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棵神话树 南瞻台

第六百五十章 诡坛【六千字】

    地崆星宫高悬在天际,隐匿在虚空,不断投射下蕴含了规则力量的星光。

    这些星光遍洒在辽阔的百域大地上,百域大地乃至极为狭小的诸江平原地带,都因为这些星光的原因,落入杨任的视线中。

    杨任是神树中召唤出来的神人,他对于纪夏的忠诚,毋庸置疑,甚至纪夏要他以身殉国,杨任也不会拒绝。

    所以地崆星如此重要的宝物,被杨任掌控,纪夏也非常放心。

    琉砚上岳幸存的强者,已经扎根于地崆星。

    近期纪夏还打算迁移小部分的太苍人口,去到地崆星上。

    毕竟地崆星虽然不算什么巨大的星辰,但是面积也有上万方圆,就算取出海洋、河流这样的无用地域,也有两三千方圆的土地可以使用。

    承载上亿人口,并不是什么问题。

    “可惜,地崆星还是太小,否则整座太苍都搬到地崆星上,大概也可以保有很长时间的安宁。”

    纪夏站在噎鸣秘境一座巨大的山岳前,目光落在众多铸器灵师上,但是思绪却已经飞到远处。

    现在的太苍人口,仍旧在急速的增长。

    原因在于,现在太苍民间的神通强者,数量还太过稀少,寻常生灵在国泰民安,物质资源充足的情况下,人口增长的速度其实也非常可观。

    短短二十余年,太苍就已经增长了五千万的人口数量。

    “怪不得一座强盛的皇朝,生灵数量能够达到可怕的数百亿,上千亿。

    无垠蛮荒中,时间悠悠,但是扎稳脚跟,实力不弱的国祚,存续的时间往往都非常漫长,比如绝昇皇国,恐怕已经延续了最少一万年,甚至有可能延续了数万年。”

    纪夏想到这里,不由想起大鼎和大息两座国度。

    这两座国度,在漫长悠久的无垠蛮荒历史中,就只能够算昙花一现的人族神朝。

    便是神灵黑天,都曾经告诉纪夏,他们保持神庭国祚的时间,都非常短。

    大鼎九千年不到,大息堪堪六千年。

    听起来大鼎、大息的历史,甚至不如绝昇皇国漫长。

    值得注意的是,大鼎神庭国祚昙花一现,只有八千九百年。

    但是大鼎在成就神庭之前,又绵延存续了多少岁月?

    王朝、皇朝、帝朝,直到成就神庭,大鼎神国不知走过了多少万年的悠然岁月。

    可能三五万年,也有可能三五十万年。

    “历经无法揣测的漫长岁月后,大鼎、大息却相继成为历史的尘埃,无法得见踪影。

    大息尚且有神人存世,也有蛛丝马迹可循,大鼎神国却彻底的烟消云散。”

    纪夏心中思绪翻飞的时候。

    围绕着那座上岳的诸多太苍铸器灵师,都开始运转神火神通。

    三百有余的铸器灵师,不断运转神通,精确至极的火候,配合三百六十一种冶炼法门,这座山岳开始不断被神火凝练,不断有黑色的残渣落下。

    鲁案站在纪夏身边,并没有参与炼山。

    “这些天工府铸器灵师,在干什么?”

    纪夏回过神来,摩挲着下巴询问鲁案。

    天地间,一道道铸器神火神通,在不断喷涌,灼热的神火神通,肆意喷吐着火舌,将那座看似寻常的山岳,灼烧的通红。

    鲁案拂袖行礼。

    他的面庞上红光满面,眼中都还残留着喜色。

    “启禀王上,这座山岳来自昭澜域北宫妖族,是从万里辽阔的北宫海中找到的珍宝。”

    鲁案介绍道:“是北宫妖族圣女北萝亲自送来,据说这山岳中央,蕴含了某种山精,搅动北宫海,让北宫海沸腾。”

    纪夏微微点头。

    北宫妖族圣女,其实也并不是完全的陌生面孔。

    在太苍灭杀云齐王率领的百域联军的时候,在大战触发的昭澜域光海城,纪夏就曾经见过这位妖族圣女。

    仔细想起来,如果不是太苍横空杀出,北宫圣女就要被昭澜王诛杀在光海城中了。

    除此之外,北宫妖族就与太苍没有任何的交集。

    “时隔这么多年,照澜域还不曾被死国覆灭……北宫妖族也得以存活。”

