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棵神话树 南瞻台

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苍,皇朝之巅!【12000字超大章】

    同为地极存在。

    这等惊天动地的强者之间,也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天地两极境界,便已经能够借助天地规则之力!

    而地极强者之间,以能够掌控的规则力量,为衡量强弱的直观界限。

    地极境界成就天极境界,并不限制规则力量的多少。

    有强者修一道规则,也能够从地极境界,成就天极境界。

    但是,如果有不凡的存在,在地极境界修炼一道以上的规则力量。

    那么,他的力量比起其他地极强者而言,不知要强出多少。

    成就天极之后的战力以及底蕴,也更加恐怖。

    但是。

    修炼一道以上规则力量的难度,比起只修一道规则,不知难上多少倍。

    而且,其中也并非修炼难易的问题,而且牵扯到机缘、气运等种种原因。

    于是绝大多数地极强者,都仅仅只修炼一道规则。

    其中有些机缘不凡、气运不俗、天资无双的存在,才能够修持两道规则。

    但是此刻。

    八位云端天龙地极境界强者,此刻脸上却满布惊容。

    他们身后的地极秘藏,以轰鸣作响。

    其中萦绕的规则力量,也不断穿梭,不断震颤。

    大致是被眼前这一尊不世的人族霸者,所展露出来的伟岸神力所震动。

    八位云端天龙地极存在,心中也不由疑惑:“人族之中,也能诞生如此强大的存在?”

    “太苍究竟继承了什么样的机缘?竟然能够有如此强大的存在存于世间!”

    哪怕是向来高傲非常的上将军幽咒。

    这时也目露惊疑。

    远处,高悬于空中的真龙骸骨之中。

    一道道蓝光闪耀。

    天龙上皇伟岸的神形躯体,绽放出来的目光也阴沉至极。

    “这一支太苍人族,所展露出来的力量和底蕴,已然太过强大,这样的人族,不应该存在于无垠蛮荒!”

    他心头急转。

    真龙骸骨再度震颤,宏伟的声音响彻这一片空间。

    “哪怕人族有不凡强者,但是一位三道规则的地极,却远远不能挡住云端天龙五百万大军的征伐!”

    八位惊异于六祸苍龙强大实力的云端天龙强者。

    目中的惊疑不定,以及惊骇,也缓缓消失。

    他们身上的力量再度绽放出来。

    五百万天龙大军中,也有一面面旌旗飘扬。

    云端天军以及天龙凶军,俱都催动战灵阵。

    不断朝着云献府逼近。

    “一位三道规则的地极存在,哪怕能挡住三尊乃至四尊地极境界强者。

    可是如果想要阻挡时间数十位极界神泽,上百位神泽,以及数百万大军。

    却还差距甚远!”

    上将军幽咒冷哼一声。

    八位地极强者,再度催发身后的地极秘藏。

    一道道精纯之极的力量运转而来,恐怖的威势就此绽放。

    重重规则之力,虚空之上。

    让云端天龙阵营士气高涨。

    六祸苍龙站在虚空中,独身面对足足八位地极强者。

    眼中的神色仍旧是不世的威严。

    他身周有紫气萦绕,苍龙盘结。

    祸龙的头顶,一座光芒万丈的天朝矗立。

    其中迸发出强横无匹的力量!

    “杀!”

    尽管六祸苍龙威势无双。

    可是此时,云端天龙大军已经继地极强者之后,横压而来!

    无穷无尽的气浪,冲击向云献府。

    让整座云献府都摇摇欲坠。

    甚至,云献府外围数之不清的建筑,因为这等可怕的力量,而轰然倒塌。

    一片废墟,环绕着云献府内城而诞生。

    纪夏高居云献府上空。

    他的目光,穿越遥远的距离。

    与真龙骸骨中,那蓝色的神形伟岸躯体对视。

    “今日,太苍所有军卒,将为云献府诸多天龙凶军,以及诸多天龙强者陪葬。

    这场大战之后,诸江平原将再也没有太苍以及人族的存在。

    这是我许下的诺言,太初上皇还请铭记!”

    天龙上皇蓝色躯体,嘴唇微动。

    尽管没有神识迸发,没有声音传出。

    可是纪夏仍旧清楚的理解了天龙上皇的话语。

    纪夏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他俊逸无双的神色上仍旧只有沉静。

    就好像完全不曾听到天龙上皇的威胁。

    极端的蔑视,让天龙上皇心绪几乎狂暴起来!

    “镇杀太苍!”

    如同雷鸣一般的声音轰鸣!

