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日常系人生 提莫大将军

第180章 今天吃什么?

    有了想法之后,李唯动笔的速度就要快了很多,没有花费很多时间,漫画第一话内容的雏形就出来了。

    因为修改剧情等等问题花费了不少的时间,以及又一次出现了脑子想好了手并没有准备好的情况,实际的速度比想象中的满了不少。

    预定中可以用三十分钟就完成的任务,硬生生被拖延了两个小时,属实是意料之外。

    但后续仔细思考了一段时间后,看了眼自己的工作量,似乎又有些情理之中的想法。

    时间的浪费算得上是李唯一次经验的增长,下一次面对同样的问题,应当就不会有着这样浪费时间的事情发生了。

    至于为什么呢···

    那当然是因为他以外的解锁了一项新的技能剧情撰写。

    具体的定义尚不明确,但是按照系统三次解锁的揍性来看,跟上次花街喵的原创与这次修改Another作品的行为脱不开关系。

    这次事件的浪费,看起来也算是物有所值了。

    伸了个懒腰的李唯如是感慨道。

    今天只是星期五,星期日上午才需要交作业,所以李唯并不需要像昨天那么拼命,从现在开始按部就班,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了。

    毕竟已经有了一话内容的情况下,已经算得上是可以交作业的任务量了,后续完成多少,能够得到江大师多少指点,都可以用赚了来形容。

    如此想着,怠惰的李唯打开了电脑准备打一把游戏就去睡觉。

    嘤嘤嘤嘤英雄联盟就是好,解压,抗衰老。

    尤其是秒掉下路ADC的时候,心中的畅快感不言而喻。

    就是这段时间带屏障的ADC多了起来,总感觉有点不大好杀,比记忆中的手感略有不同,但总体而言效果还是一样的。

    等再一次意识到他先前那个‘打一把就睡觉’这个想法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两点半了。

    心虚的咳嗽了两声,起来伸了个懒腰,连忙跑去洗手间洗漱睡觉。

    ‘不行不行,都是游戏磨人了,还是没经得住诱惑啊。’

    如此想着,带着满满的负罪感(其实并没有,只是玩儿累了),李唯进入了梦乡。

    周六并不是闲来无事可以睡大觉的日子,周六还是需要上学的,进行还算是有点意义的美术集训。

    因为打游戏睡得晚,导致早上并没有闲暇的时间去做早饭,依旧是给罗森创造了一波营业额,买了三明治和酸奶,墨染秋与李唯两人人手一份早餐,一边吃一边悠悠哉的走着去上学。

    周六早上的集训大家都还算是认真对待的,班级同学在奋笔疾书,而墨染秋画完规定的任务之后,拿出了本子开始画着草稿。

    ‘似乎这个年末,墨染秋也很忙啊。’

    仅仅只是瞥了几眼墨染秋之后,李唯便收回了视线,回头忙手头的任务了。

    毕竟李唯并没有对于他素描这方面的美术技能尽心的额外修行过,所以这段时间还算是为数不多的可以在学校增长正当技能的地方。

    周六的美术集训,大概是李唯来学校里这段时间,唯一一个需要在上课的时候百分百按照老师要求完成任务的地方了。

    全神贯注的去练习,和大家一样进行着各种东西的绘制,提升自己的美术技能。

    所以,一上午的时间过得还算是很快。

    学业完成之后,中午照例是和墨染秋去了购物广场附近下馆子吃饭。

    “亲爱的,你今天准备吃什么?”相处的时间久了,基本上每天都在一起吃饭,这个问题也逐渐开始变得恐怖了起来。

    论,日常生活中最恐怖的几个问题之一,‘今天吃什么?!’

    这个问题在李唯心里已经超过于回答墨染秋的致命问题,‘我和蓝胖你究竟爱哪一个?’

    实在是太恐怖了。

    “吃点好吃的吧···”李唯抽了抽嘴角,如此回答着。

    “还能去吃难吃的不成??”墨染秋毫不留情的对于李唯的问题进行了反驳。

    “说的也是,那你说吃什么?”