    纪夏徐徐颔首,继而看向三百余位铸器灵师。

    他们在不断喷涌神火,冶炼这座宝山。

    “为何不找人将这座山岳劈开?取出其中的山精?如此冶炼,劳神劳力。”

    纪夏身旁的景冶也非常疑惑。

    太苍已经有一颗弱小的山精,来自于太苍疆域内的巨阖山。

    后来巨阖山被白起劈开,将其中的巨阖山精取出。

    鲁案看到那颗山精,觉得这颗山精弱小,并不如何珍贵。

    于是纪夏便突发奇想,再度将山精埋入山中,又将巨阖山削平,建设了一座巨城。

    这座城池便是太苍二十四城中的巨阖山城。

    山城中的子民,因为有了埋在山城之下的山精,日积月累下,天赋也略有增长,生灵修行速度比其他城池也要快出一些。

    “山精依托山岳而生,如果蛮横将山岳劈开,取出山精并不划算。

    巨阖山精出世的时候,天工府并没有熔炼山精的法门,也没有那么多铸器灵师,所以上将军才将巨阖山劈开。”

    鲁案说到这里,眉宇中的喜色更浓了些。

    “现在不同,自从半年前,王上赐下天火秘轴,其中记载的冶炼法门,完全可以将整座山岳精粹,全部炼入山精之中,让这颗北宫山精,更加珍贵万分。”

    景冶恍然大悟。

    半年前,纪夏曾经巡狩各城天工分府,对于太苍天工府肯定的同时,也赐下了一件宝物。

    景冶还清楚的记得,当那卷秘轴悬浮在虚空中,照耀光芒的时候。

    鲁案府主和一众天工府上玄铸器灵师,都好似疯了一般,眼中满是贪婪和大道可期的光芒。

    当时景冶就感叹,近道者,必然是爱道者。

    纪夏瞥了一眼鲁案。

    这个老小子,神火宗天火秘轴落在他手中,这都半年多时日了,眼里还有绿光,还有喜色,由此可见鲁案有多么看重天火秘轴。

    神火宗天火秘轴来自于神树,便是上次纪夏从第二秘藏中兑换出来的宝贵神物。

    价值足足十八枚神种!

    这个数字,大约能够清楚直观的反映出这件神物的珍贵程度。

    “天火秘轴中记载了三千六百种冶炼法门,有详细阐述了各种冶炼法门之间相辅相成的关系。

    又有三千六百种天位神火大神通、玄烬神火玄术,甚至还有几种绝伦神火,达到了玄圣级别。

    而且那些冶炼法门、神火神通之中,也饱含了无数铸器明悟,我太苍天工府、天械府得到天火秘轴,铸器水平的发展,一定能够很快就有巨大进境,天工府铸器灵师数量,也将要大大增长。”

    鲁案兴奋开口,啰啰嗦嗦一大堆。

    纪夏无奈的轻咳一声,出声问道:“那么这颗北宫山精,效果如何?比起巨阖山精,应该要更加强大吧?”

    鲁案重重点头,笑道:“尊王,这座蕴含了北宫山精的山岳,出产自北宫海眼中,在无尽岁月里,不知道吸收了多少天地精华,这颗山精冶炼完成之后,甚至能够用来打造一把玄烬灵器……

    如果在真正的玄烬铸器灵师手中,辅以其他珍贵、繁多的灵材、灵金,也许有可能诞生出一柄玄烬皇器灵器……也就是传说中的皇兵!”

    纪夏略微一愣。

    神通器、上玄器、天位灵器、玄烬灵器、玄圣灵器……

    其中玄烬灵器又分玄烬灵器、玄烬皇器。

    其中的玄烬皇器,便是在无垠蛮荒赫赫有名的皇道玄兵。

    威能堪称无双,能够轰碎数千里大地。

    并不是每一座皇国,都有皇兵,拥有皇兵的皇国,每一座都是强大至极的存在。

    寻常皇朝,有一件玄烬灵器,已经殊为不易。

    “这样想起来,绝昇皇朝应该也有皇器存在,毕竟在众多皇朝中,绝昇绝对在第一梯队。

    也许,绝昇只需要满足一些条件,就能够受天地规则敕封,成就帝朝,成为诸江平原周遭的第四座帝朝。”