    八位地极强者,再度出手。

    他们规则力量让河中虚空都炸开。

    迸发出来的威能堪称无穷。

    强横的力量就此显现。

    这一片空间所有的东西都在发光,似乎有烈焰滔滔,似乎有雷霆劈落,似乎有薄雾弥漫!

    六祸苍龙依然不惧。

    他紫色的衣袍随着气流飘动。

    他的大手落下,虚空震颤!

    一道道紫气神通,一道道苍龙神法,一道道可怕玄术爆发出来!

    一场大动荡由此迸发。

    规则如同一条锁链,几乎能够让星月枯萎,让天地塌陷!

    八位云端天龙地极强者齐齐出手。

    想要镇压六祸苍龙。

    但是六祸苍龙丝毫不惧,伟岸的霸气从他的身躯上散发出来,到了一种极致。

    就在八位强者,与六祸苍龙大战之时。

    又有数十尊极界神泽存在,绽放出可怕的力量。

    他们先天龙大军一步,数之不清的极界神泽秘藏轰然作响。

    一道道已经达到巅峰的神法玄术,也就此爆发出来。

    朝着云献府镇压而下!

    纪夏目光沉稳,再度下令:“上将军白起、至圣先师贤慎、太苍灵源大神迟渔、异控司主阙乐、玄风穷奇大将风奇、紫耀天朝五位大将……”

    在眨眼之间。

    纪夏的神识震动,诸多太苍强者俱都听到纪夏的命令。

    他们身后极界神泽,神泽秘藏齐齐运转。

    一步踏出云献府!

    刹那间,云献府不断流动的河水,开始凝聚为一道恐怖的漩涡。

    白起一身黑甲,黑色的长发飞舞,身后一片地极秘藏轰然显现!

    在漫长的噎鸣秘境岁月中,白起已然消化了许许多多杀戮之力,弑生典再上一层楼。

    他的修为已经登临地极境界,也是太苍第二位地极强者。

    许多岁月之中。

    因为太苍已经无敌于诸江平原,白起等太苍强者的力量,始终不曾显现出来。

    而今天,白起再无顾忌,狂暴的杀念绽放开来,弑生典,以及戮剑图的浩瀚规则伟力,重见天日。

    上将军白起手中有一柄漆黑而又满布奇异铭文的无名重剑!

    就好像是一块巨大的墓碑。

    无名重剑上的铭文,骤然显化出来。

    化作一幕幕激荡的风云!

    风云之中,是一支支可怕的白骨军伍。

    他们目露凶光,就是破破烂烂的长矛、大刀!

    有些白骨将军身躯之下,还有白骨巨兽在仰天咆哮。

    一面面旗帜,也在这些白骨大军之中矗立出来,随风飘动!

    “齐、楚、燕、韩、赵、魏!”

    一面面旗帜之中,仿佛蕴含着奇特的力量。

    让这些满是杀戮气息的白骨军卒,白骨降临,爆发出更加庞然的力量。

    不论是远处真龙骸骨之中的天龙上皇。

    还是包括绝晟两位主宰在内的八位地极强者,感觉到白起的伟岸力量,俱都色变!

    “这是什么规则力量?竟然能够以规则力量,显化出如此不凡的大军。”

    “六支白骨大军,却各不相同,各有各的强大之处,就好像来自六座国度!

    齐、楚、燕、韩、赵、魏,这是哪一处所在的强大国度?”

    上将军幽咒冷哼一声,下令道:“这一尊太苍人族地极存在,既然已经修持了如此一道显化六国白骨大军的规则之力。

    那么他的战力,势必不强!

    我云端天龙百余位神泽、极界神泽,将他的白骨大军洇灭,将这一位地极斩落通天古河。”

    上将军幽咒下令。

    一尊尊云端天龙神泽以上强者,铺展出神泽秘藏,横立上千里所在。

    辽阔的地域随之颤抖了起来,似乎无法承担如此多强者的力量。

    可怕的波动冲天而起,诸多种族神泽存在,显化出真身。

    还要有万丈天龙盘踞在河流中。

    电闪雷鸣,岩浆奔涌,大河滔滔,巨兽咆哮……

    种种神法玄术异象,有些镇压向白骨大军,还有些则向着白起轰击而去。

    但是下一刻。

    手持规则神剑,与其他七位地极存在大战六祸苍龙的云端天龙上将军幽咒。

    终于发现白起的可怕!

    却见白起身后的地极秘藏中,不断有血海奔涌而出。

    血海之中,夹杂了第二道规则力量,镇压整座云献荒野!