    看似李唯的回答极其白痴,但其实是为了把问题甩回去的迂回战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选择吃饭的地方也变成了日常斗智斗勇的一部分,实在是太难为人了。

    走到了商场内部,看着琳琅满目的店铺以及来来往往的行人,墨染秋也做出了甩锅一般的回答。

    “那我们到五楼去看看吧,你觉得哪个好吃,我们就去哪个。”

    两人唇枪舌剑打的那叫一个有来有回。

    “好的,我们先去看看,我把我想吃的告诉你,然后你做决定吧。”

    但谁还不是个老手咋的,李唯甩锅也是有一套的,于是到了五楼之后他充分的发挥着自己的职能,看到什么店铺就复述什么。

    “披萨啊,你想吃吗?人还不少,应该味道不错的样子。”

    “这家麻辣香锅好像也不错,不过有点辣,不知道吃了会不会上火。”

    “烤鸭啊,好久没吃了,看起来也很好吃的样子。”

    “怎么样,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

    如此一串下来,说了等于什么都没说,问题再一次的回到了墨染秋头上。

    “那亲爱的,我们去吃烤肉吧。”

    最后墨染秋做出了决定。

    “啊?又是烤肉?上次我们吃的也是烤肉吧!”

    “那你选啊!!亲爱的!!”

    “不了,我觉得烤肉挺好的,走去吃烤肉!”

    进行了一段人类迷惑行为之后,两人又一次的来到了熟悉的烤肉店,点的菜基本上跟上次吃的都一样。

    三份LA牛排,一份调味牛排,一份芝士玉米粒,一份荞麦冷面,一份大酱汤,两厅冰可乐,最后问服务员要了两个空碗。

    荞麦面和大酱汤与自带的米饭都是两人对半平分,所以才需要空碗,剩下的芝士玉米是墨染秋的个人爱好,而李唯正巧也很喜欢吃甜玉米。

    对于这家店铺内的其他东西,例如五花肉卷金针菇等等符合现代人味蕾的小吃,两个人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烤肉店,就是要吃正宗烤肉的。

    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想法。

    而来吃烤肉,就要吃这家店里面最好吃的烤肉,特色吃了之后,其余点缀的东西就没有必要尝试了。

    对于这两个观念没有任何疑虑的两人,造就了这样一个来同一家餐馆吃饭,还一直点同一种食物的现状。

    所以说,李唯在学校里一直吃乌冬面还吃不腻,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某种时候,味蕾已经麻木了,偶尔尝尝鲜,对于吃的有些追求,平时‘活着’就好了。

    毕竟烤肉虽好,一直吃还是会吃腻的,最后吃着吃着也就那样没什么意思了。

    不过墨染秋有一点很是令李唯喜欢。

    就是这个人,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只要是吃到了自认为好吃的东西,脸上就会露出极其幸福且满足的小表情。

    o(* ̄▽ ̄*)o

    那个表情,光是看着就可以让李唯干吃一碗米饭,着实是很下饭。

    所以关于菜色重复,一直吃同一家店的料理这件事,有着lv4料理技能的李唯也就没有什么意见了。

    毕竟,能吃饱的餐厅就是好餐厅。

    如是想着,今天的中午饭就这样的被糊弄过去了。

    两人都吃的很饱很满足,饭后去哈根达斯买了点冰淇淋。

    两个小包装的拿在手里吃,大包装的带回家放到冰箱里,当做画漫画时的零食吃。

    走到商场一层,丢掉被吃光的冰淇淋盒子,秉承着甜品是有另一个特殊的胃的原理,两人又走进星巴克,一人一杯星冰乐,路过巴黎贝甜又买了一点面包,人手一个大袋子,很是满足的叼着吸管走上了回家的路。

    酒足饭饱的两个人迈着轻快且愉悦的步伐开始走回家,但是这样的氛围随着步入小区的范围内发生了剧烈的改变。

    从迈进小区的一瞬间,两人周身的氛围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周围的景象在两人的视野中以肉眼可见的开始变得扭曲混沌,甚至原本高耸的小区楼也开始逐渐坍塌,颇有一种毁灭的既视感。

    ‘不想回家···’

    难得的,两人的脑子里都在想着同一件事情,两人都默默地在楼下停住了脚步,抬着头看着头顶的建筑,颇有些打怵。

    ‘但是漫画还没有画完···’

