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做昏君 纣胄

第四零七章 自己人

    听到崔呈秀这么说,阮大铖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

    这件事情显然出乎阮大铖的预料了,他没想到崔呈秀居然没能够说服陛下。

    现在事情闹成了这个样子,恐怕再想要说服陛下就更难了。

    阮大铖有些担心的问道:“崔大人,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能怎么办?”崔呈秀没好气的说道:“在我出来之前,陛下特意交代过让我不要轻举妄动。这个时候无论做什么,都会惹陛下不高兴,也只能是静观其变。”

    说完这句话,崔呈秀阴沉着脸看着阮大铖,十分严肃的说道:“阮大铖,你要把这里给我盯住了。无论如何都不能出现任何事情,否则你没好下场。”

    听到崔呈秀的语气之中带着威胁,阮大铖心里面连连叫苦。

    不过他也明白,这个时候没有办法和崔呈秀谈条件。即便是有苦,那也没有办法说出来,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面咽。

    阮大铖点了点头,咬着牙说道:“崔大人放心,阮某一定尽心尽力。”

    到了这个时候,不光是为了崔呈秀,也为了自己,阮大铖想不尽心尽力都不行。

    “那你快去吧。”崔呈秀点了点头,语气略微有一些松了下来。

    他也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全怪阮大铖,刚刚的态度无非就是吓唬阮大铖一下。

    生气之下发泄一番是没什么关系的,再过多逼迫阮大铖,可能会适得其反。

    阮大铖点了点头,转身往回走。

    回到人群中的时候,阮大铖发现钟羽正还没有说完,还在滔滔不绝的讲述。

    现场的气氛却没有刚才高涨了,不少的学子都开始垂头丧气,甚至有人在打瞌睡。

    显然钟羽正的演讲实在太长了,而且大多都是学子们早就听过的话。他们没有厌烦已经是很给钟羽正的面子了。

    这反而让阮大铖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再好不过。

    钟羽正此时已经说的口干舌燥,有些意犹未尽的说道:“如此,我们便共心协力,把这件事情做好,为天下的读书人做一个表率!”

    “好!”周围忽然响起了响亮的叫好声。

    这声叫好声之后,所有的学子似乎也反应了过来,连忙叫好了起来。周围的气氛,这才再一次热烈了起来。

    一个书生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正是那个王林生。

    阮大铖的目光落在王林生的脸上,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

    他紧紧地盯着这个王林生,恨不得上去扇这个人一个嘴巴,然后把他抓起来。

    从这些人来到首善书院伊始,这个王林生就一直在跳。他上蹿下跳的,阮大铖看得很明显。这就说明了一件事情,这个王林生是别有所图。

    对于一些人的心思,阮大铖琢磨的很透彻。

    在这样的时候,这种上蹿下跳的人往往都是别有用心的。

    王林生站在人群之前,大声的说道:“文天祥曾经有言,读圣贤书所谓何事?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今日便是我等学子成仁取义之时!”

    “陛下建立皇家书院、广收天下士子,是我等读书人的福分。这是千古未有的盛世!”

    “陛下兴文教之心、弘扬圣人之道之行,实乃千古帝王之楷模,也是我等读书人的福分!能够生在这样的圣君的统御之下,是我等读书人的福分!”

    “可是今时今日,居然有人想利用陛下的仁德之心行自己的阴私之事,实在是罪大恶极!我辈读书人岂能坐视不理?”

    “忠君报国,正在此时!各位学子,今时今日便到了我们忠君报国的时候!大家跟着我们一起,在这里发出声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想法!”

    听到王林生的话,人群之中轰然炸裂。

    无数人大声喊了起来,显然在赞成王林生的说法。

    听到王林生这么说,阮大铖松了一口气。

    显然这个王林生还没有到发疯的程度,他是在说陛下的好话,传出去的话反而会得一个好名声。

    这让阮大铖明白了一件事情,这个王林生跟自己想的一样。

    如此一来,反而好办事了。

    就怕上了一个楞头青,生冷不忌,反而不好办事。

    于是阮大铖站在人群中没有上前,也没有开口。

    现在这个时候把事情平息下来就最好了,说什么都不合适。

    学子们汇聚的消息在京城之中自然是瞒不住的,很快,消息便传到了各级的官员耳中。

    随后逐级上报,很快便传到了内阁之中。

    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内阁之中也是惊诧莫名。谁能想到,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这可不是小事情,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群体性的事情,那就糟糕了。

    于是以韩爌为首的三位内阁大学士不敢怠慢,连忙就把消息送去宫里了。韩爌等人也在等着陛下的召见,想要快速地想出一个办法,把那件事情解决了。

    内阁的房间里,一个人坐在原地,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好看。

    黄克缵说道:“这不是胡闹吗?他崔呈秀干什么吃的?陛下把这么大的事情交给他来办,还让那么多衙门配合他,他就搞出这么一个结果?”