    无穷无尽的滔滔血海,化作血雾,笼罩大千。

    让无数存在俱都惊悚万分。

    他们都感知到了白起血雾中,无尽的杀伐气息。

    就好似有极其强横的力量,在其中酝酿。

    白起手持重剑,脸上和煦的神色,已经被恐怖的杀意取代。

    他就好像是一尊来自天穹的杀神。

    使命是镇杀世间一切生灵!

    百余尊云端天龙神泽存在,同时感知到来自血雾中的可怕力量,无穷无尽,让虚空爆碎。

    “又是一位修持了两道规则的地极!”

    远处的天龙上皇眉头紧皱。

    他的目光中,忽然闪过一种抉择!

    “云端天龙面临此战,哪怕能够得胜,恐怕上层强者,也会有许多伤亡,既然如此,如果太苍再有底蕴爆发出来,那么……”

    天龙上皇想到这里,目光变得坚定起来。

    他残存的蓝色真灵上,开始有一颗铭文闪烁。

    铭文里面,有一条小小的天龙,在肆意游荡。

    天龙上皇注视着铭文中的天龙,低声自语:“我天龙上朝,能够存续如此多的岁月,并不仅仅是靠着此间这些军伍,这些强者……”

    此刻。

    白起带着六国白骨大军,抗击无数强者!你

    上千玄风穷奇军以及他们胯下可怖的凶兽,同时催动玄风穷奇军阵,迎接来的。

    五百只龙鳞三首妖狼奋力咆哮。

    在极界神泽境界的冽暮带领下,爆发出可怕力量。

    又有太苍灵源大神迟景上神,周身绽放出宛若没有边界的力量!

    一条大河在迟渔身周盘踞。

    至于身在大河之中,运转无数神法玄术,建立起一座不凡的大河堡垒。

    抗击无数存在。

    紫耀天朝寂寞侯、祭天魔龙、人形师、病梅先生四位极界神泽,加上神眼鹰七,也爆发出截然不同的力量,横击诸多天龙强者。

    又有至圣先师贤慎,带领九十九位太苍先士,十二条文运金龙在肆意飞舞。

    太苍强者的底蕴,也再度体现出来!

    他们俱都手持极为珍贵的灵器,而且并非一件……

    比如异控司主阙乐,手中一杆长枪,散发着璀璨的灵光。

    她身穿无双的灵铠,头顶上方悬浮着一座山岳,山岳之上,不断有无双的灵器力量延展下来,护住他周身。

    她手指上的玄烬戒指,也在源源不断的补充灵元,让阙乐能够在大战之中,始终保持无穷无尽的战力。

    又有一种种上罗,乃至极圣级别的灵丹,从她的空间法宝中轰鸣而出,无穷的精气,让河流震动!

    几乎每一尊太苍大将,都有两件,乃至四件五件以上的玄烬灵器。

    又有种种珍贵到让云端天龙强者惊愕的灵丹,供给太苍大将服用!

    “这一座人族国度究竟什么来历?他们继承了哪一座古老人族国度的遗泽?竟然如此富有。”

    “你看,明明我们数十尊极界神泽联手,神法玄术运转之下,几乎将那一只三首妖狼的躯体轰成粉末。

    可是银光闪烁之间,有难以想象的灵丹显现出来,让这一只三首猎暮妖狼,转瞬就回归到了巅峰时期!”

    “那银色的丹药,绝对是极圣级别的丹药,我云端天龙也有这个等级的灵丹……

    可是,却没有如此财力能够如此挥霍!”

    “不光是灵丹,我云端天龙玄烬灵器数量也算极为繁多。

    便是神泽以上存在每人分得一件,也令无数国度羡慕非常、敬畏万分!

    可是现在,这一座人族国度是怎么回事?为何区区极界神渊,就能够拥有玄烬灵器!

    为何那些太苍上位强者,一人就拥有四五件玄烬灵器?”

    “难道太苍人族供养了数十万铸器灵师?”

    ……

    无数云端天龙强者神识纵横。

    他们都被太苍显露出来的可怕财力吓到。

    且先不讨论这些灵器、丹药,所要耗费的灵金、药材。

    也不讨论铸器灵师的数量和造诣。

    光就炼制如此多的可怕灵器和不凡丹药,所要花费的时间就恐怖非常!

    一件玄烬灵器哪怕有玄烬级别的铸器灵师牵头,有数百上千位天位、上玄级别的铸器灵师辅助。

    恐怕都要炼制数百年之久!

    同等情况下,一枚极圣灵丹,所要花费的时间更长。

    他们全然不知道太苍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也不知道太苍有大荒丹师秘轴,有神火宗秘火天轴等诸多珍贵至极的神物。

    其中记载着诸多极其玄妙的炼丹、练器法门,能够大幅度减少铸器炼丹的时间。

    在这样的情况下。

    太苍经过许多年的积累,才能够拥有如此之多珍贵灵器,以及不凡灵丹!

