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棵神话树 南瞻台

第七百三十八章 星曌觐见【大章】

    翌日清早。

    在纪夏和太苍诸多大臣朝会之后。

    纪夏刚刚从太和殿中走出,准备和白起一同前往太苍诸多新城中巡狩一番。

    此时,却忽然有宫侍前来禀报,符生王已经来临太都。

    纪夏听到这一件消息,嘴角不由露出了些微的笑意。

    他其实也已经许久不曾得见符生王宫星曌。

    “请他前来太和殿吧。”

    纪夏吩咐宫侍道:“以国礼而待。”

    宫侍退下。

    又有太先上庭内务司和御膳司,准备午宴、仙珍佳肴。

    约莫过了盏茶时间。

    在宫侍通禀之后。

    符生王宫星曌带着一位尊荣少女,一同步入太和殿中。

    两位尊贵存在神色肃然,走入殿中,就要跪伏而下,朝着纪夏行礼。

    纪夏面色微变,轻轻抬手。

    宫星曌和那位少女的躯体,立刻被一道不容抗拒的伟岸力量,托举而起。

    “星曌族兄,你怎么也开始注重这些繁文缛节?”

    纪夏神色微变,有些不悦道:“我太苍向来和大符是兄弟之国,大符曾经在无双之战中,顷尽所有国力助我太苍,后来在绝昇一战中,族兄和希音王,更是前来相助,这些情谊,太初还记得。”

    符生王宫星曌的神色有些恍惚。

    他身旁那位尊荣少女,却深深低头,不敢直视纪夏。

    纪夏看到那位少女,朝她徐徐点头,笑道:“降馥公主,一别将近两百年,别来无恙。”

    这位和宫星曌一同前来的尊荣少女,正是大符迁移国内人族到太苍的时候,与大符使臣连双,一同前来太苍的降馥公主。

    降馥公主听到纪夏还记得她的公主尊号,连忙朝纪夏跪伏而下,恭敬行礼。

    如今,他早就不是许多年前,那位自命尊贵、极不懂事的贵胄少女。

    她在这许多年来,多次往返太苍,也多次听闻太苍的可怖战绩。

    太苍在如今的大符众臣眼中,其实无异于一座帝朝。

    甚至,因为大符毗邻太苍,太苍对于大符的影响力,甚至比帝朝更加巨大。

    而这许多年来。

    太苍更是缕缕在诸多政令上,扶持大符。

    也让大符的实力,在短短一百多年时间里,有了长足的长进。

    其实以大符现在的实力,早已可以登临皇朝。

    可是不论是符生王宫星曌,还是大符众多豪族、大臣们,也俱都默契的不提此事。

    毕竟他们深知,百域之中,只能够有一尊霸主。

    那便是太苍。

    太苍现在还是皇朝,不曾成为帝朝。

    那么无论是大符,还是音圣。

    则都不愿在百域中成就皇朝。

    更何况。

    现在在太苍的扶持下。

    大符拥有的好处,哪怕他们不曾成就皇朝,其实也不遑多让。

    如此种种,降馥公主以为百域之中,地位堪比神灵的太初尊皇,早就已经忘记了她。

    可是没想到太初尊皇还记得她。

    这令她心里微微有些忐忑。

    毕竟在许多年前,她在太初尊皇面前的表现,其实并不如何友善。

    符生王在短暂的恍惚之后。

    脸上也露出由衷的笑容,道:“太苍这些年来帮衬大符的地方,数不胜数,而太初尊皇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整座诸江平原最为尊贵的存在。

    不管尊皇如何待我大符、如何待我宫星曌,宫星曌应当尽到的礼节,却还是要尽到的。”

    纪夏笑着点头。

    他想了想,忽然微微拂袖。

    只见太和殿中的陈设忽然大变。

    上首的太先宝座骤然消失不见。

    高耸的玉台、玉阶,也却都变得和太和殿大地一般平坦。

    周遭华贵的陈设、镶嵌着珍惜灵金的华表……也全都在这一瞬间,融入大地。

    不过转瞬。

    又有一颗颗参天的古树,生长起来。

    太和殿穹顶消失不见,露出尤其蔚蓝的天空。

    眨眼之间,宫星曌和降馥公主就发觉在这宜人景色中,纪夏坐在一方小亭中。

    “二位且入座吧,星曌族兄前来,我也不愿坐在玉台、皇座之上。”

