早知道,肯定提前拜会一下陈总。”

    董奇继续示好,让陈东成有点纳闷。

    自己跟对方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对方也没必要这么存心巴结吧?

    聊着聊着,陈东成才明白董奇的目的。

    董奇是天涡国际的副总经理,算是实权人物,以后肯定接他老子的班。

    平时在新闻媒体上,很少看到董奇的消息。

    说明董奇深谙闷声发大财之道。

    实际上,天涡国际早已大不如前。

    曾经靠着天涡蜂蜜柚子茶跟几位影后的代言,愣是在茶饮赛道活生生突围。

    天涡国际算是茶饮赛道最开始的玩家之一。

    只不过发展的有些乏力,内部管理混乱,又缺乏足够的创新。

    到了现在,还不如喜茶这种新茶饮品牌的热度高。

    骆诗诗更明白董奇那点心思,给陈东成分析道:“他接近你的原因很简单,无非是看上你的喜茶了。

    想跟着投资一笔,给天涡集团增加一个利好消息。”

    “投资喜茶?”

    陈东成摇摇头:“那他是在做梦。”

    骆诗诗无奈笑道:“你总得给人家做梦的机会呀,我听我爸说过一次,天涡集团的资金有点问题。

    董奇他老爸一直偷偷的转移资金,不过被掩盖的很好,外面的人还不太清楚情况。

    但我爸跟他太熟悉了,总在一起喝酒,这点事稍微一打听就知道。”

    “天涡集团好像很早就上市了吧?”

    “上市了又怎么样,只要将消息封锁好,股价就不会跌。”

    骆诗诗耸耸肩,对这种操作见怪不怪:“刚才那套别墅你见到了吧?”

    “嗯,算上装修应该值两千万吧?”

    “有了,不过这个还不是他们名下最贵的。

    我听说他们在世贸滨江买了一套三层复式。

    花了一个多亿,请的还是知名设计师。

    这笔钱的来源,你应该明白了吧?”

    陈东成点点头,无非就是利用自己的股份抵押贷款,拿到钱了再掏空公司。

    等贷款都转移完,大不了任由自己的股份被冻结。

    董奇他们肯定是预测到天喔集团前景不好,打算趁着股价高位套现。

    即使被强行止损,但对董奇他们父子来说,已经足够回本,甚至血赚一波。

    不过在国内的上市公司中,这种操作还真的屡见不鲜。

    一路上骆诗诗意犹未尽的将董奇他们家的那些破事,给陈东成详细的说了一遍。

    外面的人听得都是传言,哪有骆诗诗这种身边人了解的清楚。

    一直到车停稳,骆诗诗才恍然发现已经到家了。

    “那我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

    骆诗诗嘴上说着,心里不停嘀咕着:“怎么还不亲我呢?”

    “好,路上小心。”

    小心个屁呀!

    骆诗诗楞了一下,呆呆的下了车。

    一直到幻影尾灯都消失,才反应过来,气的直跺脚。

    “死木头。”

    拎着小包,气呼呼的往小区内走。

    “叮。”

    微信忽然传来提示音,骆诗诗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陈东成:今天的生日派对不错。

    骆诗诗:只有派对不错?你就没发现你身边一直站着一个发光的美女吗?

    陈东成:会发光的不一定是美女,灯泡也可以。

    骆诗诗叫你惹我,明天我还去你公司,烦死你!

    陈东成:去公司就免了,你今天很漂亮,行了吧?

    骆诗诗:这还差不多,给你个建议,离董奇远点,他找你千万别搭理。

    骆诗诗刚发完消息,董奇那边打来电话。

    “陈总,我是董奇,您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跟您聊聊喜茶的事。”

    “抱歉,我跟喜茶没什么关系,你找错人了。”

    说完,陈东成干脆的挂了电话。

    一套操作,迅速的董奇都没反应过来。

    陈东成想了想又给聂云景打个电话,约他明天到公司详谈。

    一开始聂云景的确有点不是心思,想拉来几个投资人降低下陈东成的话语权。

    不过在陈东成隐晦的露肌肉之后,聂云景彻底心服口服。

    不仅给孙楹承诺的期权奖励正式到账,就连对公司的发展,也对陈东成言听计从。

    比起已经被收服的聂云景,陈东成才不想引进天涡,惹得一身骚。

    不好意思,即使你有钱,喜茶这艘船,照样不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