    但是哪怕是如此!

    太苍一方的强者仍旧太少。

    哪怕白起独一人抗击数十尊神泽存在。

    可是剩余的神泽天龙,人就多达上百尊!

    太苍人族远不足以抵挡云端天龙的攻伐。

    而且,天龙数百万大军,此刻已经来临云献府。

    从四面八方朝着云献府而来。

    天龙凶军凝结而出的天龙凶灵大阵,凝聚出来的八只充斥凶戮气息的万丈天龙阵灵,不断咆哮,不断有可怕的力量轰击而来。

    而这并不是天龙大军最强的攻势。

    因为云端天龙国,还有一支纯粹由云端天龙血脉构筑出来的恐怖军伍。

    便是云端天军!

    上百万身躯足有数十丈大小的庞然天龙,嘶鸣而来,浩浩荡荡,无边无际!

    云端玄龙大战阵极尽神妙,甚至能够令上将军白起和六祸苍龙都露出惊讶之色。

    强横的力量不断朝着云献府镇压而来!

    天龙上皇,隔着遥远的距离,始终凝视着纪夏。

    他的眼神之中,满是滔天怒火,和汹涌的杀意。

    如今太苍强者显露出颓势。

    天龙上皇真灵躯体,也有一阵阵快意弥漫出来。

    诸多云端天龙强者,也是如此。

    “大军倾轧而去,镇杀了云献府,以及其中八十万太苍人族大军,镇杀了那一尊人族上皇,并能够仔细炮制这些太苍强者。”

    天龙上尹降逐眼中闪烁凶光:“也不知道中央都如今战况如何,倘若不是河莲大鼓被击毁,天龙上皇被那一位人族上皇一件射毁躯体。

    面临这种局面,我们还能够让更多的神泽存在,降临云献府。”

    上将军幽咒神剑之上,规则肆意爆发。

    他眼中终于露出一抹钦佩之色,看着远处独一人八位地极存在的六祸苍龙。

    “阁下伟力,令我惊叹!

    可是如今,太苍败局已定,你也将被我云端天龙大军联合镇杀。

    你放心,你的尸首将被我云端天龙高悬在天龙上宫门庭上方,以此来显示我云端天龙的不凡战力。”

    正在此刻。

    天龙大军呼啸而来。

    纪夏也终于缓缓起身。

    猛然间,他身后种种异象横立而来。

    一座座天宫,一座座宝殿,高悬在一处苍茫的古老神台之上。

    这座神台就仿佛一片迷蒙,无尽神秘的天穹。

    天穹之下。

    又有一道深不见底的神渊,种种可怕的力量在其中流动,流转。

    神渊之下,更加可怖。

    一条满是星辰虚影、世界虚影的神妙天河,滔滔流动,似乎其中蕴含了难以形容的道妙力量。

    纪夏背负这些秘藏,站在云献府虚空。

    令无数云端天龙强者侧目。

    哪怕是自始至终,都抱着必胜信念的天龙上皇。

    这时,见到纪夏难以揣测的无尽底蕴,也不如面露惊容。

    “一尊奇异的圣体,而且所修持的秘藏,极为古怪,底蕴浑厚无双,灵元精纯无比……”

    天龙上皇思绪闪动之间。

    却见人族上皇纪夏,向着不断冲击而来的天龙大军开启右手。

    须臾。

    他的右手上,迸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

    耀眼光芒中,好像蕴含着种种大道之力。

    光芒轰击在虚空中。

    云献府外围,忽然有一道道屏障瞬间显露出来。

    这些屏障各不相同。

    有些蕴含着无穷的杀机,有烈日照耀,干旱无比,如果有强者走入其中,就怕会被暴晒而亡。

    有些屏障中,是无尽的道路。

    有强者走入其中,恐怕会生生世世被困在屏障里,再也无法走出。

    有些屏障,其中有森森寒光,大雪落下,天寒地冻,连屏障中的烈阳,都被寒冰封锁,熊熊的太阳怒火,无法燃烧这些寒冰。

    但凡有强者走入其中,便会被冰冻而死!

    ……

    许许多多灵禁,步满云献府之外。

    无尽的禁制伟力,也在此刻轰鸣而起!

    数之不尽的云端天龙强者。

    这时也终于感知到从一道道禁制中散发出来的可怕力量。

    他们心头,被连番的震撼取代。

    六祸苍龙、白起、太苍的富饶都让他们惊讶非常。

    可是此刻,当那一位人族上皇纪夏出手。

    之前这意味存在曾经使用无双灵器,射杀了他们尊贵如同神灵一般的天龙上皇。

    而现在。

    让他右手上的灵光爆发出来,蕴含着奇妙力量的重重禁制,也在此刻绽放神妙伟力!

