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棵神话树 南瞻台

第九百六十七章 神子降临【大章】

    第967章 神子降临【大章】

    纪夏手持帝纪轩辕剑。

    站在璀璨的星空中。

    他身上的气魄,沉重非常,似乎加持了一个种族的血脉力量。

    纪夏看到先天庙祀中的诸多人族先贤。

    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向他们行礼。

    今天。

    无论是先天庙祀中供奉着的人族先贤。

    还是雎哀神将。

    都由衷的向他鞠躬行礼。

    这一道礼仪。

    是这些古老,而且其中绝大部分都已经完全逝去的人族皇者,人族强者们。

    对蛮荒纪人族大势之下,逐渐崛起的人皇。

    表达敬服的礼仪。

    纪夏可以身受。

    雎哀神将此刻也凝视着纪夏。

    在许久之前,他第一次得见纪夏的时候。

    纪夏还十分弱小。

    而短短的一千多年过去。

    纪夏已经超越了当代几乎所有的人族隐秘之地主宰。

    太苍也从默默无闻的人族小国。

    摇身一变,变成了很有可能已经超越所有帝朝的国度。

    现在的太苍文化繁荣,人道昌盛,人族子民自信非常。

    又有许许多多还有堪比大息神朝时代的传承。

    这种种一切,都让太苍以及其子民们,变得越发强大。

    “也许这数不胜数的举措。

    就是纪夏亲自篆刻在太苍学宫匾额下方的四个小字。

    人人如龙。”

    “许久以前,我还认为纪夏在太苍学宫篆刻‘人人如龙’四个字。

    是希望人族有朝一日,能够像真龙那般强大。”

    “而今天,我有幸一观太初人皇的气魄。

    终于知道纪夏书写的‘龙’。

    并不是真龙。

    而是一种如龙般傲气的人族自信。

    同时,同时也是真龙一般,冲霄而上的勇气。”

    “人族血脉之中蕴含的力量何其庞然。

    倘若整座太苍,乃至无垠蛮荒中所有的无数人族人人如龙。

    那么人族想要重归正统。

    也就有希望了。”

    雎哀神将深深吸了一口气。

    此刻。

    太先上庭之外的太都。

    以及整座太苍大地上。

    都已经聚集了不知多少的太苍人族。

    他们仰望着天空中,这些引动了他们躯体之内所有人族血脉的古老残灵。

    眼神中满是钦佩。

    当然,更多的是自豪。

    几乎所有得见这一幕的人们。

    都看到了这上百道无尽伟岸的身影。

    也看到了他们朝着太先上庭、朝着他们的帝王、人皇行礼。

    于是太苍子民们也有感而发。

    远远的朝着太和殿方向,恭敬行礼。

    “能够让举国不知多少生灵一同真挚而又敬服的行礼。

    太初人皇确实深得人族民心。”

    雎哀神将在心中低语的时候。

    纪夏浑身的金光,已经完全消散。

    他再度端坐在一颗虚幻的星辰。

    手中也举起了酒杯,开口对雎哀神将说道:“雎哀神将,自从大息遗落之后,数万年岁月流转而去。

    昔日的罚天王将,早已经销声匿迹。

    也许很多的无垠蛮荒势力,认为你早已经陨落了

    大息神朝遗泽已经完全被天目神朝吞噬。

    神将与其奔波在外,不如……”

    纪夏话语至此。

    拿起悬浮在虚空中的酒杯,就好像摘下一颗璀璨的星辰。

    他朝着雎哀神将点头行礼。

    然后将杯中的灵酒,一饮而尽。

    雎哀神将看到纪夏如此。

    立刻也拿起了杯杯盏,杯中的美酒悬浮了起来,落入了他的右手手掌消失不见。

    之后,雎哀又自酌一杯,回敬纪夏,再度以手掌为口,饮尽。

    “太苍现在在帝朝里,可以算得上如日中天。

    不久之后也许能够称霸于帝朝之列。

    哪怕如此,我也知道太苍还有许多将要经历的劫难。

    雎哀本应该留在太苍,护持太苍周全,消弥太苍成长道路上的一些磨难。”

    雎哀神将说到这里,语气微微一顿。

    突然摇头说道:“但是我与他,还有着极为重要的目标。

    而且倘若我的身影,出现在现在的太苍。

    对于太苍来说也许还不是一件好事。”

