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鹿妖逐鹿 苍山大虫

334.残月

    犀妖残月下山时,嘴里还不停“啧啧”叹着。

    为了差事,如今昼夜颠倒,先前在福桃洞睡了半,就等着瞧兜风坪这场较量,才下山的。

    以前听琅琅那厮,山主老爷常被奶奶打得惨,他还不信,以为又是狼妖吹牛,今倒真见识到了。

    譬如狼妖吹,白泽老祖腿上那牙印,是他咬出来的。

    若非初来乍到,还要夹着尾巴做妖,残月都想把口水吐到狼妖脸上去!

    还真敢吹啊!

    那可是位妖祖,会让你个妖咬到?震不烂你那张嘴?

    退一万步,便老祖乐意逗他玩,真让咬到了,妖祖之躯哩,妖这点力气,留得下牙印?

    那就是个满嘴胡言的狼妖!若非白泽老祖没个正形,老爱逗他玩儿,换别位老祖来,敢这般编排的,非罚他日辣三十次不可!

    那厮还吹,他以前常叫狗宝、元香、碧眼三位丁目“哥哥”!

    俺老犀早都打听清楚,那三位山主老爷的心腹管事已快晋妖将不,最近还和夭夭、半点、大吼、半玄、宿疾、不争、晓事、大愚、黑面一起,头一批十二名妖,同得鹿老爷传了“万相星辉术”,最近都在勤练,那本事听与采日华一样日辣,馋死多少本山未得选上的妖丁?狼妖这般往自家脸上贴金,以为俺老犀长得粗,就是傻的么?

    不过今日这事,总算是没假,残月眼睁睁瞧着山主老爷被打得晕去两次,这位当家奶奶瞧着娇娇柔柔的,下狠手时还真不含糊!

    怪不得龙孙、龙外孙们常“日龙包”,山主老爷今日哪个惨啊!

    那些妖中贵胄,入赘龙宫的日龙包,都是这般模样?

    不愧是真龙,霸气!

    不过俺老犀可不想娶这般泼辣的浑家,再美都不成!

    沿石阶一路跑下去,下到山脚时,已黑了。

    今夜星辰甚好,想来鹿老爷又得借星辉炼器,那十二名新学的倒还不能就借,听要先把那术练到圆满!

    除圣爷夭夭外,听那“万象星辉术”只在管事妖丁中择传,俺老犀晋妖丁后,定也要谋管事当,不做闲妖丁!

    山门旁,轮值的除几个妖,还有两位妖王在。

    见识广的海妖们在吹,各家妖圣山场,都极少会使唤妖王看门,更别本山山主老爷才只是位妖将,就有四名妖王为他轮流看山门,真真是好大的威风!

    一边感叹着,听众妖语气,却又觉得理所应当!

    月色与星光下,瞧见今日山门外这两位妖王,原本山主流星王也在!

    残月原是流星王山场的妖,为免彼此尴尬,他微低着头,想快步溜过去。

    不想那妖王不肯放过,出声叫住:“这不是残月?面儿都懒得与俺会哩?”

    虽是埋怨话,却未端架子,都没自称“本王”。

    残月忙折回身来,脸上全是谄笑:“大王爷爷、如钩大王,俺赶着当值,未与二位大王见礼,还望勿怪!”

    先前出声的就是流星王赶月,旁边那个是如钩王弦月。

    赶月脸上也堆着笑,全不似待自家原本门下妖:“晓得你忙,就耽误几句话功夫!”

    残月知晓他要甚,先苦上脸:“大王爷爷,真不是的拿翘!俺自家都不知怎入的老祖法眼,山主老爷面前,尚未能过一句话,实是没本事替四位大王话!”

    弦月拦住流星王,对残月道:“且不急,你先去忙,得机莫忘俺们四个同族妖王就是!放心,便只使俺们得宽泛些,不只守门,往后也少不得你好处!”

    “那的告退!”

    跑出去几步,才听那流星王发出声轻叹。

    旧圣犀谷地变成了白狮谷,虽是同族,但残月这妖得了造化,命运已和他等妖王不一样。

    残月飞奔着,每次到这山门处,他都想早些逃离,实在难以面对。

    自家交上好运,大王爷爷却沦落到看山门的地步!