    这些禁制中蕴含的力量,让诸多天龙大军大将头痛非常。

    数之不清,铺天盖地的神法玄术,以及精妙战灵阵,所迸发出来的强大力量。

    一时之间都被这些禁制吞噬!

    “大军停止前进,轰碎这些禁制!”

    上将军幽咒沉声下令。

    他的目光里还有种讶然之色。

    太苍人族、太苍强者,以及太苍这一位无上上皇,带给他的震动就会难以形容。

    他能够清楚的感知到这些禁制中所蕴含的力量。

    “诸江平原一带,在古老的岁月里,未曾听闻有人族国度、隐秘之地崩灭。

    现在的这一座太苍人族皇朝,不仅有可怕的传承,有无双的炼丹、铸器法门,有不世的强者。

    现在,还有无双的禁制传承显露踪迹。

    这代表了什么?”

    上将军幽咒目光闪动。

    他下达命令,云端天军以及天龙凶军,不得不悬浮在虚空中。

    聚集无双的力量,想要轰碎这种种的禁制。

    时间悄然而逝。

    一个多时辰就此逝去。

    当天龙大军终于轰碎外围所有禁制之后。

    诸多天龙大将,终于发现,云献府外围剩余下的最后一道禁制,坚硬得可怕。

    明明是虚无的所在。

    无法看到任何禁制波动。

    可是,无论何种攻击,轰落在云献府外围,都如同石沉大海,消散不见。

    此刻的纪夏。

    端坐在虚空中。

    他周身不断有强横的力量爆发出来,流入云献府外围的,最后一道灵禁之中。

    这道灵禁,便是护天神!

    是极其神妙的护持灵禁。

    战场之中陷入僵局。

    纪夏的灵元就好似无穷无尽。

    不断从他身后的种种秘藏中爆发出来。

    天河流淌,灵元无限,注入别天神大禁!

    现在云端天龙的地极强者、神泽强者都被太苍强者拖住步伐。

    无法降临而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天龙大军之后被阻于门外。

    但是纪夏知道。

    五百万天龙大军的力量极其恐怖。

    哪怕有他近乎无穷的灵元作为依仗。

    别天神大阵的力量仍旧在不断被削弱。

    也许再过一刻钟,别天神大阵将会就此碎裂。

    可是,纪夏眼中却毫无慌乱。

    甚至眉宇之间多有几分喜色。

    就在此时。

    远处的天龙上皇似乎终于做出某种决定。

    他真灵躯体上,那一颗小小的铭文,忽然脱离天龙上皇的躯体。

    进而不断变大。

    铭文之中那一条小小的天龙,也在不断变大。

    锋芒绽放之间。

    这一座空间中,种种奇妙的力量由此而来!

    在纪夏微皱眉头之间。

    在无数云端天龙目露狂热之中。

    那一条天龙,终于挣脱铭文的束缚。

    降临到通天古河之中。

    也正是在这一刻。

    河水开始逆流,云端天龙血脉气息,突兀显现出来,满布这一片所在!

    天龙上皇目露恭敬之色,真灵躯体,朝着神异天龙行礼。

    “如今云端天龙面临劫难,还请天龙先贤降临天龙九域,镇杀来敌!”

    那一条神异天龙,躯体盘结,然后互相纠缠起来!

    天龙的躯体也在此刻融化。

    眨眼之间。

    神异天龙已经变化为了一道巨大的门庭。

    这座门庭瑰丽无双,两侧的华表上,各自镌刻着一条神威无限的云端天龙。

    两面门庭之上,又有一座古老的国度,显现于其上。

    这个国度划分九域,中央一座域界之中,古都纵横,仿佛有着极其久远的历史。

    “云端天龙先贤古墓,开!”

    瑰丽无双的门庭,就此洞开!

    门庭之中,这一片朦朦胧胧的虚空。

    虚空之下,一台台巨棺,悬浮在虚空中。

    当外界的光芒,照入门庭之中,照在这些巨棺上。

    无数的巨棺,忽然绽放出可怕的力量!

    从云献府虚空中,当先射出一片可怕的光芒。

    这一片光芒似乎是从云端天龙国祚之中,照耀出来的国祚力量。

    纪夏目光闪动,他探手之间,他身后的天河,突然显化出一道天河虚影。

    天河虚影不断缩小,化作一柄天河长剑,落入纪夏的手中。

    纪夏战力而起,握住那一片天河神剑。

    刹那中。

    纪夏身躯之上金光流转,无尽的波澜,从那一柄天河神剑中流淌而出。

    “天河秘藏,宙宇天剑!”