    同一时间内,两人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选择了认命。

    于是乎,随着心中自行配置的壮烈的bgm,两人在家门口分别,各回各家去肝漫画了。

    墨染秋有着自己的deadline,李唯也有。

    所以,这又一是一个相安无事的一天。

    回到家里,拿起昨天的东西,李唯捡起了思路,想起了昨天停笔的原因。

    有想玩儿游戏的成分在里面,有累了的成分,但更多的还是遇到了瓶颈。

    好不容易硬把一话的剧情凑出来但总感觉还是欠缺了一些东西。

    分章似乎也需要重新配置一下,动漫中用了十二话把剧情解释完成,最后附带了一个OVA来丰富第一集女主出现在医院停尸间的理由。

    叙述着她双胞胎妹妹的事情,以及为什么两姐妹会不在一起,女主会生活在人偶师的家庭里面。

    算是对于背景的一个丰富,更重要的是,有若无的暗示着,在更早的时候,所谓的‘诅咒’其实就已经开始了。

    但是作为漫画而言,直接在结局的最后插入一个所谓的OVA剧情也实在是过于生草且草率了。

    所以对于剧情的设置上,李唯还需要重新的布局,以及细化。

    刚才画漫画的时候,他又一次的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一旦不是仿照着原作,直接按照脑内的记忆近乎一比一复原的话,当需要额外加工的时候,总会出现脑子里想的东西在真正用笔去画的时候,完全想象不出来对应的细节与具体的画面。

    经过这段时间的摸索与尝试后,李唯发现,他犹豫不决的原因,漫画严重‘逾期’超出计划的原因,就是为在提笔之前的准备工作没有做好。

    剧情。

    漫画并不是简单的呈现图片以及各种停滞的动作。

    支撑漫画需要的是剧情。

    相对应的‘对话’、发生过的事情,需要逐渐精细到每一帧每一秒。

    《魔法少女小圆》之所以画的过程很简单,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刷的次数很多,对于所有的情节都记忆犹新且倒背如流了,所以在绘制的时候没有出现过任何的问题。

    他现在画《Another》时遇到的问题就像是当初为什么不画民工三漫的原因一般。

    缺少细节。

    不过缺少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不记得,而是需要修改。

    把缺少的细节,用自己的脑补以及理解去补上去,并不像想象中的填空题那样的简单,需要耗费的时间以及功夫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多。

    对此,李唯选择的方式是,写出来。

    把脑海内,看过原著、漫画以及动漫的各种记忆拼凑在一起,加入自己的改动,把它写出来,再通过小说版本的《Another》把它改成漫画版本的《Another》。

    这是李唯的初步计划。

    如此这般操作一番,细节会更加的丰富,后续画成漫画的时候也有了更多的余地去进行精修删减。方便了美化、后续加工等等工作。

    有了想法,李唯惯例的在工作量与效率之间权衡了一下利弊,思考过后,李唯越发的觉得把剧本写出来之后再进行绘画是一个很高效且完美的东西。

    毕竟以他的效率而言,单纯只罗列一个剧情大纲什么的是完全赶不上进度的。

    普通的漫画家,一话兴许是需要一周的时间,但是对于他来说,一话最多也就是一个小时的问题。

    如果想要保持这个效率,一天都在画漫画的话,仅仅只有大纲是不够的。

    毕竟不可能让脑子一直保持着高速的运动,且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着相应的剧情。

    想要提升效率,更专心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但是考虑着自己这是第一次写所谓的‘小说’并且明天还是需要交作业的,所以李唯决定先把动漫对应的前两集的内容写出来,对应的依旧是女护士从电梯上摔死的镜头。

    这部分的剧情,前半部分,需要自己的修改,且不影响故事的整体剧情,需要耗费的经历也不是很少,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李唯也没有托大,准备先来个小目标试一试。

    Aother的故事主要围绕着被诅咒的三年三班展开。

    这个诅咒的起因是26年前,一个叫做Misaki的人望很高的学生。

    最初Misaki的死亡完全就是一个意外,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不存在任何的玄学解释。

    但是初三年级三班的同学因为某些奇妙的理由与情谊拒绝接受Misaki的死亡,班级中的所有人都当做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一样,每天对着空无一人的座位上打招呼,在座位上摆花等等。