    宫星曌点头,也并没有犹豫,步入小亭之中,和纪夏相视而坐。

    降馥公主犹豫了一下,也走入小亭中,坐在宫星曌身侧。

    宫星曌入座,御膳司的佳肴也俱都入场。

    宫星曌则凝视着纪夏,忽然感叹道:“尊皇,你的修为大约又有进境了?我以前看到你,只觉得你强大万分,能够随手镇压一百个我。

    而进入,我见到你,却只觉得你举手投足,充满了神妙,但是我从你躯体上,却只能够感知无尽的浩瀚,就如同天幕之上的星空一般。”

    纪夏饮了一杯酒,笑道:“星曌族兄,你也不愧为百域第二的天才,不过两百年不到的时间,你已经成就神渊境界了,四百岁不到的神渊,足以堪比圣体。”

    纪夏的话语,并不是客气。

    宫星曌的天赋,之于百域,确实已经算的上极为夸张。

    太苍许多强者,有噎鸣秘境,有润世天云,尚且无法在四百年里修成神渊境界。

    而宫星曌却以一己之力,在这两百多年时日中,接连突破远神台,神渊两道大境。

    足以证明宫星曌确实是一尊了不得的天骄。

    如果百域不曾有太苍,不曾有纪夏,也不曾有诸多神人。

    那么宫星曌必然是百域的主角。

    如此耀眼的人物,哪怕生在帝朝之中,也是凌驾无数强者之上的存在。

    可惜在百域中,有纪夏、太苍、诸多神人的存在。

    如此一来,大符天骄宫星曌,倒也不显得那般耀眼了。

    符生王听到纪夏的称赞,大约有些不好意思,摆手道:“我也参加绝昇之战,曾经看到过太苍无数强者的实力,也曾经看到过太苍诸多强大存在的天赋、资质。

    尊皇不必谬赞于我。”

    宫星曌说到这里,略微犹豫了一下。

    继而挺直身躯,面色也逐渐变得极为肃然。

    “尊皇,宫星曌此次借着尊皇宣召,想要求尊皇一件事。”

    纪夏看到宫星曌肃然的面色,不由道:“星曌族兄何必与我客气?但说无妨。”

    宫星曌微微点头。

    他道:“自死国契灵、百目灭亡以来,接近两百年,大符得太苍庇佑,自始至终,从来不曾有如何磨难,大符百姓得以安居乐业,得以自由繁衍。

    久而久之,大符国民数目,竟然已经突破了一十八亿……”

    宫星曌说到这里,有些无奈道:“尊皇也知晓大符虽然号称万里,可是实际面积,也不过方圆七千里而已。

    以往大符的疆域,用于供给两三千万生灵,自然称得上辽阔。

    可是现在如此多的生灵数量,区区方圆七千余里的地域,已然捉襟见肘……

    所以此次我借着太初尊皇召见的机会,便是想要求太初尊皇赐予我大福一块土地……一块能够令我大幅国民休养生息的土地!”

    纪夏听到宫星曌的话语,脸上的神色却仍旧非常平静,没有任何一丝意外之色。

    几息之后,纪夏面色露出一抹笑容。

    “其实我太苍,早就已经知晓大符生灵拥挤一事。”

    纪夏缓缓开口。

    宫星曌有些意外:“嗯?原来太苍早已经知晓大符的近况?”

    “大符乃是太苍的邻国,又是太苍的兄弟之国,我身为太苍国主,哪怕无法深切所有,但是大致情况自然也是知晓一二的。”

    纪夏饮了一口茶,缓缓道:“我在数十年前,就已经想要在百域之中另划一块土地,给予大符,让大符不再受生灵拥挤之苦。”

    宫星曌神色更加意外,他注视着纪夏。

    大概是不解,太初尊皇既然许久之前就有这样的意图,那么为何始终都没有半点风声?

