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做昏君 纣胄

第五三九章 有意思的年轻人

    朱由校虽然在思考事情,目光却从来没有离开那个侃侃而谈的年轻人。

    他对这个年轻人非常感兴趣,或许就代表了一类人。

    这类人的出现让朱由校很高兴,说白了这就是自己的支持者。

    这其实是朱由校一直以来都担心的问题,自己的改革触动了太多人的利益,会不会出现所有人都反对自己的情况?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就麻烦了。

    可是如果有人支持自己,那就好办多了。

    即便有人反对,那也没关系,现在的情况来看就好很多。这些皇家书院的学子,他们愿意支持自己,这对自己来说是一件好事情。

    看了一眼身边的陈洪,朱由校说道:“把那个年轻人请过来。”

    “是,皇爷。”陈洪连忙答应道。

    那个年轻人这个时候准备走了,他聚集了几个人跟随他一起。显然这个人是有人格魅力的。

    除了跟着他一起来的那些人之外,还有一些陌生人跟他们一起。

    这就让朱由校更感兴趣了。

    话语之中带有煽动力、让人信服,这是很难得的事情。

    时间不长,那个年轻人就被请过来了。

    虽然年轻人不知道陈洪为什么请他过来,可是从陈洪的穿着打扮上就能够看得出来,这应该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在这人身后的人,自然就更加地不简单了。

    年轻人过来之后,看了一眼朱由校,就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眼前人的打扮可以说是非富即贵,身边陪着的这些人看起来全都是他的手上。

    有护卫,有仆人,带着这么多人出来,那就不简单了。

    年轻人对着朱由校抱了抱拳说道:“不知这位先生怎么称呼?叫我过来有什么事情?”

    “本人白玉。”

    朱由校又一次把化名拿了出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继续说道:“只是听你刚刚说的话非常的有意思,想请你过来聊一聊。”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年轻人点了点头说道:“在下史可法,见过先生。”

    说完,史可法就在朱由校的对面坐了下来。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朱由校一时之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大了,称得上是如雷贯耳,在明末可以说是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

    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让朱由校很感兴趣,史可法是左光斗的学生。

    不是那种普普通通的师生关系,两人的关系可以说是非常的深厚。

    朱由校上下打量了一番史可法说道:“听你刚刚的话,你似乎对当今陛下的施政很是赞赏,非常想去为陛下做些什么事情。难道是想借此扬名吗?”

    这话说的就非常不客气了,可以说百分百就是在挑事啊。

    果然听了这话之后,史可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眼前这个人似乎没安好心,把自己叫过来,就是为了和自己说这些事情吗?

    原本还以为他是被自己的言论所吸引,想要听一听自己的详细论述。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

    史可法面容严肃,直接沉声说道:“当今陛下之政自然值得赞赏,从古至今都没有出现过,乃是千古帝王所为。”

    这话就很明白了,这种事情只有千古一帝才能够做得出来,这就是在夸奖朱由校。

    对此,朱由校不置可否。

    他看着史可法,点了点头说道:“好在哪里呢?江南之地,哀嚎遍野;礼法纲常,混乱不堪。读书人的体面都没了。”

    史可法看着朱由校面无表情的说道:“贪官污吏横行不法,商人欺行霸市、鱼肉百姓。天下的百姓已经苦不堪言了,这些人自然应该严惩。”

    朱由校看着史可法点了点头。

    说起来,这就是两种思想观念的碰撞。史可法能够认同自己的观点,这倒是让朱由校没有想到。毕竟史可法是左光斗的学生。

    没想到史可法居然还算认同。

    事实上,民间对朱由校的思想反对根本就没停过。只不过现在实力比较强的是朱由校,已经把这些人压下去了。

    各地的皇家书院建立起来之后,进入皇家书院的学子天然的就维护起了朱由校的这一套。加上舆论的宣传,这些人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很多人已经开始认同这套理论,因为四民平等的说法也得到了很多商人的支持,这就使得这种学说更加的深入人心,更加的让人觉得是对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事情都能够得到扭转。

    朱由校看着史可法说道:“我看你言行举止颇有建树,应该不是普通的人家出身吧?难不成是官宦人家?”