    这样的行为,在无意识中似乎是完成了某种仪式,把死者Misaki的灵魂重新召唤出来。

    而这个仪式又有着漏洞,使得初三年级三班每一年都会出现一个死者。

    或者说,就是因为这个仪式的产生,才让初三年级三班每一年都会死一个人,而后被迫循环这种仪式。

    人虽然已经死了,但却和活着无异,过着日常的校园生活。

    因为某些设定上的限制,死者并不知道他是死者,且被复活的死者会干扰他人的认知,在生的时候不会让人感到违和,在死的时候也会让人淡忘对于他的记忆。

    更通俗的解释就是在概念上去掉一个人来掩饰复活事件的发生。

    已知的可以解决这个诅咒的方式有两个。

    第一种方式是让死者再次死亡,而后对于生者的意识干扰消失,使得随即同班同学以及其家属死亡的恐怖诅咒事件消失。

    第二种方式,是在这26年间随着前辈们不断地摸索得出的解决方式。

    因为不知道谁是死者,所以在这个班级中随便的挑一个出来,当做幽灵,被称作为‘不存在之人’被无视掉,在校期间所以人都无视这个‘不存在之人’这一年就会平安的度过。

    没有人会记得那一年重生的死者是谁,但是这样的一个传说却一直流传下来且被人铭记的原因是因为,每一年的三年三班都会少一套桌椅。

    桌椅的数量是按照班级的人数准备的,但是因为死者的混入以及对于生者记忆的干扰与现实中的影响,被称作‘死者已经混入’的事件就产生了。

    剧情开始的那一年,班级内的桌椅是正好的,大家都以为是‘没有之年’,在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选出见崎鸣当做‘不存在之人’,但一切都在听说班级内将要有转校生榊原恒一转入发生了变化。

    整体的设定而言,其实是没有男主也会发生灾厄的一年,但是由于智障的开头,让‘男主杀了所有人’这样的印象深入人心,哪怕后续洗的再明白也是有着多多少少的牵强。

    这是小说与改编漫画后的冲突与表现力的问题。

    李唯清楚的记得自己一刷时‘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的心理。

    作为一个求生欲极其强烈的人,但凡出现这种大家说‘一定不要去做’‘一定不要去跟她说话’‘否则会出现很严重的后果’这样的事情的时候,他肯定会照做的,乖巧的避开,压下自己的好奇心,把求生欲这几个大字写在自己的腿上。

    不过,兴许这就是他没有办法成为男主角的原因吧。

    在纸上捋顺剧情的李唯,看着手写着的剧情大纲,无奈的抽了抽嘴角。

    既然是‘不能说’这样的俗称约定,那开始就不要有着最初模棱两可的敷衍好不好啊!

    需要做的事情仅仅是指在男主疑惑的时候,所以人给予他的回答都是‘见崎鸣’不存在,班级里没有这样的一个人,你旁边并没有桌子。

    大家都是越抹越黑,偏生就要激起男主的好奇心,导致着男主跟女主疯狂搭讪。

    好了。

    一圈人因为‘不可说’的约定,都对男主进行了敷衍,而男主不负众望的也跟踪妹子到了妹子家里,而后才有了人偶间的攀谈。

    对于男主‘多管闲事’的行为很是无奈的女主,选择了解释,于是才有了人偶间内的攀谈。

    见崎鸣与男主榊原恒一交代了这个班级的诅咒,说明了情况,希望男主可以理解现状不要再跟她说话了。

    此时,剧情如果要强行解释,‘这是因为设定大家才跟男主这么说话的’,李唯尚且还是可以接受的,但后续的剧情中,让李唯究极无法理解的事情出现了。

    原著中的情况是这样的:

    到期中考试的时候,男主看着提前交卷的见崎鸣便也提前交卷追了出去,并且跟她搭讪了起来。

    这···这就是男主的与众不同吗?

    已经知道了诅咒,且知道了避免的方式,在现在这种并不知道诅咒其实已经生效的情况下还继续跟女主攀谈。

    这···就是手握剧本男主无畏的样子吗?

    问题在于这个行为影响的不仅仅是男主一个人的性命,经过26年间前辈们的不断尝试与努力,这个诅咒波及的是全班人的性命这件事情是被肯定的。

    这个男主在知道这种情况还秉承着‘正义之心’去找女主谈话是认真的吗?

    就算根据后续剧情而言,男主现在的行为并不是导致一切祸患的元凶,但在情报并不是很发达的‘现在’这样的搭讪真的是没问题吗?

    真这就是传说中的‘亚撒西’吗???

    “不行了。”

    当正式捋剧情的时候,李唯觉得他在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有一种在拼了命给原作者擦屁股填坑的错觉,有点头大,他为什么要选这个东西来坑自己?

    “算了算了,权当做是为了提高写作···啊呸,原创漫画能力算了!”