    之前在流星王门下,就因是同族,被这大王爷爷当作心腹的,得他关照不少,但原先山场早已被弃,妖众全被遣散,在这白鹿老爷的山场,自家只是个岳好的妖,哪帮得上原大王爷爷的忙?

    便同为望月犀一族,残月也觉得,那位已身死的本家妖圣,之前行事太狠辣了些,十二年前逼别族妖将去圣猿山送死不,临死前还要叫这谷里十几位妖王、数百妖将陪葬,又传甚劳什子“和尚咒”害妖,也怨不得这山主鹿老爷不待见活下来的望月犀妖,宁从外再引妖王、妖将驻守圣白狮谷,也不用他等。

    残月还知道,大王爷爷和如钩王等四位同族妖王,其实除了想摆脱目前的窘境,更想再进一步,得上兜风岭,随采日华、学神通。

    但残月只是个妖,自家全仗着个独有神通,才入的通晓老祖法眼,哪得上话?

    原圣犀谷活下的两万多妖,就他残月有这岳,得随了采日华、学神通!

    打听过山主老爷收那些贵氚管束费”,真龙涎香换成灵药后价值多少,残月早被吓得伸舌头。自家一个烂妖,在兜风岭灵药补贴最足不,还与那等妖族贵胄一般无二,也得采日华、也可学神通,已是大的造化,眼前哪敢再奢望其它?

    奢望其实还是有的,也想得学“万象星辉术”!

    自家又是望月犀本相,若能晋到妖王,是不是能和山主鹿老爷一样日辣?

    飞一样逃离山门,往湖边跑出两三里,就进入熙攘的草剩

    草市的另一头,靠近湖边,是各家分扎的营地,其中妖众更多,不过残月从未去过。

    此时已是夜间,从一家家铺子门前跑过,大多数都已关了门,除货物未卖完,不嫌辛苦继续摆地摊的,只赌坊和旁边的黄花娘家取名“醉花居”的蜂蜡房,好生意才刚刚开始。

    黄花娘家蜂蜡房门前,两名莺燕正在揽客。

    忙着修炼“万象星辉术”的碧眼丁目倒还未到赌坊门前,犀妖飞瞟一眼隔壁,冲入赌坊里。

    和往日一样,宿疾和金击子那注桌,早已挤得水泄不通。

    金击子丁目明早尚要日辣哩,此时倒赌得兴高采烈,吆五吆六,看起来全不忧心。

    另一边的妖王、妖将大注桌,此时才有赌客四五个,其中山央王也在,羊牯未到,下注得谨慎。

    轮到山央王杀羊牯,金禺王今日未来。

    羊牯还未到,残月轻松口气。

    瞟山央王一眼,这位大王比他沉得住气,恍若未见。

    善吹牛的狼妖琅琅正冲泡茶,要送给新到的赌客,看见犀妖进来,才松口气:“残月来哩,速来沏茶,容哥哥歇歇!”

    端给赌客的茶是同样的凡茶,不过大注桌的茶水,向来由半玄、死鬼、头豺三位妖丁送,琅琅和残月只招呼注桌赌客。

    残月送过两轮茶,才见有两名羊牯到场,忙又把送茶事丢给琅琅,假装坐角落里打盹,实际上注意力一直在赌桌上。

    摇骰子的碗是专门淬炼过的,可防神识感应,同时扰乱听力,但防不住残月的“洞见”神通。

    大注桌由赌客轮流坐庄,赌法最简单不过,摇骰子任其他赌客压注猜大而已。

    明面上,兜风岭没有一个妖坐在大注桌这边,所以犀妖的搭档就是先进门的山央王,此时羊牯赶至,山央王就渐渐加大下的赌注。

    轮羊牯当庄时,垂在木椅后的手,大拇指是大,拇指是,什么都不比就是豹子,残月已经做得异常熟练,与山央王配合着,专赢那两位羊牯的灵药。

    “又一个好羊牯!”

    门帘又被掀开,有新客进赌场,他耳朵里,听到通晓老祖的传音声。

    碧眼丁目到外间了?今日要宰三名羊牯?

    好奇地睁开眼,却见掀门帘进来的妖王,是北海龙宫才到没几的龙子二十郎。

    真龙一族神通,山主老爷不是学不成?