    纪夏看着宫星曌疑惑的神色,笑道:“太苍和大符是兄弟之国,有些话倘若大符来与太苍说,自然是极为简单的事。

    可是倘若是由我太苍说出来,恐怕并不合适。

    也许,还会伤及太苍和大符的感情。”

    宫星曌并不是什么愚笨之人。

    他顿时知晓纪夏的意思。

    大符如今的疆土,其实十分尴尬。

    整座旬空域,都是太苍的疆域。

    但是太初尊皇纪夏,却因为早年与大符的香火情,也并没有让大符离开大符族世代所居的所在。

    而是任由大符这一座国中之国的存续。

    这件事,也曾经让宫星曌感叹了许久。

    他每每想起此事,就多番感叹太初尊皇纪夏的仁义。

    “如果这件事由太苍提出,那么大符国度之中,难免会有一些没有远见的大臣们,会觉得太苍在变相驱逐大符,想要让大符离开世代所居的所在。”

    宫星曌在心中暗想:“但是,如果有朝一日,大符无法在旧土中繁衍生息,旧有土地,已经无法满足大符。

    那么大符自然会寻找出路。

    而如今,整座百域都在太初尊皇纪夏的统御之下。

    到时候,我自然会来请见太初尊皇纪夏。

    如此一来……双方各取所需,却是一个极为完美的结局。”

    宫星曌想通这件事,心中不免有些欣喜。

    他其实也知道大符所在的位置十分尴尬。

    而今,能够一连完美的解决大符和太苍两件事情,一石二鸟,确实十分不错的解决办法。

    纪夏不曾犹豫。

    他探出指尖,指尖上一道道灵元忽然涌动而出。

    这许多灵元,停留在虚空之中。

    进而构筑出一道巨大的灵元地图。

    这一副地图,便也就是百域的地图。

    “星曌族兄,而今,我太苍一共执掌二十二座域界,可是与此同时,整座百域之地,莫不听从我太苍号令!

    除去这二十二座域界,在剩余的许多域界之中,族兄可以任意挑选一座。”

    纪夏缓缓开口:

    “便是受到死亡国度侵袭,而化为一片废土的域界,宫星曌族兄也能够挑选,我太苍自然有能人异士,将所有的一切,助大符料理好。”

    宫星曌眼中露出一丝非常感激的神色。

    他缓缓向纪夏行礼。

    “不瞒太初尊皇,其实宫星曌前来太苍之前,就已经和诸多大符大臣,一同挑选了一块地域。”

    纪夏并不在意,他微微笑道:“不知是哪一块?”

    宫星曌想了想,也伸出一根手指,指点虚空。

    他手中有灵元闪过,落在百域地图西部边缘上的一座域界。

    “尊皇对大符如此优待,也如此慷慨,我大符自然也不能不知好歹。”

    宫星曌由衷道:“星曌其实早就知晓,虽然太苍未曾正式划分国界,但是这百域之地,始终都是太苍的。”

    “倘若我大符,再从这百域之地中央选取一座域界,那么届时,我大符便又会成为国中之国。

    如此一来,对太苍、对尊皇,其实也都十分不敬!

    所以,星曌和大符诸多大臣,就选中了这一块百域西部边境的域界。”

    “西林域?”

    纪夏看向宫星曌所选择出来的域界,也微微颔首:

    “这一座域界,虽然资源略微匮乏了一些,但胜在面积辽阔,而且与西林海毗邻……倒是极为不错的选择。”

    宫星曌笑道:“而且,西林域中盛产一种药草,能够研制符墨,产量也十分可观……

    虽然现在,这个域界因为被四国清洗,而极为荒芜。

    但是我相信,在大符积累下的这许多年底蕴之下,西林域很快就能够恢复盛况!”

    纪夏拂袖,哈哈大笑道:“又何须大符底蕴?

    我太苍水神走上一遭,又有我大符召云直,能够让百脉复苏……届时,大符只需搬迁即可!”

    宫星曌眼中露出惊叹之色:“不要说百域,哪怕是在整座诸江平原,能够如此轻易将一座被死国侵袭的域界复原的,大约也就只有善于创造奇迹的太苍了。

    纪夏微微笑了笑。

    他道:“既然星曌族兄的大事已经解决了,那么我这次还想要请族兄出手!”

    宫星曌大为疑惑:“我不过区区神渊境界,太苍神渊不知其数,又有什么事需要我出手?”

    纪夏回答道:“太苍强者确实不少,可是这件事,却还要依靠族兄。”

    宫星曌略微沉吟,立刻明白过来。

    “尊皇是想要让我行演算之法?”

    纪夏深深点头:“正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