    听了这话之后,史可法就有一些迟疑,上下打量了一番朱由校说道:“你认识我。”

    朱由校直接摇头,语气随意的说道:“不认识,从来没见过。只不过是通过你的言谈举止有所猜测而已。”

    “家中世袭锦衣卫百户,也是京城锦衣卫籍。”史可法直接说道。

    这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不是说你家里边是世袭锦衣卫百户,你就能坐上实权的锦衣卫。

    朝廷每一次有功劳都会发一大批锦衣卫百户这样的东西,每年也能够通过朝廷领取一些俸禄。但是这个玩意就像是虚职一样,说白了,某种程度上是弥补了爵位的缺失。

    你拿了一个东西,特权没有爵位那么多,平常也就领取一些俸禄。如果你想要转成正式的实职锦衣卫百户,那基本不可能,顶多给你转一个总旗。

    往下压一级,你想坐副百户都没可能。而且还要家里面有人、有关系,甚至是花钱去疏通。否则的话根本就没希望。

    你也只能是顶着这么一个级别,然后去做别的营生。史可法显然就是这样的,或者说家里面几代人都是这样的。

    史可法拜了左光斗为老师,安心的读书,想要更进一步。

    “原来是锦衣卫出身。”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没有想到。看你一身打扮和谈吐,还以为是书香门第。倒是不错,不知道你师从何人?”

    朱由校就直接把问题扯到史可法的老师上来了。

    提到老师,史可法自然不能够隐瞒。人家问的话你不说,难道觉得自己的老师丢人吗?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

    史可法正了正态度,说道:“我的老师是左光斗。”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朱由校露出了一副没想到的样子,看着史可法问道:“没想到你居然是左公的学生,当真是名师出高徒啊,果然不同凡响!”

    当年朱由校清洗东林党的时候,左光斗的站队就很正确,他根本就没有参与那次的事情,得到了保全。

    后来还因为徐光启的举荐,左光斗做了户部侍郎,一直在为朝廷试种土豆,试种其他的农作物。

    左光斗做得非常的好,立下了不少的功劳。后来因为功劳得到了升迁,由户部侍郎外放了,直接到湖广去做巡抚了。

    朱由校让左光斗去湖广,原因也很简单,就是让他去种地的。因为在这个时期有一句话,叫做“湖广熟天下足。”

    朱由校要保证粮食的稳定生产,自然要保证湖广这个地方。在当前这个自然环境下,湖广就是重中之重。

    以今湖北、湖南为中心的长江中游平原已经取代苏常,成为全国商品粮的基地。湖广自然需要一个稳重牢靠,有能力的人来管。

    朱由校自然就选择了左光斗,事实证明左光斗干得不错。到现在为止,左光斗好像干了已经快两任了吧,估计也该回来了。

    该升官了,不能再继续干下去了。

    听到史可法这么说,朱由校还真就想起了左光斗。说起来,这几年自己还真的把左光斗忘了。

    朝堂之上其实应该有新的血液流动,左光斗这个人要提拔重用一下,回头就去搞一搞。

    如果今天不是遇到史可法的话,朱由校都快把左光斗这个人忘了,也不知道猴年马月能想起来。

    听到朱由校夸赞自己的老师,史可法自然是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

    “既然你是左光斗的学生,那就可以和你聊一聊了。”朱由校带着笑容说道:“你的老师一向沉稳,深得当今陛下的信任,这两年在湖广任上干得也不错,估计会有一步升迁。”

    “可是看你行事,似乎与你老师的作风颇为不合。”

    “当今陛下在江南所行之事,可以说是疾风骤雨、雷厉风行。难道你不觉得这样行事很突兀吗?如果这么干下去的话,很容易激起民变。是不是应该稳稳当当的做下去?”

    事实上,这就是朱由校对史可法的试探。

    这种说法现在不少,很多人在抨击朱由校的时候用的就是这个理由。

    陛下实在是太着急了!为什么要这么急?

    根本就不用这么急呀,慢慢来不好吗?

    这样的话很容易动摇大明的根基呀!

    史可法看着朱由校,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几句话都离不开皇帝。在德胜楼他们也曾经谈天说地,说了不少人,也谈论了朝廷的政策,但是很少去议论皇帝。

    这不是他们能干的事。

    眼前这个人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