    残月有些疑惑,白泽老祖像知他所想,再传音来:“碧眼先看过,又有本祖推算,哪会有错?他定是从外妖处得的,白鹿妖可学,好神通!白鹿妖早打过个舅兄,还怕再赢一个的灵药?只管宰!”

    残月自是听命行事,那就与山央王联手,再多宰一个!

    茶坊炼器营生生意兴旺,不过也有些豪客,仗着灵药不缺,不愿透根脚神通给鹿老爷,便求炼器也只老实出灵药,弄明白残月独有的妖神通能力后,白泽老祖便想出这法子,赌坊专赢慈豪客。

    下赌客,凡大赢的最可能收手,从此不再沾赌都有,但输聊无不期望翻本,每晚赌到半夜时,留下的多半都是输家,赢家已撤。这点上,貘妖半玄倒与别个相反,他赌钱时,恰越赢越想再赌,生恐赢不尽,输凉好久不赌。

    按白泽老祖的意思,就是叫山央王和金禺王交叉出力帮忙,不管花多久时间,务要叫这等好赌、有灵药、有神通的豪客输得急火攻心,还想翻本时,才不经意地告知,有神通的,可去茶坊鹿山主处,换到灵药。

    兜风岭财源广进,做这没品儿的事不为敛财,山主鹿老爷早打过招呼,只许针对有好神通的出千,所以谁是羊牯,就由“鉴定”神通大进的碧眼先做判断,再由白泽老祖估判,羊牯之外,都只正经赌。

    若拿神通去换到灵药,再来赌坊,残月甚至还要配合着山央王,反着出千,吐回些灵药去,让别个不至于输太多。

    这事若被戳穿,兜风岭鹿老爷将大丢颜面,所以求稳为第一要务,山央王加大了赌注,一晚也不会赢太多,至今就尚无一个是因千局去茶坊售神通的,是有两位输尽囊中灵药,但只愿拿制器原料去卖,也不想泄根底。

    对这等,只要还接着赌,没的,赢到他只剩神通再!

    白泽老祖,不用急,慢慢儿来,左右鹿老爷现也没多的地福运相帮。

    残月认知中,他就是因能助赌坊赢灵药,才入的通晓老祖法眼!

    在他暗中配合下,前半夜还未结束,山央王面前黄上品已堆上堆,他伸着懒腰道:“困哩,回去睡了!”

    赢了就跑,赌品不好,有两位妖王在开口骂,只是知他脾性,手气向来好的,却不肯赌到亮。

    对这又赢灵药的山央王,早混进来揽客的黄花娘都不那么积极,只应付着问:“大王今夜手气又旺,可要到醉花居解解乏?新添得有身段好、香味浓的木妖女菩萨哩!”

    她自化的木妖还未成,新得的木妖是赶到白狮谷做营生的里面,出售的美貌木妖姬,黄花娘先花大本钱买下两个撑场面,勾引海妖为主。

    山央王虽赢下大把灵药,回头却要分九成给赌坊,他自家只落个辛苦钱,哪敢去黄花娘家销金窟装大爷?如往常一样,回答道:“花娘知的哩,本王不好那个,拉别个去!”

    黄花娘顿时变脸:“没用的瘟生,赢这般多灵药,全只藏着发霉!不如到西边地去,趁白鹿妖给犀牛配种,若是话儿不成,就讨龙鳞柯精油用;要是还有些用处,借他家母犀牛,也泄了火!”

    黄花娘与白鹿妖关系好,却不知此事内情,虽被她怼得凶,山央王也不与见识,只拱拱手,自出门去了。

    注桌上,虎妖宿疾强扯着金击子,也出赌坊,要归山场福桃洞去。

    这虎妖也是个赌徒中异类,不管输赢如何,到点必回山场,是不好耽误明日差事,他自家要走不,每次还都扯上金击子。

    山央王离开,残月没了搭档,起身再和狼妖一起干活到亮。

    下半夜里,山主鹿老爷那二十舅兄倒时来运转,之前输掉的灵药都又赢回去不,还再赚些,笑嘻嘻与黄花娘,采日华回来,就照顾她家生意,叫那两个木妖女菩萨都等着。

    听两个木妖都要,却是肯一掷千金的,比山央王那瘟生豪爽多了,黄花娘不由欢喜道:“哎哟,花娘还未亲近过龙子哩!哥哥若舍得灵药,便花娘也愿破例,下场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