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鹿妖逐鹿 苍山大虫

386.妖姬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白狮谷兜风岭山主老爷反复使用无耻手段,成功说服当家奶奶十七娘,允他收添香为妖姬。

    肉已烂在锅里,那狐媚子被收入房是早晚的事,十七娘同意,不过她不管青萝和紫霞,还要鹿老爷自己去哄。

    女魔怪的醋劲比十七娘大,要攻略她也不容易,事成前十七娘处更不能冷落丝毫,鹿老爷只得辛苦些,每晚跑两个洞室睡觉。

    可惜他辛苦卖力,青萝却巴不得老爷多来折磨,便被“爽”字弄得神志不清时,也只死咬着不松口。

    这就成了场持久战。

    女鬼儿紫霞倒完全不用在意,她本就没反抗的本钱,同感文字在鬼躯上使用又威力倍增,最是不中用,自然鹿老爷说甚就是甚。

    鹿老爷连续辛苦,千娇百媚的添香也是心知肚明,但她虽是勾心的魁首,真性情却与一般妖怪没甚差别,嘴上缺个把门的,什么事都敢向外宣扬,没过几日,鹿老爷为收狐妖,夜夜操劳之事就流传出去,让兜风岭上妖众尽知。

    当然,鹿魔王山场里,现如今便夭夭、石头、彤精等小圣爷也要服软认怂,大角、泼顽就更不敢,都怕被寻不是,不敢随意传到山下。

    敢揭鹿老爷短处的还真无几个,只黄花娘与转运怪小山精两个例外。

    白鹿妖不稀罕她皮肉,却对狐妖这般上心,让黄花娘恨得牙痒痒,得知后当面冷嘲热讽,回草市更是连骂了三天;小山精也是没操守的,但凡好处足够,这等事可不会为便宜哥哥遮掩。

    没过几日,白鹿山主的风流韵事,山下草市中便也全传开。

    这其中,彩光老祖冷屏算是没当笑话听。

    就身份而言,孔雀妖压根不相信,有朝一日自家会绞尽脑汁,只为讨好一个妖将!

    单论修为,妖将算得什么?

    孔雀妖祖已数千年没正眼瞧过这一阶的生灵!

    在那玄天派道宫,也未把白鹿妖当回事,小小妖将的附庸伥鬼敢截他魂力,自然要不客气地找回场面。

    谁想,与白狮谷之主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白鹿妖是老桃妖的弟子,要在圣猿山讨生活,冷屏也犹豫了一瞬,但得知老猿和西望还有独苗妖孩儿,圣猿山小圣爷是夭夭,就又放下心。

    徒儿哪有自家孩儿亲?冷屏自以为想透彻,只要多与夭夭亲近,得小圣爷认可,就无须在意白鹿妖。

    哪会料到,小圣爷半点不抵事,圣猿两口儿对他的宠爱还不敌那白鹿妖,老桃妖与圣猿爷不护着,几番棍棒之后,便在白鹿妖面前乖巧起来,再不敢蹦跶,哪还能指望?

    这期间几番往来,冷屏与白鹿大妖将的关系越发僵了。

    以原本惯例,凭妖祖修为,到谁家门下不是座上宾?若换个宠溺子嗣敢薄待妖祖的,改换门庭就是!

    但采日华、淬星辉、种灵根、生法宝、沸水淬体,白狮谷里折腾不断,哪舍得不要?

    冷屏脑子拧,却不是真的傻,唯可惜之前互不待见,此时再想调头,有些嫌晚了。

    小圣爷翻不了天,与白狮谷关系不好将是极大损失,为亡羊补牢,孔雀妖花费不少,从做营生的妖那收到些上等女木妖,偷运到白狮谷草市,就想着觅机讨好白鹿妖。

    可惜行事不密,最终功亏一篑,十名女木妖被那龙女搜出来,逼着分给妖丁配对不说,小心眼的白鹿妖又吃了不少挂落,似乎更怀恨在心,再见面时,脸色更黑了。

    孔雀妖祖欲哭无泪,他也真不想用热脸去贴冷屁股啊!

    圣猿常住兜风岭,父子俩都不肯为自家说好话,离离原大战熊圣得救出后,冷屏还想着能否向老猿求情,改去帮扶老山主。

    冷屏地界与西离本就接壤,私下与撼地大圣交流,老熊却说,他自己如今诸事听比邻螺中吩咐,好些事也要求到白狮谷,哪能与圣猿山闹僵关系收他?

    对他这旧部,老熊的话算发自肺腑,听得冷屏心头拔凉,哪还敢与圣猿开这口?

    孔雀妖自家也知晓,就之前玄天派锁他的银链儿,真是一等一好法器物件,但想短时间内晋成法宝,除央兜风岭白鹿大妖将之外,还真没有好办法。

    更别说,若淬星辉百来年,银链威力能得大增!

    惹不起,离不得!

    为此种种,孔雀妖才不得不放下妖祖矜持,把山场诸事托付给几名当家后投靠过来的妖王,自身在白狮谷草市中厮混,眼下更名正言顺了:老祖俺要借他家湖底沸水淬体!