    纪夏在沉默之中,斩出一剑。

    炽盛的光芒,伴随着滔天的力量。

    在转瞬之间从纪夏的天河神剑中挥散出来。

    仅仅只是瞬间。

    这一片巨大的河域,就是被崩碎。

    一条条天河力量化作无数的剑意,释放出可怕的力量。

    就如同无数条横穿万界的长河垂落,寒光耀眼,威势无双!

    纪夏身躯上的无限灵元,不断注入这一道天河剑意中。

    甚至他身上的秘藏,有枯竭的痕迹!

    如此恐怖的一剑爆发出无量的光芒,狠狠斩在云端天龙,云献州国祚力量爆发出来的光芒之上。

    天龙国祚云献光芒,原本想要摄入那古老的门庭之中。

    纪夏狠狠一剑斩出。

    璀璨夺目的光芒,淹没了云献国祚光芒。

    剑意冲上古河,灭世的力量斩在云献光芒上。

    整座云献州,似乎在凄厉的嘶声鸣叫。

    天龙上皇目光大变,怒不可遏。

    因为他看到,当纪夏的神剑剑意斩在云献光芒上。

    云献州,似乎在哀鸣。

    云献光芒,也在如此可怕的力量之下,消散于虚无。

    连带云献州上空,巨大的门庭,也消失不见!

    “这一位人族上皇,竟然也有如此可怕力量!”

    诸多云端天龙地极强者惊悚。

    他们未曾感知到纪夏爆发出规则力量。

    可是当纪夏展出那一道天河神剑。

    如果神剑轰落在他们的身躯上,恐怕他们顷刻之间就会化作虚无,躯体真灵神识全然不存!

    “纪夏!你以为斩落了云献光芒,无法让云端天龙国云献州先贤走出天龙古墓,太苍就能够免于崩落?”

    天龙上皇声音宏伟,自信无双:“可是我云端天龙,有九州之地,又能够轰落云献光芒,难道能轰落其他八州光芒?”

    “云端天龙八座州界已经死去的先贤尸骨降临而来,仍然能够轻易将云献府之外,这一座灵禁轰碎,让太苍人族从此万劫不复!”

    天龙上皇话音落下。

    天龙九域,出去云献州之外的八座州界,果然有光芒冲上虚空!

    纪夏星辰神眸运转。

    也看到那云献州后方青黎州上空,有同样的门庭林立。

    当青黎州的国祚力量,凝聚成为光芒,射入古老墓地。

    墓地中的巨棺,忽然棺盖大开!

    其中一句青色的天龙尸骨,从中显露出来,继而从门庭中游荡而出。

    朝着云献州急速而来!

    这些尸骨之中,不乏神渊以上的存在。

    其中甚至有许许多多极界神泽战力的尸骨!

    甚至于地极战力的尸骨,都有一具!

    “这便是我云端天龙的无穷底蕴!”

    天龙上皇和诸多云端天龙强者大笑。

    “这些天龙先贤死去之后,进入古墓神宝,以自己的躯体,守护云端天龙族!

    你看到的这些极界神泽尸骨,曾经已经登临地极!

    而你看到的地极天龙先贤尸骨,曾经更是天极存在。

    现在,纪夏,还有两位人族地极,你们可曾知晓在古老岁月里,我云端天龙的强大!”

    一道道神识轰鸣。

    但是纪夏却巍然不动。

    直视天龙上皇,说出了第一句话语:“上皇,请看。”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

    天空中一道道光幕林立!

    此刻,六祸苍龙和白起,以及诸多太苍强者,也站在别天神大灵禁之前,不曾出手。

    许许多多云端天龙强者,也得以抬头,看到那虚空中的光幕。

    光幕之上,赫然倒映着云端天龙国除去青黎州、云献州之外的其他七座州界。

    诸多天龙强者,这些州界的州府,正在被一尊可怕的人族强者镇压!

    七座州府,尽数被镇压成为废墟。

    其中的州界府库,也被尽数搬空……

    无数云端天龙强者的家族,已被全然屠戮殆尽!

    甚至,不曾参与云献府围剿大战的三座州界也是如此。

    三位地极强者或被镇杀,或被强大的力量镇压。

    数百万天龙凶军,也被剿灭一空。

    这些原本被留下守护云端天龙国后方,以免遭遇到宁宫国,或者炉辰秘境攻伐的强大三州军伍,现在却已经尽数变为亡魂!

    无数云端天龙强者,乃至数百万天龙军卒,看到这光幕中的一切,俱都目眦欲裂!