    纪夏在心中揣测绝昇皇朝的强大实力。

    他的手中,还有一件来自绝昇的玄烬灵器。

    便是那把曾经寄居了五尊绝昇神渊先灵的宝伞。

    第一批已经死在太苍强者手中的绝昇神渊强者,便是使用这把宝伞,才能够规避伏梁死国的杀戮,让琉砚上岳安然无恙。

    可惜,这把宝伞非常神秘,纪夏根本无法查知到玄烬宝伞如何使用。

    送入灵元也无济于事。

    他无奈之下,就只能够用了许多道禁制封禁宝伞之后,将宝伞镇压在他的的太皇黄曾神台中。

    想要等到溯源灵坛在玄界玉葫中晋升之后,在行探查。

    “既然这颗山精如此珍贵,那我太苍应当赏赐他们。”

    纪夏随意道:“明日朝会,令外策司,传召那位北宫圣女以及北宫使臣。”

    —

    百域之地,西远域。

    这一处天地,已经彻底枯败,天地虚空间,无数迷障、凶煞之气弥漫出来,将西远域天地都遮掩的朦朦胧胧。

    “蛮瘠百域,被大劫收割,无数生灵死去,正是我们祭练诡器的好时节。”

    在一只巨大的长角羊首飞行灵器上,十位凶羊强者平静站立。

    为首的是一位黑色毛发,眼神锐利的神渊存在。

    “黑疆大族首,这一处地域看似贫瘠,实际上只是因为长久不曾有灵元滋润,日渐枯败而已,现在三山不存,灵元倒灌如蛮瘠百域,相信不出几百年这里就会有很多天才地宝出世,不如我们暂且先占据七八座域界,也许会有不小的收获。”

    另一位白色羊毛,人立起来的神渊强者开口。

    他的声音明显比黑疆更加年轻。

    黑疆道:“白疆大族首想法不错,可是诸江平原有许许多多比我凶羊更加强大的皇国,注视着这里,我能够感知到一旦那神秘阴影国度不存,必然会有许多皇国前来争夺蛮瘠百域……

    我凶羊只怕无法和他们争锋。”

    黑疆、白疆,是凶羊两大氏族的氏族名,两氏族首领,俱都是神渊修为。

    白疆似有所思,点了点羊头。

    身后八位神台强者,也恍然大悟。

    他们左右看向西远域。

    “用这些怨灵祭祀,虽然效果极差,但是数量庞大,日积月累,总有能够祭祀完成的一天。”

    “不错,国中那些人族、兔耳、弱犬、长鳌等弱小种族,都被我们尽数用于祭祀了,就连周遭小国生灵,也被我们斩杀殆尽,可是仍旧无法填满那只诡坛……”

    “可惜百域生灵不能乱杀,否则这么多弱小生灵,杀了还没有强大国度前来寻仇,想来应该足够诡坛复苏。”

    ……

    这些神台是凶羊氏族中的贵胄,他们地位超凡,每一尊都统治广大的疆域,统领上亿生灵。

    而八位神台中,有一尊黑色毛发的凶羊神台,却始终沉默寡言。

    “黑褚,你近来如何愈发沉默寡言了?我皇不过罚没了一块土地而已,不必如此闷闷不乐。”

    有凶羊神台劝说始终沉默,头颅低沉的黑褚。

    黑褚并不理会他。

    这时,黑疆和白疆相视一眼,脚下的羊首灵器悬浮在虚空。

    他们一同虔诚咬破舌尖。

    两滴舌尖精血,悬浮在虚空中,乍然化作血雾。

    血雾消融,有展露出一个黑色坛子。

    黑坛看似平平无奇,极为寻常,就好像农家自塑的泥坛一般。

    可是偏偏这些凶羊强者,就好像见到了什么高高在上的尊贵存在。

    他们俱都目露狂热的虔诚,朝黑坛跪伏,行礼。

    便是那奇怪的黑褚也是如此,也跪伏于羊首灵体上。

    黑疆、白疆两位神渊再度喷出精血。

    黑坛吸收了精血,忽然弥漫出无穷无尽的灰暗气息。

    “诡坛……我们将这些游荡的亡魂、妖灵、邪祟、怨灵祭祀于你……”

    黑疆低沉的声音传来。

    与此同时,在场的十尊凶羊强者齐齐出手,大神通涌动间,一尊尊怨灵都被镇压、拘拿,继而塞入诡坛之中。

    而那诡坛中,竟然长出森然獠牙,猩红舌头,将那些怨灵用舌头捆缚住,继而用獠牙撕碎、吞噬!

