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棵神话树 南瞻台

第一千零四十章 人族帝君,不自量力【大章】

    纪夏端坐在星辰之上的殿宇中。

    天空中的一切,都被死寂而又冰冷的星辰映照,竟然显现出一片荒芜的景象。

    纪夏种种大道也从虚空中显化而来,凝聚成为三十重天穹虚影,高高悬停在天空中,带来莫大的汹涌气魄。

    此刻。

    在面对这四座道场的时候,纪夏从来未曾想过隐藏实力。

    因为在这些强者眼里,只有与他们同等强大,才能够获取他们平等的目光。

    便如同纪夏认知。

    当他拥有的力量全然展现在四位上宇境神灵眼前时,他们似乎俱都若有所思。

    甚至那一位古梧神朝槐裳大尊眼里,都展露出了几分敬佩。

    “太苍在一千余年前,尚且名声不显,没想到如此短暂的时间逝去,太苍帝纪所掌控的大道力量,竟然已经如此玄妙。”

    一旁的亡劫龙听到槐裳的话语,郑重的点了点头:“而且令人惊异的是,太苍帝君所修持的大道,不同于寻常的道路,我竟然无法看穿他如今所在的境界……他身后那三十重神秘的天穹神藏也颇为独特,即便是我竟然也无法感知其中的隐秘。”

    风主也看到悬浮在纪夏身躯周遭种种惊人的异象,但却并未开口评价。

    九黎天那两道若隐若现的身影,也仅仅只是远远注视着斩人台上的雎哀神将。

    对于纪夏,好像并不感兴趣。

    然而就在这时,雾渊星君站起身来,眼神中似乎有两道星河在不断的运转,又有玄妙万分的雾气逐渐弥漫。

    “即便太苍帝纪天赋不凡,甚至无声无息之间铸造了太苍帝朝这般庞然大物。

    但是无论如何……想要进入天方神台之上的观礼殿宇,也需要如同那一方那般,证明自己的实力……”

    雾渊星君气息沉稳,语气似乎也十分平静……

    与此同时,他身后突然有一道大道印记显化而来,然后顷刻间化作了一片无尽广阔的天地。

    槐裳和亡劫龙彼此对视一眼,也俱都能够看出彼此眼中的好奇之色。

    因为如今,雾渊星君想要对纪夏出手,他们也能够趁机看一看明知是陷阱,却仍然胆敢亲身前来的太苍太初帝君,究竟有什么依仗…

    但是,便如同九黎天突兀降临,八十一尊恐怖魔神依托九黎天中的凶戮大道,凝聚出可怕万分的力量,洞灭雾渊星君星河大阵那般。

    只见雾渊星君身上,刚刚开始流转出强横无端的可怕气魄之时!

    稳稳坐在星辰殿宇中的纪夏,突然间站起身来。

    仅仅一瞬,纪夏身后三界秘藏共计二十八重天穹已经开始熠熠生辉。

    与此同时,从中有近乎无穷无尽的神元流转而出,几乎完全充斥纪夏的身躯,让纪夏变得空前伟岸,就如同一位不朽的古老神灵!

    又有第二十九重天穹无上常融天,凝聚出了一枚枚道妙无限的铭文,铭文的光辉洒落,似乎能够参透一切。

    而后……纪夏这一千多年苦修之后,塑造出来的玉隆腾胜天……终于大放光芒!

    只见纪夏眼神平静,三十重天穹轰鸣之间,骤然间显化出一道大神通!

    “天神阙!”

    轰隆……

    宙宇碎裂一般的惊天巨响。

    广阔的世界都在颤动,都在发光。

    虚空也开始模糊,一座金色的门户几乎在瞬间覆盖了所有可见的区域,震动了这一片天地,散发出难以形容的气息,令宙宇的一角都在震动。

    此时的纪夏,站在那金色门户之前,低头注视着下方被雾渊星君的神藏力量所笼罩的所在。

    雾渊星君也见证了纪夏的天神阙,但他却微微摇头……

    “这等力量……也许比道则更加强大,但是却无法匹敌上宇境……”

    他神识流转之间,朝着前方走出了一步。

    刹那间。

    一道道星河出现,将纪夏的金色门庭彻底环绕,充满了一股至神至圣的无双气魄,令人震撼。

    这些星河中,又有一颗又一颗的大星转动,磅礴到了极致,就如同是一片宙宇,完全覆盖了下来,带来了几乎不可穷尽的神元。

    下方三位上宇境神灵,瞬间明悟过来。

    风主脸上甚至浮现一抹笑容:“雾渊星君几乎完全不曾遮掩自己的杀机。

    他想要借此机会,就此镇杀太苍帝君!”