    这是雎哀神将第二次提到“他”这个字。

    纪夏还不曾询问。

    雎哀神将又说道:“曾经在大息还不为神朝的时候,大息神朝有两位帝师。

    其中一位是威能强大无双的剑神。

    而另外一位,是一位神秘来客,他辅佐后郜神皇不知多少年。

    后郜神皇陨灭之后,大息神朝灭亡已经成了定局。

    任何人都无力回天。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第二位帝师,仍然布下了许许多多后手。

    期待有朝一日,能够让人族荣光再现天地。”

    雎哀神将娓娓道来。

    眼中还带着几分对于那第二位帝师的深切崇敬。

    纪夏仔细思索了一下。

    发现自己接触了这么多的隐秘。

    但是对于大息神朝的两位帝师,却不知道两位帝师的存在。

    不过……

    在动荡的数万年前,大息神朝灭亡的时候,还能够在无昼天以及其他仇敌的目光之下,布局无垠蛮荒。

    确实是一位不凡的存在。

    “人族之所以能够生生不息,也许就是因为有这些无双的天骄在阴暗的所在,秘密庇护的人族。”

    纪夏好奇询问雎哀神将:“不知我是否能够见到这位人族先贤?”

    雎哀神将并没有隐瞒纪夏,而是摇摇头:“恐怕短暂岁月里面,我们都无法面见于他。

    我之所以能够与他交流。

    也是因为他留在我识海中的微弱灵元。

    这位第二帝师在大息神朝灭亡之后。

    似乎就因为宏大的劫难,而身陷囹圄,尚且不曾破狱而出。”

    纪夏听到这里。

    神色逐渐变得阴沉起来。

    就连大息神朝第二帝师这样的存在,都无法免于被囚禁。

    这对于人族来说。

    确实是一种奇耻大辱。

    雎哀神将也叹息说道:“可惜,便是连他都无法知晓自己所处的位置。

    我也无法救援。

    否则,太苍人皇如果有这一位帝师辅佐。

    太苍国力必然能够更上一层楼。”

    这两位虽为人族,战力却极为可怕的不世存在。

    一直在彼此交谈。

    足足三天三夜之后。

    雎哀神将才缓缓站起身来

    “我此次前来觐见人皇,也并非只是想要来看一看太苍。”

    雎哀神将探手之间。

    手中忽然多了一道灵光。

    灿烈的灵元光芒消散而去。

    只见雎哀神将的手掌心中,赫然沉睡着一只五彩斑斓的猫。

    这一只五彩猫似乎并非凡俗。

    身上还有许许多多伤痕。

    “我一次意外之行,偶遇了这一只商炽神兽。

    当时她正在被许许多多不凡强者追杀。

    在我顺手救下她之后,又获知了她与你有所交集。”

    雎哀神将说到这里。

    手上再度散发出光芒。

    光芒中清楚的透露一具被拼凑起来的,没有头颅的躯体。

    这一具躯体残缺,身体壮硕,散发着如同熔炉一般的灼热力量……

    似乎并没有完全死亡。

    当然,躯体并不完整,尚且缺了右臂,以及头颅。

    纪夏看到这一躯躯体,眼神一亮……

    “这是秦河帝的躯体,我遇到商炽之后,就将那些镇压秦河残躯的所在,尽数湮灭。”

    雎哀神将说道:“秦河大帝是绝伦的天骄,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

    也许当时气魄盖世的秦河帝,也能够登临道则。

    而现在。

    既然人皇找到了秦河大帝留下的后手,能够将其复苏。

    那么这些躯体,便当做是我给太苍带来的礼物。”

    纪夏的脸上现都有些欣喜。

    在太苍尚且弱小的时候。

    大庚帝朝秦河大帝,就给纪夏带来许许多多的鼓舞。

    也让纪夏由衷敬佩那个独一人大战百万大军,无数强者的不世帝王。

    此刻。

    纪夏身为太苍之主,人族人皇,能够复苏这么一位人族豪杰,对于无垠蛮荒人族来说,也不失为另外一种鼓舞。

    雎哀神将手掌上的商炽神兽也终于复苏。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就看到这一片无垠的星空。

    她的眼神还显得十分疑惑,直到她看到纪夏。

    眼神中立刻迸发出了一道道亮光。

    她虽然和纪夏并没有多少交集。

    可是在商炽的眼里。

    纪夏是给秦无神带来希望的人族。

    也是秦无神极为敬佩的人族少年。

    于是她连忙站了起来,然后随意一跳,越过了星河,落在了纪夏的肩头。

    纪夏并不在意。

    还转头朝着商炽轻轻笑了笑。

    纪夏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商炽身上的气息,已经十分萎靡。

    一千多年时间过去。

    商炽的实力,竟然还有所退步,这就意味着商炽必然经历了很多磨难。

    “秦河大帝,当时派遣商炽离开,应该就是为了确定某一处镇压他躯体他所在。”

    “而现在,秦河帝终于能够彻底复苏了。”

    纪夏微笑看着商炽。

    商炽还显得有些疑惑。

    雎哀神将帮助她找到的秦河躯体还是残缺的。

    头颅在太苍下面的青铜古墓里。

    可是,那一条右臂又在哪里?