    喘息声、撕咬声、吞咽口水的声音都在不断传出。

    极为骇人!

    凶羊强者的目光都停留在虚空中的诡坛上,他们眼露骇人的迷离之色,看着诡坛吞噬冤灵。

    霎时间。

    那位名为黑褚的凶羊神台忽然出手!

    一座神台从他身后横立而出,汹涌澎湃的灵元急速运转。

    “八法生斩!”

    八道光耀刀光崩裂而出,在其他诸多凶羊强者中激射而出,狠狠斩向神渊强者白疆。

    此刻的黑褚,眼神中有刻骨铭心的仇恨,甚至,他眼中有血泪流出,让他的表情变得狰狞万分。

    在运转神台的那一刹那。

    他的形貌也发生了变化。

    从黑色毛发的凶羊族,变为了一尊神形老朽修士。

    “轰!”

    一声巨响爆裂开来,八方生斩大神通挤压空气,带出璀璨刀光,落在白疆脖颈之上。

    黑褚目光一凝,神色紧张至极。

    “灭我任安国,血祭我任安子民……我灭不了凶羊,也要镇杀了白疆!”

    人族老者周身杀机翻涌,他躯体横移间,有抬起右脚,狠狠一脚踏去。

    顿时,天空中出现一个灵元大脚,仿似要踏平虚空下的山岳!

    眼见要被八方生斩、灵元大脚镇杀,目光迷离的凶羊神渊却骤然间醒转过来。

    须臾间,白疆摇身一变,化为一只满口獠牙,长角锋锐的千丈巨羊。

    他眼睛血红,张口一吞,就将八方生斩和灵元大脚尽数吞噬。

    人族老者见状,眼中有赴死之志,一身灵元汇聚于身,手中多出一根长矛,他脚下灵元迸发,震荡之间,周遭的怨灵为之一空。

    他手持长矛,朝白疆飞去。

    “原来是任安余孽。”

    白疆的声音已经年轻,而且十分平静。

    就好似遭遇刺杀,并没有引动他的怒意。

    “任安国七百八十万子民,向凶羊白疆氏族索命!”

    人族老者变得愈发苍老,他头上的白发都根根跌落虚空,他的皮肤变得愈发松弛。

    他的精气在大量流失,取而代之的,是更加蓬勃的力量……

    人族老者忽然想起任安小国中的诸多景象。

    任安各族融洽相处,共同狩猎、播种、举国欢庆,老人、青年、少年、孩童其乐融融。

    转眼间,那些温馨场景,就被血淋淋的血色弥漫,到处是残肢、到处是断首、到处是尸体。

    而这一切都是凶羊白疆氏族所赐。

    人族老者永远都无法遗忘任安灭国时的景象。

    “我用寿命,向胤龙换取了这一场鼎盛修为……只要能杀了白疆……便足够了。”

    他在心中呓语,手中长矛上蕴含了能够刺穿一切的伟力,极远的距离一瞬而过。

    长矛狠狠刺向白疆的千丈真身!

    下一瞬间。

    人族老者的气势好似撞到了什么恐怖的存在,戛然而止,瞬间消散。

    白疆躯体一动不动站在云间。

    人族老者瞪大眼睛,艰难转身。

    神渊强者黑疆,手持一把骨刀,刀上还散发着惊人气息。

    人族老者的手臂,就此断去、跌落……

    “任安七皇子,好久不见。”

    白疆的目光高高在上,落在任安皇子身上。

    浩瀚的气魄,卷动风云,震颤虚空。

    他的眼中只有冷漠之色。

    “你的力量变强了……可是仍旧如此愚笨,想要以卵击石,这大约就是卑弱种族之所以卑弱的地方。”

    白疆的真身消散,山羊躯体从迷雾中走出,凝视人族老者。

    “就如同那些弱小至极的任安军卒,明知道自己弱小至极,却还要奋力想前,宁可被杀,被吞吃也不愿意退后一步。”

    “就如同那些任安王族,明知道哀求无用,却还要苦苦哀求于我,让我留任安各族一丝血脉。”