    “这个皇家书院改革,是朝廷大计,是陛下费了心思的。朝堂之上的臣子们都在拭目以待,全天下的读书人都在看。结果闹出了这样的事情?”

    “崔呈秀实在是无能!不但无能,还误了这么大的事情,实在是该严惩不贷!”

    徐光启看着黄克缵,丝毫不为所动。

    现在内阁之中只剩下了韩爌他们三个人,黄克缵和韩爌勾搭在了一起,徐光启就显得有些势单力孤,所以徐光启并不乱说话。

    这一次事出突然,徐光启也有些措手不及。

    原本徐光启就不希望这段时间出事,他想要的是尽快把内阁大学士的位置落下来,至少把自己的人拉进来。此时此刻出事情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在徐光启的心里面,自然也是看不上崔呈秀的,不是一路人。那就是一个卑鄙小人,投靠了东厂的魏忠贤。

    这样的人出了笑话,本该徐光启是看热闹的。可是现在坏了朝廷的事情,这就让人更加气愤,徐光启也没有了看崔呈秀笑话的心思,心里面在琢磨这件事情该怎么解决。

    至于黄克缵的话,徐光启也明白,这是想利用这件事情把崔呈秀踩下去,让他当不成这个官,顺便把他的官职都拔了才好。

    这样一来,崔呈秀这个人就离开了大家的视线。同时皇家书院改革的事情,也可以交给别人来做。

    现在皇家书院改革的事情有资格参与的,朝廷上的人并不多。崔呈秀之所以能够揽到这个权利,无非是因为这件事情是他提出来的。

    首倡之人,自然可以让他来管。可是到现在搞砸了,自然就要换人。

    朝廷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可能半途而废,那么接任的人选也就那么几个。

    礼部侍郎冯从吾,这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也是韩爌想要提名的人。如果冯从吾能够把这件事情办好,必然权力大增。到了那个时候,礼部尚书沈庭筠恐怕就压不住冯从吾了。

    这种事情徐光启自然看得明白,他怎么能够不知道呢?

    不过沈庭筠也可以来弄这件事情,所以黄克缵才敢说出这样的话。无非就是想和徐光启联合先把崔呈秀弄下去。

    至于最后谁来接手这件事,那就各凭本事嘛。

    可是徐光启还在犹豫,他不想做这件事情,他要让沈庭筠来竞争内阁大学士的位置。

    这个时间点很关键。如果沈庭筠去管书院的事情,这件事情恐怕就要泡汤了。

    韩爌可以让冯从吾不争,徐光启却不行。

    拿一个冯从吾就把沈庭筠对掉?

    他们想的倒是挺美。

    于是徐光启缓缓的说道:“这件事情还是先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而且事情闹得这么大,还是想着先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惩处崔呈秀这件事情并不着急,如果是他的过错,那么自然不用放;可如果是其他的原因,也要查明。毕竟把事情办好才最重要的。”

    “如果不弄清楚是什么原因,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尚早,还是先看看情况吧。”

    徐光启的话说得很客气,但是态度也很明显。

    听到这话之后,黄克缵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徐阁老此言甚善,是我考虑不周。那就按照徐阁老说的办吧。”

    韩爌倒是没什么表示,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

    外面闹腾的沸沸扬扬,宫里面却依旧平和如故。

    朱由校坐在摇椅上,轻轻晃动着。

    田贵妃则是在一边伺候着,不时的拿起一个葡萄放到朱由校的嘴里。

    陈洪站在朱由校的身边,轻声地说道:“皇爷,消息已经传回来了,这次领头的人是王林生。”

    朱由校点了点头,也没有睁开眼睛,而是直接问道:“你的人?”

    陈洪点了点头说道:“不光这个王林生是,其中有几十人都是。有王林生牵头,这些人配合,想来也是万无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