    没有右臂,又如何能够完整的复苏?

    纪夏感觉到了商炽的疑惑。

    抬手指向太和殿之外的一片星空。

    突然间。

    那一片地崆星河中。

    有一颗散发着朦胧月光的胧月星辰,缓缓浮现。

    纪夏随即意念轻动。

    澎湃的神识力量,瞬间刺穿了胧月星辰的一片虚空。

    露出了其中的狭小秘境。

    秘境里面显露出一座富丽堂皇的宫阙。

    商炽看到这一座宫阙。

    立刻就明白秦河帝的右臂,是封印在了其中。

    纪夏微微挥手。

    品秩极高的宫阙,就被纪夏完全镇压。

    其中的右臂也得以重见天日,继而极速飞来,拼接到了秦河帝的躯干上。

    紧接着,这一具躯体立刻疾对射而去,落入地面以下消失不见。

    商炽怔然片刻。

    眼神中忽然流下两行泪水。

    她跳下纪夏的肩头,踩着星空,朝着青铜古墓所在的方向奔跑而去。

    商炽跑到了太和殿门庭处。

    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

    又停下急促的脚步,缓缓转过身来。

    随着一道光芒流动。

    商炽就此化为人形,朝着纪夏以及雎哀神将认真行礼。

    然后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纪夏倒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

    他对雎哀神将微笑说道:“我之前曾经见过商炽。

    在秦河大帝还在被封印之时,商炽人形乃是一位女童。

    而现在却变成了一位正值年华的少女。

    倒是令人有些莫名的感动。”

    “八千年的等待,八千年的守护,八千年的追索以及愿意为之赴死的感情。

    确实值得感动。”

    雎哀神将说完,陷入了沉默里。

    纪夏能够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了一阵浓郁的自责以及悲痛。

    他并没有开口打扰雎哀神将。

    因为纪夏知道,雎哀神将的身上也背负着巨大的羁绊。

    比如鬼宫中的造梦。

    以及很有可能被无昼天抢走。

    并且最终成为了无昼天星主的阗邺。

    这也许是一种讥讽。

    阗邺乃是大息神朝罚天王将的亲子。

    如今却被“天”任意驱使。

    这其中,雎哀神将不知道有多么心灰意冷。

    于是纪夏意念一动。

    立刻有很多灵酒,落在了两人身前。

    雎哀神将默不作声。

    原本空空如也的脖颈上,竟然有血肉凝聚,瞬间长出了一颗头颅。

    这颗头颅上的面容俊美,文质彬彬,但是双眼之中的目光却非常凌厉,十分威严。

    雎哀神将一口饮下美酒。

    纪夏愣了愣:“还能长出头颅?”

    其实对于修行有成的修行者来说。

    砍下头颅,并不是什么大事。

    甚至只要真灵完整,识海不曾洇灭。

    那么便是躯体完全化为虚无,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之前的纪夏以为,无头雎哀神将之所以没有头颅。

    是和刑天大神一样。

    被极其强悍的存在以及不朽的神器,斩灭头颅。

    从而导致躯体无法再生。

    可是没想到。

    雎哀神将却似乎并非如此。

    “雎哀神将既然能够长出头颅,那平常为何以无头示人?”

    纪夏在心中暗想。

    一旁的雎哀。

    大致感知到了纪夏的疑惑目光。

    他缓缓抬起头颅,对纪夏说道:“这头,是我亲自砍掉的。

    今日忽然想饮酒,便暂时长出了一颗。”

    纪夏不明白雎哀这么做的原因。

    但是他却并没有在追问。

    两人就此饮酒。

    十天时间转瞬即逝。

    雎哀神将也许是因为心中积郁,竟然喝得满脸通红,眼神中的愁绪也越发的浓郁。

    正在这时。

    纪夏敏锐的神识,忽然感知到遥远的所在,又有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

    雎哀神将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也和纪夏一样,转头看向了太和殿之外的天空。

    在两人的视野中。

    遥远而又遥远的所在。

    一位绝世的神子长发飘飘,风华绝代,身上神光弥漫,眼神睥睨万物!

    他踏空而来,站在了破碎的天穹之下。

    而那破碎天穹中,又有一座大世界徐徐降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