    此时,能够温暖李唯的也就只有企鹅里面发着卖萌表情包的墨染秋了。

    根据上述的吐槽来说,这一段的剧情必须得改,否则画出来这种剧情,李唯会有一种自己在吃屎的感觉,生理上根本接受不了的样子。

    为了合理化,并且让班长妹子顺利领便当,他需要制造某些巧合,导致男主与女主在期中考试后的楼梯上偶遇,并且正好被可怜的樱木撞见,饱受惊吓有被雷声惊到与自己的雨伞一起领了便当。

    在此时的漫画中略微的暗示,男主并没有与女主有着过多的交集,但悲剧却依旧是发生了。

    为今年的事情并不是很寻常,进行铺垫。

    并且提升男主的智商,让他对于这个现状既惊讶,又表示着怀疑。

    这部分的剧情中,除去男主莫名其妙的‘正义行为’‘关爱被鼓励的女同学的泡妹心里’很是奇怪以外,班级同学对于死了个同学的态度也是有些微妙。

    就比如说,死了同学后的第二天,男主若无其事的跟自己的‘阿姨’也就是他们的副班主任喜笑颜开的打着招呼。

    过分了过分了。

    在你面前死了个人啊兄弟!!作为动漫的男主角你是不有点太淡定了!!你可是直接目击死亡现场了啊喂!!

    这里面还需要他加一些渲染的画面与班级内阴沉的氛围,因为在座的人都应该知道,班级内死人意味着这个‘诅咒’正式开始了。

    “不行了,极限了。”

    哪怕有着写作技能的加成,李唯也不得不表示,挂逼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今天就把这点东西画出来交差吧。”

    剧情改动到此处,已经是李唯的极限了。

    没有研究过福尔摩斯的推理,也没有研究过名家的恐怖小说,所以此时能够创作出来的东西,确实是李唯所能够触及的极限了。

    “看来书读的还是不够多啊。”

    于是李唯决定,为了后续这部漫画的创作能够顺利进行,在交完作业之后还是多读读书吧。

    有了剧情的详细设定以及明确的改动,虽然配角的名字基本上是不记得了,最多只有一个头发颜色和称呼的印象,但名字嘛,这东西随便取还不简单嘛?

    本身为了符合国情,男女主的名字也都不会照搬日漫的名字来,毕竟还是要参加国内的漫画评选赛嘛,直接把日文名字也拿来用,那是真的过分了。

    在完成了所有的漫画绘制之后,李唯终于是如释重负的瘫在了床上。

    越画,越对比着原剧情他就越想不通,这个男主的设定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奇葩的存在。

    好奇心,这个是人之常情。

    哪怕班级内同学不会好好说话,不解释现状,都可以用‘不能说’这样的设定来解释。

    但是,已经被女主解释过了,一旦理她全班人乃至其家属都会死亡,这样的可能性经过前26年的经验来看并不是虚无的玄学,这样的一个现实摆在面前还要理女主的男主,还要做着所谓‘正义伙伴’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为了一个人的‘幸福’可以不惜让班级29位同学连带着他们的家属一起去死??

    这就是传说中的‘亚撒西’??

    不得不说,越改原著这恐怖的东西,李唯越是思念一名叫做切嗣的主角。

    这个fatezero必须安排上,刻不容缓。

    不过思考了一下后续FA的可怕剧情,‘我,贞德绝对中立’还有那个抢他老婆的人造人齐格,李唯又觉得这个Another这块试金石还是很有必要的。

    改剧本的功底必须有,刻不容缓,技能点必须安排上!!!

    如此想着,李唯连忙翻身而起,先去厨房给自己做了顿晚饭,保证能量充足,紧接着就冲到了书桌前,拿起纸笔开始斟酌着如何把Another中的纸张桥段尽可能的全部完善修改掉。

    又画了十几页的剧情,剧情终结在可怜的护士医生因电梯事故死亡那里。

    可怜的护士,李唯在画的时候,不禁如此感慨道。

    李唯自认为漫画的质量还算是不错,剧情有着修改后,在他看来是合情合理,能让人开篇弃的毒点全部都去掉了,把男主设定成了一个并不是非常‘亚撒西’的人。

    参考着校园四霸中的路哥设定来了。

    虽然病弱,但是脑子姑且还算是好使,三观也是比较正常的人类。

    因为观察与收集信息,总结出了所谓‘诅咒’的规律与真实面孔,调查出了26年前的真相,公开了部分情报准备通过当事人的反应来榨取信息。

    有着李唯自行添加的‘深思熟虑’属性,在了解过在他转学前的事情后,有了对于今年被称之为‘无事之年’但还是发生了问题的猜测。

    是转校生会影响所谓的诅咒吗?

    那这26年里,三年三班就没有其他的转校生吗?