    能淬体当然不会放过,但更指望觅到修复与白鹿妖关系的机会。

    白鹿妖小家子气,兜风岭山脚茶坊中茶水只是山茶,凡俗之物而已,喝着没多少滋味,但冷屏隔三五日就要去走一遭,还要昧着良心赞茶好,是茶水引得他流连忘返。

    兜风岭上小山精,根脚已被妖怪们尽知,就是个衰怪,不过鹿老爷财大气粗,以前说要撵走的话并没有兑现,让他一直在山上厮混,为得些稀奇好处,这次又带鹿老爷最新消息下来卖,冷屏自要打听清楚。

    白鹿山主为纳新妖姬,最近在拼命讨好修罗族的小奶奶?

    黄花娘也在骂,消息定不会假!

    孔雀妖祖觉得之前想送的礼果然没选错,天下就没有不偷腥的妖,女木妖应很合大妖将胃口,只可惜运道差了些,未成功送到白鹿妖手上而已。

    要怎么把木妖偷偷送到,不惊动白鹿妖浑家?最好能体面些,不要太折自家妖祖的面子!

    修为高,脑子却不一定灵醒,想不出法子,就走出去,到隔壁门前“咚咚”敲两下。

    “哪个来烦?本王付足灵药的!”

    里间一声呵斥,接着有女妖娇媚不依声传出。

    这蜂巢里,神识隔绝很不错,对方竟把自家误当黄花娘家小妖!

    冷屏没好气地叫:“滚出来,不然本祖叫你日辣去!”

    听到语气不对,里面那妖王才不顾女妖痴缠,开条门缝探头出来。

    却是海牛妖无邪,龙十九娘的夫婿,瞧见是冷屏,无邪急走出,躬身行礼:“无邪见过彩光老祖,老祖寻俺有事?”

    这无邪目光灵动,哪有海牛妖半分痴傻的模样?

    透过房门,瞥到里间未着衣衫的女妖,不如自家房里那个可人,冷屏心里平衡些,叫道:“你这厮自龙宫来,甚会奉承,本祖才来寻你!别的不说,须替本祖想个妥当主意,不然打回原形,丢龙宫妖祖面前去!”

    无邪吃了一吓,急问他:“老祖怎知俺根脚?”

    冷屏觑过去,好一会才冷笑道:“你在虺虺门下,不知他与俺交情最好?”

    这“无邪”却是假的,本是虺虺门下青蟒王,妖王号也假,本相是条青蛟,为龙宫前六女婿,不愿做日龙包偷了龙魂灯叛逃的那位,当然不敢在龙宫妖众面前现真身。

    兜风岭的好处太大,舍不得不要,还好历来把子玺小怪奉承得舒坦,子玺小爷给他出的主意,便是向鹿魔王先学门“变形”神通,换模样来白狮谷,自家再小意些,应也能成。

    其实青蛟外逃几百年,龙宫六娘重招了夫婿过活,后裔都已产下,如今也在兜风岭采日华学神通,取回龙魂灯后,龙王两口儿哪还在乎前女婿死活?只要青蛟不现真身,叫龙宫被外妖笑话去,便不会在意。

    第一次去龙宫,西望求情之后,白鹿妖就已知龙王、龙婆意思,圣猿能与龙宫化敌为友,还多亏这厮偷出的龙魂灯。子玺小怪求情过后,便暗将青蛟这前姨夫叫上山,把山臊王处学来的“变形”传给他。

    连十七娘都心知肚明的,大家装不知情罢了。

    却没想到,青蛟变化的对象是鹿妖另一位姨夫海牛妖无邪,白天都躲在黄花娘家蜂巢中,倒帮十九娘夫君脱了“日龙包”的帽子。

    圣猿山妖祖中,冷屏独与虺虺交好,因此知晓还留白狮谷的“无邪”根脚,却是个上好把柄,无须担心青蛟敢泄密,想着这厮甚能奉承,虺虺父子交口夸赞的,向他讨个主意也好。

    被孔雀妖祖逼着,一起离开蜂巢,改寻个僻静之地,冷屏先将谋求与白鹿妖改善关系,寻送礼苦无门路之事说明。

    顶着无邪的相貌,青蛟面上波澜不惊,心底却把这孔雀妖祖鄙视到底。

    白鹿山主出自圣猿山,算是念旧的妖,圣猿山妖祖与之关系都不差,唯只冷屏弄僵掉,也算是本事!

    只是被拿捏着,心底鄙视归鄙视,又不敢不替他认真出主意。

    思量一会,青蛟道:“老祖,龙女就无不凶悍的,听说白鹿妖也是个日龙包!依俺想,那狐媚子该是例外,白狮谷里他定没胆子再收别的女妖!真要送,不如帮着在外间置办个外室,得机邀他去耍,才算稳妥!瞧他终日辛苦,总会有要宽泛之时,且偷摸着上手的,比家里的妖姬更勾他!”

    听得冷屏点头:“嗯!果然大家子出身,知晓得多!”

    山下冷屏在依计安排,兜风岭上,鹿老爷辛苦半月,还未得女魔怪点头,狐妖越来越心急,当家奶奶不在时,当面都敢骂他没用,还叫多吃些羊腰补补。

    气得白鹿妖眼睛瞪圆,在她臀上狠拍两掌撒气。

    某夜,方降服女鬼,鹿老爷还在修罗女身上使劲,石门突然被推开。

    女鬼儿尖叫声中,身披薄纱的添香走进来,将“魅惑”发挥到极致,又翻着白眼:“丁点儿事,哪用费事这般久?”

    说完,狐妖不顾女魔怪、女鬼儿喝骂,直接窜上了床。

    阅读网址: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