    而这并不是结束。

    他们惊愕的看到,在中央都上空、风海州州府上空、云涧州……等足足五座州界,州府上空,还有强横的人族强者,正在大肆的搬运府库中的财宝!

    就在此时。

    这些州府虚空中,有国祚力量光芒凝聚起来。

    于是这些强者,并催发神力,迸发出可怕的力量,轰向那一道道国祚光芒!

    有身躯上雷光闪动,高约万丈的朝龙伯,凝聚一道雷矛,射穿光芒!

    有施展太平秘术,凝聚出一只魔王眼眸的张角,探手之间,魔王眼眸中,有一滴泪珠落下,消融了光芒!

    有手持飞电枪,眼中金丹神眸,照耀出诸多神光的杨任,化身为一道流光,吞噬光芒。

    张角、杨任、朝龙伯,此刻俱都绽放出完整的力量。

    他们也俱都已经成就地极。

    而其他两座州府。

    有化身成为万丈死神的危常,死神黑袍之下。

    数万邪神祇,翻涌而出,恐怖、邪恶、诡异的邪神祇,向着那一道光芒而去。

    下一刻,啃噬声、涎水滴落之声、溶解之声。不绝于耳。

    来到国祚光芒,生生被危常数万道邪神祇啃噬殆尽!

    最后一座州府上空。

    九尾遮天蔽日的玉藻前,就如同高高在上的神女,站立在虚空。

    她的九尾之上有可怕的力量在闪耀。

    九位极界神泽级别的九位傀儡,不断给啊她注入浩瀚的灵元力量。

    与此同时,玉藻前身躯之前,还悬浮着一件玄烬皇兵!

    看到光幕上散发出来的玄烬皇兵光芒,绝晟两位主宰面目漆黑,怒气澎湃。

    因为这一件玄烬皇兵,正是得自绝芜尊皇之手的落日宝殿!

    而许多云端天龙强者,也愕然发现这九位极界神泽之中,足足有六位是云端天龙族之中,赫赫有名的存在!

    玉藻前借助九位极界神泽傀儡的力量,催动玄烬皇兵,硬生生将来到国祚光芒镇压。

    天龙上皇的脸色一变再变。

    如此一来。

    云端天龙九座州界,能够召唤出天龙先贤尸骨作战的州界,也只有三座而已!

    正在此时!

    云端天龙强者,包括天龙上皇。

    忽然发现又有一道光幕,在云献府上空升腾而起。

    却见!

    这道光幕上的景象,真是青黎州内的景象!

    当从云端天龙先贤古墓之中,游荡而出的诸多天龙尸骨,靠近青黎州边界,将要进入云献州之时。

    虚空之中,忽然一阵波纹荡漾!

    一柄可怕的神刀,横斩而下!

    通天古河动荡,波涛汹涌。

    许多天龙尸骨,就此被这一柄神刀斩灭!

    一位躯体巍峨,面容威严的大将,缓缓从虚空中走出。

    他身后又有一位底蕴无穷的神将法相,矗立在虚空。

    显现出无穷无尽的威严!

    而这并不是结束。

    因为从虚空波纹中,有一艘艘玄极宝船驶出。

    宝船之上站立的身影,也让许多天龙强者,从心底震颤。

    那一位手持神刀,身后有大将法相的人族将领,冷冷开口:“大庚灭烬神军!太苍擎鼎灵军,将这些白骨,全部绞杀!”

    一时之间,光幕上开始爆发出可怕的波动。

    有太苍擎鼎灵军,身躯俱都魁梧非常。

    他们摇身一变,化作数十丈的巨人,擎鼎灵阵运转之间,他们的力量得到空前加强,让他们能够上百人为一组,与那些天龙尸骸搏杀!

    这一幕极为壮观。

    因为这些人族军伍,皮肤底下,都有山岳一般的沉重力量在不断迸发出来!

    他们甚至不曾使用神通,单纯依靠躯体血脉中,勃发出来的恐怖气力,就能够镇压诸多神通,诸多神法玄术。

    而那些足有数百丈长的天龙尸骨,一旦被擎鼎灵军军卒近身。

    那些拥有擎鼎血脉的太苍人族,便能够握住这些青龙的尾巴,将他们重重地摔落在河中大地之上。

    强大的力量,让这些白骨,都化作粉末!

    而另外一支神军。

    更加恐怖。

    无穷锋锐的气息,从他们的身躯上闪耀出来。

    十万尊灵府九重玉都强者,身躯中的血脉伟力轰鸣作响。

    这些血脉伟力,自发连接起来。

    当十万血脉伟力凝聚成为一团,一道天生的战灵阵,由此显露!