    “还有那些寻常的任安各族子民,每一个都是弱小到极点的蝼蚁,却还要拿出家中的锄头,于我凶羊白疆军卒。”

    “我不过吹了一口气,他们就已经全然烟消云散,连白骨、血肉都化为雾气散去。”

    ……

    人族老者听着白疆平静的话语,躯体颤抖,面色枯败。

    他的躯体在持续衰老,心境中满是绝望,仿佛看到了白疆话语中的依木木材场景。

    白疆俯视已经单膝跪地的人族老者,微微摇头:“卑弱种族,便是卑弱种族,连思维都如此令人不解……甘愿舍弃强壮精气旺盛的躯体、甘愿舍弃寿、舍弃生命使用某种禁忌之术,只为了为那些死去的卑贱生命复仇,可笑至极。”

    他说到这里,忽然摇了摇头,羊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今日,我的话似乎太多了些,这等卑微生命,并不配……”

    他话语未落。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震天尖啸。

    继而转瞬间,一只千丈有余的三首巨狼躯体,矗立在天地间。

    三首猎暮妖狼六只眼睛注视这些凶羊皇国强者,眼中有道道嗜血之色弥漫而出。

    白疆、黑疆,以及其余七位神台强者,俱都面露惊容。

    “这只异兽……是一只三首猎暮妖狼!”

    “神渊妖狼!为什么蛮瘠百域,存活着这样的妖物!”

    众人神识碰撞。

    白疆和黑疆身后各有一尊凶羊真身虚影构筑出来,凌空而立,气魄鼎盛。

    那位任安国七皇子,眼中仍然有颓然的色彩,他仰视虚空中的猎暮妖狼,心如死灰。

    “天地间有如此强大的生灵,但是我人族却……”

    他思绪未落,虚空中有一道玉简飞来,玉简打开,从中猛然飞出一条条灵径,转瞬间构筑出一道玄妙至极的灵禁,将虚空封锁。

    远处又有一团黑色雾气飘了过来,覆盖灵禁外围,将一切都遮掩殆尽。

    天地似乎成为一片漆黑地域。

    白疆和黑疆终于动容。

    因为他们清楚的看到,天地虚空,好似变为了一座海洋。

    海洋中有一只狰狞黑鲨,口中奇峰一般的獠牙上闪烁着森寒的光芒。

    “又有一尊神渊境界的存在,而且这尊神渊强者似乎……是极为奇特的生命。”

    老朽的黑疆看向白疆,眼中有深深的忌惮之色。

    “他们躯体上散发出来的灵元波动,浩瀚如同海洋……我们只怕并不是对手。”

    白疆神色也有些晦暗,周遭虚空中的灵元疯狂波动,凝聚成为两只羊角,悬浮在他身旁。

    “难道是其他步入百域的皇国势力?”

    白疆正在疑惑。

    他不远处的任安七皇子,却突然消失不见。

    一众神台竟然毫无所觉。

    雾气萦绕,邪气凛然。

    任安七皇子的老朽身影出现在远处。

    他身旁,一位口斜眼歪的红衣孩童,肩上正扛着一把刀,眼中闪烁危险光芒。

    任安七皇子眼神愕然。

    虚空中一尊尊身影显现,又有一尊尊身影从远处走来。

    他的心绪开始变得澎湃起来。

    因为他在这些强者周遭,清晰的察知到人族血脉的气息。

    白疆、黑疆以及一众凶羊神台,目露惊疑。

    “两尊强大神渊,如此多神台,其中还有三尊远神台,尤其是那位红衣孩童,威势烈烈,气魄不凡。”

    白疆身后的神渊轰鸣,一道道大神通已经酝酿。

    “你们是何人?为何拦路?”

    众多神台中,有一位带着青铜鬼脸的强者踏出一步。

    “太苍太初尊王有令,拘拿凶羊族众强者……尊王令下,无人可以违逆。”

    “诸位,还请你们束手就擒,否则,死。”

    泯生主中的鬼主语气冰冷。

    凶羊国白疆愕然,他不由询问道:“太苍?这又是什么国度?”

    鬼主低头看了一眼脸上升腾起希望之色的任安七皇子。

    轻声道:“太苍乃是百域人族国度,还请诸位成为阶下囚,随我等面见太初尊王!”

    “太苍王庭,将清算凶羊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