    对于在校生名册的查阅、调查后引导出了转校生并不会引起诅咒的二次发生,班级内在开学的时候必定会多出来一个人。

    而后经过录像带等等事件‘生者并不会记得与死者相关的事情’、‘死者也并不会知道自己其实是死者’这样的设定,对于身边所有人都产生了怀疑。

    ‘死者真的会不记得自己死亡的记忆吗?’

    ‘死者就真的与普通人无异吗?’

    ‘死者真的可以百分百的篡改别人的认知与记忆吗?’

    ‘已经确确实实被报道过的死者的事件,会堂而皇之的被无视掉吗?’

    因为会篡改认知这样的事情,对于外界的所有人都带着怀疑的心里去揣测,对于身边一切不自然的事情都产生了怀疑。

    最后,锁定在了‘很多事情都忘记了’的阿姨怜子身上。

    后期详细的设定李唯并没有想好,但总而言之他很想去掉这个都脱掉裤子准备看着大屠杀中精彩的推理,最后被女主用着玄学的‘直死之眼’解决了所有的问题这样槽点满满的设定。

    总感觉,大屠杀中死掉的学生意外的很是冤屈。

    有什么不是吼一声,边跑边说解决不了的事情。

    同学虽然愤怒,但姑且都是为了活着,多多少少也是有人能够听得进去话的。

    “唉···”

    总感觉带脑子看动漫有的时候总会很受伤,很多东西都经不起考验,比如说剧情,再比如说爱情。

    死心吧!没有人喜欢你的!

    这种堪称宅男暴击的事情,李唯都不愿意去想了。

    “没有关系,我家狗子还是爱我的呜呜呜。”

    如是想着,李唯还有那么一丢丢想念住在隔壁的墨染秋。

    ‘早知道今天揩油一个抱抱了。’

    虽然墨染秋她很恐怖,虽然她是哥斯拉,但是好歹也是一个化形成了人形美少女的狗子,拥抱一下,效果应该跟那些元气满满的年轻靓丽的美少女,抱起来的效果是一样的吧?

    如此想着,李唯决定明天去常识一下。

    而也就是这样诡异的思维,导致了第二天的早晨,刚来李唯家蹭饭的墨染秋,就莫名其妙的收到了一个抱抱。

    整只墨染秋都傻了。

    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一脸若有所思的李唯捏着下巴回到厨房。

    而她本人,作为蒸汽姬,红着脸冒着气,脑子里想着的满是‘今天又是大吉的一天’?

    终于是在吃饭的时候墨染秋表示回过神来了,冷静下来了,开始跟李唯解释起为什么她今天会提前来这么早的原因。

    因为李唯上次被江大师留了漫画的作业,而早去方便他对于李唯的作业进行指导,放学后的时间段人太多很多时候单独的指导会排不上号,所以为了李唯着想,早去未尝不是一个好的方案。

    对于墨染秋的提议,李唯是接受的,所以吃完饭后,两人也都没有墨迹,带上拷贝好原画文件的U盘,李唯带上剧情等设定的工具,就跟墨染秋一起去上课了。

    但是对着自己漫画有着百分百自信的李唯,万万没有想到,当他把自己的作品交给江大师的时候,得到的会是这样的一顿劈头盖脸的吐槽!

    “你这是什么奇葩的构图?!”

    “这里的动作应该是这样的吗?!!”

    江大师对着屏幕,拿着手中的触屏笔疯狂的画着红圈,面色狰狞,活像是一个键盘上身的恐怖存在。

    “就这作画还想要得奖?!就这?!!!”

    “你是认真的吗?”

    “你在小瞧些什么啊!混蛋!!”

    连混蛋这个词都蹦了出来,可想而知江大师的愤怒。

    虽然李唯并不是很理解这个人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回去修改!给我回去修改!这些画红圈的地方!全部!都给我改掉!!一个都不许少!下次要是还拿着这种作品过来!我跟你说你人没了!”

    “知道什么后果吗?!宰了你你知道吗!!!”

    原来所谓早点来是这么个原因啊···

    李唯现在大概懂了墨染秋的用意了。

    最重要的原因并不是怕排不上队,而是怕被江大师恶龙咆哮的时候被无关的群众围观,那才是最惨的。

    毕竟大家都是在外面混的,也都是要面子的对不对,江大师的这种阵仗李唯也是加上了‘不要脸’的称号才可以‘好好好,是是是,肯定改’,勉强招架的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