    他们手持天位长剑。

    一举一动之间,庚金血脉力量爆发,锋利万分,仿佛能够斩碎天空。

    那些神渊,直至极界神泽境界的天龙尸骨,大庚灭烬神军以横推之力绞杀……

    在这种情况下。

    青黎州天龙古墓门庭中,游荡出来的天龙先贤尸骨,彻底化为乌有!

    而且令无数天龙强者绝望的是……

    两只可怕的人族神军,在镇压了青黎州天龙先贤尸骨之后,急速朝着云献州而来!

    而光幕上,那些强大的人族地极,或者极界神泽存在。

    已经失去踪迹,以他们强大的力量,如果全速朝着云献州而来,所要花费的时间,屈指可数。

    看着光幕上的一切。

    云端天龙八位地极存在,目光迷茫。

    而那些极界神泽存在,身后的神泽秘藏,也在震颤。

    真龙骸骨之中的天龙上皇真灵化身,嘴唇耸动。

    良久之后,他忽然疑惑道:“既然太苍有此伟力……为何不横推而来?”

    纪夏看着这个不世的天极强者,略微沉默。

    脸上泛起些许古怪的神色。

    “你身为无上的皇者,竟然发问了,我今日便回答你。”

    是

    纪夏神识运转。

    天龙上皇的目光中,透露出无穷的疲乏:“所以说,如此多的强者分散在云端天龙国中,是为了完全用隐匿灵禁神石,将云端天龙国覆盖起来……

    催动如此巨大的灵禁,需要无数强者,所以,太苍才未曾选择横推,而是在云端天龙中央都尽起大军之后。

    让无数太苍强大军卒,在天龙九域,催发隐匿灵禁神石!

    而中央都后方三座州界的覆灭,也不过仅仅只是……顺便?”

    纪夏徐徐点头。

    云端天龙上皇侧头看向远处,发觉其中有澎湃的力量传递而来。

    许多太苍地极境界的强者,依然越发靠近。

    “如此说来,太苍还是失算了。”

    天龙上皇说道:“你太苍如此力量,完全可以同时分兵镇压云端天龙九座州界,与此同时,构筑出隐匿灵禁,大约也万无一失。”

    纪夏轻轻摇头,叹了一口气:“确实如此,这件事是我失算,我低估了太苍可怕的力量,也高估了云端天龙的实力。”

    云端天龙上皇一愣。

    眼中泛起无力的光芒,忽然间,他又开口询问:“我还想知道太苍是如何知晓我天龙上朝,还有九座天龙古墓,分布在天龙九域之中?”

    纪夏再度摇头:“太苍自始至终,都不曾知晓此事。”

    天龙上皇神色疑惑,注视着纪夏:“那么,那些太苍强者……”

    “他们只是在收割战场,搬运云端天龙九座州府中的财宝而已。

    击落国祚光芒,是那些天龙古墓无法洞开,不过只是巧合。”

    天龙上皇不由张了张嘴。

    头顶的双角,也变得暗淡起来。

    良久之后,他突然抬头。

    眼中又有无穷的凶光展露出来:“这场大劫,无端降临!

    我云端天龙自始至终也未曾想到,一座人族国度,会使我云端天龙走向灭亡。

    但是而今,太苍强军、太苍强者,俱都还未曾到来。

    云献府之外的天龙大军实力,研究远胜于云献府之中的太苍军伍。

    既然如此,在那些大军前来之前,我绝不会自认败落!”

    大战又起!

    五百万天龙军卒,百余尊神泽存在,八尊地极强者,转而围杀太苍诸多强者。

    太苍诸多强者不得不退守云献府之中,施加无穷无尽的力量于护天神大灵禁。

    尽管如此。

    护天神大灵禁在如此的攻势之下,仅仅只是几刻钟时间,就已经破碎。

    然而此时。

    太苍诸多强者已经降临!

    太苍大庚灭烬神军汹涌杀至。

    一位位太苍银卫也终于得以从云献府中走出,他们目露凶光,杀戮战场!

    其后,又有擎鼎灵军悍然而来。

    一场旷古的大战,在笼罩整座天龙九域的庞然幻象、隐匿灵禁之下,轰然打响。

    通天古河许多强盛皇朝,都不曾知晓,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

    云端天龙国,正面临着一场亡国灭种的大劫难。

    这场大战,让云献州庞大无边的州界破碎。

    让无数云端天龙强者饮恨!

    而太苍数百年来积累的强横力量,也在此刻显露无疑。

    恍惚之间,纪夏以及众多太苍强者发现。

    如今的太苍,已经站在了无垠蛮荒无数皇朝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