    亡劫龙以及槐裳脸上不动声色,也注视着远处的那一幕。

    但是他们心中,却似乎已经有了结果。

    “太苍帝君即便天资无双,但是他却没有足够的时间修成上宇境、上宇道境。

    以他如今的力量,想要抵挡雾渊星君这看似考验,实际上满含杀气的一击,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亡劫龙神识运转。

    槐裳也点了点头,转瞬之间他的神识覆盖远出的斩人台。

    斩人台上原本已经气息消沉的雎哀神将,此刻身上却透露出冲天的怒气!

    他脖颈之上甚至长出了头颅,朝着雾渊星君怒目而视。

    意念中,却也有深深的不解。

    “帝君……为何要前来送死?”

    “太苍存续,帝纪存活,无数太苍强者不断前行,无数太苍大军不断变强……人族才有崛起之机。

    区区一个雎哀,死了便死了……帝君……糊涂!”

    雎哀神将目呲欲裂,眼中甚至有血色弥漫。

    他很想挣脱斩人台的镇压、束缚。

    但是斩人台上无数人族强者陨落,塑造了沉重的杀机囚笼。

    囚笼化作大道,完全镇压了此刻的雎哀神将。

    令雎哀神将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

    雎哀神将几乎已经绝望。

    甚至他明知自己必死,都不曾如此悲愤、担忧!

    哪怕他心中隐隐觉得,那运筹帷幄的太苍帝纪,不可能做出如此无脑之举。

    但是他对于太苍以及纪夏所寄托的期望,实在是太过于深厚。

    令他无法不绝望,令他无法不担忧。

    这一切,仅仅过去极其短暂的时间。

    此间所有存在的目光,都已经落在了站在金色门户之前的纪夏身前!

    雾渊星君面孔看似平静,身上的威势却好像如同凶兽一般凶残。

    那许多道星河运转之间,就好像要磨灭一切万物的生机,朝着纪夏轰然砸落。

    纪夏气息强盛……但是展露出来的力量,却不曾登临上宇境。

    在诸多强者的眼中。

    下一瞬间,纪夏就会彻底的陨落在天方神台之外。

    可是……

    他们所预料的,却在下一瞬间化成了泡影。

    当许多道星河就此落下。

    纪夏的神藏中,突然有一片黑天显化而出。

    仔细看去,那一片黑天中,隐隐有一枚篆刻了九道符文的罗盘若隐若现。

    这一道罗盘上,九道符文已经全部亮起,然后又顷刻间全部变得暗淡。

    紧接着,陪伴了纪夏三千多年的黑天罗盘,就好像是风化了一般,变成了许多尘埃。

    飘散在了虚幻的黑天中。

    “孕育了三千多年的黑天罗盘……第九道黑天印记……”

    纪夏眼神沉稳异常。

    而那一片黑天,却无声无息间落入他体内的神藏中。

    然后急速的坠落!

    “黑天神阙!”

    纪夏身后金色的门户,隐约之间带起了一抹黑暗色彩。

    隐约间,门庭的力量倾泻出来,浩荡无比,仿佛洗净了广阔的星空。

    金色光芒和黑色光芒绽放交织,无数符文密布。

    若隐若现之间。

    站在门户之前的纪夏身躯,变作了无穷大!

    就好像是一尊大破灭之前的神,整片星空都仿佛容不下他的身躯。

    轰!

    如此庞然的纪夏,就这样一掌拍下!

    纪夏仿佛凝聚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无坚不摧。

    天方神台上,近乎无数的强者,也在此时睁大眼眸。

    因为……

    纪夏三十重天穹的力量,已经完全和短暂的黑天伟力融合。

    这一张震动的整片苍穹,金色霞光和黑暗气息不断流转。

    天地间的一切都好像已经消失了。

    生在天方神台中的诸多强者,须臾之间就已经知晓了纪夏的真正用意!

    雾渊星君以及其他三位上宇境强者,也同样如此。

    “太苍帝纪并不是前来观礼的……”

    亡劫龙都不免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这一掌所针对的也不仅仅只是雾渊星君,而是整座天方神台、整座斩人台!”

    “他也从来不是在迎接星君的考校,帝纪胆大包天,是想要营救雎哀。”

    风主震怒,他的道场颤动。

    道场中的许多强者也俱都对金色门户之前的纪夏怒目而视!

    他压下心头的震撼,正想要开口训斥,甚至出手镇压纪夏。

    却偶然发现,那遮蔽星空的手掌,竟然越过了亡劫龙、槐裳以及他的道场,也越过了没有丝毫动作的九黎天。

    然后狠狠落在了天方神台、斩人台……以及雾渊星君的道场上。

    而雾渊星君原本笼罩天地的诸多星河,却已经尽数破碎。

    就连太虚,都在不断动荡!

    “纪夏……如何有如此鼎盛的力量?”

    雾渊星君眼神终于有所波澜。

    方才九黎天八十一尊魔神结下大阵,崩灭雾渊星河大阵,他都没有如此震动。

    因为雾渊星君看出,即便是那一座神秘天穹。

    也无法随时随地,没有任何积累的爆发出那等可怕的力量。

    但是如今纪夏这一掌令他都觉得有些不真切!

    雾渊星君心思闪烁,但是他的身躯去绽放神芒,又有许许多多的大神通不断运转。

    若有若无间,一阵阵雾气弥漫,雾气中构建出了一方星河图!

    将天方神台完全笼罩。

    “不入上宇境,又如何能够无敌?”

    无与伦比的符号,从星河图上绽放开来。

    难以计数的神妙奥义带着强大神元,暴碎开来。

    和纪夏那一掌撞击!

    纪夏眼神冷漠,甚至冷哼一声:“今日……我要轰开天方神台,轰开你的道场,轰开斩人台,带走雎哀神将。

    天目神朝……不能拦我!”

    诸多存在怔然!

    纪夏话语中的霸道与恐怖令他们恍如隔世。

    自从大息神朝灭亡之后。

    他们再也不曾看到过如此肆无忌惮的人族!

    更让他们惊异的是……

    纪夏手掌落下,雾渊星君的神色骤然变化。

    诸多雾渊星君孕育出来的星河就在瞬间崩碎。

    广阔五笔的天方神台上,竟然开始有密密麻麻的裂缝蔓延。

    仅仅瞬息时间。

    天方神台已经彻底碎裂。

    绝伦的力量再度落在天方神台上空中的雾渊星君道场。

    伴着无穷伟力的一掌击穿了雾渊星君星河图,也击穿了他的道场。

    就好像是一介玩物,被随意撕开!

    其中,十位道则强者被生生碾碎,死于非命。

    而纪夏这黑天神阙来势不减,轰然打在斩人台上。

    斩人台瞬间金光弥漫,被完全遮掩开来。

    这一方天地的局面,已经完全脱离了所有人的想象。

    纪夏一掌击出。

    身后的金色门户以及黑天气息,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张开双臂,缓缓坐下。

    宫阙急速飞来笼罩他的身躯,宝座出现在他的身下,承托住他的身躯。

    这一刻。

    纪夏再度变为了一位盖世的君王。

    雾渊星君眼神幽幽,冰冷无比。

    他站在天空中,远远注视纪夏,又转头看了一眼已经化作尘埃的天方神台以及雾渊道场……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十位道则存在联络……”

    “这位太苍帝君……胆魄未免太过于雄壮。”

    槐裳神色也变得肃然一片。

    神朝之中,道则存在不在少数。

    但是神朝的体量太过于庞然巨大!

    无数生灵中,诞生一位道则存在,也难如登天。

    神朝广阔的疆域,也需要道则存在执掌、统领。

    换句话来说,每一位道则存在,对于无比辽阔的神朝而言,便是一位位封疆大吏。

    哪怕是损失一位,也堪称无法容忍的损失。

    但是现在……

    足足十位道则强者,猝不及防间,被纪夏彻底斩灭!

    短短一百余年。

    天目神朝陨落了两位上宇境强者,以及二十位道则强者!

    这对于天目神朝而言,绝对称得上元气大伤。

    风主和槐裳惊叹之间,眼神中也有其他的光芒闪烁,也许是觉得他们利用太苍削弱天目实力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只是……这位太苍帝纪,恐怕凶多吉少了……”

    亡劫龙突然摇摇头。

    当他的目光落在远处迷雾笼罩的所在。

    雾气逐渐散开……

    当雾渊星君的星河图洇灭。

    当道场中的道则存在尽数陨落。

    当不知何其辽阔的天方神台,被太苍太初帝君纪夏全然瓦解。

    ……

    可是……

    镇压了雎哀的那一座斩人台,却仍然屹立在虚空中。

    雾渊星君一步步向前,站在斩人台上方,看向星辰之上,气息已经归于深渊,完全没有任何大道波动传递出来的纪夏。

    “人族帝君,不自量力。”